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正当呙元无他们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凡突然站了起来,看着呙元无,径直向他们走来,他的脸上满是微笑,这种笑更多的是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关系的

    在同一时刻,呙元无他们的讨论戛然而止,即便是他们的眼睛没有时刻都看着凡,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们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有从凡那里挪开过,这其中也包括蛇精兄弟们

    那一刻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一致,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他们在意,从凡站起来时,山谷中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身上,至于其他的也就没有谁去在意了

    无论能不能从好的一方面去考量,凡所带来的影响是其他人都比不了的,呙元无他们是这样,凡却并不是这样,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看着呙元无他们的,这一点呙元无能明显的感觉出来。

    凡的笑应该是冲着他的,虽然不知道其中具体的原因是什么,这一点是不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的,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只一下也就消失了。

    消失的仅仅只是凡眼神的方向,他不再看着呙元无他们,再次到自己世界之中,这也是很容易就能确定的事情,呙元无能明显的感觉出来。

    这样的事情也没有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刹那间就消失了,紧接着还是看着呙元无,整个过程中凡的笑容始终都没有消失过。

    事情还不仅是这样,凡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其他人就像是静止了一样,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凡,这不仅是表面现象,就是他们心里也是这样的状态。

    凡走到呙元无他们身边道:“让你们久等了,现在已经好了。”呙元无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之后才不经意的笑了笑。

    无论是凡说的内容还是他的语气似乎都是不应该的,看凡的样子倒像是他有些对不起呙元无他们一样,这虽然是事实,表现出来的时候却满是诡异的成分。

    凡说过扫视了一圈呙元无他们道:“你们所有人都在这里吧,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做。”

    呙元无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凡说的是两个问题,可是这两个问题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的地方,甚至呙元无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第一个问题,和这里的事情完全没有什么关系。

    凡见呙元无他们不说什么,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他停了一下道:“不管你们还记得不记得这里的规则,我都有必要再和你们说一下,参加过的人是不能再次参加的,这是不会改变的。”

    凡的话音刚落,呙炎就道:“你们这里还有两个人,接下来还有两场战斗,也就是说你们一次就只能参加一个人,应该是这样吧。”

    呙炎这话不仅只是范围,更多的还是表达出自己的疑惑,这个疑惑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并不是很清晰,现在凡这样说他也就想起来了。

    凡看着呙炎笑了起来道:“你真的是很聪明,不过你就只是说对了一半。”

    凡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呙炎也下意识的多了一些想法,本来他想想要问题说对了哪一半,这样的想法并没有一直都停留在他的心里,在那一瞬间,他自己也是有答案的。

    凡一共就是说了两个问题,对了一半一定就在这两个问题之中,这样的话结果并不是很多,这是他那瞬间的想法。

    正如先前所说的那样,他的这些想法更多的不会是模糊的印象,就好像是那些凡人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感觉一样,呙炎要问也就是为了确定这里面的事情。

    只是他的这想法还没有完全说出来就停住了,至于原因也是很简单的,那一刻呙炎才意识到这里的问题是很复杂的,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

    凡所说的意思也不仅仅是他想到的那几个意思,这里是有太多的可能的,最简单的就是凡和双土是有可能是不会分开的,这样的话第二场也就变成第三场。

    这不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呙炎看来是这也这样的,呙炎所有的想法都归结于他们是弱者,是无法对未来的事情干预很多的。

    呙炎的这种想法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的,但是他想的结果是不对的,很快凡就证明这件事,呙炎心事重重,自然是无法在说什么,只是他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凡还是能看的清的。

    凡是不知道呙炎的想法,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呙炎他们有这样的表现对凡来说都是好事,凡见他们不再说什么,便有道:“你们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正如凡所预料的那样,他这样说过呙元无他们都有了很大的反应,他们自然是有很多东西要问的,这是一定的,这里有太多的事情是他们不明白的,这些事情都是他们考虑过的。

    在凡还没有这样问的时候他们心里都是很清楚的,至少层次是很分明的,可是当凡这样说的时候所有的问题一股脑的就都出来了,他们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呙元无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他们想的实在是太多了,有是这样的就有不是这样的话,呙炎此刻脑子是很清晰的,至少不会向呙元无他们是有那么多的问题。

    事实上在呙炎意识到那个问题之前,他的想法也不比呙元无他们少多少,只是那个问题一出现,其他的也就不算是什么了。

    呙炎在心里想了很多这件事情的可可能性,并为此也想到了一些方法,无疑这些所谓的方法基本是没有什么用的,这也是很明白的事情,呙炎所想的这些问题都只是他的想象。

    想象始终都只是想象未必就是真的,只是想象出来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呙炎强逼自己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凡这样说对呙炎来说是个机会他是不会放弃的。

