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弗格森穿着准将服,趾高气扬的站在队列前。

    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是一个加强营,下辖四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一个平射炮连外加一个警卫排,足足有六百多人,所以,对于两天前被孤军营全歼这一事,弗格森真的是耿耿于怀,这要是堂堂正正的交锋,他自认为孤军营一点获胜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已经商量好要并肩作战,弗格森就不免又重新变得趾高气扬起来,心忖你们孤军营终究只能偷鸡摸狗,说到打硬仗,还得是我们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弗格森甚至开始在内心禁不住想,等会儿领取了武器之后,要不先趁机解除孤军营的武装?

    只是可惜,弗格森这终究只是幻想。

    徐锐笑吟吟走过来,对弗格森说道:“军容不错。”

    弗格下巴高高扬起,鼻孔朝天的说:“我们可是皇家步兵营。”

    停顿了下,弗格森接着说道:“对了,武器装备可以发还给我们了吧?”

    “恐怕还不行。”徐锐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然后直接就把弗格森内心那阴险的念头给挑明了,笑着说道,“这时候把武器发还给你们,万一你们突然掉转枪口,向我们孤军营发难咋整?防人之心不可无,是吧?”

    弗格森大怒道:“你这是对英国绅士的侮辱,我们英国绅士的契约精神那可是举世闻名的,你必须为你刚才的无礼道歉!”

    徐锐却只是呵呵两声,英国绅士的契约精神?别逗了。

    弗格森还是不依不挠,徐锐也不多说,只是招了招手,两侧便立刻涌出百十个荷枪实弹的孤军营官兵,宿舍二楼阳台上还有操场四周也架起了十几挺机枪,而且所有的黑洞洞的枪口都瞄准了列队的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官兵。

    弗格森见状便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这个时候,弗格森才又想起,他们还是砧板上的鱼肉。

    这个时候,弗格森才又想起,中国人其实是有退路的,他们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甚至现在走也来得及,但他们英国人却没有退路,中国人可不会在离开之前恢复他们自由,仍会把他们羁押在此,那么呆会日本人到来之后,他们就必死无疑。

    徐锐上前一步,弗格森这一次学乖了,立刻乖乖的让到一边。

    徐锐轻咳一声,冷浚的目光从队列前的那十几个英国籍营长、营副、连长、连副身上扫过,然后用英语说:“我先宣布一个决定,你们的职务被解除了。”

    十几个英国籍军官面面相觑,弗格森也忍不住再次嚷嚷起来:“喔特?解职?”

    “是的,解职。”徐锐冷然说,“你不同意也行,你若不同意,我们绝不勉强。”

    弗格森便再一次闭上他的嘴巴,没办法,实在是他们的小命都捏在中国人手里,不能不听他们的啊,要不然中国人甩手走了,他们就完了。

    弗格森乖乖的带着十几个英国籍军官离开队列,走到了旁边。

    徐锐又对弗格森说道:“将军阁下,恐怕你还得再下一道命令。”

    廓尔喀人忠诚这不假,但是他们现在只对英国人忠诚,如果没有弗格森的命令,他们是绝不会服从徐锐的命令的。

    弗格森虽然满心不愿,却还是走到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队列前,说道:“听着,从现在开始,徐司令就是你们的最高指挥官,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他让你们冲锋,就绝不允许后退,他让你们后退,就绝不许往前,听清楚了吗?”

    “耶搜!”六百多个廓尔喀籍雇佣兵啪的收脚,轰然应喏。

    “行了,你可以走了。”徐锐挥手示意弗格森离开,又说,“哦,对了,恐怕还得委屈你们几个小时,在战斗还没有结束之前,只能先把你们关起来。”说完,徐锐又扭头吩咐四周警戒的孤军营士兵,“把他们关回去。”

    立刻就有一队孤军营士兵上前来,押着弗格森和十几个英国籍军官走了。

    徐锐这才回头对列队的廓尔喀籍雇佣兵说道:“排以上军官,请上前一步。”

    四十多个军官便立刻向前走一步,全都是身强体壮的廓尔喀籍年轻男子,看向徐锐的目光中全都透着坚毅,还有绝对的服从,对于这些来自于西马拉雅山南麓的苦寒之地的贫苦子弟来说,忠诚已经融入到他们的骨髓。

