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潘小玲悄悄地将吴婉怡拉到一边:“婉怡,刚才我上去看了看,本来想去常兴同志的地里看一下的,顺便摘两根黄瓜,哪里想到,那个地方不见了。”

    吴婉怡连忙说道:“不是跟你说了,上一次去山上的事情回来后不许再提,更不能够未经常兴同志允许,私自上山么?你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又变卦了?”

    潘小玲有些不好意思:“馋得慌,想去吃点新鲜的瓜果呢。这不是重点啊。那个地方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不见了呢?那个常兴不是鬼吧?”

    “怎么可能呢?这世上哪来的鬼?”吴婉怡没好气地说道。

    “没鬼,那块地好好地能突然不见了?”潘小玲问道。

    “我懒得跟你争。反正这事你把嘴巴给我把好门,要是说出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吴婉怡警告道。现在吴婉怡很后悔当初带潘小玲上山了,这要是让潘小玲说出去,弄不好会给常兴带来麻烦。

    “我知道轻重。你放心好了。”潘小玲有些畏惧地往山上看了一眼,慌忙跑下山去。

    常兴敢让吴婉怡与潘小玲上山,便不怕她们说出去,没有常兴带路,谁也找不到祖师庙。也正好能够将一个人看明白。

    周茂林去年在山上看到常兴的稻谷长得仙基桥大队的要壮实,稻穗也要更大,他数了稻穗上的谷粒数,比仙基桥的多了四五十粒。仙基桥大队的谷种,稻穗谷粒只有一百四五十粒,常兴稻田里的一般都有两百多粒。谷粒还更沉甸。所以,那个时候,周茂林就跟常兴说过,要到常兴这里换一些谷种回去种植。两斤稻谷换一斤谷种都行。

    生产队现在种植水稻,讲究密植,使得禾苗的株数尽量多,如果稻穗一样的话,产量自然更高。而且密植之后,水稻之间的竞争,植株长得会更高一些,最后的光合面积也要更大。因此,每亩稻田需要很多种子。考虑到发芽率的问题,一亩田得好几斤种子。

    仙基桥大队总共几百亩田,总共就需要上千斤种子。常兴去年扩大了一块稻田。收获的稻谷总共也就一千多斤而已。加上常兴自己,总共四张嘴吃,每日的消耗也不小。所以也不能够白送给仙基桥。

    既然周茂林要换,常兴就让周茂林一斤换一斤,给自己留足了种子就行。剩下的部让周茂林换走。

    “常兴,这一次是咱们仙基桥又占你便宜了。别人的稻种,一斤换一斤可换不到。你放心,我挑的都是我们仙基桥最好的稻子。这几天天晴,我又让他们复晒了一次。咬起来嘎嘣脆响。”周茂林说道。

    “茂林叔,你说哪里话。有什么吃亏不吃亏的。反正我也是用来吃饭的。哪种米不一样?”常兴说道。

    “你这孩子就是仁义。”周茂林说道。

    说着说着,周茂林就说到吴婉怡上山的事情:“那天吴同志来我家问基肥的事情,他们知识青年怕脏,不敢去镇上掏粪。其实就算是他们敢掏,也轮不着他们。我早就晓得,镇上的公共厕所都是定好生产队的。我就是故意作弄他们一下。后来吴同志来我家,我就寻思着让他到你这来看一下。你不见怪吧?”

