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陈翠香将手中的五块钱递给小道长,可是小道长接的时候,陈翠香却不肯松手。

    “什么意思这是?”小道长看了陈翠香一眼。陈翠香这才松了手。

    小道长去端了一碗水过来,念了接骨咒:弟子叩请炉公真人,孙武真人,真武祖师,华佗祖师,铁牛祖师,雪山祖师,除痛止血,接骨连皮,五岳圣帝,前传后教,今古宗师,千千祖师,万万祖师,弟子一齐请来,入吾神水,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化了水,洒了一些在吴松林的腿上,然后将碗递给吴松林:“喝了,我再去寻点草药,给你敷上,过三天你来换一次药。”

    小道长说完在房前屋后找了一些草药过来,用钵子捣碎,敷在吴松林脚上。

    “就一碗水,一点草药,就值五块钱?要是腿没治好怎么办?”陈翠香一直盯着小道长,见小道长寻来的草药似乎也就是寻常房前屋后的野草。

    小道长停了下来:“来来来,这五块钱给你。你男人的腿你自己治吧!”

    周茂林当即骂道:“你这个婆娘家当真是不懂经!你男人的腿不治五块钱?你再啰嗦,惹恼了小道长,那你男人当真是要当瘸子了。”

    吴松林也很生气:“小道长,你莫理她,这个猪婆娘我待会好好收拾她!一定让你解气!”

    吴松林觉得应该向肖维山好好学习一下,肖维山那怂货都能够把家里的母老虎揍得服服贴贴的,难道自己就不能够也把家里的猪婆娘驯服得老老实实的?老子一条腿在这,竟然不舍得给五块钱。老子要是瘸了,她好找野男人去?吴松林突然觉得自己头顶上迟早得顶着一片绿。

    陈翠香见自家男人发火了,连忙闭嘴退到一边,但是那五块钱当真是让人心痛啊。

    小道长哼了一声,将一团药膏丢到吴松林脚面上:“自己去敷吧。过三天再来找我。腿瘸了,我退你五块钱!”

    小道长说完转身就走,道爷我可不受你家的气。

    肖维山连忙来挽留小道长:“小道长慢走,我婆娘宰了一只大母鸡,快准备好了,小道长一定要在我家吃饭,我还有事情要求小道长帮忙哩。”

    “合着你请我呷饭,还想使唤我啊?”小道长问道。

    肖维山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小道长你听我说。是这样的,我之前不是请了吴松林看屋场地么?哪个晓得他什么都不懂,还差点把我家害死。现在晓得吴松林是这个样子,我哪里还敢让他给看屋场地?小道长年纪虽小,但是道行高深,我想请你帮看个屋场地。”

    “找我看屋场地?”小道长吃惊地问道。

    “是啊。小道长看的屋场地肯定比吴松林强。”肖维山说道。

    “你当真的啊?我可没给别人看过屋场地啊。”小道长笑道。

    “当然是认真的。你连大枫树精都对付得了,肯定不会看错屋场地。”肖维山还真不是随口说说。

    周围的群众立即议论起来。

    “肖维山还真是脑瓜子活,我觉得小道长肯定比一般的地仙、风水先生强啊。”

    “对啊,怎么没人想到这一点呢?”

    “小道长就是年纪小了一点,没啥经验。”

    “怎么没经验,老道长那次出去不把小道长带上?小道长的见识比不上老道长,难道还比不上吴松林这样的风水先生?”

    “也是。”

    ……

    周茂林也是心中一动,到时候自家建房子,是不是也请小道长帮忙看屋场地。

    肖红霞跑了过来,拉着小道长的手往自家走:“常兴哥哥,我娘让我来喊你回家呷饭。”

    “红霞,小道长今天给我们家做了事,要到我们家呷饭。要不你也跟小道长一起去我们家呷饭吧。”肖维山说道。

    “谁稀罕呷你们家的饭。你们家都是坏家伙。陆美芳那个恶婆今天还跟我娘骂架哩。小道长跟我家一边的,不呷你家的饭!我家也杀了鸡吃鸡肉。常兴哥哥,我们走!”肖红霞用力拉着小道长,飞快地往前走。

    “放心吧,我不去肖维山家里呷饭。”小道长还真是不稀罕肖维山家里这顿饭。

    “听到了没?常兴哥哥不呷你家的饭!”肖红霞得意地说道。

    罗春花看到小道长跟着红霞进了屋,立即笑意盈盈:“常兴,你不去呷陆美芳的饭就对了,陆美芳这个恶婆娘,心里坏得很,谁晓得她会不会在她做的菜里吐口水哩。她今天可是被肖维山打狠了。”

    肖大江也应和道:“维山平时被婆娘欺负狠了,这一次翻了身,好像是要赚回来一般。”

    “肖大江,你准备什么时候赚回来?”罗春花微笑着问道。

    肖大江连忙说道:“说什么话。我婆娘跟陆美芳那恶婆娘可不是一种人。我婆娘这么贤淑,我一辈子都要捧到手里,哪里舍得打。”

    “要死了,当着细伢子的面讲这个。”罗春花娇笑着嗔道。心里则是跟喝了蜜一般的甜蜜。

    肖红霞则拉着小道长的手问道:“常兴哥哥,你以后会不会打婆娘?”

    “不晓得。”小道长摇摇头。

    “为什么不晓得?”肖红霞不解地问道。

    “我以后讨的婆娘要是跟师娘一样,我就不舍得打,要跟师父一样宠着。要是跟陆美芳那个恶婆娘一样呢,那就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小道长认真地说道。

    “这话师娘爱听。待会师娘给你一个大大的黄腿把子呷。”罗春花咯咯笑个不停。

    肖红霞一点都不高兴:“我长大肯定跟我娘一个样,常兴哥哥心里却还想着讨别个。”

    肖大江哈哈大笑:“小滑头。”

    过了三日,吴松林来找小道长换药的时候,走路似乎已经正常了,小道长依然给他换了药。

    “你过三天就把这药自己取了,这一阵别挑担子,别太用力。否则断了,我还得问你要五块钱。”小道长警告道。

    一听五块钱,吴松林连忙点头答应:“知道知道,一定按你说的做。”

    小道长看着吴松林唯唯诺诺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其实吴松林脚上敷的药,就是一把野草,用不用都无所谓,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化的那碗接骨水。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