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饭沼多稼藏说道:“如果说徐锐真的打算潜往东京刺杀天皇陛下,那么新四军方面故意对外宣布他们的死讯,从逻辑上也就说得通了,新四军方面就是在替徐锐打掩护,诱使帝国放松警惕,给徐锐创造潜入东京并刺杀天皇陛下的机会。”

    “八嘎!”多田骏厉声喝道,“饭沼君,立刻下令封锁上海外围所有水陆通道,再通知海军加强对离开上海的船只的搜查,不论是帝国船只还是外国船只,甚至美国船只,都必须接受检查,我们绝不能给徐锐任何可趁之机。”

    “只怕已经晚了。”井上千代子幽幽说道。

    “已经晚了?”多田骏说道,“井上小姐,什么意思?”

    井上千代子说道:“我是说,徐锐或许已经潜入东京了。”

    “纳尼?徐锐或许已经潜入东京?”多田骏闻言不由得激泠泠打了一个冷颤,这岂不是说天皇陛下已经陷入危险之中?想到这,多田骏真是屎都吓出来了,天皇陛下如果真的遭到徐锐刺杀,那他真就只有切腹自杀这一条道走了!

    饭沼多稼藏说道:“井上小姐,这不可能吧?”

    “真的不可能吗?”井上千代子回眸扫了饭沼多稼藏一眼,淡淡的说道,“徐锐是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带着他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就凭他的身手要想潜入东京,简易可说是易如反掌!”

    “易如反掌?”多田骏凛然道,“比如说呢?”

    井上千代子说道:“比如说他可以轻松的登上一艘往返于长江某个码头与帝国本土之间的一艘货船,以他的身手,躲进一艘装满了货物的货船,被发现的几率不会比从大海中捞到一枚针的概率大多少,司令官阁下,你说呢?”

    多田骏急声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必须尽快通知大本营,还有皇室……”

    “倒也不必太急。”井上千代子摆了摆手,又说道,“徐锐要想潜往东京,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但是要想完成对天皇陛下的刺杀行动,却又是难如登天,因为天皇陛下平时很少离开皇居,既便偶尔离开,徐锐也很难把握行踪。”

    顿了顿,井上千代子又说道:“所以除非徐锐敢硬闯皇居,否则他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展开针对天皇陛下的刺杀行动,有鉴于此,我们也就不用太着急示警,以免弄得整个东京乃至整个日本风声鹤戾,这样反而从易坏事。”

    多田骏急声说道:“怕就怕,徐锐真的会硬闯皇居!”

    “徐锐如果真的闯闯皇居,倒反而省事了。”井上千代子摇摇头,又说,“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他不会的。”

    饭沼多稼藏问:“为什么不会?”

    井上千代子说:“因为皇居有忍者保护着!”

    “索代斯。”多田骏和饭沼多稼藏松了口气。

    井上千代子又道:“不过,我却得回东京了。”

    “哈依!”多田骏顿首说,“相比天皇陛下的安全,我们这些前线指挥官的安全就不算什么了,井上小姐,天皇陛下的安全,就拜托您了。”

    说完,两个老鬼子向着井上千代子深深鞠躬。

    ……

    同时,在东京皇居。

    东京都知事石原猪太郎,正就昨天的事觐见裕仁。

    北辰一刀流虽然说只是一个剑道流派,但毕竟是在裕仁那里挂了号的,别的不说,悬挂在真武馆大门上的牌匾,就是裕仁手书的!现在北辰一刀流被别人灭了门,裕仁当然不可能不过问,所以闻讯之后就把石原猪太郎给叫到了皇居。

    “石原君。”裕仁斜靠在锦垫上面,懒洋洋的问道,“北辰一刀流是怎么回事?”

    石原猪太郎哈依一声,当即恭恭敬敬的把他所知道的关于北辰一刀流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给裕仁听,裕仁听完之后,脸上立刻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原本以为朝日新闻上刊载的文章只是哗众取宠,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石原君,这是真的?”裕仁瞠目结舌的道,“你说,真武馆真是被一个叫中条秀一的剑手给灭门的?这是真的?”

    “哈依。”石原猪太郎顿首说,“回陛下的话,这的确是事实。”

    “哟西。”裕仁摸了摸唇上的小胡子,悠然说,“那这个中条秀一的剑术,又该高深到什么样的程度?我记得北辰一刀流的流主千叶武藏,就已经是超九段的大高手,这个中条秀一的剑术还在千叶武藏之上,那该有多厉害?”

