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1940年的新年,对于察哈尔独立团来说真的是十分困难。

    先是由于蒋委员长的言而无信,悍然叫停了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竞拍,使得徐锐、王沪生想将茶贸公司的股份卖个好价钱的努力化为泡影。

    紧接着,茶贸公司的商队又在黑谷遭遇尘爆,损失了相当一部份茶叶不说,更造成大量的苏军伤亡,这也直接导致这趟茶路非但没赚钱,反而亏了不少钱,这就使得察哈尔独立团的财务状况更加的雪上加霜。

    就这还没有完,再接着包头又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大暴雪,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雪直接使得包头乃至整个绥远的牧民陷入绝境,如果得不到政府的救助,完全可以预见到,包头乃至整个绥远省都将会发生大面积的饥荒。

    所有的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个钱字。

    “老徐,今年这个年关可真是难过喽。”王沪生摇摇头,又说道,“咱们独立团的账户上已经没钱了,可是工业区的建设还没完成,买冬装的款项、工业区几家工厂的运转资金以及购买原材料的资金,全都没有着落,救灾款更不知道到哪里去筹集。”

    王沪生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前光复归绥的时候,从小鬼子还有伪蒙军那里缴获了一百多万元,后来出售茶贸公司股份从孔家得了三百万元,再加上包头各商号捐赠的一百多万,都已经见底了,王沪生已经在盘算着找各商号借款了。

    徐锐沉声说道:“别的工作可以先暂停,但是救灾工作却不能停,棉衣、帐篷、煤炭以及草料等救灾物资必须得尽快到位,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包头牧民把这个冬天熬过去,熬到明年开春再说,否则就会出现大饥荒。”

    “是这么个理,老百姓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谁让我们八路是人民子弟兵呢。”王沪生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咱们独立团的账上是真没钱了,所以我打算找复字号、蔚字号等商号借点钱,怎么也要把这个冬天给熬过去。”

    徐锐说:“对,先找马大掌柜他们借个百八十万的,把局面稳住。”

    顿了顿,徐锐又道:“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不就是搞钱么,我们狼牙大队打仗厉害,打家劫舍也一样不含糊。”

    王沪生脑门上立刻浮起一道黑线:“说啥,打家劫舍?”

    “老王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徐锐嘿然一笑,又道,“我们狼牙大队再逊,还能打劫自己的同胞不成?你放心,我们就算抢,也只抢汉奸小鬼子。”

    王沪生闻言立刻来了兴致,问道:“老徐,你打算去哪里搞钱?大同?还是张北?”

    “瞧你那点出息,眼里就只有大同和张北?”徐锐嘿然一笑说,“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去北平和天津?北平和天津可是比大同和张北繁华多了,有钱人也多,尤其是天津,自清末就是通岸口岸,沉淀在天津的财富绝不会比上海差多少。”

    “天津?”王沪生瞠目结舌的道,“会不会太冒险?”

    “冒险?”徐锐道,“连东京我们都闯了,还会怕走一趟天津?”

    王沪生一想也对,徐锐他们连东京都闯了,去趟天津还真不算什么。

    无论如何天津都还是在中国地界,华北沦陷之后,天津的地下党组织虽然遭到了严重破坏,但是仍还有活动。

    所以,狼牙真要去天津,至少还能获得一定掩护。

    当下王沪生问道:“好吧,老徐你打算怎么个搞法?还像上海那样搞?”

    “那恐怕不行了。”徐锐摇摇头说,“一是上海有完备的我党地下组织,北平和天津的地下党组织却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至今没能恢复,再一个就是时间也不允许,这次去天津搞钱必须短平快,必须得快进快出,宁可钱少一些。”

    “对对。”王沪生连连点头,“家里可是急等着钱用呢,是得快。”

    顿了顿,王沪生又接着问道:“那你总得有个大概的搞钱方法吧?”

    “这个还真没有。”徐锐说道,“等老兵醒了,我再跟他合计合计。”

    王沪生听了直翻白眼,说了半天居然连基本的思路都没,这不儿戏么?

    当下王沪生又提议说:“老徐,要不然你再去找找孔令侃?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竞拍虽然是暂停了,但离奇的是,这公子哥却没有离开,仍在包头呢,或许孔家父子并没有打消之前的念头呢,要不然你再去找找他?”

