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常兴回到仙基桥的时候,天已经毛毛亮了。

    周茂林还在焦急地等待,仙基桥的民兵连也在紧张地巡逻着。看到常兴回来,肖银顺立即迎了上来。

    “常兴,怎么样?有没有找到那只黑熊?大伙都担心你呢。”肖银顺说道。

    “那些知识青年都安置好了?”常兴问道。

    “嗯。一家塞一两个,暂时安置下来了。这个时候都睡了。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到了床上竟然一躺下就睡着了。你说这些城里人心大不心大。”肖银顺笑道。

    “这一阵,你睡得好不好?”常兴笑着问道。

    “咦?你不说我还没注意,这一阵睡得还真是好。以前,我晚上总是要醒过来几回,经常做恶梦,这一阵,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你说奇怪不奇怪?”肖银顺说道。

    “呵呵。”常兴笑了笑。

    周茂林一晚上没睡,听到常兴的声音立即从屋里走了出来“常兴,你回来了。快进来,呷点东西,烤烤火。”

    “冷倒是不冷,肚子有些饿了。”常兴走了进去。

    屋子里烧着木凳,火光亮通通的。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肖银顺也跟着走了进来,一进来连忙将门关上“外面冻死个人,还是这屋子里暖和。”

    “银顺,叫大伙都回家去吧。都冻了一晚上了,别生病了。”周茂林说道。

    肖银顺才进来,周茂林就喊他去跑腿,立即皱起了眉头“茂林书记,你看我这才进来,你也让我焐热了。”

    “行,行,你在这烤会火。我去喊人。”周茂林将皮大衣用力裹紧了一些,打开门钻了出去,门刚打开,一股寒冽的风迎面吹来。

    常兴才坐下没多久,周茂林婆娘黄雨春就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饭走了出来,上面放了一个荷包蛋,还放了一些腊肉。

    “常兴,趁热吃。好好暖暖肚子。整个大队靠你一个人,没一个有出息的。”黄雨春说话的时候瞟了肖银顺一眼,眼神里带着不屑。

    肖银顺不自在了,你这样说话,我冒得意见,但你瞟我一眼是几个意思?你给常兴端碗饭,又是荷包蛋又是腊肉。我冒得这个能干,呷不到,我也冒得意见。但我也是在外面待了一个晚上的。我虽然不能够打狗熊,但是也是累得像雄狗。

    “银顺,对不住啊,我不晓得你要来,不然也给你准备点呷的。要不你到灶膛里扒个红薯呷吧。昨天晚上烤好的,我刚才放了几个进去烤热。怕常兴吃不够,再呷两个红薯。”黄雨春说道。

    肖银顺摇摇头“不用了,昨天晚上我婆娘给我准备了吃的。现在肚子还饿。”

    肖银顺心里想哭,他婆娘昨天晚上跟挺尸一样,哪里还晓得给他准备呷的。送知识青年过去,敲门敲了半天才把人喊醒。哎哟我的娘,昨天晚上送去屋里的好像是男知识青年。连忙起身往家里跑。

    “银顺,你跑这么快做么子?你要是肚子饿,我给你去热点吃的。你莫生气啊。”黄雨春嘴上是这么说,走过去砰的就将门关上。

    “常兴,够不够,不够婶子再给你做点。银顺这家伙太不争气,在外面守了一晚上,就叫苦连天,连你茂林叔都喊不动。就这种人还当民兵连长。还想我给他弄东西呷呢。就喂狗也不给他吃。”黄雨春说道。

    常兴当场就愣住了,婶子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那条狗似的。

    大黄很受用的向黄雨春摇了摇尾巴。

    黄雨春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话里的语病,看到大黄立即露出了笑容“看看,大黄比肖银顺可爱多了。大黄,肚子饿了吧?婶子给你弄点吃的去。”

    大黄摇着尾巴跟着黄雨春去厨房去了。

    常兴端着碗,不晓得这饭是该吃还是不该吃。感觉自己待遇跟大黄是一样的。辈分也是一样的。

    过了没多久,张方清就过来了“常兴,你总算回来了。你这孩子,大晚上的去寻什么黑熊。人没事就行了。好在人没啥事。”

    黄雨春也说道“可不是。仙基桥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带把的一大堆,怎么能就靠常兴一个人呢?说起来,常兴还不算仙基桥人呢。这仙基桥的男人啊,冒得一个有出息的。”

    张方清自然成了黄雨春讥讽的对象。

    “雨春嫂,看你说的。昨天晚上仙基桥的男人家也没有一个躲在屋里不出来的。只是大伙冒得常兴的这一身本事。”张方清说道。

    周茂林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常兴,刚刚还没问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呢。昨天晚上,你找到那头黑瞎子没?”

