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跟着血迹追!”陈仁山这一次卯足了劲想要打一头大家伙回去。肖光明能够借着一头小野猪就能够在保卫队树立威信。他为什么就不能够借着一头黑熊在青年农场树立威信呢?他可不想一直借着赵建国等人的影响在保卫队里立足。

    陈仁山这一次其实运气相当不错,衣服穿得厚,地上又是厚厚的雪,而且那只黑熊也没有击中他的要害部位,不然黑熊的这一击,就可能要了陈仁山的命。陈仁山觉得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他铁了心要借着黑熊上位。

    雪已经很厚了,就算是人,一路走过去,就会留下一串脚印。更何况是笨重的黑熊。所以陈仁山一行根本不需要太大的困难,很快就发现了黑熊的逃走的踪迹。

    其中一只黑熊身上是中了枪的,鲜血一只都在不停地往外冒,它们的脚印里还留下了一行血迹。

    “照这样下去,这头熊流血也流死它了。只是要小心另外那头。它可是一点伤都没有。都机灵一点,听到动静立即准备射击!”陈仁山说道。

    众人都是脸上一红,刚才打了那么多枪竟然一枪都没打中。

    “在那!”护卫队队员徐昌华激动地指着不远处喊道。

    果然那边看到了黑熊的踪影,一头黑熊走在前面,不停地催促后面那头黑熊跟上。后面那只黑熊应该就是受伤的那一头,似乎已经有些走不动了。前面那只黑熊很是焦急。它也许已经发现了后面的追兵。

    “快快快,靠近一点打,把那只黑熊也留下来!”虽然黑熊已经在射程之内,但是陈仁山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枪法一点信心都没有。

    众人也都是面露喜色,这两头黑熊每一头至少是三百斤以上。这两头要是都能够弄回去,那可不得了。这个冬天可以经常吃肉了。要知道青年农场来了几批人,但是总共也没超过三十人。毕竟仙基桥只是一个大队,供给这么多人的口粮已经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仙基桥大队并没有因为这一批知识青年减免太多的上交任务。毕竟这些知识青年以后是要实现自给自足的。甚至,以后在自给自足的基础上,也要像仙基桥一样完成上交任务。

    农场已经基本建成,却没有赶上种植季节,只能来年春耕。

    走在前面的大黑熊扭回头冲着受伤的大黑熊焦急的咆哮着。

    “嗷吼!”

    可是受伤的大黑熊已经有些迈不动步子了,缓慢地一步一步往前挪。

    跑在前面的大黑熊突然人立而起,仰头朝天,两个前爪用力地拍打着胸脯,狂怒地连声咆哮。四周树上的雪被大黑熊的咆哮声震得倏倏地往下落。

    陈仁山等人被这只大黑熊的咆哮声惊得愣在了原地,这大黑熊在干什么?

    大黑熊咆哮了几声之后,凄楚地往那只受伤的黑熊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

    “不好!那头黑熊要跑!都瞄准了射击,两只黑熊我都要!”陈仁山连忙端起枪进行射击。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子弹不停地飞过去。

    那头黑熊迅速钻进树林里,飞快地奔跑起来。

    “唉!可惜了!”陈仁山眼看着那头黑熊跑掉,重重地身边的一棵松树上拍了一掌。

    那只受伤的黑熊又中了几枪,已经没办法动弹,躺在地上,痛苦地咆哮着。

    “这东西真是命硬啊!中了这么枪竟然还不死!”周祥林感叹道。

    “是啊。待会还是要小心一点,可别被这头黑熊伤到了。”徐昌华说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待会过去再补几枪,往它脑袋上打,我就不信把它的脑袋打碎了,它还能伤人。”陈仁山不屑地说道。

    陈仁山一马当先,走到离那头黑熊还有几步远的时候,瞄准黑熊的脑袋就是一枪。这一次,子弹准确地打在受伤黑熊的脑袋上,黑熊中枪之后,就再没有动弹了。陈仁山却并不就此作罢,而是再次瞄准,又开了一枪,同样准确的击中了黑熊的脑袋。

    陈仁山还准备继续射击的时候,周祥林说道“不用了,熊脑袋都打穿了,肯定已经死透了。”

    “我就说嘛。这熊又没有成精,怎么可能用枪打不死?今天可惜了,本来可以带两头大黑熊回去的。结果变成了一头。”陈仁山惋惜地摇摇头。

    “也挺不错了。这一头大黑熊至少有三百斤以上。够我们吃好长时间了。”周祥林觉得很满意,有这头熊,这次回去,整个农场都得高看保卫队一眼。

    陈仁山往树林深处看了一眼,那只黑熊逃走留下的印记清晰可见。不远处甚至还看到了血迹。

    “那头黑熊也中枪了。”陈仁山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就算中枪,也不是要害部位,它的速度太快了,一点不像受伤的样子。它没有了拖后腿的,我们是追不上的。”周祥林生怕陈仁山贪心不足,连忙说道。

