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福山镇,就是国防工事吴福线的北起点。

    民国二十一年,一二八上海抗战在西方调停之下结束之后,国民政府的有识之士,像蒋百里等人都预见到,将来中日之间必有一战,便极力主张在上海与南京之间修建两道坚固的国防工事带,以作为将来中日战争的主战场。

    得承认,蒋百里是非常具有战略眼光的。

    而最后的事实也证明,蒋百里的判断是正确的,淞沪果然成为了日军的主攻方向!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国民政府请来德国的军事专家设计,并且斥重金打造的两条国防线却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至于原因也十分可悲,蒋委员长听取了蒋百里的一半建议,打造了国防线,却没有听取蒋百里的另一半建议,最终将主战场选在开阔平坦的上海近郊,导致当时最精锐的近六十个师的中央军主力部队,二十四个整理师,外加三十五个调整师,全被日本海军的大口径舰炮打了个稀巴烂。

    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让人费解。

    作为后人,完全无法理解蒋委员长为什么要在上海近郊与日军决战,因为上海完全处于日本海军的攻击范围,而当时日本最强大的并非陆军而是海军,当时的日本海军在全世界总吨位排在第三,综合战斗力更超过美国海军。

    中国海军?吨位甚至不及日本海军零头!

    然而,蒋委员长就是毅然决然的把五十九个准德械师开到上海市郊,冒着日本海军大口径舰炮的炮击,顶着日本海军航空兵的狂轰滥炸,在开阔平坦的上海市郊与日本陆军展开了浴血奋战,而最后结果大家也都已经知道了。

    短短不到两个月,五十九个准德械师全部打光!

    三个月后,从后方调来的地方部队也全部打残!

    到了这时,蒋委员长终于从“拒敌于淞沪之外”的迷梦中猛然惊醒,仓皇下令后撤,但既便到这时候,从淞沪战场上撤退下来的残兵败将,仍有三四十万之巨,只要组织得力,仍可以依托吴福、锡澄这两条坚固的国防线持久抗战。

    不幸的是,就在蒋委员长下令撤退之时,发生了一段致命的小插曲。

    本来十一月九号的时候,撤退命令就已经下达,参战各部也已经做好了后撤的准备,但是,又见但是,但是到了十一月十号,蒋委员长忽然得知,再过几天国联将要召开大会,于是就灵机一动,要求国民军在上海西郊再坚持几天。

    蒋委员长的想法是这样的,只要国民军坚持到国联大会召开,日本政府就会迫于西方列强的政治压力,选择停战谈判。

    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蒋委员长永远成不了伟大的政治家,而只能是一名政客!

    这是因为,只有政客才会把希望寄托于别国的干涉,而政治家,永远只会相信自己,所以俾斯麦说,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所以邱吉尔说,国与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而没有永恒的友谊,所以毛主席说,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大国博弈,小国妄图在夹缝中牟利益,其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

    当时中国虽然国土辽阔人口众多,但是论国力却是真正的小国!

    两天之后,国联大会召开,蒋委员长并没有等来他想要的结果,却等来了柳川平助第十军的在金山卫的大举登陆,这下死球了,撤退的时机已经完全丧失,几十万残兵败将就像受惊的牛群践踏过草原,向南京仓皇逃窜。

    残兵在越过吴福、锡澄这两条国防线时,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

    当初请来德国军事专家所设计绘图,淞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将军亲自主持施工的两条国防线,就这样成了摆设,实在是让人扼腕。

    (分割线)

    中午时分,美国籍货轮亚特兰大号,就已经来到福山镇外的江面上,然后就假称锅炉舱故障在江边抛锚停下,过往的船只纷纷打出旗语,询问亚特兰大号是否需要帮助?甚至连日本海军的一艘驱逐舰也主动表示要帮忙,却都遭到了亚特兰大号的婉拒。

    入夜之后,江面上便逐渐暗了下来,亚特兰大的船长将大副琼斯叫到了跟前。

    “嗨伙计。”船长叼着烟斗,问琼斯,“听说你刚刚找了个贵族出身的白俄女人,想必开销一定不小吧?”

    “是有点。”琼斯嘿嘿一笑,脑子里却浮现起了那白俄女人的大长腿,还有那磨盘一般的雪白******,胯下便一阵火热,不得不说,贵族出身的女人就是不一样,那洋气、那情调真不是美国本土的那些大妞能比,就有一样不好,太会花钱了。

    船长卸下烟斗,嘿嘿低笑说:“我这有一趟活,能赚不少钱,想不想接?”

