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冷铁锋盯着徐锐,问道:“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理智?”

    作为一个旁观者,冷铁锋清楚的知道,自从得知赛红拂和红果儿遭到小鹿原俊泗劫持之后,徐锐的一系列表现都是极度不冷静的,或者更直白点说,从那天之后,徐锐就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就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

    当然冷铁锋也能够理解,以当时情形,不管谁都得暴走。

    要是换成雁子和豆豆被小鹿原给劫持,他冷铁锋只怕还要更加不冷静。

    但是徐锐毕竟不是狼牙大队的大队长,他是淞沪独立团的团长,是一名高级指挥员!

    只不过之前一直都是在国内战场折腾,徐锐的战术指挥能力和单兵战斗力又是极高,所以并没有酝成什么严重后果,甚至还阴差阳错取得两场大胜。

    但现在是在日本,徐锐如果还是这么不冷静的话,那么后果就严重了。

    这次徐锐在皇居广场的选择,在冷铁锋看来就很不理智,在小桃红开枪之后,不管最终是否得手都意味着这次刺杀行动已经结束,后面再强行补刀,就属于计划外行动,这对于一支在敌国境内遂行特种作战任务的特种部队而言,是致命的。

    刺杀裕仁固然重要,但是绝不能够以牺牲自己作为代价!

    老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还活着,还怕找不到刺杀裕仁小鬼子的机会?无非就是多等一段时间。

    他们既然已经来到东京了,还怕多等上一段时间?

    所以说,徐锐这次的行动,很不冷静也很不理智!

    这次是因为地瓜恰好赶过去,所以侥幸躲过一劫,但是下次呢?

    下次就未必会有这样的好运,如果徐锐还是沉浸在仇恨之中走不出来,那么,等待他们的结果却只能有一个:全军覆没!

    冷铁锋绝不怕死,但是不希望这样毫无意义的死。

    所以冷铁锋才直截了当的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理智?

    这样的话也只有冷铁锋敢说,换别人,是绝对不敢说的。

    徐锐沉默了半晌,歉疚的说:“老兵,这段时间,让大家受累了。”

    说完之后,徐锐还冲着冷铁锋一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

    冷铁锋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徐锐是真的已经恢复理智,要不然也不会向他说道歉的话,更不会对他露笑脸。

    不过冷铁锋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说道:“老徐,你真的想明白了?”

    “不是想明白了。”徐锐摇摇头,又说,“而是,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相信小白在天有灵,想必也能够含笑九泉了。”稍稍停顿了下,徐锐接着问道,“对了老兵,你们对细菌武器研究院的袭击,有没有得手?”

    “你这不废话么。”冷铁锋嘿嘿一笑说,“要是这么个简单的任务都能够失手,那我们真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徐锐轻哦了一声,又道:“有没有搞到细菌武器?”

    “搞到了。”冷铁锋冷森森的说道,“而且都已经用完了。”

    徐锐闻言立刻心头一凛,在摧毁细菌武器研究所的这一件事情上,冷铁锋和他手下的几个狼牙没有任何异议,但是,是否从细菌武器研究所弄一批细菌武器,再以这批细菌武器对东京发动细菌攻击上,冷铁锋他们几个狼牙却有异议。

    从骨子里,冷铁锋就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他认为,战争就应该是两个国家的职业军人之间的殊死较量,无论怎么样,都不应波及到平民百姓,更不应该将细菌武器这样惨绝人寰的攻击加诸到平民百姓的身上。

    所以冷铁锋坚决反对对东京实施细菌攻击。

    但是最终,冷铁锋却还是被徐锐给说服了。

    徐锐其实只说了三件事,第一,细菌战并不是他们先挑起来的,是小鬼子首先对中国人实施了细菌战,然后他们才会报复;第二,只有让小鬼子自己品尝过细菌战的滋味,今后他们再对中国实施细菌战之前,才会三思而后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在中日战争中,中国的平民百姓都是无辜的,但是小日本的平民百姓却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鲁思在他的《菊与刀》中深刻的剖了日本的民族性,认为日本人有着双重性格,几千年来,日本人都被这两种矛盾的民族性格困扰着、制约着,但是自从出现了军国主义,这两种极端矛盾的民族性格,竟然实现了诡异的统一!

