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新桥大队的拖拉机开到太平桥卫生院的时候,三个伤员的情况都已经非常糟糕了,杨明山的脑壳已经部变黑,并且已经蔓延到脖子以下。而田家余手上的黑色沿着手臂蔓延到了胳膊。杨福安的身躯也已经变得乌黑。

    “医师,医师!快救命啊!”下了车,新桥大队也不晓得该怎么找医生,进了医院大门就开始大喊起来。

    卫生院的医生连忙跑出来看,一看三个伤员的情况,连连摇头:“我们卫生院处置不了这么严重的伤情,你这还可能中毒了,得去县医院,县医院都有可能对付不了,还得转市医院或者省医院。”

    新桥大队的人一听彻底懵了,县里医院已经够吓人的了,市医院和省医院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过遥远。新桥大队还从来没有人去县里的医院看过病呢。

    “医生,帮帮忙,我们好不容易才从村里赶过来。他们这个样子,能熬到县医院吗。我们出来的时候,他的手还没黑到手腕,现在都已经快到胳膊了。再拖下去,身都变黑了。”田存山苦苦哀求,他虽然不晓得这黑色究竟什么东西,却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乡,我们当真是没有办法。他这是什么东西伤到了啊,怎么还有中毒症状呢?”卫生院的医生无奈地说道。

    “团鱼咬的。一个很大的老团鱼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就成这样了。”田存山说道。

    “对不住啊,老乡,我们这里实在没办法。你们得抓紧时间送县医院。他们那里才有能力做手术。我们这里条件不具备。”卫生院连血都不能输,平时搞个包扎,治个伤风感冒什么的,碰到个阑尾炎都不敢随便动刀,这三个伤员,情况一看就很恐怖,搞不好就可能会死人的。这种程度的伤,卫生院是绝对不敢接手的。这年代倒是没有什么医闹。

    朱从明摇响拖拉机,将拖拉机掉了头,让众人将三个伤员抬上车。

    刚抬上车,杨明山突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拼命地挣扎起来。杨明山嘴巴张开,他的牙齿竟然是黑漆漆的,部变成非常尖利的牙齿,尤其是两侧多了两颗长长的獠牙!

    “啊!”扶住杨明山的杨明泉吓得从拖拉机上直接翻了下去,重重地跌在地上,惊得嘴巴张得大大的。

    “吼!”

    杨明山不停地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嘶吼。

    “怎么办,怎么办?”杨明泉慌了。

    朱从明也连忙跳下了拖拉机,和几个新桥大队的人面面相窥。

    “这该怎么办呢?”朱从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啊!”拖拉机车厢里突然发出一声惨呼。田家余一只手抓住拖拉机护栏,想要爬起来,但是他身上压着一个人。杨明山虽然被五花大绑,但是他一个滚滚到田家余身上,张开嘴巴就咬在了田家余脖子上。尖利的牙齿刺入到田家余的脖子里。田家余想跑都逃不脱。

    “明山!快松开!你要干什么?”田存山用力想要拉开杨明山,谁知道杨明山嘴巴狠狠地咬在田家余的脖子上,任凭田存山多大的力气也没办法掰开。

    杨福安则慌忙从车厢里爬起来,飞快地跳下了拖拉机,胯下剧烈的疼痛让杨福安痛不欲生,但是求生的本能依然让他想要逃离危险。

    鲜血从杨明山的嘴边不停地流下来,田家余的哀鸣声慢慢地变弱,最后终于没有了声息。

    田存山想尽了办法,用各种方式攻击杨明山,甚至捡来石头狠狠地砸在杨明山的脑袋上,也没能够让杨明山松口。

    “救人啊!快救人!”田存山哭嚎着。

    但是没人敢靠过去,因为这种情况实在太诡异了。

    卫生院的医生跑出来看了一下,就连忙跑进卫生院拨通公安局的电话:“快来人啊!卫生院门口杀人了!”

    杨明山不仅一直没有松口,反而在大口大口地吞食田家余脖子上喷涌出来的鲜血,等到田家余的鲜血流尽,他才松了口,张开嘴巴,口里鲜红鲜红的,满是鲜血。

    田存山不晓得从哪里捡来一根铁棍子,一棍子狠狠地砸在杨明山的脑袋上。

    砰!

    一声巨响。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早已经被田存山这狠狠地一击,打得脑浆直流了,但是杨明山的脑袋似乎跟铁打的一般,这么狠狠地一砸,竟然没将他的头骨砸开,杨明山反而像个没事人一般。不过田存山这一击,激怒了杨明山,杨明山竟然从车厢里突然蹦了起来,虽然绑住了双手,却并没有绑住他的脚,所以并不妨碍他从车厢里跳下。只是他双眼尽瞎,只能够凭借声音来判断方位。

    杨明山听到田存山的叫骂,跳下拖拉机之后,虽然摔倒在地上,但是很快蹦了起来,直接扑向了田存山。

    “都小心!他可能是狂犬病发作!”卫生院的医生提醒道。

    围观的群众与新桥大队过来送医的几个人立即呼啦啦地跑开了。只因为死掉了崽的田存山一心想要找杨明山报仇,并没有跑开。躲开杨明山的攻击之后,田存山又狠狠地给了杨明山一棍子,打在杨明山的脑袋上,将杨明山打翻在地。

    “杨明山!我跟你拼了!”

    但是对杨明山似乎并没有构成太大的伤害。杨明山再次朝着田存山声音的方向扑了过去。

    杨明泉偷偷地跑到拖拉机旁边,伸手在田家余鼻子下探了一下,发现田家余已经没气了,连忙将手缩了回去,冲着朱从明摇了摇脑袋。死人了!真的坏事了!

    田存山连续竭尽力在杨明山身上狠狠地砸了几下,搞得有些气喘吁吁,可是杨明山却依然像个没事人一般。而且越来越狠厉。田存山反而有些左支右拙了。

    “他眼睛瞎了,你莫做声,躲到一边,他找不到你!”卫生院的那个医生提醒了田存山一句。

    田存山连忙屏息躲到一边,四周的围观的群众也都不敢发出声音。杨明山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发疯一般的四处乱冲乱撞,一次次撞击到墙壁上,各种树木上。不时地翻滚,连他手上绑着的绳索都被他撞开了。

    杨福安跑到了一边,胯下痛得厉害,他是真不想死啊,但是等到黑色的毒素蔓延到身,自己会不会也跟杨明山一样呢?杨福安心里发冷。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