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水西门方向的枪声响了没几分钟就停了。om

    再然后,天色终于大亮,南京地下党的人终于从城外赶了回来,又从侧门进来,双方见了面也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中村俊直接让地下党的人找来了水勺,再舀来冷水浇在了司机和两个警卫的脸上。

    司机和两个警卫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纷纷醒转。

    侍从副官最先醒转,看到中村俊后先是愣了一下,遂即拔出南部式手枪叫道:“大佐阁下,快点隐蔽,有刺客!”

    司机还有另一个警卫也赶紧伸手拔枪,将中村俊护在身后。

    幸好地下党的同志手上拿着的是水勺,要不然这几个小鬼子没准直接就开枪了。

    既便这样,司机和两个警卫也还是将枪口对准了地下党的两位同志,然后大吼:“把手举起来,再趴倒地上,快快的!”

    地下党的两位同志面面相觑,趴不是,不趴也不是。

    “行了,别喊了,刺客早走了!”中村俊闷哼一声,然后指着地下党的两位同志,阴着一张脸说道,“这两位是这家汽车修理铺的真正的师傅,之前的都是假扮的,这一次,多亏这两位师傅,惊走了刺客,要不然我们就已经是死人了。”

    “惊走了刺客?”侍从副官将信将疑的说,“就凭他们?”

    中村俊一时之间也有些语塞,这好像确实有些不太可信啊?

    好在地下党的同志也有急智,其中一人说:“是这样,刚才趁着那些歹徒没注意,我们偷偷的溜到了后院,然后又摁响了一辆报废三轮车的喇叭,那些歹徒听到了喇叭之后,还以为在大队皇军赶到,就赶紧溜了。”

    中村俊也说道:“估计也就是一伙小混混,想要讹点钱。”

    “索代斯。”侍从副官这才长长的松口气,将手枪收回到枪套里。

    中村俊的司机还有另外一个警卫便也跟着收起了手枪,司机还冲着地下党的同志感激的点了点头,这倒不是他们心太大,更不是他们警惕性太低,实在是大佐阁下还有他们三个都还活得好好的,所以很容易就相信了这个说辞。

    更何况,这还是中村大佐亲口跟他们说的。

    当下中村俊让司机留在汽车修理铺,等轮胎补好之后,再把车开回去,然后就带着侍从副官和另一个警卫走了。om

    (分割线)

    回过头再来说徐锐。

    徐锐一行六人离开王记修理铺之时,天色已经蒙蒙亮。

    这个时候,出于安全的考虑,就应该在城内逗留一天,等天黑之后再翻越城墙出城,要不然在翻墙时,很容易就会被城头上的鬼子岗哨发现。

    鬼子岗哨不可能对狼牙构成威胁,但是暴露之后,南京城内的鬼子宪兵顺藤摸瓜展开大搜捕,就有可能会对水西门外的堡垒户造成一定威胁,南京地下党发展并维护这些堡垒户很艰难,所以能不暴露还是尽果别暴露。

    凭心而论,徐锐是真的不想给南京地下党惹麻烦。

    但是徐锐知道,现在中村俊正处于最易反复时期,如果他们留在南京城内,中村俊这老鬼子说不定就会生出侥幸心理,说不定就会调集宪兵,围捕他们,真要是这样,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这样的结果是徐锐不愿意见到的。

    于是出门之后,徐锐就毫不犹豫的带领着赛红拂、小桃红、雷响、莫子辰、大蟒蛇等五人直奔水西门而来,然后从水西门的附近翻过了城墙。

    由于这时候天色已经放亮,结果在翻越城墙时被小鬼子哨兵发现,虽然小桃红及时开枪射杀了鬼子的哨兵,并且用的还是销音手枪,可另一个当时正好躲在女墙后面小解的鬼子哨兵却阴差阳错逃过了一劫,并及时开枪示警。

    枪声一响,驻守城门口的鬼子伪军立刻就被惊动,再然后就像是被人用竹竿捅了的马蜂窝,一下就炸了窝。

    话说回来,仅凭这点鬼子伪军就想留下徐锐他们,纯粹是痴心妄想。

    一通混战,驻守水西门的鬼子宪兵被摞倒十几个,伪军却毫发无损。

    看到鬼子不断倒下,而他们皇协军却是毫发无损,那几十个伪军也很默契的将枪口给抬高,对着天空乒乒乓乓的开火。

    交火仅仅持续不到两分钟,驻守在水西门的十五个鬼子就全被击毙,然后狼牙就在四十多个伪军的枪声中,迅速消失在城外的薄薄晨曦之中。

    不过这个时候,南京城内的鬼子宪兵子也被惊动,不到一刻钟时间,南京宪兵队主力就在宪兵队长鸠田宽大佐率领下赶到了水西门,从伪军那里问清楚情况后,立刻向徐锐他们消失的方向展开追击,同时将水西门发现狼牙的情况上报给派谴军司令部。

