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扛着一个大酒坛子去猴山偷酒,肯定是不方便的。经常吃野味,剥了不少兽皮,都是常兴用法术鞣制好的,兽皮又软又结实。寻思着将来给老道做一件皮衣服。老道到了冬天就怕冷,窝在祖师庙不肯出去。所以,常兴每次都把兽皮鞣制好,积攒起来。现在积攒的各种皮毛已经足够做几件皮袄了。

    可是老道一直都没有回来,常兴就把这些皮毛放在屋子里收起来。现在想起来,从里面拿了不少竹鼠皮出来,找了针线将很多块竹鼠皮缝成一个袋子。

    这样的袋子直接拿去装酒的话,肯定会漏得一滴都不剩下。但是到了常兴手里,念了几个道术,皮袋子上面很多块竹鼠皮竟然融合成一整块,无论怎么仔细寻找,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接缝。

    常兴跑去装了一袋子水,试了试,一点都不漏。再动手削了一个木塞,装好酒用木塞塞住,里面的水一滴都漏不出来。

    老猫心想,那酒以后都是你家的,你直接搬过去住就是了,何必搬回来呢?难道你还能把那几颗酿酒的树搬回来?

    第二天一早,早早地吃过了早饭,又带了一些干粮,常兴背着一个竹篓,将酒袋放在竹篓里。

    大黄与大黑争抢着走在最前面。老猫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快到猴山的时候,老猫停了下来。它不准备过去。而是跑过去,在猴山前面喵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

    听到老猫的叫声,满山的猴子立即叫嚷着追了过来。老猫一边跑一边挑衅,将那些猴子激得暴怒,恨不得将老猫抓住之后,撕成碎片。

    常兴与大黄、大黑就站在一边,那些猴子好像没看到一般,叫嚷嚷地追着老猫而去。

    老猫轻车熟路地钻进了那片灌木里藏了起来,再也不探头出来。那一大群猴子气得在灌木四周跳来跳去,捡来石头不停地往灌木里扔。

    老猫躲在里面死活不露头,时不时地喵几声,挑战猴子们的极限。

    常兴自然知道老猫这是故意将猴子引走,好让他有机会偷酒,老猫为了猴儿酒也真是够拼的。

    “走,我们得快点。老猫把这群猴子惹得都快疯了,万一哪个猴子想出办法来,老猫就麻烦了。”常兴说道。

    大黄是找路的高手,因为它每到一处,都会拉点尿做个记号,下一次跟着尿的气味走,就绝对不会出错,可以说是玩尿的高手。大黑就没大黄这一招了。

    没多久,常兴在大黄与大黑的带领下来到了那片树林,还没进入树林,常兴便已经闻到了酒香,到了树林里,那股酒香便更加浓郁了,只闻这酒香味,常兴便已经知道这里的猴儿酒比他酿的五谷酒,不晓得强了多少。也许是猴子采集的野果子种类多,而且这酿酒的环境又比较独特的缘故。

    常兴在大黑的指引下,找到了那几颗已经出了酒的树,拿出酒袋,准备装酒。

    突然林子外面有了动静,常兴连忙与大黄大黑跑到前一天它们藏身的地方。可是常兴如今已经是英俊潇洒的大男孩了,个子比村子里很多成年人还要高。大黄与大黑能够藏身的地方,常兴可藏不住。

    当然,常兴作为一个修道者,自然有自己藏身的办法。

    “藏身藏身真藏身,藏在何处去,藏在波罗海底存,天盖地,地盖天,揭开云雾看青天,千个邪师寻不到,万个邪师寻不成,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个藏身咒念完,常兴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大黄与大黑见常兴不见了踪影,倒也并不感觉稀奇,一起躲进灌木中,连脑袋都不敢往外探出来。

    这个时候,一群猴子进入了树林中,其中有一只体型很庞大,毛发梳理得很整洁,身都是金黄色的毛发,看起来就跟别的猴子不大一样。其他的几只猴子簇拥着这只猴子,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看来这只大金毛猴子应该是这群猴子的头领,说不定还是猴山的猴王。

    猴王进来之后,似乎闻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吱吱叫了几声,猴王身边的几只猴子立即在树林里散开。四处寻找起来。其中有一只猴子来到乱石后面,四处看了看,脑袋还伸到灌木旁看了看。大黄与大黑早就退到灌木深处,自然没有被这只猴子发现。

