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双土给出的解决方法就是这样的,他说的话也是这样的,他的意思更是这样的,至少在呙锦看来是这样。

    双土刚说出这样话的时候,小七好像没有明白,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拉着呙锦道:“姐姐,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只要对方不反对就行。”

    小七说过又低头思考一下微微一笑道:“要是我们的话我一定不反对,姐姐还不会反对。”小七说着又停了一下,侧着头眨了几下眼睛道:“这对我们来说似乎也是一个难题,只是那些妖怪不知道会不会像我们一样。”

    呙锦看着小七微微思考一下,她不认为那些妖怪会像她们一样,至少不是所有的妖怪都会像她们一样,说到底妖怪始终都只是妖怪。

    双土刚说完的时候,呙锦本能冷笑了一下,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双土的做法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差劲,最终他还是把问题交给那些妖怪去处理。

    抛开其他的成份不说,呙锦觉得这是在推卸责任,有些近乎无赖的做法,当然这只是呙锦一时的想法,瞬间也就不这样认为了,双土只是双土,他与那些妖怪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这样的想法在呙锦的脑海里更加稳固了,而且呙锦还意识到一个问题,双土虽然说出方法,可这并不是具体的,这之中有太多的选择,选择多了未必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这些为数不少的妖怪来说。

    那些妖怪倒也聪明,一下子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在双土说出方法之后,他们便开始大声的喧哗起来,每个妖怪都在诉说着自己的问题,每个妖怪的声音都很大。

    最终的结果是每个人都说了很多话,每一句都传到了双土的耳朵里,每一句双土都没有听清,看着双土那不关我事的态度,呙锦本能的觉得,之所以他没有听到有很大成分是他自己的问题。

    见众妖这样,乌鸦精倒是很着急,他回过头,大声的让大家安静下来,为了能引起自己的注意,他竟然开始跳起来,并努力挥舞双手,只是并没有什么作用,大家还是各说各话。

    乌鸦精并没有放弃,看这没有效果就飞到半空中,只是刚起来就又下来了,他看着双土一眼,再没有半点想上去的意思。

    乌鸦精虽然下来了,还在挥舞他的双手,遗憾的是还是没有什么作用,那些妖怪已经忘记了乌鸦精的存在,就是看到了也选择略过去。

    乌鸦精对他们来说与其他的妖怪没有什么区别,他已经不能代表他们了,最起码不能完全表达出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

    乌鸦精努力了一阵子并没有什么效果,他也只好放弃,双手放下的那一刻他的脸上满是无奈,还摇了摇头。

    呙锦看的清楚,也看的明白,双土始终没有回答下面妖怪的话,他在那里很悠闲的喝着茶,有意无意的抬头看看月亮。

    起先并没有谁注意双土的表现,他们只是一味的在表达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渐渐的就有人看到双土的反应了,他们都看了看月亮。

    看到月亮的那一刻,他们都安静了下来,如此的迅速,如此没有征兆,随着时间的流逝,看到双土表现的人越来越多,看月亮的也越来越多。

    他们的表现都是如此的一致,只抬头看了一下,就安静了下来,脸色微变,偷摸看了同伴一眼,便低头思考,显得如此别扭。

    安静的妖怪越来越多,喧闹的就越来越少,吵着的妖怪少了他们说的话反而能听的清了,与呙锦想的一样,他们的话大多是在询问双土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只要对方不反对就可以了,如何不反对,怎么才能不反对,毕竟大家都是有自主意识的,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妖界,想要其他人赞同自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着那些妖怪的话呙锦倒觉得他们此刻还是很有意思的,不仅智商就是理解能力也上升了不少呢,他们说的对,这是一个问题,一个需要他们自己解决的问题。

    现在已经非常确定了,不仅是呙锦就是妖怪也都知道了一件事,双土一定能听到他们的话,一定听的很清,可是他并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反应就是他的反应。

    双土已经不再过问他们使用什么方法,他只要一个结果,妖怪自然明白,他们怎么不明白,很快山谷中的声音小了起来,空气中弥漫起了不一样的东西。

    小七的眉头一皱,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并下意识的抓紧呙锦的胳膊道:“姐姐,怎么突然有些冷了。”

    呙锦拍了拍她的胳膊算是安慰,呙锦并没有把小七的话放在心里,她现在关心的是那些妖怪要做什么,随着妖怪逐渐安静,双土的表情也更加兴奋了,他回头看了身后的那几个妖怪,彼此点了点头会心一笑。

    小七看着那些妖怪道:“姐姐这些妖怪是不是都想到办法了,怎么他们都不说话了,这倒是很有意思,我倒是看看他们是怎么让对方同意的。”

