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条英机便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裕仁说的是实话,如果在远东战场采取速战速决的策略,那么整个日本的国家机器都得围绕着远东会战运行,不仅所有作战物资都得向关东军倾斜,而且在日本本土还得紧急动员至少二十个特设师团。

    就如当年的日俄战争,几乎动员了日本一半的陆军,以及全部海军。

    这种情形下,日本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兵力以及物资输送到上海战场。

    这也就是说,届时就只能够指望驻守在上海的第九师团去对付徐锐。

    无论是裕仁,还是东条英机,都绝不认为,单凭一个第九师团就能对付得了徐锐!遥想当初,徐锐仅凭区区五六百残兵就能全歼日军一个支队,还有前后两次大梅山扫荡战,徐锐都是以绝对劣势之兵力,却连续的重创参与扫荡的日军。

    眼下徐锐的巡捕营已经拥有了将近一个旅的兵力了,而且装备精良,单凭一个第九师团又怎么可能是徐锐的对手?

    华中派谴军也是指望不上。

    徐锐虽然已经离开大梅山,但是大梅山气候已成,无论换谁当司令员,对于华中派谴军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更何况,华中派谴军需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新四军,还有作为中国正规军而存在的国民军。

    国民军的战斗力虽然每况愈下,但是人多!

    所谓蚁多咬死象,这一点,已经在随枣会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半个月前,随枣会战爆发,国民军的战斗力相比武汉会战时期,又有了明显的下滑,现在日军一个步兵大队对付国民军一个师已十分轻松,但是,问题是,云集在武汉周围的国民军却从战前的五十多个师膨胀到现在的一百多个师!

    必须承认,中国人是真多,要想灭掉中国是真的难啊。

    所以,眼下的华中派谴军早已经是自顾不暇了,东久迩宫捻彦恨不得大本营再向随枣战场增兵才好呢,又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兵力驰援上海?华北、华南的情形也差不多,根本不可能抽调多余的部队去增援上海。

    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倾尽举国之力进行远东会战,要不然,上海战场一定糜烂,上海战场一糜烂,整个华中战场就会跟着糜烂,华中战场一旦糜烂了,则势必会影响到华南甚至于华北战场,到时候整个中国战场都完蛋。

    到那时候,整个大东亚圣战也跟着完蛋!

    这种结果,是日本无论如何承受不起的!

    对苏作战的方略就这么确定下来,然后就是裕仁留一众幕僚一起吃了顿晚饭。

    晚饭之后,御前会议又继续进行,不过,会议的议题已经从对苏作战的方略,变成了上海战局之方略!

    在如何应对上海战局的方略上,又出现了两派意见。

    一派以海军大臣米内光政为首,米内光政坚持认为,上海地处沿海,日本海军第三、第四舰队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黄浦江,直接利用大口径舰炮予以陆军支援,再不济,还可以从吴淞外海的航母上起飞海军航空兵,协同陆军进行作战。

    所以,徐锐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上海翻起什么浪花。

    最后,米内光政掷地有声的说:“上海可不是大梅山,如果徐锐躲在大梅山打游击,海军够不着,也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但是如果在上海打巷战,帝国海军将会让徐锐认识到,什么是大口径舰炮,什么是撼天动地的大轰炸!”

    米内光政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们陆军太弱了,所以才会被徐锐打成这个鸟样,但是在上海你们不用怕,因为上海地处沿海,我们海军可以帮你们,有了我们海军的帮忙,徐锐绝对翻不起什么浪,血肉之躯,终究没办法跟钢铁巨舰相抗衡。

    米内光政这番话听起来很嚣张,但是日本海军也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这是因为,从吨位上日本海军的总吨位可以排进世界前三,如果论综合实力,日本海军甚至可以说是仅次于英国海军的当世第二大海军。

    但是以陆军大臣寺内寿一为首的一派则认为,海军的巨舰大炮在上海没卵用。

    因为巡捕营只要往公共租界里一躲,日本海军立刻就捉瞎,两年前淞沪会战,孤军营仅仅只是守着紧挨着公共租界的四行仓库,就搞得日军灰头土脸,何况现在巡捕营根本属于租界?所以海军的巨舰大炮根本没有卵用。

    寺内寿一认为,应该在上海的闸北、龙华、杨树浦、虹口等各个区囤积重兵,最后每个区驻一个精锐师团,一旦巡捕营从公共租界这个乌龟壳里边钻出来,驻守外围的日军重兵集团就立刻蜂拥而上,一举将巡捕营碾碎!