    常兴摇摇头“找到那头在树林里袭击的黑瞎子了。不过另外应该还有一头黑熊,见过血的,大黄闻出来了,不过已经躲进山里了。可能比打到的那头还要大一些。也也可能更狡猾。这头黑熊不打到,迟早都是一个威胁。只是它躲进了山里,想把它找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怎么办?它要是不除掉,这个冬天都不要想安宁了。”周茂林担心地说道。

    “只能等。这么大的山,很多地方大黄也不敢去。想进山把那头黑熊找出来,不大可能。”常兴说道。

    “但是,失踪的那几个人还是要想办法找出来才行。我今天准备组织民兵进山找人。”周茂林说道。

    “现在进山太危险。那头黑瞎子说不定就在哪里埋伏着。就算我跟着去,我也不能够保证所有认的安。”常兴说道。

    “这事你挑什么头?青年农场又不是仙基桥管的农场。公社让知识青年单独搞农场,直接受公社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知识青年去找公社好了。石明本那土皇帝不是不待见我们仙基桥么?这事就让他头痛去。还有知识青年现在住到仙基桥大队来了,一家多了一两张嘴,这口粮怎么解决?这事也要让公社解决好。”黄雨春不亏是仙基桥最精明的女人。看问题比周茂林还要看得透彻一些。

    张方清非常赞同黄雨春的话“雨春嫂子讲得对。这事本来就该公社来管。我们仙基桥操这份心干嘛?”

    赵建国睡醒了之后,愣愣地看着完陌生的环境。坐起来,想了一会,才记起自己是睡到仙基桥的农户家里来了。他住在肖金林家,肖金林跑到别人家里去睡去了,把床铺腾出来给赵建国与戴复东睡。

    “复东,现在这事怎么办呢?”赵建国现在有些六神无主。

    戴复东也没有了主意“要不去找找周书记?”

    “现在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周书记毕竟年纪比我们大,经历的事情比我们多。”赵建国点点头。

    赵建国与戴复东穿好衣服,也没有去搞知识青年漱口洗脸的那一套讲究,直奔周茂林家而去。

    “小赵,你们来得正好。刚刚还在说起你们青年农场的事情呢。你们青年农厂毕竟是受公社直接管的。我们大队都没有权力过问你们农场的事情。现在既然农场遇到了严重的问题,这事你们就应该立即向公社报告。让公社想办法来给你们解决问题。这事虽然你在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但是主要的问题还是周边猛兽造成的。”周茂林说道。

    听了周茂林的话,赵建国眼前一亮对啊,这事可以去找公社来解决啊。

    赵建国与戴复东当即赶往公社,赶到公社的时候。石明本正在公社办公室里烧着炭火,舒舒坦坦地烤着火,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白开水。

    “小赵,你们青年农场是整个公社搞得最红火的。生产准备得怎么样了?明天开春,春耕生产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吧?”石明本问道。

    “石书记,不好了!我们青年农场遇到非常严重的灾难了。山里突然出来了几头熊,对我们农场发起攻击。已经导致我们青年农场五名知识青年失踪。我们强烈请求公社能够派人帮助我们解决这个困难。”赵建国说道。

    “怎么回事?”石明本大惊失色,手中的搪瓷水杯啪的一声掉落到地上。开水撒了一地。

    “我们农场被黑熊攻击了。昨天晚上,我们冒死与黑熊进行殊死搏斗,最后在仙基桥大队的帮助下,打死一头黑熊,连夜撤离农场。现在部转移到仙基桥大队。”赵建国说道。

    “牺牲了五人?”石明本问道。

    赵建国点点头“是五人。”

    “你们打死了一头黑熊?”石明本再问道。

    赵建国还是有些心虚“其实黑熊是仙基桥大队的人打到的。不过是我们打伤了的。”

    “你们农场受损严重么?”石明本竟然没具体问死人的事情,而是更关注春耕生产的事情。

    “住的地方受损严重。现在就是修好也没法住。黑熊逃走了一头,随时可能再次袭击农场。不光是农场,仙基桥大队都不一定安。”赵建国说道。

    石明本两个食指不停地在桌子上敲着,节奏跟大水这里的锣鼓一样。也不知道他敲的是个什么调子。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