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寒暄过后,栗司令员问徐锐:“小徐,接下来你们大梅山军分区有什么打算?”

    徐锐跟王沪生交换了一记眼神,说道:“栗司令员,我们是这么想的,小鬼子这次扫荡不成,还吃了这么大的亏,至少半年之内是不可能再组织起大的进攻行动,再接下来,鬼子的政策肯定是以封锁为主。om”

    栗司令员点点头说道:“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你们大梅山军分区将成为鬼子重点封锁的对象。”

    说完栗司令员又笑道:“谁让你们风头最劲呢?”

    王沪生说:“所以再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是搞破袭,反封锁。”

    徐锐说道:“为了应对鬼子即将到来的封锁,我们专门打造了三个团的机动兵力,到时四面出击,够小鬼子喝一壶的。”

    栗司令员微笑道:“原来你们是早有准备啊,看来我是替古人担忧了。”

    徐锐也笑,说道:“栗司令员,我得先说一句啊,万一到时候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吃不住劲了,你可得给我们派救兵来啊?就像这次,要不是你们苏中军区及时派特务团来援,我们的老巢就直接被鬼子给攻破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徐锐这话还真的不是恭维,要知道面前这位可是解放军军史上首屈一指的战神啊,而解放军又是中国军史上最能打仗的部队,所以毫不夸张的说,栗裕大将就是中国几千年战争史上打仗最厉害的将军,而且没有之一!

    所以,别看现在大梅山军分区的实力略强于苏中军区,但是这是因为徐锐借助了穿越者的金手指,把半个多世纪后的特战战法以及军事理论带到了现在,并运用到了实战中,要说单纯的军事指挥造诣,徐锐肯定不如栗司令员。

    栗司令员微笑说:“那是当然,不冲别的,就冲你们今天送我的这份大礼,我们苏中军区都必须两肋插刀啊,是吧?”

    “好。”徐锐说道,“栗司令员,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栗司令员爽快的说,“到时候只要你们大梅山军分区一个句,我们苏中军区一定鼎力相助。”

    徐锐笑道:“栗司令员,就冲您这话,咱们得干一杯!”

    “行,那我就破一次例。Om”栗司令员扭头说,“小刘,把上次打刘庄镇时缴获的那两瓶菊正宗拿来,再让老牛加个菜,今天晚上我要跟徐司令员喝两杯。”

    “是。”警卫员小刘答应一声,转身飞奔去了。

    (分割线)

    徐锐已经在为即将到来的反封锁行动寻找援军,小鬼子那边也没有闲着。

    跟东久迩宫捻彦敲定好了行动方案后,板垣征四郎便立刻开始付诸实施。

    当天晚上,板垣征四郎便召集伪维新政府相关官员开会,会议由第十二军参谋长青木重诚主持,参与会议的除了伪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及属僚,还有伪维新政府的安徽省主席倪道良、江苏省主席高冠吾及两省的官员。

    青木重诚将整个封锁计划做成幻灯片,拿到会议室里播放。

    青木重诚先用日语讲解,然后由旁边的翻译官译成普通话。

    随着青木重诚讲解深入,梁鸿志、倪道良和高冠吾以及一应属僚的脸色便逐渐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因为青木重诚勾勒的封锁计划十分庞大。

    整个封锁计划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军事部分。

    军事部分的要旨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公路为链、碉堡为锁!

    相比华北地区的囚笼政策,华中的囚笼政策少了铁路为柱这一条,这是因为华中地区的铁路线相对较少,大梅山区附近就只有一条津浦铁路,而且距离太近,现在这条铁路线已经完全遭到了破坏,已经基本不可能复通了。

    铁路线上的铁轨都被挖得没剩多少了,还怎么复通?

    所以,华中地区的囚笼政策就八个字:公路为链、碉堡为锁!

    公路链目前暂时是由七条公路所构成,分别是淮蚌公路、蚌明公路、明盱公路、盱天公路、天扬公路、扬浦公路以及浦巢公路,后期还要加上巢肥公路及肥淮公路,这样就基本上环绕大梅山区构成了一个全封闭的网络,囚笼也就算成形了!

