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夏天固然很忙,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毕竟夏天白天的时间长,气温时宜,无论从哪里出来的过路商人一般都是早早的出发。

    到达长弓时太阳刚刚落山,很少有像冬天那样,入夜很深了还有客人来,呙沐他们也就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店里的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吃上一顿饭。

    这是完全属于他们的时间,彼此说说话,汇聚一下白天收集的到消息,看有没有什么用,总之能安心享受的这大概只有这么一个时辰。

    照例他们在中间的大厅中排上一个桌子,当然其他人是看不见的,摆在这里也紧紧只是因为这里离门口进,要是万一有什么来的话,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做做出反应。

    其他的人看不到他们坐在这里,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在客人眼中他们都是在的,可以随时招呼他们。

    那些客人看到只是他们幻化出来的,这招很好用却不能常用,毕竟幻化出来的始终都不是真实的,简单的事情还可以,复杂的事他们就做不来了。

    他们也不能很好的收集情报,当然还有重要的一条,万一被这里的人看出破绽,他们还是做很多事情让那人忘掉,这是相当麻烦的。

    桌子摆好,很快大家就坐好了,他们会先喝一会茶,以一个完全旁观者的态度看着周围的人进进出出,像平常一样,今天依然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对此他们已经非常习惯了,毕竟从长弓镇开发开始,他们都已经在这里,他们见证了长弓阵的一切,只是始终没有他们想要的。

    事实上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他们唯一了解的就是观察有什么不一样,一旦发生可疑的事情就要告诉呙元初,至于可疑的是什么凭他们自己决断。

    这本身是不合理,什么都没有就让他们来,完全就是不负责人的事情,可惜的是这是女娲娘娘给的任务,所有的不合理也就都合理了。

    他们是非常乐意干这件事的,时间长了也会偶尔发些牢骚,这并不矛盾,他们不满意的始终只是这里有些枯燥的生活。

    再好的东西,从事了十几年也都会变得没有意义,好在隔两三天,他们都有这样一个机会,喝喝茶聊聊天。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始终就只有一件事情吃呙锦做的菜,他们曾不止一次说过,多亏了呙锦的菜,他们才能把如此枯燥的生活多延长十几年,要不然的话他们早就不干了。

    话虽这样说,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他们不会不干,这是他们的本分,这些说虽然有些夸大的成分,但不得不承认,呙锦做的菜确实非常好吃。

    这还要依赖人间有这多多食材,几乎每次他们都能吃到不一样的东西,呙锦做菜的时候除了小七旁人是不允许在傍边的。

    呙锦给出的说法是他们只长了一个会吃的嘴,却没有长一双会做的手,吃,他们是没有问题,做,他们就不行了。

    食材本身就是很尊贵的,从食材变成食物的过程自然也就是很神圣的,这么神圣瞬间只有懂的人才有资格看,其他人看了就是对它的亵渎。

    众人虽然不赞同呙锦的说法,毕竟五脏庙还要她的食物才能祭奠吧,便也都遵从,对他们来说这是好事,毕竟累了一天,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呙炎拿起桌子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道:“到底还是这个时候好,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呙沐也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抬起头去看楼上的那些人。

    此刻的客栈内也是难得的安静,即使有人说话也都是小声的议论,呙沐非常满意这一点,毕竟如此美的夜色是很怕被打扰的。

    与呙炎坐在一起的是仇力,他的年龄看着比呙炎要长上一些,不过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他的个子很高,即使同样是坐下来看着也比呙炎高上半个头。

    与呙炎一样他虽然也是一副小二的打扮,却很难掩盖住身上的英气,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时刻都满含柔情,看一眼就会深陷进去。

    呙炎老是拿这打趣他,说仇师兄的眼比善婴的还要厉害,有机会一定要让她们互相看一下,看到底谁能降服谁。

    仇力并没有见过善婴,每次听呙炎这样说他都很有兴趣,总是要让呙炎给他讲善婴的事情,刚开始呙炎还是很有兴趣的,讲到兴奋之处还会手舞足蹈,渐渐的就不行了。

    仇力再问起的时候,呙炎摆出一副苦涩的脸,恳求仇力放过他,关于善婴的事情他已经说完了,仇力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呙炎的问题,每次他讲的的时候难免会有夸大的成分,让仇力如何不好奇。

    这也是他这次死活要出来的原因,说上次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这次一定不能再错过,不单单是希望能亲眼见到善婴,更重要的是他也要好好看看人间。

    呙元初本不想让他出来,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任务,无奈禁不住他苦苦哀求,也就让他出来了,仇力的性格与呙炎差不多,两人都很健谈,对什么事情都充满好奇,有他在,倒是给枯燥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

