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哈依。”小鹿原俊泗猛一顿首,转身欲走。

    “等等。”板垣征四郎却忽然又把小鹿原俊泗给叫住了,然后问道,“小鹿原君,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司令官阁下是说狼牙么?”小鹿原俊泗转身回头,说道,“其实,这次去上海就是为了跟狼牙酣畅淋漓的交一次手!”

    “纳尼?”板垣征四郎皱眉说,“竟是为了跟狼牙酣畅淋漓的交手?”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因为当第三次淞沪会战全面开始后,我们特战大队将肩负起保护第十二军司令部及参战各师团的师团部的职责,这样一来的话,除非狼牙主动向我们发起进攻,否则我们很难有交手的机会了。”

    小鹿原俊泗重整特战大队也有小半年了,而且这次招募的特战队员全都是忍者,但是将古老的忍术跟现代特种作战理论结合到一起,效果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所以小鹿原俊泗迫切的想通过与狼牙大队的交手,来检验特战大队的真实战斗力。

    板垣征四郎闻言轻轻颔首,他能够理解小鹿原俊泗的心情。

    这就好比一个小朋友刚刚得到了一样十分新奇炫目的玩具,他就一定会急于在小伙伴们面前展示。

    不过,作为第十二军的司令官,板垣征四郎更关心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胜负。

    当下板垣征四郎皱眉说道:“小鹿原君,我记得在陆军部时,你曾经说起过,在皇军的巩固区里,狼牙不是你们对手,但是在游击区你们也没办法从狼牙身上讨到便宜,这也就是说,你们双方的胜负只在五五之数,是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这个判断,基本是正确的。”

    “八嘎!”板垣征四郎便训斥道,“上海眼下可是徐锐的地盘,也就是说,在上海跟狼牙交手,你们特战大队讨不到什么便宜,这样的话,你们怎么找到并摧毁粮仓?如果不能击败狼牙,这次行动就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理论上讲,基本就是如此,但是战场态势稍息万变,在交手的过程当中,很难说就不会出现好的战机,只要战机出现,找到并且摧毁徐锐用来储存粮食的粮仓还是有可能的,更何况……”

    板垣征四郎皱着眉头问:“更何况什么?”

    小鹿原俊泗说:“更何况,去上海,至少还有可能截断徐锐所部的粮道,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至少也是有可能,但如果不去,却连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会有,司令官阁下,我说的对吗?”

    这一下,板垣征四郎算是弄明白小鹿原俊泗的用意了。

    小鹿原俊泗此举的用意是,趁着现在还没有什么任务,赶紧跑到上海去,找狼牙部队试试训练成果,寻找并且摧毁徐锐储粮的粮仓只是顺势而为,如果能够办成了,固然是好,既便是没办法,那也没什么损失。

    但是板垣征四郎无法接受这个想法。

    “八嘎!”板垣征四郎怒道,“凡事,不做则已,一旦做就必须竭尽全力!小鹿原君,你的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记住,这次派你们特战大队去上海,绝不是为了找狼牙检验训练成果,而是为了截断粮道!是为了粮道!”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八嘎!”板垣征四郎大怒道,“不是竭尽全力,而是必须,必须得成功!”

    “这个……”小鹿原俊泗为难的道,“司令官阁下,请恕卑职直言,只要有狼牙在,就没有任何一支部队敢下这样的断语!既便是德国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来上海,也未必可以从狼牙的拱卫下找到并且摧毁掉粮仓。”

    “那就想办法调走狼牙。”板垣征四郎大手一挥说。

    “想办法把狼牙给调走?”小鹿原俊泗闻言便一愣。

    “对,设法将狼牙调走。”板垣征四郎沉声说,“调虎离山!”

    “调虎离山?让我想想。”小鹿原俊泗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说,“或许真的有可能,如果在行动之前,我们先派谴一个小分队去大梅山,袭击大梅山匪区,徐锐就一定会派他的狼牙回援大梅山,因为大梅山是他一手打造的老巢!”

    “不,小鹿原君你错了。”板垣征四郎摇头说,“这么做是不可能行逞的。”

    “不可能得逞?”小鹿原俊泗皱眉说道,“这不是兵法上所说的攻敌所必救?”

