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6集团军是德军最为精锐的部队,朱可夫没有想到,德国人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这么快就将第6集团军运到了莫斯科,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

    德国人是铁了心想拿下莫斯科,看来,接下来的战斗必然会异常艰苦。

    “报告,朱可夫同志,德国人的南线部队又向前推进了二百米。”

    “朱可夫同志,德国人在西线的部队又推进了三百米。”

    “北线的德军也有了进展,向前推进了二百米。”

    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传来,所有人的心中都感觉有一块大石,空气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德国人的进展太快了,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莫斯科就会全部沦陷。

    怎么办?

    所有人都看向了朱可夫,而朱可夫却又看向了徐锐。

    “徐锐同志,难道莫斯科真的守不住了吗?”朱可夫说。

    徐锐就说:“不,只要我们有坚定的信念,莫斯科一定能守得住。”

    朱可夫说:“可是德军第6集团军攻势这么厉害,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呢?”

    徐锐说:“下令各线守军死守阵地,不得后退一步,否则立即枪毙。”

    朱可夫说:“这样做虽然一时可以起到作用,但却无法从根本上解除第6集团军对莫斯科的威胁。”

    徐锐说道:“是的,不过这样做却可以迟滞德军的进攻,为我军的反攻与重整赢得时间。”

    “重整和反攻?”朱可夫不明所以的看向徐锐。

    徐锐就说:“我昨天研究了一夜,要想对付德军的雷霆战术,只有用凿穿战术。”

    “什么是凿穿战术?”朱可夫问。

    “德国人可以集中集锐力量进行雷霆进攻,那么我们也可以集中精锐力量反击他们的雷霆进攻,装甲部队进攻是最好的方式,只要前线能延缓第6集团军的进攻,我们就可以将所有的装甲部队和有力的部队集中起来,对德国人进行反击。”

    徐锐说完,所有人的眼睛一亮,不过,随后,又黯淡下去。

    “徐锐同志,我们的装甲部队在昨天夜间的战斗中损失惨重,现在有战斗力的只剩下了你的第1装甲突击部队,至于其余的两个装甲突击部队,坦克加起来也只剩下不到六十辆。”费克连科说。

    徐锐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苏军本就为数不多的装甲部队竟然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此一来,全莫斯科的坦克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二百辆,这个数字是远逊于德军的。

    更何况苏军的坦克在质量上与德军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如此一来,苏军真的处于全面下风。

    徐锐说:“事实证明,五个手指分开,是无法全力打击敌人的,只有把手指聚在一起,形成拳头,才能更有效的打击敌人。”

    “是啊,将装甲突击部队一分为三,本来是想消灭更多的敌人,结果反而受到了重大损失,这是我的过错,徐锐同志,现在,我将余下两支装甲突击部队所有的坦克都交给你,五个手指并在一起,形成合力,更好的打击德国人。”

    徐锐一听朱可夫的话,心说你早干什么去了,老子刚打了个胜仗,你用别人来替代我,又打了个胜仗,你又把装甲部队一分为三,分明是对老子不信任,想和老子争功,现在有难处了,吃了败仗又想起老子来了,要不是看在你们苏联人为八路军提供了那么多军火的份儿上,老子才懒得理你。

    徐锐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我觉得这个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员还是应该由苏联同志自己来当的好,我只在旁协调就好。”

    朱可夫一听徐锐这么一说,心知徐锐在揶揄自己,立即老脸通红,口中说道:“徐锐同志,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你是这支装甲突击部队最适合的人选,这支部队的主管非你莫属,你就不要推辞。”

    “还是苏联同志来干好一些。”

    “徐锐同志,你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我今天向你下个保证,只要有我朱可夫在,这支装甲突击部队就一直由你指挥,除非你自己不愿意再干。”

    徐锐见也差不多了,面子也赚足了,这才勉为其难的说:“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来做这支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员,以后有合适的人选,你再另行任命,毕竟我的主职是参谋主任,主抓的是出谋划策。”

    “一切都谁你。”朱可夫说。

    徐锐就说:“那好吧,我现在就立即重整这支部队,狼牙同时将配合我的行动。”

    “狼牙是你带来的部队,他的使用权永远在你的手中。”朱可夫直接了当的说。

    徐锐说:“朱可夫同志,不必太过担心,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只要我们在德军进攻时,凿穿他们的战线,那么,德军阵势一乱,必然会崩溃,一切都交给我吧。”