    “找他?”徐锐说道,“找他就掉价了,得等着他倒找上门。”

    “倒找上门?我看悬。”王沪生摇头说,“老蒋这回真是铁了心搞封锁,不仅仅只是陕甘宁边区,甚至就连我们包头根据地也在封锁之列,前几天我托复字号到西安买棉,结果连一捆棉纱都没买到,人棉商说了,蒋委员长不让卖!”

    徐锐却不信,微笑着问道:“老王,真买不到?”

    “真买不到当然是不可能。”王沪生尴尬的道,“只要你开得起价,别说棉纱,就是武器装备都能够买到。”这个还真不是瞎说,国民党那些地方大员都是见钱眼开的主,只要你能出得起高价,无论什么东西都能够卖你。

    只不过,我党一贯都很穷,平价都未必买得起,高价就更不用说,所以说蒋委员长对陕甘宁边区以及各根据地的封锁,还是非常有效果的,正是因为效果好,所以才逼出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迫使我党把贫瘠的大西北建设成为了塞上的小江南。

    但是在我党,也不是所有部队都穷,察哈尔独立团就是一个例外。

    徐锐这家伙,无论在大梅山、上海还是在包头,就没过过苦日子。

    在大梅山时,有一百万两黄金托底,不过现在这批黄金已经充公运到了延安,后来到上海就更不用多说,一个打黑运动几乎将上海的整个鸦片产业连根拔起,从中捞取的好处更是数以千万美元计,光是美械装备就买了足足三个师!

    既便是到了包头这边塞之地,徐锐也依然如故。

    所以缺钱时,徐锐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节衣缩食,而是想办法开源。

    “好吧,那就不找孔大公子。”王沪生摇摇头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天津?还有准备带几个人前去?”

    “人不用多,十几个就够了。”徐锐想了想说道,“但必须是好手,所以我想等老兵还有地瓜恢复了再去。”停顿了一下,又道,“趁这段时间,正好整训一下狼牙大队,这次去北欧战场虽然有牺牲,但也有收获,正好搞一下强化训练。”

    ……

    正说话之间,钻山豹忽然进来报告:“团长,政委,老兵醒了,他要见你们。”

    冷铁锋因为只是疲劳过度,并未受什么重伤,所以没有送去包头的野战医院,而是直接被抬回了团部驻地。

    听说老兵醒了,徐锐和王沪生便赶紧直奔冷铁锋宿舍而来。

    走进宿舍里时,正好看到冷铁锋靠坐在床头,肖雁月在坐床上喂他吃糖水蛋。

    看到徐锐和王沪生走进来,冷铁锋便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想要把碗给接过来,肖雁月却把碗一让,不让接,然后说道:“乖,快点张嘴。”

    冷铁锋小声说:“老徐和老王在呢,快给我。”

    “他们在咋了,你吃你的。”肖雁月却是一点都不顾忌,这次冷铁锋一走十几天没消息,把肖雁月给急坏了,然后也想明白了许多事情,身为军人,又生在战争年代,不定哪天就为国家为民族捐躯了,所以得格外珍惜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王沪生也笑道:“就是,雁子说的对,再说老兵你又不是****的愣头小伙,你还害什么羞啊?真是的。”

    冷铁锋干咳一声,便不知道说什么了。

    为免冷铁锋尴尬,徐锐便岔开话题道:“老兵,逃走的那小鬼子干掉没有?”

    “没有,最后时刻碰到了一队伪蒙军。”冷铁锋说起这个事情,都还有些懊恼,又接着问道,“老徐,你后来没接着追杀那个鬼子?”

    “没有啊。”徐锐说道,“我都不知道当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甚至都不知道你有没有干掉那个小鬼子,而且当时你的情形很不乐观,就直接带你回来了。”

    冷铁锋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怪我没用,没能干掉那个鬼子。”

    “没事,不就一个鬼子。”徐锐宽慰他道,“跑就跑了,没什么大不了。”

    “老徐,不是这样子的。”冷铁锋摇头说,“那个小鬼子已经调查清楚包头工业区的确切方位,所以如果让他逃回去,一定会把这个情报交给鬼子的航空兵,然后,鬼子航空兵就可以对咱们包头工业区进行精确轰炸,那可麻烦。”

    “不会,没有那么容易。”王沪生嘿然说道,“老兵,你不知道,老徐这回去了一趟北欧战场又搞了不少好东西回来,其中就包括三个坦克营和一个飞行团,一个飞行团哪,整整一百架战斗机,小鬼子不来也就罢了,敢来有得他们苦吃。”

    (本章完)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