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骨 爱搜书 刺骨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稹哥,北京可真大呀。”

    南荞和韩稹走在街边,不禁感叹,她手里拿着一串老北京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

    “恩。”

    韩稹话一直很少,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与南荞保持一定的距离。

    “稹哥,你不问问我这次来北京干什么吗?”

    南荞紧追韩稹步伐,她昨夜一眼没睡,有些疲倦。

    “来干什么?”

    韩稹心里有些嘲笑自己,南荞为什么来北京他心知肚明,但为何要这样配她演戏,他不知。

    “找你呀,另外我想在北京找份工作,留下来,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了。”

    韩稹突然停下脚步,南荞没注意撞了上去,明明自己鼻子痛的半死,可她还是第一时间关心韩稹。

    “稹哥,没事吧?痛不痛?”

    “南荞,你没必要这样做,你知道我……”

    “打住,稹哥。”

    南荞把手里的糖葫芦塞进韩稹嘴里,“稹哥,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要留在这了。”

    南荞越过韩稹径直往前走,她不知道什么叫“放弃”,她只知道青春就是明知道错了,偏要任性到底。

    一如她喜欢韩稹。

    北京这座城市很大,车水马龙,高楼耸立,它快节奏的生活和荆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南荞所住的宾馆一天要三百多,这还算便宜的,钱是韩稹付的,可她也不能这样无止尽的住下去。

    第二天,她就踏上了找工作的路。

    南荞只有高中文凭,要去CBD工作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她只能找一些要求低的工作,但又有空间上的局限,她想离韩稹近,所以范围缩小在了北京大学附近。

    面试了几家都不是很理想,原因很简单她没有工作经验,一般来说这就很致命了。

    碰壁几次,南荞有些心灰,口袋里的人民币已经所剩无几了,再这样下去她恐怕就要饿死在北京了。

    韩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在这期间南荞不是没有找过他,可人家就是避而不见。

    其实韩稹一直如此,若即若离,高兴的时候会理睬她,不高兴的时候就如现在这样搞失踪。

    南荞只能抱着一丝希望来到北京大学门口等他。

    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南荞心里有着说不出羡慕,那种洋溢在脸上的自信是她一辈子都羡慕不来的。

    如果那时候韩稹告诉她,他想考北大,她就算挑灯夜战,悬梁刺股也会努力拼劲力,可惜他没有,他在奋斗,她在挥霍。

    南荞浅叹,算了,不要想了,过去的事没必要一直耿耿于怀,她就算不上大学也可以努力工作。

    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南荞继续傻坐在这里等韩稹。

    可惜天公不作美,没一会儿天就暗了下来,瓢泼大雨说来就来。

    南荞没有防备被淋成落汤鸡,那样子真是狼狈的不得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先回宾馆,又是无功而返的一天。

    “呀,下雨了,浅暖怎么办?”

    图书馆大厅里,盛浅暖和她的室友陈琰正焦虑看着门外,下这么大雨想要回去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不知道。”

    盛浅暖摇摇头,她手里还有三本专业书呢,她淋雨不要紧,书可不能湿。

    陈琰有些着急,“浅暖,我待会还要去打工不能迟到,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把书带回去。”

    盛浅暖可以等雨停,可她不行,所以陈琰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了。

    “我可以,但你这样淋雨不要紧吗?”

    “不要紧,不要紧,俺们农村的,没那么金贵哈。”

    陈琰说着就把书交到盛浅暖手里,然后冲进大雨里,消失在盛浅暖的视线里。

    看这雨一时半会也是难停,盛浅暖只能重返图书馆。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飞快的在一个对话框打了几个字。

    “你在干嘛?我忘了带伞了。”

    很快微信那边就有了回复。

    “怎么?北京下雨了吗?”

    “是啊,没带伞手里还有书,现在回不去了。”

    这一条消息过去,对方久久没回,盛浅暖有些失落的收起手机。

    看看窗外,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

    突然,盛浅暖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她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伞。

    “诶,同学,可以借你的伞走一程?”

    “可以。”

    盛浅暖开心的走到他旁边,刚准备道谢,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她突然惊讶叫道:“韩稹,是你?”

    盛浅暖知道韩稹,他“逆袭之王”的名号已经响彻荆县,她当然知道他上了北大,只不过他们不是一个专业,所以一直都没有碰见。

    “恩。”

    韩稹很冷,话也很少。

    他撑开伞回头对盛浅暖说了一句:“走吧。”

    回去的路上,韩稹目视前方,沉默不语,盛浅暖会偶尔偷看他一两眼,以前在天中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注意过他这个人,现在却突然对他感到好奇。

    思索片刻,盛浅暖打算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韩稹,你……”

    “到了。”

    盛浅暖还没开口,韩稹就截断她的话。

    盛浅暖看着面前的女生宿舍楼她窘态地点点头道谢道:“好,谢谢。”

    “恩。”

    韩稹转身离去,在盛浅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抹令人费解的笑。

    盛浅暖不知道那时候其实韩稹并不在图书馆,他本就是去接她的,只不过他动了心机,化主动为被动,让盛浅暖先开口。

    盛浅暖不论走到哪里身边都不缺舔狗,在天中的时候是,现在到了北大还是,所以他韩稹绝对不会像那些傻缺一样做舔狗。

    “吱吱吱。”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韩稹拿起来,是座机号码。

    “喂。”

    “阿嚏,稹哥,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南荞不停打喷嚏,声音里弥漫着浓厚的鼻音。

    “学校。”

    “哦,稹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不能给我送点药。”

    “………”

    沉寂片刻,韩稹回头看了看女生宿舍盛浅暖所住的方向,然后语气冷淡应道:“没空,有课。”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他把手机塞回口袋往男生宿舍走去。

    有课是骗她的,不想去是真的。

    南荞太执着,执着的让他有些生厌。

百度搜索 刺骨 爱搜书 刺骨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刺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堰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堰晗并收藏刺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