    凡的话刚落地呙炎就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呙炎的语气很坚定,说过之后就看着凡,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

    呙炎的这个问题和上个问题是一样的,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要弄明白这件事情,这是很重要的,呙炎看着凡,凡也看着呙炎。

    在一般情况下面对同样的问题,凡的态度应该也是一样的,先前他没有回答,这次也是不应该回答的,一开始凡也是这样想的,看到呙炎的表情凡就明白,他要是还这样的话应该是过不去的。

    好在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早晚他们都是要知道的,凡之所以没有在呙炎问他的时候就说,更多的还是为了给呙炎他们造成一定的压力,这是他一直都在做的事情。

    凡看着呙元无他们,很显然这里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不止是呙炎自己,其他人也就看着凡,凡笑了一下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的,到目前为止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打算去说谎话,说出来的都是要这样做的。”

    凡说到这里也就停住了,呙元无他们并不是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事实上凡要说的也不是很明白的,这更像是一个隐喻,也就是说凡并没有把该说的话说完。

    呙元无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去想这里的问题,他们需要知道的就是该怎么解决这里的问题,这才是最关键的。

    这里的事情已经严重的扰乱了他们的心神,他们的很多的想法修养都是发生很大的改变,已经开始变得不是那么周全起来。

    也就是说按照他们这种情况的话,要是换做起来的地方一定是会发泄出来的,这里却是不行的,他们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能忍受也是要忍的,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

    好在凡并没有就此停下来,他再次扫视了一圈呙元无他们依然笑了起来,对于凡的这种表现呙元无他们已经不想去猜测什么,他们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余庆。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该怎么解决这里的事情,仔细想想的话,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他们应该去想的,想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很多情况都是这样,明白了未必就真的能做到,知道不能那样做未必就真的能不那样做,这才是最基本的事情。

    凡继续道:“我说过,接下来我们要比试的不是战斗的问题,那些凡人常说什么文武双全,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自然也是能做到的。”

    凡的这句话让呙元无他们的心头再次起到一些波澜,至于原因也是很简单的,凡说的这话的意思是很明确的。

    这和云中飞的预测基本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他们要进行的就是所谓的文斗,对他们来说这是很有利的,只要不用灵力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就算是真的有他们也是很很好的去控制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按照目前的情况,要是凡说的是真的,不仅呙也就是蛇精兄弟们也是能参与进来的,这样他们主要的战力就不用分开,第三场不管凡有什么打算,他们的处境都会相对好很多。

    即便是最终还是会失败的,但是他们能相持的时间却相对能长很多,时间长了未必能产生什么好的事情,一定不会产生什么坏的事情,至少对他们来说是这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呙元无他们心中都有一种感觉,要是他们能熬过这一天的话,就一定会有什么好的事情发现,他们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总之凡说的这些话对呙元无他们来说是很好的,凡并这次并没有在意呙元无他们的表情,他又开始想自己的事情的了。

    正如先前所说的那样,无论此刻现场上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命运的天平已经开始向呙元无他们这里开始偏移,凡并没有很在意这样的事清,凡还在想自己的事情,他又增加了更完善的补充,他自己是很满意的。

    凡的这话让呙元无他们心中相对轻松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有利于他们的事情,凡又想了一会对着呙元无他们道:“你们就是这些人吗?”

    凡的这个问题已经是第二次用了,如果刚开始的时候凡还是无意说这样的事情,再次说的时候情况就变的不一样了,也就是说这一定不是凡犯下的错误。

    他这样问的话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呙元无不知道凡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确实就这些人,呙元无心里明白如果要是时间长的话。

    呙元初说不定就能赶过来支援他们,这只是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的事情不是独立存在的。

    瑞族村现在是什么样呙元无他们并不是很清楚,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怕就怕未必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这是很明显的事情。

    通过这些事情的发生的,呙元无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整个瑞族村和灵之间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这种关系虽然并不是很明朗。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瑞族村和灵之间是相互影响的,很可能它们就像阴阳的两极,彼此之间是能互相促进的。

    这不仅是呙元无的感觉,更多还是他得到的一个结论,三界六道之中只有他们的灵力对灵是有作用的,他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灵力更多的还是在对付灵的时候产生的,这一点从女娲娘娘那里就能得到证实。

    还不仅是这样,呙圭,呙杉,瑞洪,包括那三幅图,把瑞族和灵之间的关系更加联系到一起,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就却对不是巧合能说的清楚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联系。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联系到底是什么,一定有很大的关系,正是因为明白这些,呙元无才会有那样的担心,这是一定的事情。