    呙锦也在等待,她脑海里有很多想法,没有那一条能让她感到满意,事实上在呙锦心里始终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别说在妖怪之间,就是神仙之间也未必就一定会是满意的效果。

    怎么说同意的后果与放弃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是一样的,更何况这样的机会是不会再有了,蛇老大也在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在这件事情中他没有什么切身的利益,自然也就不会向那些妖怪一样。

    蛇老大道:“怎么只说这一件事情,灵力的事情什么时候说。”

    说着他双手抱在胸前,蛇老五看着他呵呵一笑道:“大哥看来你真的不关心其他的事情,你看其他的道兄都着急的不像样子。”

    蛇老大呵呵一笑道:“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们真的能解决。”

    蛇老大说着顿了一下,单手托腮,思考一下后看着呙锦和小七道:“两位道兄,你们是怎么想的,我的意思是你们准备让谁放弃。”

    蛇老大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改正道:“我的意思是谁上去。”

    呙锦他们不在乎这件事情,自然没有准备,听蛇老大这样一说愣了一下,随即呵呵一笑,她没有回答蛇老大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她们并不参与这件事情。

    呙锦看了一眼蛇老大,觉得他说的话很有意思,明明两句话表达的观点是一样的,却又重复了一遍,对于呙锦的反应蛇老大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他也呵呵一笑,像是化解尴尬那样继续道:“这是一个问题,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两位道兄不用着急。”

    说着又笑了一下,笑声包含深意,不仅如此他还看着呙锦和小七一下,不是光明正大的看,明明很想看,还要假装无意要看,呙锦知道蛇老大一定有别的意思。

    呙锦和蛇老大想的事情其结果是一样的,到底谁上或者放弃都是不容易做出决定的,她们彼此并不知道,她们想的是两个极端。

    呙锦想的是该是谁上,当然这只是她的想象,并没有真实发生,要真有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小七上,要怎么说服她是一个难题。

    蛇老大想的是一定是小七放弃,怎么劝她是一个难题,这样的难题对呙锦她们来说只是假象的,对那些妖怪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要立刻解决的,他们的难点和小七她们的一样,也是两个极端。

    蛇老四也看到呙锦的反应,他笑了笑低声和蛇老五说道:“我敢打赌一定是熊兄上去,虎熊明显不如熊兄。”

    老五看着呙锦和小七,点了点头,他们的意见难得的一直,蛇老大道:“还好不是我们要考虑这些事情,要不然一定也会很麻烦。”

    蛇老四道:“老大说的这是哪里话,要真是我们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麻烦,自然是谁需要谁上。”

    老五看了老四一眼道:“这话怎么说,那么大的诱惑谁不需要,都需要怎么上。”

    老四看了看老五,嘿嘿一笑道:“那也好办,就投票,我肯定不会投老五。”

    老四说过,和老五两人又吵了起来,他们之间的这种打斗是很有意思的,看不到任何怨气再里面,蛇老大并没有阻止他们,而是低头做思考状,而后轻轻的道:“说归说,可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蛇老大说过他们都点了点头,呙锦和小七也点点头,在这件事情她们的想法是一致的,突然蛇老二说了一句话。

    就是他这一句话,让整个山谷中的性质变得不一样,也让呙锦心中那似有似无的东西完全清楚了起来,蛇老二道:“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他说的是只要不反对就行,不是同意,不反对要比同意容易的多。”

    蛇老二说着指了一下双土,呙锦按照他的方向去看,双土还是那个姿势,除了脸上的笑容多了一点,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改变了。

    众人显然不明白蛇老二说的话,都很疑惑的看着他,蛇老二没有在进行这个话题他道:“对于他们来说最困难的是走,最容易的也是走。”

    蛇老二说过就微微抬头看着月亮,众人还是不太明白,呙锦也不是很明白,有一点呙锦是知道的,蛇老二说的走原是双土给那些妖怪的选择,要是没有达成一致的话他们是可以走的。

    呙锦心中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那么大的利益在面前谁也不会轻易放弃,不管谁上去都比浪费了要好的多。

    直到此刻呙锦还在她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在她看来这件事最坏的结果就是浪费了这次机会,生灵都是有私心的。

    呙锦想这件事情的时候,把结果假定在他们错过,呙锦没有想到的是对这些妖怪来说这次机会与生命是同等代价的,不管是出于哪个方面他们都不会浪费生命,呙锦想的是这样。

    他们考虑基础的是一定不能浪费这个机会,对他们来说这有很大的难度,对他们来说这本身也是一个机会,所有的可能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只要他们足够努力,他们是能改变结果的。

    也就是说能不能得到这个机会只和他们自己有关,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关系,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创造的,这是他们的想法,呙锦自然是想不到的,他们是他们,呙锦是呙锦,如此而已。

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释灵逸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柳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柳乙并收藏释灵逸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