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张太金本来是很不愿意接下这单麻烦事的。一来常兴刚刚开始修道,离开一刻,张太金都不放心。二来,张太金年岁已大,应对这种事情,有些力不从心,如果没有常兴倒也罢了,自从收养了常兴,张太金就惜命得很,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常兴就没个活路了。更何况常兴现在正在继承他的衣钵,张太金这一派只剩下张太金这么一根独苗,如果他不能够将道法传承下去,他这一派就彻底断绝了。张太金担心自己死后没脸见祖师。当初收养常兴,就是抱着这么一丝想法。但是一把屎一把尿将常兴从一个只有几个月的婴儿养到如今,他已经不想让常兴再走他的这条老路了。他担心常兴也跟他一般沾染修道者的五弊三缺。真若如此,岂不是害了常兴?

    但是拗不过肖大江婆娘跪在地上不停地哀求,张太金只得长叹一声:“我就跟跟你下山走这一趟吧。”

    “师父,我也跟你去。”常兴听说师父要去施法,立即嚷着要跟过去。

    “不行,这不是好玩的,你在家里守家。别让牛猫子把家里的肉给偷走了。”张太金知道若是霸蛮不带这家伙去,这家伙估计得在家里哭个天昏地暗。但是只要拿他着紧的东西做借口,这家伙肯定会中招。

    果然,常兴看着餐柜里的一大碗猪头肉为难了起来。山里的野物不少,经常跑到家里来偷吃的家伙更是很多。本来老母鸡孵下一窝鸡仔,还没养到吃鸡腿子,给黄大仙给祸害了。更难缠的是山里的牛猫子,这东西更鬼精,吃的东西藏哪里都能够被它找出来。

    这次请神弄了三牲,灶膛上面还挂了腌制好的野猪肉,在熏一段时间,就能够变成腊肉。只是前提是,这些野猪肉能够熏到变腊的时候。这两天,常兴天天在家里守着,都还差点让那只黑色的牛猫子得手,在一块野猪肉上面留下了好几处牙印子。

    这要是跟着师父下山,那只该死的牛猫子怕是要将整个灶膛上架子挂着腊肉部搬空。

    “那我还是守屋吧。”常兴沮丧地说道。

    “这就对了。兴儿乖,回来,爷爷给你带一包饼干糖呷。”张太金笑道。

    罗春花也连忙说道:“你方清叔给别人上梁弄到了一包饼干糖,还没舍得给红霞呷,你师父回来的时候,我让他给你带回来。”

    “不许骗人!”常兴想着有饼干糖呷,心情立即好了不少。

    师父一走,面对空空荡荡的祖师庙,常兴就开始有些慌了。

    “师父说请个祖师就谁都不用怕了,我请个祖师来陪陪我吧。”常兴把祖师威灵总符放在香案上。猪头已经被弄得吃了,牛头、羊头已经解成小块的肉,挂在灶膛上熏着,忙取了一根棍子把羊头肉和牛头部取下来,拼凑了一下,组成牛头、羊头,那猪头有大半被师徒二人吃下了肚子,常兴心想,反正祖师也只是闻一闻,闻一下味就行了,吃剩下的猪头肉还剩下不少,拿过来给祖师爷闻闻吧。这样就算是把三牲给凑齐了。

    要说这小孩子记性好呢,张太金只带常兴请过一回祖师,那些咒语,都念得含含混混,一般人能够把咒语的字都听清楚就很厉害了,可是常兴听过一遍,竟然都记下来了。有些地方还没听懂,就记得一个模糊的音。但是常兴竟然把请祖师的咒语从头到尾念了一遍,那些没听明白的,也整了个大概的音,勉强算是把请祖师咒语念完。然后又把一系列的咒语念了。竟然再次进入到那种玄妙状态之中。常兴心里当时想了一句:“果然请来的祖师,就不怕了。”

    这个时候,常兴再次发现他仿佛进入到一片混沌的空间里,空间到处都是像萤火虫一般的星星点点。总共有五种不同颜色的光点在空中飞舞。

    “过来过来!”常兴向那些光点招了招手,可是这些光点可一点都不停常兴的招呼。

    常兴只好用手到处抓这些光点,绿色的光点最温和,常兴去抓的时候,也不乱跑,黑色的光点也不怎么害怕常兴。白色与红色的光点最难接近,常兴的手一伸过去,红色与白色的光点立即跑掉。黄色的光点,则是笨笨地,跑得不快,但是到了常兴手里,却一点也不热情。不像绿色与黑色的光点,到了常兴手里,就仿佛非常高兴,常兴都能够感觉到它们的欢呼雀跃。

    常兴感觉到自己身体上似乎有个专门装这些光点的口袋,每次抓到了光点,就把他们塞进口袋里。只是这个口袋是漏的,放进去好多的光点,最后能够在口袋里停留下来的数量不足百分之一。

    抓到后面,常兴有些累了,便睡着了,等醒过来,发现自己趴在蒲团上睡觉,口水都把蒲团给打湿了。只是这一回,祖师爷有些不讲究,平时不好讲客气,只闻一闻,这一次竟然趁着常兴睡觉把猪肉肉吃了大半。气得常兴撅起嘴巴。常兴其实是错怪了祖师爷,一只比家猫大上一倍,长得像一只黑猫似的牛猫子正躲在祖师神像后面,吧唧吧唧地啃食着刚刚从香案上碗里偷来的一大块猪头肉。

    它不是没想将香案上的东西偷个精光,不过它拿了一块猪头肉准备再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吓得它赶紧叼着那块猪头肉跑到角落里躲了起来。常兴连忙将牛羊头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再将猪头肉放进橱柜里。心里想着,以后敬祖师爷得小心一点,不能睡着了,不然又让祖师爷偷着把肉给吃了。

    牛猫子美滋滋地将一坨猪头肉吃得干干净净,又悠闲地舔了舔爪子。这猪头肉的味道真是不赖啊!

    “嗖!”

    从神像上方的梁上掉下来半片破瓦片,不偏不斜地砸在牛猫子的脑袋顶上,差点没把牛猫子的脑袋开了瓢。幸好这家伙脑袋够硬,喵呜惨叫一声就冲出了祖师庙。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