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朝比奈舞说道:“老师,徐锐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东京,甚至离开日本了?”

    “不会。”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笃定的说道,“那天的情形很清楚,徐锐绝对已经受了重伤,甚至都没办法行走了,而且根据我的估计,至少十天之内他的伤势不可能复原,所以他一定还躲在东京,徐锐在,他手下的狼牙就在!”

    朝比奈舞不解的道:“就算徐锐已经受了重伤,他的手下也能带他离开呀?”

    “小舞,你主观了。”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又说道,“换位思考,如果我们奉命前往重庆行刺老蒋,然后为师受了重伤,这个时候你会带着为师逃离重庆呢?还是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先想办法治疗为师的伤势?养好伤?”

    “当然是找地方躲起来,疗伤要紧。”朝比奈舞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带着重伤的师父你诸多不便,一旦被中国人发现并追杀,那就更加的糟糕。”

    井上千代子欣然点头说,“所以我说,徐锐一定还在东京。”

    朝比奈舞蹙着眉头说道:“可是,他们究竟躲在什么地方呢?”

    井上千代子想了一下说,又说道:“小舞,这样大海捞针式的搜捕恐怕是不会有什么用了,而且算算时间,徐锐的伤势差不多也该痊愈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徐锐他们就该撤离日本了,毕竟他们已经把东京掀了个底朝天。”

    “这倒是。”朝比奈舞深以为然道,“这次帝国的损失太大了,死了两个部长高官就不说了,还被徐锐抢走了细菌武器研究所的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菌,对东京发动了细菌战,若不出奇迹的话,这次东京至少也要死十万人。”

    “十万人?”井上千代子摇头说道,“小舞,你太乐观了。”

    “太乐观?”朝比奈舞凛然道,“难道死亡人数会超过十万人?”

    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继续说这个,转移话题说道:“徐锐这次东京之行,应该是为了报小鹿原君害死他的夫人的仇,现在他们已经在东京掀起了这么大的血雨腥风,这杀妻之恨也就应该翻篇了,接下来,他们就应该设法回国了。”

    朝比奈舞闻言色变道:“老师,绝对不能够再让他们回国!”

    “那是当然。”井上千代子的俏脸瞬间冷下来,幽幽说道,“他们来到东京,不仅重伤了天皇陛下,杀害了两名部长级高官以及数以百计的基层官员以及警员,更对东京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细菌攻击,最后要是让他们跑掉,那不仅是整个帝国之耻,更是整个和人族之耻,我们身为护国忍者,也再无颜面苟活于世!”

    朝比奈舞的俏脸却很快又垮了下来,苦笑说道:“可是怎么找到他们呢?”

    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我刚才说了,要想找到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但是他们要想离开东京乃至离开日本,却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坐船从海路离开,再就是坐飞机了。”

    朝比奈舞道:“老师是说,全面封锁码头以及飞机场?”

    “东京所有的车站、码头以及机场,早已经全面封锁,但是这样的封锁对于徐锐和他手底下的狼牙来说,恐怕是没什么效果的。”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得换一种思路,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

    “引蛇出洞。”朝比奈舞蹙眉说道,“该怎么操作呢?”

    “事在人为。”井上千代子回过头,看着窗外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幽幽说道,“而且办法永远比困难多,不是么?”

    ……

    三号安全房。

    就着烧开的井水吃过准备好的干粮,徐锐又下令所有队员睡了一觉,直到深夜零点过后才让冷铁锋把众人叫醒,然后准备撤离。

    按徐锐拟定的计划,他们将会从下水道撤离筑地,前往距离最近的芝浦码头,然后从芝浦码头搭乘离港的货船,悄悄离开东京,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在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之前他们就已经离开东京湾了。

    检查完准备,冷铁锋下令全体撤离。

    莫子辰和莫汉魂首先上前,将豪宅后院角落的窖井盖拉开,然后徐锐第一个下到了下水道里,紧接着是小桃红、地瓜、吴寒还有冷铁锋,最后才是莫子辰和莫汉魂,莫汉魂最后一个下,下去之后还把窖井盖从下面合上。

    前后不到片刻功夫,徐锐七人便已经全部下到了下水道中,整栋豪宅也再一次变得空无一人,仿佛最近这段时间从来没住过人。

    下水道中一片漆黑,如果不打开手电筒,就是两个人鼻子贴着鼻子站在对面,都未必能发现对方的存在,当然,前提是两个人都要屏住呼吸,并且不能够发出任何声响,反正就是很黑,伸手看不见五指。