    “不错,这确实是兵法说的攻敌所必救。”板垣征四郎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如果是别人,你的这招管用,但是对徐锐这样的对手,这招却会适得其反!徐锐此人的战场嗅觉敏锐得超乎想象,他很有可能从嗅出异样的气息!”

    稍稍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接着说道:“反而会打草惊蛇,让徐锐提前有了防备,那你们特战大队再去上海,就极有可能落入徐锐的算计!”

    小鹿原俊泗皱眉说:“司令官阁下是不是太高看徐锐了。”

    “高看?对,我是很高看徐锐。”板垣征四郎点了点头,又说道,“但是对于徐锐,怎么高看都不会过分,这个,只要看看他的过往战绩就能知道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尽管心下不服,可表面上还是顿首致歉说,“是卑职轻敌了。”

    “这不是轻敌不轻敌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足够的小心。”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总之,徐锐此人的战机捕捉能力及战场嗅觉敏锐得超乎想象,任何风吹草动,再细微的蛛丝马迹,都有可能会被徐锐所识破。”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做到天衣无缝!”

    “做到天衣无缝?”小鹿原俊泗皱眉说,“司令官阁下,这很难。”

    “不尽然。”板垣征四郎摆摆手,又说道,“眼下就有一个极好的机会。”

    小鹿原俊泗便目光炯炯的看着板垣征四郎,脸上摆出一副愿闻其详孤表情。

    板垣征四郎说道:“眼下华中战场的随枣会战已经进入最后关头,东久迩宫殿下的华中派谴军攻击很不顺利,如果这时候,有一支特种部队出现在随枣战场,对国民党的第五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作战,无疑可以瞬间改变局势,是不是?”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如果国民党五战区长官部被斩首,则参加随枣会战的国民军各部立刻就会失去统一指挥,兵力调度就会出问题,真要是这样,轻则全线溃败,重则五战区的主力有可能被一举围歼。”

    “哟西。”板垣征四郎又说道,“如果派去桐柏山的特战分队出现了一点微小失误,导致斩首战失败,但是也在行动中展现出了强大的特战能力,对国民党五战区长官部构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小鹿原君,依你之见,国民党将会怎么办?”

    小鹿原俊泗回答说:“首要之事,当然还是加强戒备!”

    板垣征四郎嘿然说:“可是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却没有千日防贼,单靠加强戒备,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松懈,所以最保险的做法还是把皇军派去桐柏山的特种部队找出来,并设法加以消灭,可是国民党的序列中并没有特种部队,派大部队围剿小股特种部队更是无疑芋大炮打蚊子,效果不佳,更会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接着说:“所以,向共产党求援,或者更确切点说,向徐锐的狼牙部队求援,将会是大概率事件!如此一来,徐锐的狼牙部队就被调离了上海,而且整个计划顺势而为,全无破绽,徐锐再是狡诈多疑,也不可能想通其中关节!”

    小鹿原俊泗皱眉说:“但这终究只是假设,首先国民党未必会求援,其次,就算国民党求援,徐锐也未必就会施以援手!最后,就算徐锐施以援手,狼牙也未必会倾巢出动,所以能有多大效果,很难说。”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说道,“小鹿原君,你这话却又是提醒我了,如果只是单单对国民党五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作战,确实不太可能将狼牙全部都调离上海,但是如果同时对国民党各个战区,甚至重庆实施斩首战呢?”

    “同时对重庆及国民党各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战?”小鹿原俊泗皱眉说道,“可是司令官阁下,我们特战大队只来了两个中队,人手不够啊。”

    “小鹿原君,并不是非得要派人啊。”板垣征四郎嘿嘿一笑,又说道,“只要有国民党五战区的案例在前,其余各战区乃至重庆,我们只需要放出风声就可以了,届时,国民党各战区及重庆向狼牙求援,将是大概率事件。”

    小鹿原俊泗说道:“可徐锐未必肯施以援手,他对国民政府的领袖蒋,并不那么尊敬,这从他的行事作风中,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比如上次他无视蒋的警告,果断出手占领大别山并围歼国民党第三十二集团军,就明证明。”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