    理论上来说,呙元无他们出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要是呙元初要出来的话,应该是早就到了,这是一定的事情,呙元无心中明白的很,呙元初应该很清楚这里的情况,瑞族村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再加上在出来之前,呙沐他们已经大致介绍了这里的情况,这就表明,呙元初是清楚这里的情况的,这不是什么可能的问题,这是最基本的事情。

    既然明白这里事情就知道呙元无他们的处境,在这样的情况下,呙元初还没有什么反应的话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们一定是会被什么问题给牵制住了,这是一定的事情。

    还不仅是呙元初就是女娲娘娘似乎也是有些反常的,这里的情况是女娲娘娘告诉他们的,既然这样的话,女娲娘娘对这里的情况应该是很了解的。

    就算抛开这个问题,女娲娘娘也是能知道这里的事情的,要知道女娲娘娘的法力是无边的,她是能通晓天地间所有的事情的,这里的事情自然也是不会例外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女娲娘是清楚小七会有的遭遇,就算是女娲娘娘这的算到了小七不会有什么问题,按照一般情况下,也是应该会做出一些反应的。

    他们此刻虽然还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可是他们的处境是如此的艰难,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女娲娘娘没有什么反应的话就说明不会有什么反应了。

    正是明白这一点呙元无对支援这件事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他们自己都没有什么想法的事情,凡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想法,这是呙元无很快明白的事情。

    明白了这一点也就知道这个问题是不能从他们这里考虑的,这是一定的,其实这是很明显的,这个问题是不能从他们这里考虑的。

    凡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目的是很明确的,他就是让呙炎他们尝到无尽的痛苦,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为了报复他被封印了这么多年的仇,封印他的就是女娲娘娘,呙元无他们又都是女娲娘娘的人。

    这样的话也就说明了,凡要对付呙元无他们的话是顺理成章的,这还只是表面的现象,呙元无他们对凡来说不过就是踢人受过,他真正的目的还是女娲娘娘。

    要是无法控制他的话,他一定是会对女娲娘娘做什么的,无论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效果他一定会这样做的,这句的意思也就是说对凡来说他是期望女娲娘娘来这里的,这样的话他就能做很多事情。

    这是呙元无他们的想法,未必就真的有什么好的结果,但还是有可能出现的,总之从所有的方面都能说明,呙元无他们对支援这件事情几乎是没有什么打算的,他们都是没有打算的事情,自然凡也是不会想到的。

    这也是他们不明白的原因,不知道呙元无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他们虽然都是很善于分析问题的,还没有到什么都明白的地步。

    他们并不知道凡想的是什么,很快他们就发现,凡说的这些问题是从他自己的角度上来的,和呙元无他们想的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凡依然看着呙元无他们道:“接下来我们要比试的是辩论,这和战斗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凡的话依然对呙元无他们造成了很大冲击,他们都愣在那里,不知道凡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们自然是明白辩论本身是什么意思的,这是没有什么用的,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是这样的。

    怎么想辩论和这里的问题都是没有任何一点的关系的,辩论自然是在文斗的范围之内,这和凡上面所说的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还是完全符合的。

    呙元无他们已经想到了会是文斗,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和辩论会有什么关系,他们很清楚他们是没有听错凡说的话的,也就是说凡说的是真的,这样的话他们就只有本能的去把问题放到辩论的本身上。

    也就是说在他们心里本能的去想辩论也许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并不是辩论的本身或许还有其他的意思,这样的话也事情也就合情合理了。

    他们是有这样的想法的,对他们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样的想法是很有根据的,不管怎么说这里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奇怪了,他们的这个想法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因凡说了一句话。

    凡看着呙元无他们道:“我说的辩论是真的辩论,和人间的那些是一样的,就是双方去争论一个问题,然后看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就是这样。”

    凡说过之后,呙元无他们就真的很奇怪的,辩论本身的问题是不存在的,剩下的就之后他们想的那样了,无论他们能不能接受,最终的结果都一定是这样的。

    呙元无他们的心已经慌乱的不成样子了,即便他们真的已经渐渐习惯这里不平常的样子,可是还是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凡说过之后又停了一下,他还在想自己的事情,既然要做的话就把这里事情做好,这是他的想法。

    呙元无们趁着这个空挡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什么意外的地方,他们眼睛里都透漏出迷茫,这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神色,这已经不是超出常识那么简单的事情的,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