    但是如果打开手电筒的话,又很容易暴露目标。

    毕竟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任何一点光亮都会显得十分醒目。

    不过,这根本难不住狼牙,尤其是徐锐、地瓜和冷铁锋三人,已经开启六识,这次撤离更是由徐锐亲自充当开路尖兵,首先确定所在方位,然后是方向,然后释放六识,确定前方是否有人,确定没有人才带着狼牙悄然前行。

    显然,直到现在为止,小鬼子都还没有意识到下水道的危害。

    徐锐不由得心下冷然,心忖小鬼子还真是愚蠢,下水道的存在不仅便于他们机动,更会导致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菌的大规模传播,因为地面封锁再严,老鼠也可以通过下水道肆意的活动,将病菌带到封锁线以外的区域去。

    不过,徐锐当然不会好心去提醒小鬼子。

    徐锐选定的目标地点,芝浦码头距离筑地不远,也就两公里。

    在下水道潜行大约一刻钟,徐锐便寻找到了一口向上的竖井,然后顺着扶梯向上,到了顶端之后,将井盖推开一条缝,推开后发现,这口窖井是开在大街边上的,往外看去,依稀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岗哨,几十个荷枪实弹的鬼子正在站岗。

    等了片刻之后,徐锐将井盖往旁边推开,露出了大半个洞口,然后从井上探出头,四下里一张望,便可以发现这口窖井所在的方位,还是比较的偏僻的,前后两侧的鬼子岗哨都在五十米外,巡逻队也是刚过去。

    徐锐轻轻一纵,上到地面,然后返身对着井口打了一个手势。

    接着,冷铁锋、小桃红、地瓜等人就逐一从竖井中爬了上来,最后上来的莫子辰又悄悄的将窖井盖给盖上。

    虽然前后都是鬼子的岗哨,但这对于狼牙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徐锐一马当先,无声无息的上到了房顶,然后从大街两侧的民房顶上悄悄的偷渡,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远,随着越过一栋洋房之后,便立刻看到前方夜幕下出现了一片灯光,在灯光照耀下,则是粼粼的波光,波光及灯火中,则是黑压压的船只。

    显然,这就是芝浦码头,徐锐以及手下狼牙的此行的目的地。

    正如徐锐所判断的那样,此时中国战场以及远东战场上的鬼子已经陷入缠战之中,急需要国内的军需补充,远东战场那边还好一些,毕竟有现成的军工企业,能够提供弹药,但是华北以及华中战场的小鬼子却需要国内供给。

    所以,每天都会有大量的货船发往中国。

    不需要望远镜,徐锐就能看到芝浦码头上至少停泊了十几艘货船,这些货船之中,有的已经装载满了货物,有的正在装货,有的则空着,显然是刚泊岸不久,徐锐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其中一艘已经装满货物的货船。

    不出意外的话,这艘货船很快就要离港起航。

    徐锐当即回头,向身后隐蔽的狼牙打出一连串的手语。

    冷铁锋用力的一点头,跟着回头打出连续的战术手语,莫子辰和莫汉魂便立刻四手紧握迅即结成一架手梯,地瓜则从冷铁锋身上接过了一卷麻绳,后退几步,然后一个助跑再腾身而起,重重的蹬在莫子辰、莫汉魂结成的手梯上。

    莫子辰和莫汉魂同时猛然发力,用力的一送。

    集合三人之力,原本就身轻如燕的地瓜顿时冲天而起,带着绳子,一下就飞越过了足足有十几米宽的街道,落到了对面那栋三层洋房的天台之上,在落地之后又是一个前滚翻,便卸掉了巨大的惯性,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发出声响。

    底下的鬼子岗哨虽然近在咫尺,却毫无察觉。

    地瓜起身之后,找了一个坚固的地方将麻绳一端系紧,一架索桥便立刻悬架了起来,借助这架悬空的索桥,徐锐六人先后穿过这条大街,守在底下的鬼子哨兵始终都没有抬头,也没有发现,刚才有一队狼牙从他们头顶飞渡了过去。

    穿过这条大街之后,前方码头就再没别的障碍。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