    当然,仅仅凭借几条公路,是不可能封锁整个大梅山的。

    所以,公路两侧还得有封锁沟,还得有炮楼、碉堡以及据点。

    具体就是,在这七条公路的两侧挖掘封锁沟,封锁沟需要有四米深,二十米宽,从沟中挖出来的泥土,用来筑成围墙,这样沟的高度再加上墙的高度,总高就接近到十米,基本与城墙没有区别,共产党的蚂蚁搬家式的小型商队,就基本不可能翻越了。

    除了公路为链之外,还有以碉堡为锁,具体就是沿着这七条公路线,每隔一段距离就修一座碉堡,原则上是每隔一里修一座碉堡,每隔五里再修一个小型据点,每隔二十里还要修一个大型据点,这样在长达八百公里的公路线上,总计要修一千六百座碉堡、三百二十个小型据点再加上八十个大型据点。

    这可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程!

    后期再加上巢肥公路、肥淮公路之后,工程量就更大!

    这只是军事部分,除了军事部分以外,还有政治部分。

    军事部分的囚笼政策是青木重诚从华北方面军照搬过来的,但是政治部分的囚笼政策却是板垣征四郎和东久迩宫捻彦两个人花了一夜时间捣鼓出来的,因为东久迩宫捻彦在之前跟已经被击毙的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有过几次长谈。

    在这几次长谈中,冈村宁次和东久迩宫捻彦探讨了中日战争的走向,以及关于治安战的一些构想,当时冈村宁次的这些构想还只是初步的,并不成熟,但现在,东久迩宫捻彦和板垣征四郎却已经把这些构想细化。

    按照东久迩宫捻彦和板垣征四郎的构想,华中的占领区将会分为三档,第一档是治安模范区,也就是日军已经实现有效控制的地区,在这些地区要给予中国人足够的尊严,至少也要给予表面上的尊严,要尽可能的让中国人参与地方治理,尤要发挥维持会的作用,日军烧杀抢掠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发生。

    第二档是游击区,也就是中日两军正反复争夺的区域,对于这一区域的老百姓,要区别对待,凡是与共产党的游击队有秘密来往的,要残酷镇压,凡是与共产党没关系的,则一律迁入第一档的模范区。

    第三档是沦陷区,也就是共产党军队完全控制的区域,对于这一区域的老百姓,则不应有任何怜悯,必须坚决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

    简言之,军事手段和政治手段是囚笼政策的一体两面,军事手段是纯粹的防御,而政治手段却是隐形的进攻,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隐形的进攻,甚至比之前的军事进攻,效果更好,而代价却小得多!

    开完会,板垣征四郎和青木重诚将倪道良、高冠吾和两人的属僚留在了会议室,进一步商量具体的工作安排,梁鸿志却径直回了维新政府的大楼。

    刚进大楼的门厅,迎面便看到梁文浩从大门内走出来,身后还跟着江南。

    看到梳着大分头、穿着小西装的梁文浩从大门内出来,梁鸿志便蹙了一下眉头,对于这个儿子他是看不上的,不过再看不上也是他梁鸿志的儿子,所以该管时他还是得管,要不然天知道这个小赤佬会捅出多大的篓子来。

    看到梁鸿志,梁文浩吹了一声口哨,问道:“爸,今晚的会议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讨论中央储备银行的人事?”

    南京维新政府虽然成立有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成立银行,更没发行货币,而是依然在沿用国民政府的法币,这当然是不行的,日本政府也不会允许,但是急切间在日占区推行日元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维新政府就在商讨先成立一个银行,然后再发行属于维新政府自己的货币,再按一定汇率强行收兑法币。

    这个银行的名字也已经想好,叫做中央储备银行。

    但是关于中央储备银行的总裁人选,却争的厉害。

    尤其是现在汪精卫一系人马的到来,就使得局面更加复杂。

    梁文浩早就梦想着能在即将成立的中央储备银行谋个差事,这样不仅来钱快,而且还轻闲,所以,他做梦都想着梁鸿志能够当上中央储备银行的总裁。

    当下梁文浩又问道:“爸,是不是你当中储总裁的事定下了?”

    “定什么定?成天到晚不干正经事,尽想着些不着调的东西。”梁鸿志被梁文浩的这一席话戳到了痛点,当即就怒了,先将梁文浩训斥了一顿,然后对梁文浩身后的江南说,“江南,你跟我回趟办公室,有几个文件你帮我打印出来再紧急下发。”

    江南正不知道该怎么脱身,当下欣然应道:“好的。”(。)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