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战斗的闲暇,逗一逗孩子,显得温馨又充满温情。om

    可是,战争中,更多的却是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杀戮。

    几乎同一时间,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联队长乾忠犬,正在准备最后的决死一战!

    为了稳住大阪联队以及独立战车第八联队,河边正三并没有将西线战场的溃败,告知三宅俊雄和山本越次,河边正三甚至都没有把熊本师团从大坪镇撤退的消息告诉他们,所以直到现在,三宅俊雄和山本越次仍以为熊本师团在大坪镇。

    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大阪师团勉强还能够坚持,要不然,要是让大阪师团的这些大阪籍的小商贩知道真相,整个师团转眼间就会土崩瓦解。

    无论是大阪师团的师团长三宅俊雄,或者是乾忠犬,都不知道大阪师团的覆灭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直到此刻,乾忠犬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拿下梅县剩下的街区,彻底扫清攻击沙桥岗要塞及要塞炮阵地的障碍。

    乾忠犬这个老鬼子,还是有点水准的。

    尽管步兵第一六一联队的伤亡非常大,经数日激战,整个联队全加起来也已经只剩一千多号人了,但是从刚刚结束的这次攻击中,乾忠犬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守军的抵抗变得无力了许多,显然守军的情况比他们还糟糕。

    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的精神意志力了。

    谁的精神意志力更顽强,谁就能够笑到最后!

    对于和歌山联队的精神意志力,乾忠犬还是很自信的。

    所以,乾忠犬非常确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他们和歌山联队!

    现在,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精心组织最后一次攻击,打垮对手,赢得胜利。

    为了打垮对手,赢得最终胜利,乾忠犬做了精心准备,他将和歌山联队所属三个步兵大队所有的步兵都集中了起来,临时编成了一个步兵敢死队,而且这次,乾忠犬决定亲自担任敢死队长,率领这支由七百名精锐组成的敢死队决死总攻。

    这会,敢死队的七百名鬼子兵,正在进行决死总攻前的最后准备。

    距离总攻的时间还有五分多钟,乾忠犬再次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子,翻开,皮夹子的夹层相框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是一个身穿和服的年轻女子,女子长得很美丽,尤其是脸颊上的那两粒小酒窝,直能把人看醉了。Om

    乾忠犬伸出粗糙的拇指,轻轻摩挲着相片上的美丽女人。

    在这个时候,乾忠犬脸上还有身上的戾气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脉脉温情,这个时候,乾忠犬只是一个人,一个远在异国他乡,深深的眷恋着家乡的妻子的普通丈夫,而不是一个冷血嗜杀的刽子手。

    雅子,等我,皇军很快就会征服中国,然后我就能退役。

    等退役之后,我就会跟你厮守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了。

    看着照片上的美丽女人,一抹笑意在乾忠犬的嘴角慢慢荡漾开来。

    然后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将乾忠犬飘飞的思绪,从遥远的家乡拉回到了冰冷的现实,回头往后看,只见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佐野结人正匆匆过来。

    佐野结人匆匆走到乾忠犬面前,顿首报告说:“联队长,敢队死已经准备好了,七百和歌山勇士,已经准备好为天皇陛下、为大日本帝国而捐躯了。”

    “哟西。”乾忠犬点点头,然后收起了皮夹子,缓缓起身。

    等乾忠犬从地上起身之后,脸上身上的那股温情便已经消失不见,他再一次从一个温情脉脉的思念爱妻的丈夫,变回那个冷血嗜杀的屠夫!此时此刻,乾忠犬脑子里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念头:杀死所有的敌人,摧毁梅县,摧毁大梅山的一切!

    (分割线)

    在战场的另一端,此刻也是温情满满。

    王大娘拎着一只瓦罐终于也追上来了。

    王大娘从瓦罐里盛了一大碗的鲫鱼汤,端到赛红拂的面前,说道:“丫头,快把这碗鱼汤趁热喝了。”

    “又喝鱼汤啊。”赛红拂皱了皱俏鼻,说,“娘,我能不能不喝呀?”

