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是一炮,鬼子的一个重机枪火力点就被干净利落的干掉了。

    “打得好!”马长宇见状便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老炮,再干他娘的一炮,把右边那挺野鸡脖子也给老子打了,我艹!”

    老炮倒是还想再打一炮来着,可惜已经没机会了。

    看到巡捕营居然调来了炮兵,而且一炮就把麻生小次郎的重机枪给打掉了,剩下的鬼子机枪手便一下子红了眼,当即不约而同的掉转了枪口,对着老炮他们藏身的那堵断壁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就跟疾风骤雨般猛泼过来,打得断墙摇摇欲坠,幸好这堵断墙是用石头砌成的,要换成是土坯墙,一下就给打塌了,躲在后面的老炮等人多半也被打成筛子了。

    不过既便是这样,这堵断墙也已经摇摇欲坠,没法再提供掩护了,马长宇当即大喝一声火力掩护,原本隐蔽在四周的百余名巡捕营便纷纷探出身,一个个又操起冲锋枪对着前方猛烈的开火,鬼子机枪见状便又赶紧掉转枪口实施火力压制。

    借着这宝贵间隙,老炮赶紧带着两个副射手转移阵地。

    这次,老炮找着了一个更理想的炮位,却是街边一辆废弃的卡车。

    这是一辆美国生产的道奇卡车,这应该是小鬼子的一辆军用卡车,不过抛锚了,就被小鬼子随意的扔在路边,当成了工事,后来小鬼子往后收缩,这辆卡车就归了巡捕营,现在正好用来给老炮充当临时炮位。

    道奇卡车够皮实,就连小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都打不穿它的车身。

    老炮靠在道奇卡车的副驾驶侧,站着就能够直接瞄准,这个时候,前方那栋大楼上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以及七八挺歪把子都在猛烈开火,发射的曳光弹在夜幕之下拖拽出一道道耀眼的轨迹,给老炮提供了绝佳的目标定位。

    细说起来,小鬼子的陆军原本是没有配备曳光子弹的,只有海军配备了曳光弹,因为海军有夜间出动轰炸机轰炸敌方军舰的战术,美英两国甚至还专门生产了夜间轰炸机,为应付敌军夜间轰炸,军舰的高射机枪就必须配备曳光弹,因为曳光弹可以提供弹道指向,不至于在夜间毫无目标的乱打一气。

    淞沪会战,由于国民军大量运用夜战,给鬼子造成了极大的杀伤,尤其令鬼子郁闷不已的是,不少鬼子其实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下,因此战后陆军革新了战术,给陆军也装备了曳光子弹,一是提供夜间的定位,再就是识别。

    由于国民军没有重武器,无法对鬼子的机枪火力点实施定点清除,所以鬼子的曳光弹还是十分有用的,它不仅使得鬼子的夜间射击变得更加精准、更加高效,而且还有效的避免了误伤,在之后的几次会战中,国民军就吃够了曳光弹的亏。

    不过现在,却反过来轮到小鬼子吃曳光弹的亏了,而且还是大亏!

    曳光弹在夜幕下飞行拉出的高亮轨迹,在给鬼子机枪提供精确的目标指向的同时,也给巡捕营炮兵提供了瞄准参照!

    老炮狞笑着,再次瞄准鬼子的一挺九二式重机枪。

    下一个霎那,一团烈焰便从火箭筒尾部喷射而出,旋即一发火箭弹便已呼啸而出,几乎是瞬间就飞越了几十米虚空,极其精准的命中了目标,只听轰的一声,马长宇刚刚指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已经被炸翻了。

    火箭炮对机枪火力点的摧毁十分彻底,不仅鬼子机枪手炸死当场,就连机枪也被火箭弹的爆炸给摧毁了,变成了一堆扭典的废铁。

    “打得漂亮!”看到老炮又干掉鬼子一挺重机枪,马长宇再一次兴奋的大叫起来,“他娘的,火箭炮这玩意管用得很,老炮,再他娘打几炮,把剩下的机枪也给老子端掉了!把这些狗曰的机枪全都给老子打了!”

    “没问题!”老炮大声的回应,“营长你看好吧!”

    剩下的鬼子机枪意识到了危险,再次掉转枪口,对准老炮藏身的那辆道奇卡车,猛烈开火,可惜的是,道奇卡车的车身极其厚实,甚至连九二式重机枪都打不穿,更不要提口径更小的歪把子了,所以老炮毫不在意。

    不过老炮还是大意了,鬼子除了机枪,还有掷弹筒!

