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晓得睡了多久,小道长朦朦胧胧似乎听到师父在喊他,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睛,看了师父一眼,还是那熟悉的牵动满脸皱纹的笑脸,小道长迷迷糊糊地讲了一声:“师父,我肚子饿死了。你怎么才回来呀?”

    说完,小道长又睡着了。

    “道长,你带小道长回庙里吧。这里费不了多少工夫,你就别管了。”张方清爽朗地说道。

    “对啊,道长你别管了。”肖大江说道。

    来的时候,周茂林许诺了,他们虽然到山上来给老道帮忙,但是队里的工分照样拿。既拿工分,又还能够跟老道长套近乎,他们自然高兴。

    “那行。辛苦各位。我把小徒送回去,把今天晚饭做了。庙里没啥好吃的,就熏了几块野猪肉,你们要是不嫌弃,就留下来吃个晚饭。”老道说道。

    张方清晓得老道这山上日子过得清苦,不想给老道添麻烦:“道长,晚饭就不用了。你平时跟小道长两个在庙里吃饭,我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我们都是大肚汉,你到哪里弄那么大的锅子去?”

    老道笑道:“方清,你要是看不起我老道,你插完田,就只管走。要是看得起我老道,就留下来吃饭。庙里还有一坛子酒,晓得我锅子小,待会你少吃点饭,多碗酒,多吃些野猪肉。”

    “道长,你要是这么说,那你待会可莫舍不得酒。我们不光是饭量大,酒量也大。”张方清见老道是真留客,立即爽快地答应了。

    山里人都是直肠子,一个个爽朗得很,说话很直,没有什么歪肠子。干起活来也很麻利。六个人,一亩多水田,没多久就插好了。

    “方清,你看着水田怪是不怪。这田明明是刚挖好的,怎么关得了水呢?”肖大江惊奇地指着田边还是崭新的黄土说道。

    张方清看了看田边的黄土,笑道:“这事大伙看看没事,别回去乱说。有些事情说不得。”

    众人都点头称是。老道是有法力的人,掌握着神秘的道法。身上出点不合常理的事情,反而是合情合理。

    “走走,道长准备了晚饭。大伙尽管吃就是。道长这人随和,没有什么讲究。”张方清带着大伙往祖师庙走去。

    祖师庙里,老道忙得个不亦乐乎,一年到头,也难得留个人在祖师庙呷一餐饭,就连碗筷都有些不够数,在庙里到处一通翻,总算找齐了几个碗。又找到了几双长久不用的筷子,先放在水里泡着,待会好好洗一洗。山里人不讲究,洗干净了就能用。

    熏腊的野猪肉倒是现成的,烧了一锅子水,将腊肉啊泡在水里,用刷子狠狠地刷了一遍,将腊肉上的厚厚的黑炉灰刷干净。去掉黑垢的野猪肉变成通红通红的,看着就让人有食欲。去地里摘了一把红辣椒回来,将腊肉切成大块大块地,炒了一大锅子,用一个陶瓷钵装了一大钵。只闻闻这肉香味,就让老猫围着祖师庙团团转。

    老猫对这祖师庙有种忌惮,就跟看着小屁孩就心有余悸的那种感觉。上次在偷吃猪耳朵弄出心理阴影了。

    小道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结果又睡断片了。

    “师父,你又趁着我睡着了,偷偷地煮好吃的。这次被我抓住现行了!”小道长容易睡迷糊。

    老道哈哈大笑:“混小子,又睡迷糊了。今天怎么在田埂上睡着了?”

    小道长迷迷瞪瞪的,抓了抓后脑勺,今天迷糊了几次,睡田埂的事情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师父,你做这么多腊肉,你想撑死我啊?”小道长对老道的败家行为非常不满。

    “这可不是给你一个人呷的。方清他们过来帮我们插田,我们要不要喊他们呷餐饭?等稻谷收获了,以后咱们两个就不怕饿肚子了。”老道说道。

    “师父,你怎么不喊我起来插田呢?”小道长很是不满地冲了出去,结果直接扑在一个人的怀中。

    “小道长,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张方清将小道长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我要去插田。”小道长两条腿踢个不停,可是仍凭他怎么挣扎,又哪里挣得脱张方清那双肌肉鼓鼓的打手?

    “小道长,田已经插完了,你要是想插田的话,明儿下山跟喜来一起去把我家的小水池给插上稻秧。”张方清说道。

    小道长很是扫兴,从张方清手上下来之后,闷闷不乐地坐在祖师庙的门槛上,看着远处红红的太阳。西边,漫天的红霞。

    “快快快,进来坐,辛苦你们了。没啥好菜,大伙喝杯光酒。”老道连忙招呼张方清几个坐上。

    八仙桌上,就摆了一盘菜。这盘菜,分量相当足,老道洗了一大块野猪肉,足足有十来斤,熏干之后,重量也不会低于九斤。张方清一行六人,加上老道师徒二人,刚好坐满一张八仙桌。八个人吃九斤多肉,也算得上丰盛。况且腊肉复水之后,分量基本上可以恢复到原来的重量。

    一坛子酒,一人倒了一海碗。喝起来,也不讲究什么,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口大口地吃肉。酒喝得爽快,却不舍得流出来一滴。肉吃得爽快,却也不舍得油水从嘴角滑走。

    小道长不喝酒,碗里的肉堆成了一座小山。人小胃口可不小,这一天肚子似乎特别饿,一碗饭,加大半碗肉,吃下去,竟然没感觉撑着。

    老猫转悠了半天,总算等来了小道长送到门口的半碗饭,拌了点油汤,上面盖着一块野猪肉。

    一坛酒喝了个精光,一大钵腊肉吃了个精光,最后连汤都拌了饭。一个个说话舌头都是直直地,话都说不顺溜了。

    天色已经暗留下来,老道还要下山一趟。这一回自然不能够把小道长一个人放在山上,便将小道长背了起来。一行人用松节点了火把,下了山。

    到了山下的时候,小道长在老道的背上已经睡着了。

    “把小道长放在喜来两兄妹床上吧。”小道长迷迷糊糊听到张方清说话,然后就感觉自己被放了下来。

    “师父。”小道长喊了一声。

    “哎。兴儿,你醒了?”老道应了一声,去看徒儿时,发现徒儿又已经睡了过去。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