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贾韫山、李守维率部赶到阜宁时,却只见着了刘宗威的警卫团,徐锐和他所率领的狼牙大队早已经不见,韩德勤也不见了。oM

    李守维问刘宗威:“刘团长,总座呢?”

    刘宗威便报告说:“让徐锐的狼牙给劫持了。”

    “劫持了?”李守维心下大失所望,遂即借题发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加强团五千多人,还对付不了狼牙大队区区几十个人?甚至连总座也让他们给劫持了?我看你这个团长也别干了,还是趁早让贤吧。”

    刘宗威耷拉着脑袋,没吭声。

    贾韫山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问道:“他们走了多久了?”

    “得有两个多钟头了吧。”刘宗威老实回答说,“天没亮就走了。”

    贾韫山和李守维闻言便立刻发出一声哀叹,走了两个多钟头了,就意味着这会徐锐和他的狼牙大队差不多已经进入到新四军的防区了,就算现在还没有进,也是快了,反正他们现在再去追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

    但是,要让贾韫山和李守维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甘心,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天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当上军长。

    当下贾韫山和李守维便交换了一记眼神,然后下令全速追击。

    贾韫山和李守维是这么想的,追是肯定追不上了,但好歹也要追到永丰镇,趁新四军一支队的主力还没有完成集结,先歼灭他们一到两个团,这样的话,新四军愤怒之下就可能杀了韩德勤,只要韩德勤一死,他们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于是,贾韫山和李守维便心照不宣的率部杀奔永丰镇而来。

    此时,徐锐和狼牙大队、飞虎队却已经先一步回到永丰镇。

    陈毅老帅听说徐锐不仅救出了他们的人,夺回了所有驴皮,而且还把苏鲁战区副总司令兼八十九军军长韩德勤也给抓了回来,便赶紧带人迎了上来。

    见面之后,陈毅跟韩德勤寒暄几句,然后把徐锐拉到一边,小声说:“我说小徐,你这回可是给我捎回来一个烫手山芋哟,这个韩德勤哪,我是杀呢还是放呢?我要是杀了,那局面可就复杂喽,可要是放喽,那不就成了放虎归山?”

    相比万相云之流,韩德勤还算能打,勉强也能算是一头虎。Om

    徐锐说道:“陈司令员,我有个想法,不过还不太成熟,想跟你探讨一下。”

    陈毅老帅立刻来了兴致,说:“我早就听说你这个小徐是诡计多端,快说,你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了?”

    徐锐问道:“陈司令员,苏北军区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

    “那还用得着说。”陈毅老帅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驻扎在淮阴的第九师团了,鬼子的第九师团对于我们,简直是如骨梗喉哪。”

    日军第九师团自从在徐州会战中被打残之后,就退出了一线部队,此后一直驻扎在淮阴休整,现在更是直接转为地方治安部队,负责苏北地区的治安肃正战,其主要任务是消灭盘踞在苏北一带的新四军及国民军正规军。

    只不过,之前华中派谴军的作战重心一直在正面战场的进攻,所以并未在苏北战场投入太多资源,后来华中派谴军又集中全力展开对大梅山的二次扫荡,苏北战场也同样没有受到足够重视,所以总的来说,第九师团在苏北采取的是守势,但是,采取守势并不意味着日军就没行动,第九师团在伪军的配合之下,还是在逐步推进。

    正是为了应对第九师团的蚕食政策,苏北军区将主力部队摆到了淮阴方向,这才给了韩德勤第八十九军趁虚而入的机会,出其不意占领了苏北军区的总部所在地阜宁,就连苏北军区总部机关也险些让韩德勤给一锅端了。

    顿了顿,陈毅老帅接着说道:“要不是为了防备鬼子第九师团,我早就把咱们苏北军区的十个主力团调回来,还能容忍韩德勤的八十九军猖狂至今?”

    徐锐又接着问道:“陈司令员,这次韩德勤的八十九军分明是跟鬼子在联动,你把军区主力调回来对付韩德勤的八十九军,那么淮阴方向的鬼子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吗?到时候苏北军区腹背受敌,局面就会变得十分被动。”

    “是啊,但是没有办法啊。”陈毅老总说,“只能让各县的民兵先顶一阵了,等我们收拾了韩德勤的八十九军,再回头对付第九师团。”

    徐锐说:“司令员就没有想过跟八十九军联起手来,给第九师团来一个狠的?”