    海军派和陆军派各抒己见,争执不下,最后只能请求裕仁裁决。

    但是裕仁对此也有些犹豫,一方面他觉得米内光政说的有道理,徐锐是厉害,但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一支海军,只要有海军在,日军在上海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正如两年前的淞沪会战,老蒋调集了最精锐的五十九个德械师也是无济于事。

    所以,上海的战局就算崩坏,也不可能崩坏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可是另一方面,直觉却在不断的提醒裕仁,徐锐这个男人,总是惯于创造奇迹,在无锡一战之前,谁敢相信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能够从无锡突出重围?而且还能逆袭成功?在他创建大梅山根据地前,谁又敢相信,徐锐竟能在皖中腹地打造出一个坚硬的核桃壳来,华中派谴军倾尽全力都没办法将之砸碎?

    所以对于徐锐,怎么重视都不会过分。

    列席会议的几十个阁僚、幕僚眼巴巴的看着裕仁,等着裕仁裁决。

    裕仁犹豫了又犹豫,最后一咬牙取了个折衷方案:“这样吧,先把朝鲜的第二十师团调到上海去,再把北海道的第七师团去上海,这样再加上原驻上海的第九师团,上海就有三个常设师团,再加上有海军的协助,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稍稍停顿了下,裕仁又说道:“至于本土即将动员的那二十个师团,还是仍旧按照原计划调往远东战场吧,毕竟,就现阶段而言,苏联人的威胁要远远胜过中国人,跟体量庞大的苏联相比,徐锐也不过疥癣之疾。”

    哈依,与会阁僚幕僚纷纷起身,顿首。

    持续时间超过一天的御前会议终于结束。

    当天晚上,御前会议的指示精神就迅速的传向了北海道、朝鲜还有满洲,驻扎在北海道的第七师团还有朝鲜的第二十师团迅速做出反应,所有军官的休假立刻取消,限二十四小时之内归队,所有兵器物资立刻打包,再然后装车。

    (分割线)

    中村机关也接到了御前会议的指示精神。

    得知日军大本营要把驻北海道的第七师团以及驻朝鲜的第二十师团调来上海,中村俊的心里便立刻感到沉甸甸的,第七师团和第二十师团可都是常设师团,战斗力强悍,如再加上原本驻扎上海的第九师团,那就是三个常设师团。

    巡捕营以一旅之兵力,却要面对日军三个常设师团,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既便是有百老汇大厦在暗中鼎力相助,只怕也够呛,看来有必要将一情况提前报告给徐锐知道,让他及早做准备,以免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当下中村俊使用隐形药水将情报写在纸币上,再摁铃把副官叫进来,让他拿着写有情报的这张五十日元的纸币去对面的东亚洋行买包烟,副官根本就不疑有他,麻溜的拿着这张五十日元的纸币去了斜对面的东亚洋行买了一包烟。

    (分割线)

    此时的徐锐,并不知道上海已经是暗流汹涌,这时候他还在南京呢。

    徐锐这次以梁武义的名义回南京,是去劝梁鸿志到上海走马上任的。

    上次周佛海被徐锐假借梁武义的名义击毙后,中央储备银行总裁的位置又空缺出来,梁鸿志原本以为这次怎么也该轮到他了,却不曾想,最后汪精卫却直接把钱大櫆给扶正了,而且日本人还支持了汪精卫的这一决定。

    这样的结果,对梁鸿志打击很大。

    这之后梁鸿志就托病闭门不出了,也算是无声的抗议。

    之后南京维新政府委任梁鸿志为上海市市长,并且几次催促他上任,梁鸿志也是不予理睬,只是整天躲在家里安心当个寓公,这个时候,板垣征四郎就想到了已经在上海滩崭露头角的梁武义,希望梁武义能够回南京劝劝梁鸿志。

    既然是借着这个名义回来的,好歹也得去一趟梁公馆。

    事实上,不去恐怕也不行了,因为徐锐刚到下关码头,就看到地瓜在码头出口等他,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板垣征四郎眼下就在梁公馆呢,梁鸿志推说梁武义去码头买鱼了,如果不及时买条鱼回去,板垣征四郎很有可能会起疑心。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