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田园名门:一品农女 爱搜书 田园名门:一品农女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行人回到家,当天晚上陈至就发现了自家巨大的变化。

    首先是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小房间,景飞鸾把厨房对面一个装杂物的小房间收拾了出来,那里本来也有个小火炕,铺上崭新的被褥,放上一个小木桌和配(套tào)的小木椅,木桌上放了烛台、笔墨,他平时用的书本,此外还有个三层的小木箱用来给他装东西。

    书桌旁边也放了两个大木头箱子,箱子外面都是铜锁扣,陈至知道这是景飞鸾为了娶纪蓉找木匠新打出来的,里面装了被褥,衣服。两(套tào)新衣服都是纪蓉给他新缝制的,布料柔软,针脚细密,塞了好多的棉花,而且还有好几(套tào)新作的袜子,连同一双新鞋子。

    木窗上细细糊了苍黄色的窗纸,所有的一切都干净明亮,和其他所有的屋子一样,自从纪蓉来家里之后,这个家里仿佛就多了许多的烟火气。

    陈至摸摸新被子,摸摸新衣服,再摸摸新书桌,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他刚刚从宋教谕家里回来,尽管那里的一切都比这里好很多,但在陈至的眼里,只有这里是最好的。

    “怎么样,你喜欢么”纪蓉小心翼翼的问道,她不希望给陈至造成一种自己抢走了景飞鸾的感觉,所以有些惴惴不安。

    “喜欢”陈至大声说,转头抱住景飞鸾的胳膊“哥哥,这个房间以后就归我了么”

    景飞鸾像是头一次发现自家弟弟居然这么渴望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了,不过看他那样子,明明是打算就算陈至不乐意也必需接受,谁想到现在陈至这么好说话,景飞鸾就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简短的嗯了一声。

    纪蓉不由得感叹“陈至长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间了。”

    马上陈至又发现了新的变化,那就是他们家有了新的“卫生间。”

    纪蓉给他指点马桶要怎么用,又让他看新的洗澡设备,屋子里一个炉子始终点着,暖烘烘的,陈至好奇的在这里转了好久,美滋滋的说“宋大人家里都没有这个。”

    纪蓉摸摸他的头赞赏“还是你识货。”

    一大一小两个人在外面的土堆里找出一些虫子喂了鸡,又观察了一下刚刚孵出来的小鸡仔,陈至乐颠颠的回了正房,景飞鸾已经从锅里收拾出温(热rè)的晚饭,焖茄子切开露出茄子(肉ròu),上面淋上醋、酱油和蒜末调好的调料,(热rè)腾腾的萝卜白菜包子,此外还有管饱的苞米面粥。

    陈至吃的很香,纪蓉和景飞鸾看着他一点儿都没有从宋教谕家回来的不适应,都夸了他两句,把陈至美得多喝了半碗粥。

    忙了一天,到晚上进了卫生间,烧上一大桶(热rè)水,陈至先洗了个澡睡了,轮到纪蓉的时候她似乎为了弥补什么,就有些羞涩的问景飞鸾“要不要一起洗”

    木桶里有半桶新烧的(热rè)水,再兑上些凉水,纪蓉试试温度觉得正好,趁着景飞鸾还在挑水装水缸踩着木凳子进了浴桶。昏黄闪烁的烛火中,纪蓉泡在水里披散着头发,悄静的氛围之中她的样子有一种无可比拟的(诱yòu)惑,她轻柔的声音用一种略带着羞涩的口吻让景飞鸾喉咙发干,纪蓉趴在浴桶旁边看着景飞鸾,他们的目光交汇之后纪蓉转过(身shēn)不再看他,而景飞鸾(情qíng)不自(禁jìn)的走近,下意识的揽住她的肩,拨开她的长发。

    “飞鸾”纪蓉转过来,有点儿恍惚的看着他,仿佛分不清眼前的人是真是假,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他们新婚燕尔,但还是有许多话想要说,许多的话,生活中平凡的小事也好,对这人生天地的感慨也好,未来的计划或是天明天暗的些许不同,许许多多的细节纪蓉都想要让景飞鸾知道,但是有一点她很明白,即使什么都不说,只要她能窝在他的怀抱里,那就什么都足够了。

    景飞鸾倾下(身shēn)来,捧起她的脸,声音低沉“要我和你一起洗么”

    他看着她,很专注。

    然后纪蓉点了点头。

    温(热rè)的水里又多了一个人,脖颈处温柔的亲吻令人窒息,纪蓉的(身shēn)体顷刻就不再属于自己,她扶住浴桶的边缘向一旁歪倒,被景飞鸾一把抄起来抱着,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尊贵完美,仿佛可以俯视天下。

    而现在他的眸子里只有她。

    纪蓉渴望着他,他微笑着俯下(身shēn)来,两个人的重量在水中似乎不再存在,纪蓉无力挣扎,似乎忽然有些委屈,一下子又撒起(娇jiāo)“你轻一点啊。”

    一只手把她眼角的泪滴拭去,(身shēn)体被翻过去,她倔强的胡乱扭动着不肯就范,她的皮肤像是白瓷一样滑不溜手,景飞鸾只是纵容的安抚着她,他的手指因为农活变得粗糙,可是掌心却残留着曾经的细腻,让纪蓉觉得被他抚摸过的肌肤都有些微微的战栗。

    纪蓉被安抚了,所以探过头回吻他,抚摸他。

    他们亲密无隙,即使那些温(热rè)的水流也不能阻隔在两个人中间。

    纪蓉乖巧下来,她老老实实的窝在景飞鸾的怀抱里,前世和今生再也不能让她对此时此刻的一切感到怀疑和畏惧,曾经那些快要烂在心底的负面的(情qíng)绪随着一下重过一下的动作被彻底的撕裂了,景飞鸾抚着她单薄颤抖的脊背,凑到她的耳畔,嘴唇宠溺的轻轻亲吻,毫无间隙的吻上她的耳垂。

    这一刻只有彼此依偎的皮肤和温度是真实的。

    纪蓉再一次的确认他的真实,她紧紧的反抱住他,屋子里有晕黄的颜色,并不刺眼,到了最后他们紧紧拥抱,仿佛再也离不开彼此。

    这一次的纵(情qíng)太过持久,到最后水都凉了,纪蓉被景飞鸾抱回到屋子里,他们在黑暗里不断的亲吻,静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一头栽倒在那张扑了厚厚被褥的木(床g)上,纪蓉的嗓子有些哑了,所以景飞鸾啜了一口水喂给她,水似乎都是甜的,更多的是甜蜜的味道。

    “蓉儿”他的声音显得低沉而含糊,让纪蓉的(身shēn)都随着放松下来,柔软的窝在景飞鸾怀里,一双修长的腿却夹着他的腰不放。

    单从(诱yòu)人的程度这一点上来讲,纪蓉确实有让她第二天爬不起来的作死实力。

    ------题外话------

    暗戳戳的又开了一次车,上车请打老司机卡

    下一次开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近期不会开车了,怕被和谐啊

百度搜索 田园名门:一品农女 爱搜书 田园名门:一品农女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田园名门:一品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垂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垂文并收藏田园名门:一品农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