    这样的话并不代表他们可以不用想这里的事情,事实上他们是一定要这样做的,这关系到他们接下来的举动,甚至是他们的生死。

    凡停了一段时间之后,眉头微微一皱对着呙元无他们道:“要比什么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就好好准备把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不要去怪别人,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转身离开呙元无他们又走向原来的地方,他的头一直都是低着的,应该是在想什么事情。

    凡并没有顾忌呙元无他们的想法,也不在意他们会有什么行动,甚至都没有看到呙元无他们脸上的疑惑,他在意的只是自己的事情,他有很多事情多还没有想明白,他要把这些事情都弄明白,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件事情最终呈现出来的是更符合他自己的要求的。

    凡再次把呙元无他们丢在那里,呙元无他们对此已经有了很大的适应,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应,呙元无他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所谓的辩论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的就像是凡说的那样,辩论就是简单的辩论,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这件事情光是听一下的话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所有情况也不都是坏的事情,对呙元无他们来说还是有好事的,他们的时间似乎有充足了不少,他们可以利用这些事情去做很多事情,诸如要好好的打算一下到底该怎么去处理这样一件事情。

    呙炎的没有微皱,他心中的那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答,现在就又出现了一个更不合理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要做些什么的。

    呙炎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来也不懂这里的情况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呙炎这话确实是问别人的,可是他并没有确定要问谁,好在有人回答他了,回他的是云中飞,云中飞有些苦笑一下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事情,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是我们该解决的话。”

    云中飞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说着竟然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一看就不是不知道该怎么的表情,呙炎看着云中飞道:“我知道师兄你在笑什么,关于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

    云中飞依然在笑,看着呙炎道:“你倒是说说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会笑。”

    呙炎道:“你的笑是真的笑,你在笑明明凡说的和你预测的几乎是一样的,只是到后来竟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对吧?”

    云中飞低头笑了一下道:“你说的是对的,明明我已经预测出凡要说的是什么,也为此做了很多事情,甚至目前的计划都是按照这个思路来的,这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我会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不仅如此,我心里还是很苦恼的。”

    听了云中飞的话,呙炎笑了起来,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他们所有人的笑都充满了一股无奈,这是他们此刻最真实的感受,除了这个词其他的似乎都是没有什么用的。

    他们的笑是真心的笑,这笑也嘛事无奈,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情,仔细想想的话就会明白,这个程度是最不好的,等于是他在中间悬着的。

    要是再进一步的话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那时的他们已经走到了绝境,在这种情况下,所欲的担心计谋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接受他们要面对的一切。

    只有着这样的话才是最根本的,至于结果如何,这已经不是他们要考虑的的事情了,这他们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要是再退一步的话也是好的,他们的处境就会大大的得到改善,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事情又回到了他们能解决的地步了,能解决就去好好的解决,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现在的问题在两种可能都不是,是在最中间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是很很困难的,他们不能进一步也不能退一步,更不能呆在原地,这样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笑过之后问题还是要解决的额,这和他们能不能解决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不管能不能解决他们都是要去做一些事情的,呙元无道:“我和你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很明显这些事情是我们解决不了的,事实上此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里的事情。”

    呙元无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呙炎就笑了一下道:“师父你此刻倒是和我们一样的了,只是我们都没有什么办法,这样的话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现在就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呙炎说这句话是和他原来的情绪是一样的,看到呙炎这样,呙元无心中多少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他们都是明白这里的事情,他们的这种态度不是什么都能做的很好。

    而是知道做什么都没有用,他们到什么时候都不会绝望的,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境地都是要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的,这就是他们的秉性。

    他们心中很明白,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更多的还是为了越过他们之后的那一群人,呙元无他们要为这些人负责的,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是要这样做的,这是他们的职责。

    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是可以付出任何代价的,哪怕是自己的生命,现实就是很残酷的事情,此刻生命对他们来说到真的什么都不算了,要是能用生命去换取一些事情的话,他们一定会义无反顾的这样做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就是他们真的要牺牲掉自己的生命的话也是没有没有什么用的,这才是最现实的问题,也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更是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

    云中飞看着呙元无道:“师叔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是不能做出什么预测的,所有的预测到最后都是没有什么用的,这才是最基本的。”

    一开始呙元无是不明白云中飞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这里除了他就是云中飞的心智最坚定,要是他要出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也就真的问题了。

    看着云中飞,呙元无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并不是说云中飞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更多是云中飞就是云中飞不管到什么时候他都是不会改变的。

    这一句话更多是说他们的心志,无论外面表现的是什么,只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就一定不会出其他的事情,云中飞此刻就是这样的状况,不管他们表现是多么的悲观,只要他们能做出很好的事情,就不会出现什么具体的问题,这才是最基本的。

