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二天傍晚时分,徐锐率领的狼牙小分队就赶到了浦口附近的长江边上,趁着休息的时候,徐锐不着痕迹的走到时小迁身边,问道:“时兄弟,想不想变得更强?”

    “变得更强?”时小迁一时间有些摸不准徐锐是什么意思,问道,“有多强?”

    徐锐不答反问道:“你现在最高可以从多高的高度跳下来,并且确保不受伤?”

    “这个得看底下是什么地形了。燃?文  ???  ?r?a?n??e?n?`”时小迁想了想说道,“如果底下是岩石地面,最多五米,如果底下是草地,差不多七八米吧,如果还有小树林啥的,则至少十米,如果底下是水面,嘿,那就没底了。”

    徐锐摇摇头,说:“我能够让你从十米高度跳下岩石或水泥地面,并且不受伤,还可以让你的奔跑速度比现在更快,除此之外,还可以让你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及第六感比常人敏锐得多。”

    “真的?”时小迁将信将疑的问道。

    “真的。”徐锐微微一笑,然后闭上眼睛,将他的六只释放出去,很快,他的意念世界里便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脚步声,再根据长时间实践积累的经验,迅速判断出这两个脚步声的距离应该在八百米左右。

    再然后,徐锐便霍然睁开眼睛说:“九点方向,距离八百米左右,有两个人过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南京特委派来接应我们过江的人过来了。”

    “八百米?”时小迁很怀疑的说,“徐团长,你能听到八百米外的动静?”

    “不相信?”徐锐微微一笑,说,“时兄弟,你不妨往那个方向去看看。”

    时小迁还真就起身,向着六点方向飞奔去了,过了大约三分多钟,时小迁便又飞一般的跑回来,一看到徐锐就大叫道:“徐团长,我的乖,你太牛了!”

    “这不过只是小菜一碟。”徐锐微微一笑,又说,“时兄弟,你就直说吧,想不想学我的秘术?”

    “想想想,当然想。”时小迁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太想了。”

    “那行。”徐锐微笑说,“等这次行动结束之后,你就来大梅山找我。”

    “干吗要等行动结束啊?”时小迁挠挠头,说道,“现在就教不行吗?”

    徐锐摇了摇头,微笑说:“现在还真不行,不过,不是我不愿意教你,而是这秘术得有药物来配合,在正式学习秘术之前,你必须得泡至少半个月的药水澡,要不然你的肌肉骨骼根本承受不了那种强度的锻炼。”

    两人说话之间,南京特委派来的人也到了。

    徐锐便立刻起身迎上前,跟那两人打招呼:“老曹,老赵,你们怎么才来?”

    过来的两人是津浦铁路浦口段的段长曹贵,还有扳道工赵四,这两位也是徐锐的老朋友了,当初徐锐带着刚组建的狼牙去浦口搞侦察,就住在赵四家里,之后他们又打过好几次的交道,互相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

    赵四便大骂说:“还不是毛朋那个王八蛋,为了讨好小鬼子,拉着我们铁路局所有人员开了一天会,说什么要全力配合日军搞好战备物资的运输工作,等动员大会结束,就已经五点多钟了,我们紧赶慢赶却还是迟了。”

    曹贵擦了把汗,喘息说:“司令员,这事真不怪我们。”

    “行,我也就这么一说,又不是真怪你们。”徐锐说,“船呢?”

    “船早就准备好了。”赵四也拿毛巾擦了把汗,又说,“就在下面河岔子里。”

    “走!”徐锐便一挥手,将隐蔽在附近小树林里的十几名队员召集起来,跟着曹贵还有赵四前往下面的河岔子。

    片刻后,一行十余人便上了两条小船,迅速划往对岸。

    曹贵和赵四由于要把船划回来,所以也跟着去了对岸。

    赛红拂跟徐锐同坐在小船船头,看到徐锐的目光始终看着对岸的灯火,嘴角便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马上就能见到心上人,是不是有些小兴奋?”

