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的个娘,差点没把老子害死。”樊九才找了个安的地方先喘了几口,把气给顺了。刚才王宪平那突然的一声大喊,还真是把他给吓到了。这地方真他娘的高啊!那山底下的村庄在这上面看起来,就跟芝麻一样。那条江平时一口气还不怎么游得过,现在看起来,就跟一根丝线一样。

    “对不住,对不住。”王宪平慌忙解释。

    “上面怎么回事?”樊九才问道。

    “上面到顶了,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们肯定是走错地方了。那座祖师庙又不是建在最高的峰上面。但是怎么会有路通这里呢?仙基桥的人也不会闲着没事干,跑这上面来啊?”王宪平真是有些搞不明白了。

    “这还要你说?我们肯定是被人耍了。人家把真的路给封了,给我们做了一条假路。仙基桥的人肯定不会到这里来。但是我们清不起方向的,就一定会跟着路来。算了算了,下去吧。”樊九才倒也一下子就想通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虽然是走下坡路,似乎更省力一些,但是下山的时候,身体最难控制,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这里这么险峻,如果滑倒,弄不好就会送掉小命。

    等几个人重新回到之前那个山腰上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九才哥,实在是走不动了。万一滚下去,命都没了。”姚万林一屁股坐在地上,就不肯起来了。

    许健明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应该是在众人攀爬顶峰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

    樊九才自己也累了,找了一块大圆石坐到了上面:“这个许健明,以后别想跟着我了!”

    “九才哥,我早就想说了。每次遇到什么事情,许健明都是第一个打退堂鼓的。这种人就该及早清理出去。”王宪平说道。

    “放心吧。以后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他跟我了。”樊九才这一回也是彻底对许健明失望了。

    “九才哥,接下来怎么办?还继续找祖师庙么?”王宪平问道。

    “还找个屁!等我们下山,天早就黑了。这么乌漆墨黑的去哪里找祖师庙?今天这事够丢人的了,祖师庙的事情暂时放下,咱们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做哩。”樊九才心想这一次差点被人坑得没命,连别人的影子都没看到,我傻才再来呢。

    樊九才这些人这么一耽搁,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山里本来大雾,光线就不是很好。现在太阳一落山,山里直接就跟晚上差不多了。樊九才等人来的时候就没怎么准备,以为一会功夫的事情,砸了就走。哪里想到搞到天黑,还没看到祖师庙的影子。

    还好樊九才口袋里带了一盒火柴,在山里捡了一些松枝,再找了割了松油的树,在放松油的口子上挑了一团松油,然后用树皮捆起来,用松油浸透。一个简易的火把就算做成了。

    山里的路,可没有一条好路走。几个人虽然打着火把,但脚下的路还是看不真切,不时地有人在山路上翻滚。走着走着,便一个个衣服褴褛,遍体鳞伤。

    “九才哥?是你们么?”突然有人跑了过来。

    樊九才用火把照清楚,发现竟然是许健明。

    “你怎么还在这里?”樊九才问道。

    许健明哇的哭起来:“我下来之后,就跟着我之前做的记号走,谁知道走了半天,一直都在这个地方打转。”

    “活该!你这种人,如果放在战争年代,就是一个标准的逃兵和叛徒。”姚万林骂了一句。

    “你做了记号还走错路?”樊九才感觉事情有些古怪。

    “来的时候,我一路在树上做了记号,就是怕回去的时候迷了路。可是我跟着记号走,走了半天都没走出这个地方。这棵树我都来过十几次了。”许健明眼泪哗啦啦的。

    “没用的东西。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一样。”王宪平很是不屑。

    “别哭了!跟着我们走!毕竟你是跟老子一起出来的,不然的话老子才懒得管你。”樊九才没好气地说道。

    但是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樊九才一行人竟然又回到了之前遇到许健明的地方。

    “九才哥!我们又回到现地方了。”许健明看到那棵树之后,脸色立即变得惨白。这棵树他印象太深刻了,野柿子树,树上结了很多柿子,树杆上有个洞,刚好到他额头。这条路上,自然不可能有两棵一模一样的柿子树。而且野柿子树很难找到两棵一模一样的。

