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次进攻,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足足投入了一个步兵大队,鬼子的一个步兵大队足足有一千一百多号人,这么多人要想同时进入到“之”字形战壕内,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还有七百多鬼子工兵要从前面撤下来,战壕的容量是有限的。

    所以刚才,当石长庆的重机枪阵地开始射击时,进入战壕内的小鬼子其实只有一半,差不多五六百人,剩下的一半鬼子还等在出击阵地上,等着挖战壕的工兵下来,他们再作为攻击的第二梯队,进入到战壕。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打击从天而降。

    鬼子的出击阵地是一片洼地,隐藏在地平线下,因此跟前方的战壕有着视线的遮挡,再加战场上枪炮声震天响,所以,等候在出击阵地内的五百多个小鬼子并没有意识到不对,一个个仍旧很安静的坐着,等待着命令下来后再前进。

    而事实上,这时候,已经进入到战壕内的五百多鬼子兵,还有来不及从前面撤下来的七百多鬼子工兵,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像羔羊般等着被屠宰!

    无尽弹幕从天而降,犹如淅漓的雨丝延绵无际,攒落在战壕内的鬼子兵身上,溅起的却不是水花,而是一朵朵的血花。

    然后,过了足足有五分钟,才终于有聪明并且侥幸未死的鬼子兵反应过来了。

    八嘎,夺人命的弹幕根本不是来自前方的碉堡,而是来自天上,来自天上啊!虽然,这几个鬼子根本想不明白,大白天的怎么好端端就下起来钢铁弹雨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想明白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面对从天而降的钢铁弹雨,卧倒那是等死,只有赶紧跑,赶紧撤离这鬼地方,才能够活命!

    于是,第一个鬼子跳起身,转身往后跑。

    接着,第二个鬼子跳起身,转身往后跑。

    然后,越来越多的鬼子反应过来,转身往后跑,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问题,因为到了这个时候,进入到战壕内的五百多鬼子步兵,还有七百多鬼子工兵,已经被石长庆的重机枪阵地杀得差不多了,还有命往回撤的只是小部分人。

    但是,当这些鬼子逃到战壕出口位置时,也就是战壕跟出击阵地的连接口时,问题立刻就出现了,因为战壕跟出击阵地的连接口只有四个,同一时间只能供八个人出入,最多挤进十六人就是极限了,但是从前方战壕溃逃下来的鬼子足足有几百个!

    于是,这些鬼子就在战壕出口位置挤成了一团,这一幕立刻惊动了等候在出击阵地内的另外五百多个鬼子,这些没来得及进入战壕的鬼子,全都用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正在战壕出口挤成一团的同伴,什么情况?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下一刻,无尽弹幕便尖啸着从天而降,石长庆的重机枪阵地开始延伸射击了!

    为啥延伸射击?就是徐锐早就知道小鬼子会承受不住重机枪阵地的弹雨覆盖,到时候肯定会转身往后溃逃,所以早早的就给重机枪阵地设定好了射击诸元,一旦发现鬼子有溃逃的迹象,便及时的开始延伸射击。

    等溃逃的小鬼子在战壕出口挤成一团,从重机枪阵地上发射出的无尽弹幕,在经过了六七秒钟的飞行之后,终于飞临鬼子出击阵地的上空,然后挟带着咻咻咻的尖啸,就跟密集的雨丝般攒落了下来,一下就在鬼子中间溅起了血花。

    “八嘎,什么情况?”看到同伴纷纷中弹倒地,一个小鬼子茫然的仰起头,然后,一颗子弹便高速旋转着,一下就从他的人中位置钻进去,几乎是霎那间,小鬼子的面门便从人中位置往外绽裂开来,犹如一朵绽放的鲜花!

    “妈妈,妈妈,我不想死!”一个身中数弹的小鬼子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由于双腿已经严重受伤,人已经站不起来,但是在强烈的求心信念的支撑之下,他仍以双手撑地,拼命往前爬行,试图躲开这可怕的弹幕。

    但是,这一切根本就是徒劳的。

    可怜的小鬼子才往前爬行了不到半米,又一阵密集的弹雨从天而降,其中一颗子弹更是直接从他的后脖根射进去,一下就打穿他的脑干,小鬼子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两腿一蹬就已经丧了命,魂归东瀛岛了。

    另外一个小鬼子反应稍微快些,跳起身就跑,但是不幸的是,才跑了没两步,密集的弹雨便已经从天而降,一下就将他射倒在地,旁边的另一个鬼子看样子是他的好友,还试图把他拉起来,结果又是一波弹雨泄下,将他也钉死在地。

    这样子的场面,在整个出击阵地反复、不断上演。

    这阵恐怖的弹雨覆盖,来得急,消失得却也很快。

    不到十五分钟,感觉中仿佛永无穷尽的弹雨便骤然间停歇了。

    整个战场由极其喧嚣,骤然转为极静,让人不由得萌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此起彼伏的惨叫哀嚎声,却又在无情的提醒着所有的鬼子,这是真的,刚才老天爷确实是下了一场可怕的钢铁弹雨,夺走了无数同伴的性命!