    徐锐嘿嘿一笑,低声说:“我的心上人就在身边。”

    “接着装,哼。”赛红拂轻哼一声,心下却无比甜蜜。

    徐锐没有再说话,只是伸手轻轻环住了赛红拂的腰肢,不过说真的,徐锐的心思确实已经飞到江对岸,飞到了江南身上。

    (分割线)

    江南今天又加班,好不容易忙碌完了手头的所有事情,刚走出大楼,便看到门廊下居然停着一辆汽车,江南也没有多想,转身就绕过汽车,准备回公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汽车喇叭响了。

    听到汽车喇叭响,江南便停步回头。

    然后,江南便看到从汽车的驾驶室里探出了一颗脑袋,江南一开始还以为又是梁文浩这个公子哥,等到那人完全探出头,才很意外的发现,居然不是梁文浩这公子哥,而是南京宪兵队长鸠田宽。

    江南跟鸠田宽的认识,还要追溯到在苏州执行任务时,那次梁文浩和江南因为南京的日语翻译不够用,两人临时客串翻译前往苏州,配合日军宪兵队执行任务,不过,鸠田宽最终并没有找到那批黄金,但是跟江南却认识了。

    鸠田宽明显对青春靓丽的江南很有好感,返回南京后,隔三岔五就会过来找江南,既便是明知道梁文浩这公子哥在追求江南也是无所顾忌,不过这对于江南来说反而是好事,她正好拿鸠田宽做挡箭牌,以免跟梁文浩有过多的纠缠。

    “大佐阁下。”江南微微鞠躬。

    按江南本心,自然是不愿意给个鬼子鞠躬的,恨不得一枪毙了鸠田宽才好,可谁让她是秘密战线的特工呢?身为秘密战线上的特工,有些时候就必须做出牺牲,甚至有人为了工作牺牲了贞操,给鬼子鞠个躬实在是不算什么。

    鸠田宽微微摆了下头,微笑说:“上车,我请你吃饭。”

    江南没有过多的矜持,当下便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

    鸠田宽驾驶着汽车,缓缓驶出政府大院,一边问江南说:“你想吃什么,中餐、西餐还是我们日本料理?”

    江南温婉一笑,说:“大佐阁下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吧。”

    “那就还是吃中餐,我不喜欢西餐的繁锁礼仪,太虚伪,日本料理也是老几样,不如中餐菜式丰富。”鸠田宽很享受跟江南独处的温馨时光,又说,“不过,江南,我跟你说过多次了,私人场合不必以职务相称,你就叫我鸠田君吧。”

    江南微微一笑,这次却没接鸠田宽的话茬,她可以陪鸠田宽吃饭,甚至可以去舞厅陪鸠田宽跳跳舞,但是要她称呼鸠田宽为君,却是做不到的,因为日本人的君字,可不是能胡乱叫的,就跟中国人的郎字不能随便乱叫。

    见江南不说话,鸠田宽也不勉强,接着说:“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会非常忙,可能不太会有时间过来找你了,所以,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在怠慢你,等忙过这段,我请你去紫金山爬山,听说那里的风光非常美,来南京之后我还一次都没有去过呢。”

    “好啊,我也好久没爬紫金山了。”江南微微一笑,然后很随意的问道,“是不是又要扫荡大梅山了?”

    鸠田宽的目光顷刻间变得锐利,但是并没有回过头,只是盯紧前方马路。

    宪兵队其实就是特务组织,鸠田宽也是情报战线的,对于一些看似随意的刺探套路十分敏锐,江南刚才看似随意的问话,立刻就引起了鸠田宽的警觉,其实,鸠田宽一直就知道,在南京城内有潜伏的**地下党。

    只不过,鸠田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够揪出**的地下党。

    鸠田宽忽然间觉得,很有必要试试身边的这位美人,如果江南并非**地下党员,无疑就是最好的结果。

    老实说,鸠田宽真的很喜欢这个美丽又温婉的女人,因为她总让他想起家乡的妻子,他的妻子也是这样的一位美丽又温婉的女人。

    如果江南真是**地下党员,那也没有什么,虽然他失去了一位潜在的红颜知己,却可以借着这一条线顺藤摸瓜,将南京的**地下党一锅端!

    当下鸠田宽微微摇头,说道:“扫荡大梅山的事,由派谴军负责,跟我们宪兵系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瓜葛,不过,即将到来的狼牙部队却是我们宪兵的死敌,为对付徐锐的狼牙部队,这几天,可把我们宪兵队给忙坏了。”

    江南微微的笑了一下,没有再接着往下问,她也是秘密战线上的,知道再问下去就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了,所以必须适可而止。

    看到江南没有再多问,鸠田宽果然开始怀疑之前的判断。

    不过,试探已经开始,鸠田宽就不打算轻易放弃,便自顾自说道:“徐锐的狼牙部队非常难对付,这一次为了将他们留在南京,我们设计了一个万无一失的陷阱,徐锐的狼牙部队不来也就罢了,若来,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江南心下泛起惊涛骇浪,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以大佐阁下的能力,这次想必能够马到功成。”(。)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