    “徐锐同志,莫斯科的安危就在你的身上,你的贡献,整个红军有目共睹,真的守住了莫斯科,你当记首功。”

    徐锐说道:‘那我去了。”

    当下,徐锐乘车回到了北线装甲突击部队的驻地,不一会儿,就见原来的第2装甲突击部队与第3装甲突击部队残余的坦克纷纷向着自己所在驶来。

    谢洛夫一眼就看到了徐锐,心想自己本想着分徐锐的功劳,结果人家徐锐打了胜仗,自己却打了大败仗,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自己和人家差的太多,真得好好像人家学习,想到这儿,谢洛夫红着脸说:“徐锐同志,我惭愧啊。”

    徐锐就说:“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胜败乃兵家常事,不用想那么多,只要好好作战,一定会打败德国人。”

    “是!听从你的调遣。”谢洛夫朗声说道。

    不一会儿,阿纳托利也带着自己的部队来见徐锐,与谢洛夫一样,阿纳托利也是一脸的羞愧。

    徐锐同志也安慰了几句阿纳托利,徐锐计算了一下,在昨天的战斗中,自己的部队损失了大约十几辆坦克,再加上有几辆坦克出了故障,现在能用的也就一百辆坦克,再加上谢洛夫与阿纳托利带来的六十辆坦克,加在一起,也不过一百六十辆坦克而已。

    好在这些坦克中有很大一部队发是苏军最新研制出来的T—34坦克,这种坦克与德国人的3号坦克和4号坦克比起来并不逊色,相反在某些性能上还有优势,所以,与德国人的坦克并不存在太明显的质量上的劣势。

    现在徐锐想的就是如何唤起这些败军之将的信心,特别是谢洛夫与阿纳托利的部队,他们在昨天晚上受到了重大打击,军心极为低迷,如果不能将他们的斗志鼓舞起来,是很难赢得作战胜利的。

    想到这儿,徐锐决定对这些残兵败将进行一番战争动员。

    于是,徐锐将这些苏军召集起来,一百多辆坦克,一共是六百多坦克车组人员,再加上一百多辆汽车的大约两千多步兵,一共大约是三千人,徐锐站在一辆坦克顶上,手中拿着一个大喇叭,身旁的狄安娜同样拿着一个喇叭随时将徐锐的话翻译过来。

    “达瓦西里!”徐锐用俄语大叫了一声,随后开始了自己的战前动员。

    “同志们,你们知道喀秋莎吗?”

    所有人都有些发愣的看着徐锐,不明白徐锐提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干什么。

    徐锐继续说:“有一个叫喀秋莎的女孩儿,今年只有十八岁,是一名可爱而又美丽的姑娘,就住在莫斯科。

    从小,她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护士,为人们解除痛苦,就在几个月前,她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救死扶伤的护士,每天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然而,德国人的入侵却破坏了她的生活,就在几天前,喀秋莎遇到了一个德国伤兵,纯洁的喀秋莎天真的认为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哪怕是敌人也是生命,她不顾别人的反对,好心的为这个德国伤兵包扎伤口,治疗伤势,那个德国兵的伤势终于稳定下来,偷偷的逃回去。

    第二天,这个德国兵带来了几十个德国士兵,他们将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伤员统统杀死,好个受伤的德国兵更是带着人在这冰天雪地中奸污了纯洁善良的喀秋莎,然后,这些畜生割下了喀秒莎的头挂在了树干上……”

    说到这里,徐锐的声音有些哽咽,一旁翻译的狄安娜更是哭出来。

    战士们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他们仿佛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正在饱受德国人的蹂躏,最后被活活杀死。

    “畜生!”谢洛夫钢牙咬碎,更多的战士眼圈儿湿润了,很多人想到了自己的亲人,他们的亲人中,很多人因为战争已没了消息,不知生死。

    “同志们,为了你们的家人能够快乐的生活,为了你们的妻女姐妹不被德国人蹂躏,你们必须挺身而出,为你们的家人去战斗!为这个民族去战斗!”

    “打倒德国法西斯!”

    谢洛夫高举着手臂大叫。

    “打倒德国法西斯!”战士们都被这个徐锐的话所感染,群情激昂……

    (本章完)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