    很显然云中飞他们都是具备这样事情,呙元无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做出一些行动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都是要参与的,不经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那些凡人。”

    呙元无说道这里想了一下继续道:“其实这样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们是没有什么办法不去做这样的事情的,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总是有人会不高兴的。”

    呙元无说着看着一眼凡,他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他想什么,呙元无没有做动作的时候呙炎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凡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在事情没有结束之情,他们是不能不尽力的,也就是说不管他们遇到的是什么,也不管能不能解决这里的争端,他们都是要这样做的,要做这件事情的是他们。

    可是他们却和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这也是最基本的事情,呙元无他们是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按照凡的说法参与这里的是事情,而且是要在尽力的情况下,这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是没有什么办法拒绝的,此刻呙元无他们的处境就是这样,不管他们做什么和他们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不管他们做什么到最后都是没有什么很好的效果的。

    可是他们又不得不这样做,而且还要尽力的做,这不是什么好事,这个情绪他们都是了解的,这样事情对他们来不是什么好事,好在他们只是有这样的情绪并没有真的去这样做,这就是他们和其他的人不同的地方。

    不过是笑还是闹,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总是会消失的,当理智从新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是要做些事情的,不管这些事情最终能不能起到作用,他们都是要这样做的。

    呙元无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做些打算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应付接下来事情,无论我们做的用没有什么用都是要这样做的。”

    呙元无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很悲哀的,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情,这就是她们的处境,也是他们的想法,呙炎道:“我还是不太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都是战斗的人,最终要面对的确实一个辩论的问题,我总总觉的这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个阴谋,我们是不能上当的。”

    呙沐笑了一下道:“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管上当不上当我们的处境都已经不会再坏了,你的那种担心是没有什么必要的。”

    呙炎也跟着笑了一下道:“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做不是在打击我们的信心吗,这是很不对的。”呙炎说过,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谁都能看出来他是在开玩笑,他们的处境确实是这样的。

    可是呙沐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看着呙炎道:“这些打击是真的,但未必就真的有什么用,也未必就能真正的打击我们,我们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容。”

    这话被呙沐看似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其中所起到的作用确实是非常大的,呙沐用最简答的话概括了他们的处境和他们只宝贵的东西。

    正如呙沐所好的那样,不管怎么样外界的东西都是无法击垮他们的内习的,他们始终都是要战斗的,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要全力的战斗的。

    呙沐的一句话把所有人都拉回正轨,他们要解决这里的问题了,呙元无道:“现在要做什么已经确定了,虽然这里面不知道什么阴谋的东西,既然出现了,我们总是要解决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还是要分配一下的。”

    呙元无的话有些意犹未尽,但他并没有再说什么,他们的士气已经不需要人鼓励了,呙炎看着云中飞道:“师兄这里的问题还是要有你负责的,你有什么话说说吧。”

    不用呙炎这样说云中飞也一定是要做些什么事情的,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云中飞道:“最终的情况其实我们已经做好决定了,这里的情况和我们想的是差不多的,既然这样的也就就没有什么改变的,我们就按照之前的做法去做好了。”

    呙沐道:“我是很支持师兄的做法的,只是光让我也他们要去做的话,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云中飞摇摇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的不太清楚,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这不是我们该有的状态。”

    呙炎道:“师兄你错了,这就是我们该有的状态,我们所具有的所用的状态,都是我们该有的状态,这是不会错的。”

    云中飞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呙炎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从一个结果反过来去推一个原因的时候总是能合情合理的,呙沐的担心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虽然凡已经说了这里的战斗是争辩,是真的争辩。

    理论上来时候这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是对方是凡他们就一定要小心了,凡说过他的目的就是让呙元无他们承受痛苦,而且也强调过这是不会改变的,这样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就很明显了。

    呙元无他们真的希望这只是简单的战斗,可是又有很多问题是要考虑的,要真的只是这样的话,这和他的初衷是不一样的,这样的话就难免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这一点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要是按照这个思路考虑的话,也就是说这所谓的辩论也是有危险的,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呙元无他们的猜测,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证明。

    最终的事情让他们明白他们的这种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辩论也是不能确定生命危险的,当辩论开始的那一刻,呙元无他们就深刻的明白到。

    所谓的辩论是真的能够杀人的,而且杀气人来本,并不会比武力去解决容易,这件事对他们的造成的影响,甚至是比第一场都要厉害的多,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他们此刻是不知道的。

百度搜索 释灵逸志 爱搜书 释灵逸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释灵逸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柳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柳乙并收藏释灵逸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