    “船长,这不好吧?”琼斯立刻面露警惕之色,他还以为船长是找他去干私活,瞒着航运公司干私活是不行的,万一被公司发现不仅会被开除,而且还要吃官司的,琼斯可不想丢掉这份薪水丰厚的工作,所以坚决不干。

    船长却呵呵一笑说:“放心,这是公司揽的活,不是私活,但具有一定的危险,需要一名勇士带队,你愿意吗?”

    “危险?”琼斯问,“有多危险?”

    船长说:“带上两艘橡皮艇,去江边接一批货。”

    琼斯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就是接一批货,这没问题。”

    船长说:“我得跟你讲清楚,这是一批走私货,万一遭到日本海军拦截,你不要指望公司会出面替你保释,到时候所有后果得你一人承担。”

    “这没有问题。”琼斯干脆的问,“给多少报酬。”

    船长抽了口烟,慢悠悠说道:“你是领队,报酬两百美金,剩下的船员你负责找,总共需要四个人,每人报酬五十美金,当然,如果你能说服船员接受更低廉的报酬,剩下的差价也都是你的,等你干完了活,雇主会给你报酬。”

    “古德。”琼斯兴奋的说,“这趟活我接定了。”

    当下琼斯兴匆匆的去了,而且很快就找到了四名操桨船员,谈好报酬每人十美元,这家伙也真够黑的,直接就将船员的报酬从每人五十美元克扣成了十美元,剩下的四十美元就落入了他的腰包。

    不过琼斯并不知道,船长其实更黑。

    因为徐锐通过史迪威给船长开出的报酬是总价一千美金,扣掉大副琼斯和四名操桨船员的报酬,船长屁都没干就白得六百美金!不过在重金诱惑下,亚特兰大号的大副琼斯,还有四名美籍船员干劲十足,放下橡皮艇后,便摸黑划向了江边。

    到了约定的地点后,琼斯按照船长的吩咐,打开手电筒,闪灭了三下,片刻之后,前方黑暗中便亮起一束微光,同样闪了三下。

    “在那边!”琼斯立刻带着橡皮艇迎上去。

    片刻之后,橡皮艇便进了一片芦苇荡里,挤开茂密的芦苇往前走了大约二十多米,便撞到陆地搁浅了,紧接着,前方黑暗中便响起了脚步声,遂即几道身影便快步走了过来,黑暗中看不清那几人的长相,但有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扑面而来。

    琼斯立刻本能的扣住了腰间的左轮手枪,四名船员也顷刻间紧张起来。

    几道身影很快走近,让琼斯还有四名船员感到意外的是,走在前面的那人竟然说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请问,是威尔金船长吗?”

    “哦不不,威尔金船长没来。”琼斯连忙回答,“我是他的大副,琼斯。”

    “琼斯大副是吗?”说话间,那人影走近了,却是个身材普通的中国人,不过一双目光却是十分锐厉,又说,“该干什么,威尔金船长想必已经说过了吧?”

    “是的,我们还是赶紧干活吧。”琼斯说着就纵身跳到了沙洲上,“货物在哪?”

    刚才说英语的自然就是冷铁锋,冷铁锋拿手电筒往身后照了一下,说道:“你看。”

    琼斯和四名船员看到了沙洲上堆成一堆的两百四十口大木板箱,便吸了一口冷气,哦迈高德,这么多?看来今晚有得忙了。

    不过等琼斯他们抬起第一口木板箱,便又松了口气。

    因为这些木板箱并没有想象中笨重,每口箱子的重量大约一百公斤左右,一艇橡皮艇能装下五只箱子,两艘像皮艇那就是十只箱子,这样的话,二十四趟就完事了,时间上,一趟来回约一刻钟,二十四趟就是六个小时。

    差不多要干到明天凌晨两点多才行。

    事实证明,琼斯大副的判断是对的。

    一直忙活到次日凌晨两点多,全部两百四十口木板箱才全部装上亚特兰大号货轮,当最后一口木板箱被绞车绞到甲板上,琼斯终于累得一屁股瘫坐在地,然后扭头问冷铁锋:“这些木板箱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是军火,炮弹炸药什么的。”冷铁锋说,“告诉你的人,千万不要乱碰,要不然炸了你们的这艘货轮,我们可不负责啊。”

    “哦上帝,你放心,不会的。”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