    所有的猴子都一无所获,回去向猴王交差。猴王很是不满意,在地上捡起一撮兽毛,那是大黑身上掉下的。昨天在那个地方,大黄将大黑按在地上,大黑身上被扯落了一小撮毛发。

    别的野生动物竟然能够找到这里,已经威胁到了猴王的宝藏。猴王自然是怒不可遏。昨天还被一只猫给摆了一道,结果最后还是让那只猫轻巧地跑掉。猴王觉得这一小撮毛发有可能是那只老猫掉下来的。一只猫为什么会对酒林感兴趣,猴王有些不解,那是猴王从来没见过喝酒的猫啊。在喝酒的天赋这方面,老猫丝毫不比猴王差啊。

    猴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竹筒,爬到一棵树上,将竹筒伸进树洞里,过了一会,一股浓郁的酒香开始在树林里扩散开来。

    猴王将竹筒拿出来,竹筒边缘便有酒往下滴落,下面的几只猴子立即冲过去,张开嘴巴争抢着去接落下的酒滴。猴王闭上眼睛,很是陶醉地眯起了眼睛,静静地品味美酒的芬芳。过了一会睁开眼睛,端着竹筒开始小口小口地饮酒。

    常兴差点因为这香醇的美酒破了隐身咒。林子里突然起了一阵风,呼啦啦地吹得树叶作响。

    猴王只是奇怪地四处看了一下,手中的竹筒连同美酒已经不见了踪影。

    “吱吱!”猴王气得跳脚,它气的不是丢失的美酒,而是面子。在手下们的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小贼偷了酒,这还了得,今天可以偷本王的美酒,明天就可以偷本王的妃子,后天就能够偷本王的王冠了。猴子头上戴着一个铁圈圈,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捡来的。

    树下的猴子慌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小贼在哪里呀,四处乱蹿,也没能够看到那只竹筒去了哪里。

    常兴一口便将那竹筒酒喝了个干净,然后将竹筒又丢还给了那只猴王。

    竹筒砸在猴王脑袋上,差点把人家的王冠都给砸了下来。

    果然是冲着本王的王冠来的,这还得了!猴王感觉他头顶的王冠已经难保,而且迟早会被一片绿草所代替。

    猴王还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谁拉着,一股好大的力气,它连忙抱住大树,但还是抵挡不住。啪地掉在了地上。

    “吱吱!”

    猴王大声叫嚷起来,将它的护卫呼唤过来。但是那个敌人却根本不现身。

    鬼啊!

    猴王慌慌张张地带着手下离开了林子。

    常兴依然处于隐身状态,他爬到了树上,将酒袋对准树洞。酒袋猛然张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树洞里的酒直接往酒袋里吸。没一会功夫,树洞里的酒就已经被吸了个精光。

    常兴又换了一棵树,先看一看树洞里有没有酒,味道好不好,要是味道达不到,他宁可不要。这里的酒树不少,但是很多树洞里的野果子还没化酒,要么就是酒还不够香醇。显然猴儿酒要达到一定的年份才会出美味。吸干了几个树洞里的猴儿酒,才将酒袋差不多装满。

    常兴背起酒袋就走,大黑与大黄连忙跟上。但是刚走出树林,就发现猴王领着一大群猴子拦住了去路。常兴还好,隐身咒还没解除,连背着的酒袋都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大黄与大黑就藏不住了。尤其是大黑,猴子一看,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谁让它长得跟老猫一模一样啊。

    这群猴子在老猫那里受的气,现在要部发泄到大黑身上来了。

    “愣着干啥?跑啊!”常兴喊道。

    大黑与大黄立即撒腿就跑。

    倒是那群猴子被吓住了,它们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话,如果是这只猫和狗其中一个说的,那就说明它已经成精!它们就是猴子再多,也不敢去惹一个妖精啊!

    猴王也怂了,哪里还敢追?有只直脾气猴子嗷嗷嗷地要冲上去,结果被猴王一巴掌打翻。直脾气猴子当即懵了,我又做错什么了?

    猴王吱吱地呵斥了几声,所有的猴子悻悻地散开。猴王连忙跑到酿酒林查看损失,结果酿好的猴儿酒损失大半。差点没当即气得郁闷死。

    常兴很是奇怪,猴子居然没有追上去。虽然常兴已经有了很多种预案,结果一种都没用上。

    老猫又等在路口,一看到已经解除隐形的常兴立即扑上去要分赃。

    “你知道我们今天多危险么?所有的猴子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才跑了出来。

    大黄与大黑有些奇怪,我们当真是这么跑出来的么?

    老猫并没觉得奇怪,谁让你偷人家的宝贝呢。要是本汪,绝对跟你玩命。不过老猫很快警惕起来,不是借着这个借口不分给我酒吧?本汪也是做了贡献的!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