    仇力满脸笑意道:“这是自然,我们出来这么多年,全靠这样的日子才不会郁闷死。”

    仇力说过又喝了一口茶,还没有放下杯子,呙炎就看着他道:“我们是靠这样的日子,师兄你就全是,你还靠一个愿望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呙炎说过就满脸都是笑意,只是并没有笑出来,很明显就能看出他在忍着,仇力一顿,看了一眼呙炎,又顺势看了看其他人。

    大家的脸上都是似笑非笑瞬间也就明白了,脸上一红,对着呙炎喊道:“臭小子你又耍我。”呙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也都笑出声来,仇力也跟着大家很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笑过之后囤天看了一眼呙沐道:“师弟,今天可有什么收获。”

    呙沐摇摇头道:“没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囤天就挨着仇力,他的身材比着大家还是很胖,也正是由于这样的缘故,他的面容是很慈祥的,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师兄,你这问题就是多余,要是有什么的话,早就有了,怎会还会等到今天。”

    囤天呵呵一笑道:“还是要关心一下的,毕竟那是我们的任务,要是错过什么的就不好了。”

    呙沐点了点头道:“师兄说的对,要是错过了我们的功夫就白费了。”

    呙炎微微思考了一下道:“那可不行,我可不想再待在这地方那么长时间了,真后悔接了这任务,比训练都无趣。”

    呙沐看了他知道他只是在发牢骚,谁都知道,对呙炎来说最苦的就是训练,那才真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在重复一件事情,很多修道者都说过,要是能把训练坚持下来,就没有什么是他们完不成的。

    这并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修炼本来就是很痛苦的事情,同时他们也都明白修炼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别是对于经历过仁济村事情的呙沐和呙炎来说。

    在很多时候只有力量足够大才能做事情,要是力量小的话,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说不定就是连死也不是自己能做主的。

    这还不是最痛苦的,他们都不怕死,至少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死,他们不敢面对的是同伴的死,而且是那种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任何一点办法。

    呙沐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他不想在经历一次,能尽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就只有一个办法,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他们并不崇尚力量,可是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情况下,力量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关于绝望呙沐曾和呙炎探讨过,呙炎说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杀掉而无能为力还不是最绝望,最绝望的是亲手杀掉自己的同伴。

    呙沐并不同意呙炎的观点,因为呙沐觉得呙炎所说的事情是不会出现的,所谓同伴本就是最亲密的人,无论是会都不会忍心杀掉最亲近的人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事情,自然也就不算。

    呙炎也并没有反驳,这个问题也就此打住,其实呙沐隐约还有一个想法,呙炎所说的那样情况还是有可能出现的。

    如果同伴什么都不记得了,心中没有同伴的概念,也就没有同伴,那样也许会出现,这样的念头一瞬间就被呙沐强制消除下去,如此残忍的事情怎么能出现。

    仁济村的事情对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一次成长,在那件事情中他们明白了很多道理,诸如他们是谁,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什么叫做差距,什么是绝望。

    总之不管是他们愿不愿意,这些东西都毫无掩饰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对他们来说有很多瞬间都足以摧毁他们的一切,虽然最终的结果并不是很坏,过程却如此让人刻苦铭心。

    呙炎说过经过仁济村的事情他又重生了一次,这是呙炎很少的用悲观的语气说悲观的事情,呙沐知道呙炎之所以会这样,不仅是因为这是他说的,更是他心中想的。

    仁济村之后他们回到瑞族,所有人都在刻苦修行,付出总是能得到回报,他们的修为比着以前增加了很多,对他们来说这到底是一件好事。

    尽管他们知道这样的修为还是不足以面对更大的困难,但他们心里却不一样的,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们的心是坚毅的。

    仇力没有参加那次行动,从呙炎他们的三言两语的描述以及后来的表现中,他也能看出什么,其他人也能看出什么,没有谁说瑞族所有人都变的不一样了,所有人的进步都是巨大的。

    直到这次出来之前他们都在苛刻修炼,这次任务依然是女娲娘娘指派给他们的,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大家心里也都明白这次的事情估计不会比仁济村的事情小,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会认真面对,刚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抱着这样的心情,随着时间一场,原本的气势就弱了很多,心中的紧张也少了很多。

    虽然他们时刻都在互相提醒要小心,心气终归不如刚出来的时候满,好在呙元初每隔两年都要来一次,呙元初一来他们就会莫名紧张,连带着气势也高涨了不少,现在力呙元初来还有一年,他们的气势又到了最低落的时候。

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释灵逸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柳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柳乙并收藏释灵逸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