    “不能。”王大娘坚决的说,“你现在可是双身子,可不能只顾着你自己,你得替你肚子里的孩想想,怀孕时多喝鲫鱼汤,生出来的孩子才聪明,听话,快趁热喝了,要不然冷了就有腥味,不好喝了,乖,快喝了。”

    赛红拂哦一声,只能接过鱼汤乖乖的喝了。

    这时候,炊事班也把早饭给送了过来,白面馒头加羊杂汤,罗忠毅和苏中军区特务团的官兵们吃的都挺香,自从来到大梅山之后,虽然部队伤亡挺大,不过有点却比留在苏中时好多了,那就是伙食,大梅山的伙食是真好。

    特务团的不少官兵都在私下里开玩笑,今后就不回苏中了。

    喝完鱼汤,赛红拂一边跟王大娘收拾碗筷,一边关切的说:“娘,战场危险,你还要照看豆豆和雨生,就不要上来了,你不知道,徐锐他可着紧你了,要是你有个好歹,徐锐他非剥了我皮不可,娘我是说真的。”

    “好好好。”王大娘笑着说,“就这回,下不为例。”

    赛红拂又把豆豆和雨生叫到来,说道:“你们两个,回去的路上一定要保护好奶奶,尤其是地道里黑,奶奶眼神又不好,你们一定要扶着她,知道不?”

    豆豆却摇摇头,倔强的说道:“姨,我想留下来跟你一块打鬼子。”

    雨生也拿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赛红拂,显然也很想留下来打鬼子,不过他没敢说。

    “别胡闹!”赛红拂的俏脸便立刻拉下来,说,“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告诉你娘。”

    豆豆的小脸便立刻垮了下来,耷拉着小脑袋跟王大娘走了,豆豆现在是谁都不怕,尤其是不怕冷铁锋,但是就怕肖雁月,因为上次豆豆欺负了班上的女同学,肖雁月把他吊在院里的那颗枣树下,狠狠的打了一顿。

    王大娘带着豆豆和雨生走了。

    又过了片刻,正趴在赛红拂脚边休息的二皇再次竖起耳朵,然后,二皇便转过头,对着西北方向翻起嘴唇,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獠牙,喉咙深处也发出一阵低低的嘶吼,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危险的生物。

    正在闭目养神的赛红拂便立刻睁开美目。

    一看到二皇这模样,赛红拂便立刻知道,小鬼子要开始进攻了!

    二皇身为狗王,无论听觉、嗅觉或视觉,都要远胜过普通狗类,人类就更不用说,就连徐锐这个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强兵王,也无法在这方面跟二皇相媲美,单就说感知距离,徐锐最多只能感知到一公里,二皇却可以感知到两公里外的动静。

    当下赛红拂回头罗忠毅说:“罗参谋长,鬼子就要进攻了。”

    罗忠毅闻言便立刻将只抽了半截的卷烟扔在地上踩灭了,然后掏出手枪起身喝道:“同志们,鬼子上来了,准备战斗!”

    (分割线)

    县城的西北角。

    乾忠犬正率领着七百余名敢死队员,穿过一条条的街区,大踏步的向前。

    这些街区已经处在日军的控制之下,安全方面不用担心,所以乾忠犬和身后的七百多名敢死队员只是大踏步往前行进。

    直到距离两军反复争夺的最前线不足一百米远,乾忠犬才终于停下脚步。

    身后跟进的七百多鬼子敢死队员也纷纷停下来,开始进攻前的最后准备。

    佐野结人上前一步,劝道:“大佐阁下,要不然,还是让卑职率领敢死队进攻吧?”

    “佐野桑。”乾忠犬缓缓脱去身上大衣,最后只留了件衬衣,大冬天的,这个老鬼子却竟似感觉不到寒冷似的,一边拿白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心爱的军刀,一边对佐野结人说,“我心意已决,你就不必再多说了。”

    “哈依。”佐野结人顿首说,“卑职就静候大佐阁下的佳音了。”

    乾忠犬点了点头,忽又说道:“佐野桑,这次进攻,我是抱着必死之决心前往的,如果阵地拿不下来,我也不打算再活着回来了,那时候佐野桑你就赶紧率联队本部撤离吧,因为如果我们败了,就意味着这次扫荡也彻底失败了。”

    事到临头,一贯信心满满的乾忠犬却忽然开始悲观。

    佐野结人连忙说:“大佐阁下,我们和歌山联队是不会失败的。”

    “佐野桑说的对,我们是不会失败的。”乾忠犬的心神只是稍稍出现了一下动摇,很快又重新变得坚定起来,重新又对胜利充满了信心,然后扬起了军刀,以刀尖遥指前方,陡然引吭长嗥起来,“涛次改……”

    乾忠犬一声令下,七百多名鬼子敢死队员立刻像决了堤的洪水,端着上好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向前汹涌而去,乾忠犬也垂下军刀,然后紧跟着汹涌的人潮,大步流星向前冲,往前转过一个街角,便已经来到战场的最前沿。

    乾忠犬立刻弯下腰,将身影隐入了潮水般的鬼子敢死队员中间。

    此时的乾忠犬,身穿衬衣加棉裤,脚穿普通胶底鞋,除了手中的军刀,与别的鬼子兵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