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建国走在最前面:“保卫队的人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吧?”

    “好像是没有。难道是他们回来了?”戴复东说道。

    “走,过去看看。这个肖光明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开枪就跟放鞭炮一样随便。以后必须对他有所约束,不然以后根本无法控制住。”赵建国眉头紧蹙。

    走到山口,看到的却并非保卫队的人,而是仙基桥的民兵。

    “肖连长,你们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啊?”赵建国走上前问道。

    “你们保卫队的人还没回来吧?”肖银顺问道。

    “是啊。上一次他们进山,很早就回来了,这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天都黑了还没回来。”赵建国说道。

    “你们这些知识青年,根本不知道大山里隐藏着的危险。到了晚上,就算是仙基桥最厉害的猎人,也不敢在山里转悠。我们今天也进山了,不过我们出来的时候,还听见肖光明他们在打枪。刚才茂林书记让我到这里来放两枪,让他们大概知道方向。”肖银顺说道。

    “你们既然知道山里这么危险,为什么不劝说他们跟着你们回来呢?”戴复东问道。

    “我们就听到他们放枪,隔多远谁知道?再说,你们知识青年会听我们农民的话么?”肖武不屑地说道。

    “算了,我们任务完成了。至于他们能不能听到,我们就无能为力了。”肖银顺说道。

    “肖连长,保卫队这一次进去了七八个人。到现在都还没出山,情况很危急,你们能不能多派一些人进山搜寻一下?”赵建国说道。

    “你们知识青年的命是命?我们仙基桥的农民的命就不是命了?这个时候,让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进山找人!你是想让我们去送死么?”肖武很是生气地说道。

    “肖武。”肖银顺制止住肖武继续说下去,然后向赵建国摇摇头,“这么大的山,你让我们去找几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我们就算进山,也很难找到人,明天天亮再说吧。”

    “等天亮,他们早就死光了!你们就是见死不救!”戴复东说道。

    “你们自己还有这么多人,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去救人呢?”肖武冷哼一声。

    “肖武算了,我们走。”肖银顺叫上肖武,就带着几个民兵回去了。

    刚才的枪声还真传到了肖光明一行人的耳中。

    “枪声!在那个方向。”陈仁山激动地说道。

    “那也就是说,出山的口子在那个方向,我们偏过来很远了。”周祥林说道。

    “往那个方向走,速度加快一点!”肖光明果断说道。

    一行人立即调转方向,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快速移动。

    “呜呜……”

    狼嚎声不时地响起,仿佛垂在每个人头上的刀一般。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脚步声与喘着粗气的声音。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朝着前方走,就连伤了大腿的吕玉林也拄着拐杖拼命地往前走。唯恐掉队,被抛弃在这里,成为饿狼的点心。

    “嗖嗖!”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一行人旁边蹿过。

    “狼!”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大体的轮廓,还是看得出来。

    “点火把!”肖光明说道。

    陆森林掏出火柴,可是划了几次,都没点燃。山里有风,好不容易点燃,风一吹立即熄灭。

    “蹲下来,围成一圈!”陈仁山说道。

    几个人立即围了起来,将四周的风尽量挡住,总算把火柴点燃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点燃火把。这些火把还是天快要黑的时候准备好的。那个时候就担心,万一天黑以前出不了山,这些火把可能就是救命的东西。

    一人手上点了一个火把,将周围照得清清楚楚,倒是让每个人心安了不少。

    山口上,还不时地传来枪声。

    “他们应该是在用枪声给我们指方向。”周祥林说道。

    “是啊。等出去了,要好好感谢他们才行。”陈仁山说道。

    肖光明有些恼火,他明显感觉到他在保卫队的影响力因为这一次的事情下降了不少。所有人不再将他的意见作为权威了。

    肖光明很恼火,却也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他自己也是挺无助的,拿不出是那么有效的办法来。而且将所有人带入如今的危险境地,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如果不贸然深入,就不会出这种事情。

    可能是已经到了外围的缘故,虽然周围狼嚎声此起彼伏,肖光明一行也只有那一次狼擦身而过,之后便再也没有碰到一只狼了。

    也许,这个季节,狼并不是那么饥饿。

    “快看!那是他们回来了么?”戴复东突然看到山里出现了一行火把,立即激动地大声喊起来。

    “喂!陈仁山!是你们吗?”赵建国大声喊道。

    “是我们!我们回来了!”陈仁山激动地大喊,摇了摇手中的火把。

    “建国!他们出来了!谢天谢地!”戴复东激动地说道。

    “谢天谢地。没出事就好。”赵建国也长吁了一口气。

    走出山口,保卫队的一行人,都是一脸的兴奋,这是一种死里逃生的愉悦。只是这种愉悦冷静下来之后,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吕玉林的伤是怎么回事?”赵建国问道。