    陈仁山也没有再去追击的心思。有这一头大黑熊,已经非常足够了。他也觉得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走,我们胜利凯旋!”陈仁山手一挥,顺便唱了一句智取威武山的唱段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其余几个也跟着唱了起来,智取威武山传遍了大江南北,随便来个人,没有几个不能够哼两句的。

    陈仁山等人却不知道的是,在那密林深处,一双血红的仇恨的眼睛正盯着他们每一个人。

    那头逃走的黑熊并没有直接跑远,而是跑到山顶的时候停了下来。它的腿上擦掉了一块皮,猩红的鲜血从伤口不停地滴下。但是它恍然不觉,眼睛死死地盯着山下那群欢声高歌,拖着它的同伴的那群人类。

    一直等那一行人翻过罗盘山山顶,消失在树林之中,黑熊仰头朝天咆哮了一声嗷吼!然后一头钻进密林之中,消失在山林之中。

    常兴远远地站在山腰间,他如果不动,根本没人能够察觉到他。就连那只黑熊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常兴的到来。

    “真是胆大包天啊。这个冬天怕是不会安宁了。我得下山去跟茂林书记讲一声,提前做个准备。”常兴自言自语地说道。

    “什么?他们猎杀黑熊!当真是胆大包天!”周茂林听到消息,异常吃惊。

    “茂林叔,事情已经成为事实,他们不仅猎杀了一头成年黑熊,而且伤了一头。打死的那头是公的,打伤的那头是母的。这头母黑熊受了伤,这个冬天怕是不会冬眠了。百分之百会出来报复。仙基桥得早做准备。”常兴说道。

    “怎么做准备。当年的残局怕是要在仙基桥发生了。”周茂林皱起了眉头。

    黑熊本来就是报复心非常强的野兽。受伤的黑熊冬天不会冬眠,会跑出来进食。这样一来,整个仙基桥冬天都会非常危险。

    “好在青年农场最靠近罗盘山,黑熊要出来袭击,青年农场首当其冲。虽然说这事是他们自作自受。但是毕竟都是一条条生命。我要是不知道倒也罢了,知道不去跟他们讲一声,我良心上过意不去。”周茂林说道。

    “茂林叔。我下山来是告诉你们这件事情,让你们事先好有个防备。至于你去不去告诉他们,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去青年农场,你帮我带句话,那头香獐是我养的,哪个要是打那头香獐的主意,我都会给他一个教训的。”常兴说道。

    周茂林点点头“要得,我会好好跟小赵说说。”

    周茂林当天就把村人召集了开会。

    “情况就是这样。各家各户,房子要加固的赶紧加固,篱笆墙要修高一点的赶紧加高。篱笆墙怕是冒得么子用,最好是能够用石头砌……”周茂林将情况大体说了一下,然后吩咐村民提前最好准备。

    “茂林书记,你讲的这些措施在一头成年黑熊面前都跟纸糊的差不多。别说这头黑熊可能不是单独出来报复,就算是单独出来,一头成年黑熊的攻击力,可没有这么简单。”张方清说道。

    “你莫急嘛。我后面还有安排。民兵连从今天开始要每天出来巡逻。晚上要进行值班。听到哪里有呼救声,必须尽快赶过去救人!”周茂林说道。

    “根本来不及,等民兵跑过去,人已经没了。一点用都没有。”张方清摇摇头。

    “我晓得,但是不这样,还能怎么办?”周茂林叹了一口气。

    “我给每家准备一张安宅符吧。无量天尊,有没有用处,只能看祖师爷的旨意了。”常兴说道。

    有些人并没当回事。虽然很多人知道常兴的本事,但是一道符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一头成年黑熊的攻击呢?

    张方清见众人不当回事,连忙说道“常兴,他们不当回事,你别理他们,先给我家请一道安宅符。”

    “要得。”常兴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家也要。”肖大江连忙说道。

    ……

    最后各家各户都还是表示要请常兴的安宅符。

    很多人虽然对安宅符能不能抵挡黑熊的攻击并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出于不想辜负常兴一片好心,还是表示要请安宅符。

    安宅符可不是随随便便请的,要请符就要讲究。得搞个仪式,恭恭敬敬地将安宅符请进家门。那自然还要给常兴封个红包。这是必须的礼仪。

    “这事仙千万不能够讲出去。讲出去,不光是常兴要倒霉,我们仙基桥每家每户都要倒霉。别人可不一定找得到常兴,但是肯定可以找到大伙。所以,回去跟屋里的细伢子讲一下,不许把请安宅符的事情讲出去。我要是晓得哪个把这事讲出去了,我非要剥了他的皮不可!”周茂林这话说得很严厉。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