    (分割线)

    水西门的枪声,不仅惊动了城内的鬼子,也惊动了芳华园内的鬼子。

    昨天晚上,华中派谴军的参谋长河边正三揪着中村俊和参谋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继续完善作战计划,一直忙碌到零点过才肯放中村俊回家,中村俊离开之后,其余十几个作战参谋也相继下班,但河边正三这个老鬼子却一个人加班,一直忙碌到天亮。

    天亮之后,河边正三吃过早餐才刚躺下没几分钟,结果就被枪声给惊醒了,穿上衣服匆匆来到作战室,河边正三刚一进门就问道:“什么情况?”

    但是没有人能够回答河边正三的问题,只有一个作战参谋小声说道:“将军阁下,枪声似来自水西门方向?”

    “水西门?”河边正三皱眉说道,“军火库不是在草场门外么,怎么狼牙却跑到水西门去了?这怎么回事?宪兵队那边可有电话?”

    刚才答话的那个作战参谋摇摇头,表示宪兵队还没有电话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宪兵队的电话终于过来,报告了水西门的情况。

    河边正三得知有一伙狼牙在天亮时分从水西门附近翻墙出了城,并且鸠田宽已经率领宪兵队主力追了下去,就不再关心这事,说到底对付狼牙主要还是得靠鸠田宽的宪失队,他河边正三的任务是制订扫荡大梅山的作战计划。

    想到作战计划中还有几个环节没有细化,河边正三便索性不睡觉了,当即让手下一个作战参谋给军官俱乐部打电话,让中村俊也尽快过来,一并参与细化计划,河边正三非常讨厌中村俊懒散的作风,但是对于中村俊的能力,还是十分认可的,用起来也是十分趁手,要不然他也不会特意把中村俊从土肥原机关调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

    (分割线)

    当华中派谴军司令部的一个主任参谋拿起电话筒,给军官俱乐部的总机打电话时,中村俊也手握着电话筒,准备打电话。

    徐锐估计正确,此时的中村俊,的确正处于剧烈的思想斗争阶段。

    从徐锐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有两个不同的声音不断的在中村俊的脑海里打架,一个声音说:赶紧坦白,将昨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报告给大将阁下还有河边参谋长,然后默默的去承受他应有的结局――切腹以谢天皇!

    但是另一个声音马上说:为什么要坦白呢?坦白了你立刻就会死,可如果不坦白,你不仅可以活下去,不仅可以继续享受美妙的人生,甚至,你还可以晋升,获取更高职务,并掌握更大的权力,这样的选择,又有什么不好呢?

    背叛帝国?得分怎么看?这么做背叛皇室,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要说背叛了整个日本,中村俊并不认同,因为日本人应该拥有更多的不同选择,而并不是只能被动的跟随着皇室,去承受这场战争!国内那些反对派,反对发动这场战争,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毕竟还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

    回到了军官俱乐部之后,中村俊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

    甚至于就连朝鲜籍姘头过来敲门,中村俊也是不闻不问。

    然后,中村俊拿起了摆在书桌上的电话筒,好几次,中村俊都已经把手搭上摇柄,接下来只要轻轻的摇一摇,要通接线员,他就可以有机会挽回自己名誉。

    当然,他也将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然而,中村俊最终却还是颓然松开手,直到最后都没能摇动手柄,要能接线员,更加没有让接线员要通司令部,自然也就谈不上,向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报告今天凌晨发生在王记汽车修理铺里的那件事。

    好半天之后,中村俊才颓然的将电话筒搁回到电话机架上,然后两手抱头,伏在办公桌上低声饮泣起来,是的,中村俊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的胆怯,痛恨自己的贪生怕死。

    但是哭过了,痛恨过了,世界依然如故。

    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只见通红的太阳正东方天际升起,依然还那样灿烂,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改变,这个时候,电话忽然响了。

    “麻西麻西。”中村俊伸手抄起话筒,已经完全恢复平原。(。)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