    “遇到了豹群,吕玉林大腿被咬掉了一块肉。幸好是咬在腿上。”陈仁山说道。

    赵建国每次问话都只问陈仁山等人,根本就不理会肖光明。他对肖光明的这一次行为已经非常愤怒了。两次进山,都是肖光明私自决定。这一次更是带着差不多整个保卫队深入深山老林,差点就出了大事。这种情况下,赵建国哪里还能够继续容忍?

    肖光明也是脸色铁青,他看得出来,赵建国只怕是准备借题发挥了。

    “赵建国,有话你就直说!”肖光明说道。

    “肖光明。你两次擅自进山打猎,都没有跟我说一声。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赵建国问道。

    “吃肉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说呢?我这么做还不是想给农场的同志们改善一下生活?”肖光明说道。

    “肖光明,是谁说今后猎物的分配应该论功行赏,而且分配的权在你们保卫队?你分明就是想给你们保卫队改善一下生活。现在农场里所有的同志都在忙着进行生产准备。你以训练的名义一下子拉走大半保卫队的同志。已经严重地影响到生产的进展!我们上山下乡不是来图享乐的,而是来参加劳动,进行自我改造,为国家现代化做贡献的。”

    “赵建国,你少跟老子唱高调。老子做的没比你少。我们是进山打猎了,但是,我们打回来的猎物没有独自享用,而是给整个农场所有认分了。改善了农场的生活。你嘴唇上有油星子,那也是吃的我们打回来的野猪肉煎的油。”肖光明说道。

    赵建国与肖光明的争吵几乎把整个农场的人部吸引了过来。最后众人将两人拉开,结束了这场无休无止的争吵。

    吕玉林的腿被咬掉了一大块肉,被重新用酒精消了毒,用纱布重新包扎了一下。知识青年携带的医药箱发挥了大作用。不过吕玉林很长一段时间,是没发生参加劳动了。

    吕玉林心里开始有了别的心思。他的腿虽然是进山打猎受的伤,但总归实在下乡的时期伤的。第二天,吕玉林便去了公社,名义上是去卫生所治腿,实际上他是去打探口风的。

    “医生,我这腿被咬掉了这么大一块肉,以后会不会变残疾啊?”吕玉林问道。

    “恢复得好,应该不会。”医生安慰道。

    “医生,你也说,恢复得才不会。要是恢复不好,是不是就这么瘸了?会不会截肢?”吕玉林问道。

    “怎么会呢?”医生笑道。

    “怎么不会。我这是在农场干活的时候,被野兽咬的。野兽的牙齿很毒的,说不定就会感染,一旦感染,我的腿就可能会被截肢。卫生所的条件这么差,我的腿要是感染了怎么办?医生,你能不能给我开个证明,说我这腿必须回城才能够治得好?”吕玉林缠了这个医生这么久,终于露出了原形。

    “你这同志思想觉悟可不行。你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回城吧?”医生揭穿了吕玉林的真实目的。

    吕玉林则振振有辞地说道:“医生,话不能这么说。我要是腿没受这么严重的伤,我会放弃这么一个改造的机会么?我现在回城,只是想去进行治疗,我治好了伤,才能够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就算你不开证明,我也会去找公社的领导的。我受的伤是光荣的证明,是我为祖国出力流血的证明。”

    卫生所的这个医生心里在骂娘,想借机回城就算了,还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不要脸。

    吕玉林在卫生所打了针,又上了药,包扎好。在吕玉林的要求之下,医生无奈地在吕玉林的腿上多缠了几圈纱布。没想到吕玉林走出卫生所,就去了大水公社革委会。

    “石书记,我们仙基桥青年农场昨天晚上遭到野兽冲击。为了保护农场,我勇敢搏斗,结果被猛兽在大腿上咬了一口,差点骨头都被咬断。虽然医生建议我回城养伤,但是我决定继续坚持。”吕玉林说道。

    石明本皱了皱眉头:“你这伤没大问题吧?”

    “医生说运气好一点,应该不会截肢。”吕玉林说道。

    “这么严重?既然医生建议你回城去治疗,我看你还是回城治疗一下。我批你回城养伤,等养好伤再回来。”石明本说道。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