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江水没干的时候,水潭的水着实是很深的,尤其是有些水潭,跟水井一样,里面甚至还有泉水,据说可能还连着地下河,这些地方,仙基桥的人游泳的时候,都是特别避开。即便是现在江水快干了,依然没有多少人敢贸然进入水潭区域。

    “常兴,别去水潭那边,危险!”罗春花见小道长径直往水潭附近走去,水已经没过小道长的大腿,慢慢地快到肚脐处。

    小道长回头笑了笑:“师娘,莫担心,我小心着哩。”

    “这孩子,快回来!”罗春花见小道长没有听话地返回,连忙向水潭追了过去。只是江底的淤泥没过了小腿,粘性又大,行走起来,非常碍事。反而没有在水中行走的小道长的速度快。眼看着小道长便已经走到了水潭处。

    小道长的身体突然一矮,身体一下子没入水中。

    “常兴!”罗春花大喊一声,发疯一般拼命地朝着小道长跑去,眼中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千万莫要出什么事情啊!

    仙基桥的群众听到罗春花的凄厉的喊声,也注意到了这边。

    “快快,拿竹篙过去。”

    “春花,春花,你莫靠过去,你过去,不但救不了小道长,还把你自己搭进去。”

    肖大江本来正在踩着水车的转子,看到这边的情况不对,连忙从水车上跳下来,飞快地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常兴在哪!”

    肖大江一边跑一边喊。

    水车部停了下来,仙基桥所有人都往水潭处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水潭处冒了一个大水泡,一个小脑袋从水里钻了出来,然后双手举着一条大鱼欢快地大叫:“师娘!我捉到一条好大的鱼!”

    “臭小子,你给老娘上来!看老娘今天怎么收拾你!我的心肝都被你吓破了!”罗春花一声竭斯底里地怒吼。这才是真正正版的河东狮吼啊!

    小道长懵了,我捉到了一条大鱼,难道也有错?师娘一向都很温柔的,怎么我扎个猛子就变了一个人了?

    小道长手举着一条好大的鲶鱼,身体在水中一动不动,似乎就浮在水中一般。一般人踩水,身体难免会有所晃动,但是小道长根本不用踩水,只需要控制着四周的水将自己的身体托起就行。这样就算在水中站一整天,小道长都不会感觉到累。

    见小道长平安,所有人都长吁了一口气。

    “小道长,你当真是胡来,这水潭深不见底,下面连着暗河,你要是掉下去了,根本就出不来。你怎么做事这么冒失呢?”周萍善意地责备道。

    “婶子,这里没好深。我又没沉到水潭底去,就在水潭边上摸到了鱼就浮上来了。”小道长到了水底,睁开眼睛看了看水里的情况,水潭确实很深,甚至到了水底,小道长感觉到了一股漩涡,人只要进入到漩涡里,就有可能被吸进去,再也出不来了。不过这个漩涡对小道长来说,一点危险都没有。别说漩涡根本不可能将小道长吸进去,就算吸进去,小道长在水中也能够照常存活下来,轻易便能够破出漩涡,脱离危险。水潭里的鱼当真是不小,小道长进入水潭的时候,不时地被惊慌的鱼撞到。小道长正是从这些鱼中选择了个头不小、肉多刺少的鲶鱼。

    肖大江走了过来,瞪了小道长一眼:“臭小子,还不快点从水潭里出来,你师娘喊你都不听,活该被你师娘骂。”

    “肖大江,都么子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和稀泥。你晓得刚才有多危险么?这水潭淹死过多少人了?你是仙基桥人,难道你不晓得?今天回去,我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收拾这混小子一顿。常兴没大人,你是他师父,我是他师娘,我们不管他,哪个管他?”罗春花不仅是泼辣。

    肖大江抓了抓脑壳,不住地点头:“是该骂,是该骂。回头我给你去找根苗竹梢梢(竹子枝条,叶子掉下之后,竹子枝条分岔多而细,用来打人很痛,只伤皮,不伤肉骨。往往打的时候痛得很惨,恢复起来非常之快。只是农村最常用的家法用具。),你好好抽打他一顿。”

    小道长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不知怎么的,心里还有种暖暖的感觉,自从师父走后,就很少有人这么打心底关心他。罗春花虽然凶巴巴的,但是小道长却能够感受到她的那种真切的关心。

    “师娘。你莫生气。我就是想给师娘捉条鱼呷。以后我再也不这么做了。”小道长耷拉着脑袋,走到罗春花面前,将那条鲶鱼放到罗春花的鱼篓里。

    “傻孩子,你晓得那水潭有多危险么?师娘宁愿不呷鱼,也不愿意你有任何闪失。晓得么?”罗春花本来是等小屁孩一过来,直接揪着耳朵拉到岸上噼里啪啦打屁股的,现在看到小屁孩可怜巴巴的样子,立即心中一软,哪里还舍得打一下,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了。

    肖大江还真的跑到竹林捡了一根苗竹梢梢过来,递到罗春花手中:“婆娘,给我狠狠打,这孩子就是欠收拾。你跟他讲好话,他肯定是听不进去,打他两梢梢就听话了。”

    罗春华气恼地接过苗竹梢梢,心里恼火得不得了。这个蠢男人家,没看到老娘我气消了大半了么?

    “婆娘,用力打!等你打完了,我再好好跟他讲讲道理。”肖大江说道。

    小道长看了那根苗竹梢梢一眼,眼睛一跳一跳的,左跳财,右跳灾,两只一起跳是怎么回事?哪个出来告诉我一声啊。我要不要逃啊?

    小道长心里虽然有那么一丝念头,脚下却站在原地不动,耷拉着脑袋,等候师娘的发落。

    罗春花扬起苗竹梢梢,一狠心,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呼声响起。

    小道长吃惊地看着发出惨叫的师父,又看看手里拿着苗竹梢梢的师娘。

    “婆娘,你打错了!”肖大江哭丧着脸说道。

    “冒打错!徒弟没教好,当然是你这师父的过错。抽一下太少了,还得多抽两下。”罗春花又朝着肖大江身上抽了过去。

    “哎哟娘!”肖大江像发了疯的水牛一般,飞快地冲上了岸。

    仙基桥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哈哈大笑。有些人甚至还故意将肖大江拉住。

    “肖师傅,你莫跑啊。你婆娘在追你呢!”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