    “这个……”石原猪太郎为难的说道,“臣真不知道。”

    “废话,你当然不知道,你又不是剑道高手,你根本就理解不了剑道超九段的大高手有多么的可怕!”裕仁笑骂一声,又接着说道,“不过朕知道,朕曾经有幸见识过一次千叶流主跟高羽老师的比武,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

    石原猪太郎身为东京都知事,好歹也是政府高级官员,自然知道皇居除了数以百计的普通近卫之外,还有三大隐藏高手,皇居的这三大隐藏高手,分别是剑道、柔道以及空手道的超九段高手,高羽左兵卫就是剑道超九段。

    石原猪太郎忍不住问道:“陛下,高羽大师和千叶大师的比武,谁胜了?”

    “废话,最后当然是高羽老师胜。”裕仁没好气的瞪了石原猪太郎一眼,又道,“不过当时千叶大师才刚刚晋升剑道九段不久,甚至还没有晋入超九段境界,却已经可以跟高羽老师平分秋色了,现在十年过去,两人谁强谁弱却是不好说了。”

    石原猪太郎谄媚的说道:“那肯定还是高羽大师强一些。”

    “屁话,你怎么就肯定,一定是高羽老师强一些?”裕仁没好气的说道。

    石原猪太郎心下直冒苦水,陛下,我这不是为了拍你马屁么,这也有错?

    “可惜,千叶大师这么年轻居然就作古了,却是没机会再跟高羽老师来一次火星撞地球般的比武了。”裕仁说到这里,不免有些遗憾,然后遗憾了还不到两秒钟便又变得轻松,然后接着说道,“不过没有关系,没了千叶大师,又多了一个剑道造诣更高深的中条秀一,有机会一定得把这个中条秀一请进皇居,让他跟高羽老师来场比武!”

    石原猪太郎满脸谄媚的说:“真要是这样,一定会非常的精彩。”

    “对了,石原君。”裕仁忽又问道,“这个中条秀一还关在千代田警察局?”

    看到石原猪太郎点头,裕仁便说道:“赶紧把人放了,人家这是正常踢馆,反而北辰一刀流这一次以多欺少,有失武士道精神。”

    “哈依。”石原猪太郎顿首说,“回去臣就把人给放了。”

    “哟西,你去吧。”裕仁还有别的事,当下示意石原猪太郎离开。

    石原猪太郎离开之后没多久,便又有侍卫带着东条英机走进御书房,看到东条英机,裕仁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闹心。

    东条英机跪坐到裕仁的对面,战战兢兢的道:“陛下。”

    裕仁轻哼了一声,不悦的道:“朕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还是没找到。”

    “哈依。”东条英机猛一顿首,满脸羞愧的道,“臣惭愧,徐锐还有失踪的狼牙部队,确实还没找到,不过井上小姐已经赶到上海,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陛下你也知道,井上小姐还有她的两名弟子,那可是极擅于追踪之术。”

    “井上小姐已经到上海了吗?”裕仁闻言,脑海里便立刻浮现起了井上千代子那具婀娜多姿的身影,说真的,只要是见过井上千代子的男人,就没有不被她的妖冶风情迷倒的,裕仁也不例外,他曾一度想把井上千代子圈为禁脔。

    可最后,此事却不了了之,裕仁虽然是天皇,可是有许多事情,并不是他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的,比如说首相人选,就不由他说了算,再还有陆军大臣、海军大臣等要害部门长官的人选上,他也只有勾选权。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井上小姐今天凌晨才刚到的上海。”

    “哟西。”裕仁欣然点头说,“有了井上小姐,就没什么问题了。”

    然而世上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话音刚落,便有一个侍卫匆匆走进来,将一封电报摆到了裕仁的案头上,裕仁看完电报后,脸色便再次阴沉下来,电话是华中派谴军刚刚发回来的,只说了两件事,第一,徐锐和狼牙早已经从上海跑掉了!

    第二件事,徐锐很可能已经潜来东京,准备要行刺裕仁!

    看到裕仁脸色不太好,东条英机问道:“陛下?什么事?”

    裕仁闷哼一声,指着桌上的电报说道:“你还是自己看吧。”

    东条英机便赶紧捡起桌上的电报,看完之后脸色也是变了。

    “这个该死的、狡猾的徐锐!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还是让他跑了!”裕仁恶狠狠的挥舞了一下胳膊,又说,“不过,这次他若真来了东京,倒是一次绝好机会,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了!”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