    “娘的!遇到鬼打墙了。大家先站住不动。待会大家冲着四周撒尿。脏东西最怕童子尿。我们这么多人,泡也要把这脏东西泡死。”樊九才想了一个好主意。

    若是常兴在这里,肯定肚子都要笑痛。童子尿就能破风水阵?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

    “预备!拉!”樊九才一行人连忙拉下裤子,对着四周拉了起来。

    “行了!我们现在往前走!”樊九才说道。

    再过了一刻多钟,樊九才一行疲惫不堪地再次回到那棵野柿子树下。四周的童子尿迹都还没完干呢。

    “九才哥,不管用啊。现在怎么办?”王宪平说道。

    “骂!骂越凶越好!这种倒路鬼最怕被人骂,只要骂得凶一点,它肯定会自动离去的。”樊九才又出了个主意。

    几个人一齐骂,把村子里最难听最恶毒的话部借鉴了过来。骂得每个人都有些口干舌燥了,樊九才这才挥手带着所有认赶路。

    但是,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樊九才带着几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野柿子树下。这一次,他们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一屁股在地上坐了下来。

    “我走不动了!打死我也不走了。”姚万林往地上一躺,再也不肯动了。

    其余的人也一个个绵软无力地坐了下来。樊九才自己也走不动了,一句话都不说,也跟着坐了下来。最惨的是许健明,脚上是泡,好几个都已经破掉了。像一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常兴此时与仙基桥的一行人就站在离那棵野柿子树不到一百米的山坡上。大雾竟然对他们的视线没有任何影响。樊九才一行人的倒霉相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也真够惨的了,等他们醒来就放他们走?”张方清问道。

    “哪这么容易。就吃这么一个小苦头,我敢肯定他们以后还会来。我要他们一想起这一次的峰眉寨之行就浑身发抖。不让他们多做几个噩梦,他们哪里会接受教训?我这也是为他们好。得罪了我,我还就让他们吃点苦头。要是得罪了别的人,说不定就要了他们的命了。”常兴说道。

    “那待会怎么吓他们?”张兴富很是感兴趣。

    “不能让他们停下来,得让他们累得在地上爬才行。”常兴说道。

    樊九才等人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狼嚎声在不远处响起。

    “狼!不好,这里真的有狼!”许健明一骨碌爬了起来。

    “嚎么子嚎?非要把狼群吸引过来,你才甘心啊?赶紧找柴火,烧一堆火。野物都怕火。点几堆火,狼群就不敢靠近了。”樊九才连忙带着几个人找出找柴火。枯枝枯叶的倒是不少,可这些燃料根本不经烧啊。

    “呜呜……”

    狼的嚎叫声似乎越来越近了。

    樊九才也有些紧张起来,他也听得出来,狼嚎声已经没多远了。

    几个人手里又没有刀,只能捡一些枯枝枯叶。搞了半天,没捡来多少柴火,根本烧不了多久,万一狼群来了,一群人得搭在这里。

    “走!再试一试。我就不信找不到下山的路。”樊九才打着火把走在最前面。

    刚才说打死也不走的姚万林,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走得比谁都快。他可不想留下来喂狼啊!

    这一回,一行人走得比前面任何一回都要快。可是最后还是回到了原地。

    樊九才绝望地坐到了地上:“这一次狼来了也不跑了,喂狼算了,也好过累死,最后还是被狼吃了。”

    “我也不走了。”许健明是真的走不动了。

    不过樊九才等人不走,常兴总有办法折腾他们,愣是折腾了一晚上,等到天亮,迷阵自破,樊九才一行人才哭嚎着下了山。这一回,他们得消停很长一段时间了。

    等樊九才等人走了之后,常兴才将张方清一行送下了山。祖师庙里的腊肉几乎部给他们分了。

    “常兴,你别部拿光。你自己留点。”张方清说道。

    “没事,方清叔,山里野味多得很,腊肉我都吃腻了。”常兴说道。

    张兴富笑道:“过些天,我给你送一盒卤豆腐来。”

    “要得。”常兴很高兴的接受了。

    “过两天我就把烧酒药给你送过来。方清,你记得把你家烤酒的家伙送过去。”肖老四说道。

    常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老四伯伯,金林哥的病我暂时没办法,将来我要是能治得了,一定会给金林哥治的。”

    “这事都怪我。当初我要是喊了你,哪里还有这些事。唉!”肖老四想起他崽的事情,就后悔不迭。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