    现在虽然是夜间,鬼子的掷弹手不可能打得像白天似那般精准,但在百米以内,既便是夜间命中率也是极高,伴随着嗵嗵两声响,两发50mm口径的掷榴弹便攒落在了道奇卡车的副驾驶一侧,旋即又轰轰两声爆炸开来。

    老炮和两名副射手顷刻间被爆炸产生的气浪给掀翻。

    马长宇第一时间冲过来,借着远处爆炸产生的红光一看,只见老炮和两名副射手已经倒在地上,而且全身都是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不过马长宇更关心火箭筒是否完好,一通找之后,终于找着了火箭筒,却已经扭成了麻花。

    “我艹!”马长宇怒骂了一声,又扭头大吼,“再给老子调个炮兵小组上来!还有,担架队把老炮他们抬去野战医院,快点!”

    传令兵迅速将马长宇的命令传达下去,不一会就又有一个火箭炮小组上来,同时,担架队也将受伤的老炮他们抬回了医院,万幸,老炮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过他的两个副射手就没那么好运,一个当场牺牲,另一个重伤。

    激战了将近有半个小时,挡在一营前进道路上的这栋三层大楼终于被攻克,一营遂即再次向前突进,却又在下一个路口遭受到鬼子的顽强阻击,一营的攻势再次受挫,马长宇只能眼睁睁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

    说到底,打常规阵地战,鬼子并不输给巡捕营多少,既便步兵第七联队补充了大量的后备役甚至预备役、在乡军人,既便巡捕营的装备已经今非昔比,但是打攻防战,尤其是地形狭窄复杂的巷战,巡捕营并不占多少优势。

    (分割线)

    对于这一点,井书宣时也是有底气的。

    所以尽管北、西、南三个方向同时遭受巡捕营猛攻,而且在西边的巡捕营甚至还突破了步兵第七联队的第一道防线,但是井书宣时却丝毫不慌,他甚至没有出动预备队去西边支援步兵第七联队的意思,因为他相信步兵第七联队能顶住。

    而步兵第七联队,也确实没有辜负井书宣时的信任,在丢失第一道防线后,步兵第七联队的联队长伊佐一男迅速调整部署,并重新稳住了阵脚,不仅如此,伊佐一男甚至于还投入兵力发动了一次反攻,夺回了阵地。

    所以,总的来说,形势还不错。

    但不知道为什么,井书宣时心下总有些隐隐的不安。

    让井书宣时感觉到隐隐不安的,是东边的突发状况,半小时前,步兵第十九联队突然报告说,有不明数量的中国奸细渗透进了他们的防御阵地,并且向他们发动了偷袭,由于情况不明,而且敌我难辩,步兵第十九联队被搞得非常被动。

    被动,这真的是一个极好的词,井书宣时现在真想问候一下人见秀三的老娘,你他娘的就不能说得更确切些?非常的被动,到底怎么个被动法?比如说伤亡了多少官兵?又比如总共丢失了多少道防线?再比如是否需要师团部派兵支援?

    但是,人见秀三在电报里一概没说,这让井书宣时非常的恼火,井书宣时想,无天组就是无天组,没进入陆军大学系统的接受过军事理论教育,就是上不了台面,甚至就连这些基本的要素都整不明白,真的是蠢货一个!

    (分割线)

    其实,井书宣时真的是冤枉人见秀三了。

    人见秀三虽然没有上过陆军大学,也没有系统的接受过军事理论教育,但是,没吃过猪肉却总是见过猪跑的,人见秀三也知道给师团部发这样一封电报有些冒失,但问题是他确实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他不知道渗透进了多少中国奸细,不知道步兵第十九联队已经伤亡了多少官兵,更不知道有几道防线失守。

    更加令人见秀三感到无郁闷的是,甚至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见着手下三个步兵大队的大队长,仿佛,整个步兵第十九联队的指挥系统已经瘫痪了似的,可是,他这个联队长分明还活的好好的,联队部也安然无盖。

    但是,人见秀三又不敢瞒下不报。

    人见秀三是一名老兵,作为士兵,他参加过世纪初的日俄战争,作为基层军官,他参加过一零年代的青岛日德战争,作为高级军官,他先后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以及武汉会战等大型会战,作战经验可以说极其丰富。

    凭借丰富的作战经验,人见秀三已经意识到了危险。

    刚刚发生在步兵第十九联队防御阵地上的敌特渗透,绝对不寻常!

    既然是渗透,人员规模肯定不会大,撑死了也就百人左右,却居然可以造成步兵第十九联队的极大混乱,这个可就非比寻常了!

    PS:月底了,求几张月票。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