    (分割线)

    此时此刻,在炮台山的山顶观察哨上。

    “可惜了。”徐锐放下望远镜,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

    “可惜了?”王沪生茫然问道,“老徐,你在可惜什么?”

    徐锐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他是在可惜,淞沪独立团或者说这个时候的上海,终究没有工业基础,如果上海能够有一战时期德国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工业基础,他就能让这波钢铁弹雨持续上整整一天!

    真要这样,前方已经进入到“之”字形战壕、以及仍然停留在出击阵地上的鬼子,根本一个都别想活。

    遗憾的是,上海并没有这样强大的工业基础。

    所以,徐锐也不可能让这场钢铁弹雨持续一整天的时间!

    其实,能让这场钢铁弹雨持续将近半个小时,就已经是徐锐的极限了!

    好在,在这半个小时的钢铁弹雨的侵袭之下,就算无法全部杀死鬼子,也至少可以杀死其中的一大半,至于剩下的那一小半,只能是算他们命大了,更何况对于近卫师团说,这未必就是件好事,因为伤员消耗的资源,要远远超过普通步兵!

    伤员越多,鬼子的战争潜入就衰减得越快!淞沪独立团的胜算就越大!

    叹息一声,徐锐又扭头对地瓜说:“地瓜,命令重机枪阵地立即转移!”

    弹雨覆盖已经完了,小鬼子吃了这么大亏,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小鬼子的指挥官只要稍微有点儿脑子,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接下来,就一定会出动航空侦察兵,对炮台山周围的地形进行搜索,然后就难免会发现重机枪阵地。

    所以,重机枪阵地必须尽快转移,要不然,等小鬼子的轰炸机群赶到,再想要撤退可就来不及了,小鬼子的航空兵可真的不是吃素的,见好就收才能够长长久久,徐锐可不会学那些贪得无厌的蠢货,做出那种因小失大的蠢事。

    “是!”地瓜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分割线)

    几乎同一时间,近卫信玄也在三条恭辅和几个大队长的簇拥下走进了出击阵地。

    近卫信玄的副官还试图阻止,挡在面前说:“大佐阁下,这里的危险还没有解除,你不能够进入出击阵地!”

    “八嘎牙鲁,给我滚开!”近卫信玄却一把将副官推开,脸色铁青的道,“再说了,支那军的弹雨覆盖也是要成本的,他们绝不会为了区区几个目标,就再对我们的出击阵地来一波弹雨覆盖!”

    “我倒是反而希望支那军再来一波弹雨覆盖!”三条恭辅说,“这样,我们的航空侦察兵就能够轻松的找到他们,然后再轻松的消灭他们!”

    几乎是反应过来之后的第一时间,近卫信玄就联络了航空兵。

    这会,第三飞行团的数架侦察机已经从就近的昆山机场紧急起飞,正向着吴淞炮台这边飞速赶来,跟侦察机一起赶过来的还有一个轰炸机中队,如果对面的淞沪独立团敢再来一波弹雨覆盖,那他们就绝对躲不过航空兵的搜索以及轰炸。

    所以,三条恭辅是真希望淞沪独立团再来一波弹雨覆盖。

    可惜,淞沪独立团根本就没有响应,天际依旧沉寂一片!

    近卫信玄一把推开副官,走进阵地,放眼望去,在他的视野之内除了尸体还是尸体,从近卫步兵第二大队官兵身上流下的鲜血,几乎把出击阵地的地面都染红了,看到这场面,他的脑子里立刻跳出一个词:死相枕藉!

    八嘎牙鲁,死相枕藉,这可真的是死相枕藉啊!

    不过这还不是最惨烈的,还有更惨烈的景象等着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当这两个小鬼子走到出击阵地跟战壕的接口,脸上的神色就更黑了,这里就已经不能再用死相枕藉形容,而只能够用尸积如山来形容了!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