    徐锐从中挑了十几个廓尔喀军官,委任为连长、连副,空缺出来的排长、排副又挑了十几个士兵临时充任,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指挥体系便立刻恢复了,只不过在这个指挥体系中已经没有英国人什么事了。

    徐锐当即命令几个连长带着部队去仓库领武器。

    五分钟,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官兵便领了武器,重新列好队,这个时候,孤军营剩下的几个连也加入到队列之中,徐锐除了留下一个连驻守军营,然后率领剩下的三个连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直奔越界筑路阵地而来。

    这里所说的越界筑路,并不是专指某一条路,而指租界当局在界外修筑的道路,然后从之前的满清及之后的北洋政府得到了道路的治权,换句话说,这些道路的管理权归属租界当局,但是道路外的区域归属中国政府管辖。

    这也造成了越界筑路及附近区域的治安混乱,因为罪犯在越界筑路犯了事,只需要往马路两侧一站,租界巡捕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反之,如果在华界犯了事,罪犯只需要往越界筑路上面一跑,中国的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

    所以越界筑路是上海治安最乱的地方,真正的法外之地!

    整个上海的越界筑路有四十条,其中的二十八条在沪西。

    其中孤军营重点设防的两条路,是劳勃生路和白利南路。

    徐锐率领孤军营主力和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上到阵地上时,杨瑞率领的那一个连早已经构筑起了完整的防御工事,谢元率领的狙击排也已经在越界筑路两侧的民房、洋楼、工厂的大楼天台上构筑好了几十个狙击阵地。

    徐锐率领部队一到,谢元还有杨瑞两人便立刻迎了上来。

    看着鱼贯进入防御阵地的廓尔喀佣兵,杨瑞嘿然一笑说:“真没想到,这些英国佬居然真的会和我们并肩作战。”

    杨瑞感觉很不真实,两天前他们还跟英国人打生打死呢,可两天之后,他们却又和英国人并肩作战了,这也未免太假了吧?

    徐锐笑笑,问谢元:“谢营长,情况怎么样?”

    谢元答道:“租界西区的百姓还是很配合的,听说我们要在这里打鬼子,甚至主动出力帮助我们构筑防御工事,但是汪伪政府的巡警却试图来捣乱,让我们给抓了,还有不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流氓,也都让我们给抓起来了。”

    “抓的好。”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百姓都疏散了吧。”

    “疏散了。”谢元点头说道,“除了主动留下帮忙构筑工事的,其余的百姓全都已经疏散到了租界中区、租界东区还有法租界了。”

    徐锐说道:“那些构筑工事的也赶紧疏散吧。”

    “我刚才已经说了。”谢元摇头着说,“可他们不走。”

    徐锐便也不再多说,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这些主动留下的,多半就是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但是又不好意思公开身份,毕竟当初伤愈之后,他们没有按时离开上海归队,相当于是当了逃兵,这个无疑是非常不光彩的经历。

    说话之间,前方夜空下忽然响起叭的一声,是警戒哨开枪了。

    徐锐便立刻抄起英菲尔德步枪,狞笑着说:“走,开始干活了!”

    当下徐锐带着地瓜还有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那个警卫排,来到最前沿的一连阵地,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的这个警卫排,除了担负警卫任务,还负责传达营部命令,所以徐锐必须把这个警卫排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司令,你怎么上来了?”一连长石常庆看到徐锐,不免有些惊讶。

    国民军的连长、排长经常会上到第一线,身先士卒,但从营长开始,国民军军官就不轻易上火线了,石长庆没想到,徐锐身为中共淞沪军分区的司令员,居然还跟一个连长、排长似的,亲自上到第一线作战。

    “我就来看看,你不用管我。”徐锐随口回了一句,再抬头看,便看到前方昏暗的路灯下面,大约一个小队的日本鬼子,拉开了稀疏的散兵线,正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往前走,尽管这些鬼子没穿军装,但徐锐仍旧一眼就认出他们是鬼子。

    因为日本鬼子相比中国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鸭子步,这个并不是瞎说,这个时代的日本人平均身高其实只有一米五左右,这人一矮,双腿就短,腿短就跟正常人有明显区别,走起路来就像是一只鸭子,摇摇摆摆。

    虽然摇摆的幅度不算大,但鸭子步的特征非常明显。

    所以,前面过来的绝不是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而是鬼子!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