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呙元初始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发呆,呙沐他们也没有问什么,也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善婴倒不安起来,每看呙沐他们一样,这种不安就增大一分。

    呙沐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仅仅是站在那里,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善婴如此别扭,那是一种浑身上下都有的烦躁,可你偏偏又不知道它具体发生在哪个点。

    善婴左右看了看她下定决心必须要离开这里了,“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们了,这里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你们继续。”

    放在一炷香之前,善婴一定非常轻松就说出这样话,对她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这次善婴说过确是如此的不知所措,她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而且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是的用了很大的力气,善婴说过之后明显能感觉到额头上有汗,心也跳的厉害,善婴说过之后没有等他们做出反应就迅速的转过身来,径直向那些村民走去。

    善婴一定是要离开呙元初他们周围的,如果再在这里停留半刻,她一定会窒息而死的,善婴目前还不能离开仁济村,她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再说还有方毕左,她们之间不会就这样结束。

    善婴抬头看了一眼难红光,它还是静静的漂浮在那里,善婴目光一转,看见那金光已经四散开来,金光出现的地方,黑雾就迅速消散,还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黑雾在金光没有到来之前就溜走了。

    善婴知道那些天兵在动手,这是他们的职责,至于那些逃走的黑雾原本该是如此,善婴心中生出些许安慰,总算是解决了一件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值得庆幸的。

    善婴继续向前走刚好经过昆的身边,善婴看着他笑了笑道:“你这人倒是很守信用,说道做到。”昆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善婴所说的一定是柳相他们的事情。

    昆确实没有出手,不过这不是他最想要的,他不想柳相他们死,不说他们是帮助自己的,就是他们的力量昆还是很需要的。

    同时他也知道他没有一点办法,就算他出手阻止了,依然不会有任何作用,他的修行与善婴的不同,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作用。

    昆不像呙元初他们那样,他没有太多的顾虑,既然出手没有作用那就不出手,柳相的死对他来说也不是没有半点好处。

    对于柳相的事情,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不过对于卜让的结果他就不理解了。

    照理说善婴不应该放过卜让,卜让与柳相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他的结果自然也会与柳相相同,昆对卜让就没有那么多感觉了,毕竟他们之间不是那么熟悉,卜让只是奔着柳相来的。

    正是因为这样,昆就更加不在乎卜让的生死,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善婴把卜让放走的时候昆反而奇怪,昆实在想不通这里的道理,但这也只是很短时间内的想法。

    卜让能活下对昆来说更好,总归他们是认识了,以后再找帮忙就会更加容易,总体来说在柳相和卜让这件事情上,昆并没有吃多大的亏,他失去了柳相却得到一个卜让,况且两人的情况也差不多,昆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

    接下来的事情让昆更加得到了满足,他几乎要跳起来了,昆心里非常清楚,当年女娲封印他的时候并不是靠自己的本事,而是用了卑鄙的手段,并借助盘古的力量,要不然的话女娲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对付他们的。

    这始终是昆的想法,也是他恨女娲的原因,同时也是他这次出来敢和女娲叫板的本钱,昆一直认为他们被封印多半是盘古大神的作用。

    因为在封印之前他与女娲有过交锋,女娲虽然能对他起到一定的作用完全是因为他的修为高,几乎用大于他十几倍的力量才能起到作用,因此他是不惧怕女娲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那么容易就上了女娲的当,他们太不把女娲当一回事,也太掉以轻心,才让他受到如此大的苦。

    好在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他也从封印中出来的,盘古大神已经死了,这世间再没有人能是自己的对手,这是昆在封印中最直接的想法。

    但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毕竟女娲是天地间第一大神,谁知道他会不会藏有更加厉害的手段,特别是见到呙元初呙元无这些人之后,昆心中的这种担忧就更加明显了。

    他并不想认输,尽管他心里有一些担忧,但从始至终昆心中是真的想见一下女娲,不关他是不是女娲的对手,他都有把握女娲困不住他。

    那时昆心中多少是有些矛盾了,现在昆心中的矛盾一点都没有了,他迫切的希望见到女娲,不仅如此他还想着要好好羞辱一下女娲,以报这么多年失去自由的仇。

    关于这一点他要感谢善婴,善婴和呙元初他们说的话,昆听的一清二楚,如果说呙元初期初还有些怀疑善婴的话,那么昆是完全相信的。

    他是当事者自然清楚那时的庆幸,知道此刻昆想起来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封印他们的力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封印开始的时候昆本能的以为他自己就要死了,那种压迫干根本就不是他能承受的起的,封印开始的那一刻昆心中什么都没有想,是由于不敢,也是由于不想。