    当穷兵黩武变成了圣战,当杀戮变成了大东亚共荣,日本人终于挣脱道德枷锁,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变成了一架庞大的战争机器,每一个成员,都是这架机器的组成部分,男人们在外开疆拓土、攻城略地;女人们在家里生产战争物资、养儿育女;甚至就连小孩子都在夜以继日的训练,时刻准备着在长大之后顺着父辈的足迹,对外征伐。

    这样的一个民族,你敢说他们是无辜的平民?不是,日本人就没一个是无辜的!

    所以,必须用最激烈的方式给予报复,必须让日本人品尝到最惨烈的战争后果,才有可能促使日本人去反思,反思他们军国主义道路的正确性,在历史上,正是在美国人对东京实施大轰炸之后,日本人才开始真正的反思。

    但是现在,徐锐想把这个时间给提前。

    美国人可以对东京实施大轰炸,炸死烧死十万平民,中国人为什么就不能以牙还牙对东京实施细菌战?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中国人并没有研发、制造细菌武器,所有的细菌武器全部来自于日本,所以,日本人是自作自受!

    这个事情,既便是闹到日内瓦万国宫,也是日本人理亏!

    更何况现在日本早就已经退出了国联,不再遵守任何国际公约,并且在中日战争中完全无视红十字会的会标,专门派轰炸机轰炸覆盖有红十字会标的医院,那么反过来,别的国家在对付日本时,也无需遵守任何国际公约。

    对等原则,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适用的。

    点了点头,徐锐又问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啊?”冷铁锋哈哈一笑,又说道,“刚才我带着医生去外面转了一圈,发现整个东京都乱套了,听说新宿那边更乱,都已经打起来了。”

    这个时候,小桃红端着一碗白粥走进来,娇嗔道:“姑爷,你才刚醒,不要说太多话,话说多了伤神。”

    “没事儿。”徐锐却摆了摆手,又说道,“老兵,你快去弄台收音机来。”

    这个年代,电视机远没有普及,广播却已经普及,尤其是在东京这样的大都市,所以通过收音机收听广播节目就是最好的情报来源。

    冷铁锋租住的这栋公寓里就带有收音机。

    当下冷铁锋便走到外间把收音机拿进来,搁在桌子上打开,然后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调过去,当调到其中的某一个频道时,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含混的说:“新宿区的全体公民,你们好,我是东京都警视厅的总监,龟田正雄。”

    广播演讲?冷铁锋跟徐锐对视了一眼,缓缓转动微调旋钮。

    沙沙的杂音小下去,收音机里的声音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作为一名老警察,我不想也不敢欺骗你们,是的,昨天在新宿区的陆军军医学校确实发生了严重的安全事故,学校里的一个研究机构,一个研究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理成因以及免疫疫苗的科学机构,遭到了支那特种部队的袭击,大楼被炸,病菌也极可能泄露。”

    冷铁锋冷笑了一声,狞声说:“这老鬼子好天真,以为开诚布公就能控制局面?结果怕是只能适得其反,只会让新宿区乃至整个东京的市民更加恐慌,只会让局面更糟糕,原本日本政府还能隐瞒,现在就是隐瞒都不行了。”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我却不这么看。”

    两人说话之间,龟田正雄的演讲仍然还在继续:“研究鼠疫、炭疽、霍乱的这个科研机构确实遭到了摧毁,实施袭击的支那间谍也逃走了,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机构对病菌的研究是专业的、安全的,退一步讲,既便是有病菌泄露出去,也没什么可怕,鼠疫、炭疽还有霍乱,听上去很可怕,但只要控制措施得当,其实没什么。”

    听到这,冷铁锋的脸色也变得凝重,沉声说道:“这老鬼子不简单,真要照他说的这样去做,局面还真可能控制住。”

    徐锐点了点头,一边小口的喝着小桃红喂的粥,一边继续收听广播。

    广播里,龟田正雄的演讲仍在继续:“我知道现在大家很愤怒,而且很害怕,迫切的想要逃离新宿,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人流的密集流动才是导致疫情集中爆发的诱因,大家越是恐慌,越是盲目逃离,就越危险。”

    “如果你们回家躲起来,严格控制家人不与外界接触,坚持喝开水,反而可以有效避免病菌的侵袭,请大家相信我,带着家人回到自己家里去吧,我们警视厅一定会严格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有什么新情况,也一定及时通知大家。”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