    “跟八十九军联手?”陈毅老总摆手说道,“这根本不可能,小徐你不知道,韩德勤就是个顽固派,他是宁可将地盘让给小鬼子也不愿意给我们新四军,就说这次摩擦,苏鲁战区的于学忠总司令其实是反对的,但韩德勤仍是一意孤行。”

    徐锐说:“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韩德勤或许是一个顽固派,但是绝非一个拥有坚定政治信仰的人,像韩德勤这样的人,看重自己的身家性命,更甚于其政治立场,如果让他在身家性命与坚持反共之间进行选择,我相信他一定会选前者!”

    “让他在身家性命与坚持反区之间进行选择?”陈毅老帅恍然说道,“你是说,韩德勤为了保住他的身家性命,就必须跟我们新四军合作?”

    徐锐嘿嘿一笑,说:“恐怕是这样的。”

    (分割线)

    徐锐和陈毅老帅在一边窃窃私语,而且,两人一边说一边还时不时的往韩德勤这边瞄上一眼,韩德勤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

    此时此刻,要说韩德勤不担心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

    因为韩德勤跟共产党之间的恩怨,还要追溯到国民军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以及第五次的围剿,这两次围剿韩德勤都参加了,这次,韩德勤更是率部突袭了新四军苏北军区司令部所在地,还险些将总部机关给一锅端,所以,他韩德勤跟新四军之间是新仇加上旧恨,新四军就是直接毙了他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尽管在来的路上,徐锐一再保证不会杀他,但是韩德勤却根本不信。

    一来徐锐是客人,做不了新四军苏北军区的主,二来鬼知道徐锐说的是真是假?

    所以,每次当徐锐和陈毅老帅的目光扫过来时,韩德勤的心脏就会噗嗵噗嗵跳,他禁不住的想,两人是不是正在商量要怎么杀他?

    所以,当徐锐和陈毅老帅联袂走过来时,韩德勤便感到双腿有些软,那种心境,跟等待勾决的死囚差不多。

    然后,当徐锐过来给自己松绑时,韩德勤差点就跪下了,别杀我啊!

    不过,徐锐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韩德勤绷紧的神经立刻松懈了下来。

    徐锐给韩德勤松了绑,然后说道:“韩总司令,这一路让你受委屈了,现在你已经自由了。”

    韩德勤将信将疑的说:“徐团长,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走了?”

    “当然,你已经自由了,想走谁也不会拦着。”徐锐微笑说。

    韩德勤闻言便下意识的往前走,走了好几步,发现徐锐真没有阻止,韩德勤便立刻加快了脚步,不过就在这时候,徐锐却忽然喊了一句:“等等。”

    韩德勤便立刻脚步一顿,脸上的神色也立刻垮了下来,果然。

    徐锐缓步走到韩德勤面前,笑问道:“韩总司令真就这么回去了?”

    韩德勤脸上的肌肉抖了抖,涩声说:“不知道徐团长还有什么见教?”

    “见教不敢当。”徐锐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有些替韩总司令感到担心,你就这么回去,会不会被蒋委员长责罚呢?”

    陈毅老帅也不失时机的帮腔说:“是啊,蒋委员长这人一贯就多疑,他若是知道了韩总司令曾经来到我们永丰镇做客,这个事儿,只怕就说不清了。”

    陈毅老帅的言下之意就是,你韩德勤曾经被狼牙俘虏过,如果八十九军最后没遭受太大损失还没有什么,万一要是在跟新四军的交手之中吃了败仗,那就说不清了,蒋委员长很可能会怀疑是不是你韩德勤向新四军泄了密?

    韩德勤闻言顿时脸色惨然,这个他还真没有想过。

    不过经陈毅老帅这么一说,韩德勤还真觉得棘手,因为蒋委员长一贯生性多疑,对于那些曾经变节或者被对手俘虏过的高级将领,最为常见的处理手法就是冷处理,就是打发到某个位高权轻的位置上闲置起来。

    韩德勤当然不愿意自己也沦落成为这样。

    徐锐微微一笑,说道:“韩总司令如果不想被蒋委员长闲置,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韩德勤立刻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过问完后却立刻面露尴尬之色。

    徐锐却装作没看见韩德勤的急切之色,又说道:“韩总司令如果不想失去蒋委员长的信任,如果不希望被闲置起来,那就只有打一个胜仗。”(。)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