    昆的意识很清楚自己在那种力量面前就好像天空中的一粒灰尘,没有任何可比性,他心中什么都没有,是真的一点都没有。

    这样的感觉昆就只感受过一次,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一句话真正的压力是什么都没有,昆是在被封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要死了。

    那已经是几百年后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昆这一愣就是几百年的事情,不是昏了过去没有知觉,而是意识明明很清楚却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百年昆并不好过,不是来自与封印的力量,是他自己的内心,昆总是觉得自己要死了,他也只一直考虑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死。

    昆始终不认为他是被封印了,那种巨大的力量摧毁他几百次都够了,怎么能是简单的封印他呢,昆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存在,他不由自主的认为自己那时的状态其实是一种正在走向死亡的状态,只是他的意识里很慢罢了。

    这样的想法困了昆几百年,直到后来昆才开始敢相信他真的就是被封印了,昆相信了这件事情,从他相信的那一刻另外一种折磨相应而生,昆感受到了恐惧。

    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每想一下恐惧就增加一分,由于这恐惧来自内心深处,无论昆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减少半分,他只能默默承受。

    昆知道这恐惧来自何处,是对那力量的敬畏,是的对那样的力量,昆只能用敬畏,因为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要不然的他也不能有敬畏,而是用向往,那是只能在心中膜拜而不会起任何贪念的向往。

    总之这种感觉又困扰了昆上千年,突然有一天昆感到一股巨大的晃动,一种无以伦比的压迫感凭空而至,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压力,瞬间就昏迷过了。

    等到昆醒过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时昆发现他的身体能动了,这让他很是吃惊,随后昆又失落起来,因为他发现只能在这里动,他想了很多方法始终没有出去的可能。

    至此之后昆忍受了几十万年的孤独,在这期间昆对女娲的恨也越来越强烈,昆只恨女娲,从始至终都没有恨过盘古,无论是不是后来知道他已经死了,昆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对女娲却完全不同,昆的恨还不是主要来自与女娲封印了他,而是女娲使用了卑鄙手段封印了他,这是昆不能忍受的,要是按真本事的话昆未必就不是女娲的对手,被一个不如自己的人给封印这才是问题的根结。

    就在昆对女娲的恨与日俱增的时候,一种其他的想法也渐渐的生出,昆觉得他的这一生就只能这样过了。

    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当昆能自由行动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想法出去,很快就发现他的力量对封印并没有什么作用。

    关于这一点昆倒是想的开,盘古的力量不是随意就能抗衡的,昆并没有失去希望,他觉得只要自己努力修行,早晚有一天能冲破这封印。

    事情并不是昆想的那么简单,在这里面修行没有一点效果,这一下昆受不了了他不想一直被困在这里,昆失望过愤怒过,无论怎样都不能改变目前的状况。

    也正是因为如此,昆开始觉得他会在这里被困一辈子,光是想象都是及其痛苦的事情,昆不想被困在这里一辈只,他也不想就此死去。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昆用了无尽的方法,始终没有一点效果,正当昆绝望的时候,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想出去吗?”

    一开始昆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毕竟这里是封印的地方,怎么能有声音,直到那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昆才知道是真的,本能的问道是谁。

    那声音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问着:“你想出去吗?”无论昆问什么他都是这样一句话,昆道:“自然想出去。”

    那声音便再也没有了,无论昆怎么等都没有半点声响,昆只好无奈的把他当做一个幻觉,心中是很失望的。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昆开始听到一些声音,是一些人说话的声音,还有一些碰撞的声音,这声音只是断断续续的很少能听清,但它却一直存在。

    这样的情况又持续很多年,有一天昆看到一丝亮光从上面传出来,昆激动极了,盯着那亮光眼也不敢眨,生怕这亮光会消失。

    亮光始终没有消失,还越来越大,后来昆才知道就是亮光就是那井口,亮光固定的时候那声音再次响起“你想出去吗?”

    这次昆警醒的多,立刻回答想出去,那声音就道:“先修行吧。”之后便又消失了,昆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坐下修行。

    虽然没有取得很大的效果,但昆能明显感觉到灵力在一点点的聚集,这就足以让他兴奋,昆抓紧一切时间开始修行。

    此时的昆已经不是那么无聊了,他能通过那亮光看到外面的世界,无论是白天的太阳还是夜晚的星星,这对昆来说就是无比信服的事情,而且他的灵力也在一天天的增加,昆觉得他出去的日子就要来了。

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释灵逸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柳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柳乙并收藏释灵逸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