    “没有,来就来吧。我让他们去掏山沟里的淤泥了。”常兴说道。

    “这倒是个好办法。其实咱们仙基桥大队的基肥也不够呢。看来,这些天可以让大伙去山沟里挖淤泥去。”周茂林说道。

    为了积肥,各个大队到了无不用其极的地步。仙基桥村老老少少经常背着一个簸箕到处寻牛粪。捡一簸箕牛粪可以到生产队换工分。

    除了人畜粪便,还去山里割青草积绿肥。河里沟里的淤泥更是每年都要清理一会,塘泥也是非常不错的基肥来源。倒是把山里沟里的淤泥给忽略了。

    “现在山里的黑熊虽然消停了,但是别的野物还是挺闹腾的,你们去掏淤泥,可要小心点。”常兴提醒道。

    “这个我们会注意的,到时候让民兵连专门负责保卫工作。”周茂林说道。

    一千多斤谷种,周茂林带着十几个人一人挑着不到百斤,轻轻松松地就挑回了仙基桥。然后再送了十几担稻谷上山。把常兴的谷仓装满。

    知识青年那边用稻种用得比仙基桥大队奢侈得多,几十亩稻田要几百斤谷种,部都是去种子站购买的。仙基桥的人知道了,都痛呼败家子。要知道这些稻种都是可以留种的,仙基桥每年将收获的稻谷选择品相最好的稻子留种。这样便省了买稻种的成本。稻种可能会比种子站稍微差一点。但是不需要额外花费钱。产量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青年农场那边上面比较重视,所以,他们在很多方面是比仙基桥大队反而更有便利。比如,他们的种子化肥都能够拿到指标,仙基桥还被要求给青年农场提供耕牛。这一点,让仙基桥的群众意见很大,但是仙基桥却不得不执行。

    也幸好现在仙基桥与知识青年的关系改善了,仙基桥群众的反对声才不是很激烈。

    常兴地里的瓜果蔬菜,自己也吃不完,经常会把吃不完的送下山来。肖大江是常兴的师父,每次送什么东西下来,总少不了肖大江家。

    常兴提着竹篮来到肖大江家的时候,肖红霞正哼着歌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

    “红霞,你这是在干嘛呢?”常兴问道。

    “我们学校组织文艺演出,我在练节目呢。”肖红霞兴高采烈地说道。

    “你们去哪演出?”常兴问道。

    “先去县里。要是选上了,可能还要去地区。到时候我就可以去清水看看了。”肖红霞说道。

    “这里厉害啊?”常兴笑了笑。

    “那当然。我们排舞的老师可是文工团的演员。她可厉害了。”肖红霞说道。

    “那你好好练。”常兴将竹篮放到肖大江家厨房里,就准备离开。

    肖红霞连忙追了上来:“常兴哥,你要是还在学校里读书就好了,那这一次我们可以一起参加表演。”

    “我才不会搞这个。你们在学校里也不好好读书,怎么成天搞这个?”常兴连忙摇头。

    “常兴哥,你可别乱说话,我们这是踊跃参加革命文化活动。”肖红霞有些不悦。

    “那行,你加油练,我先回去了。你跟师父师娘讲,我地里还有很多菜,吃不完,你们家的蔬菜要是吃完了,就去山里找我。”常兴说道。

    “常兴哥,你现在怎么每次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说一些柴米油盐的小事啊?”肖红霞说道。

    “可是你说的那些事我一点都不懂。”常兴无奈地说道。自从肖红霞上了高中之后,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可能人长大了一些,很多想法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过常兴也不在意,依然像往常一样对待肖红霞。

    肖红霞则对常兴这种不上进的表现有些不满,慢慢地发现常兴跟学校里的男同学有些差距。但是常兴在她心中依然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她想改变常兴。

    “哎,你别忙着走。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讲呢。”见常兴要走,肖红霞连忙将常兴一把拉住。

    “还有什么事?”常兴问道。

    “常兴哥,没什么事情,我就不能跟你说说话啊?”肖红霞不满地说道。

    “当然可以。”常兴笑道。

    “这不就对了。你不是说给我看了八字,说我一定能够去城里读大学的。可是现在大学还是不招生,我高中毕业,就只能回仙基桥参加劳动了。”肖红霞说道。

    “参加劳动光荣,回来就回来吧。”常兴说道。

    “你是不是骗我的,给我看八字的事情,都是你瞎编的,是不是?”肖红霞问道。

    “当然不是。但是有句话讲得好,富贵在天,成事在人。虽然你八字没问题,但是有个时候也会受人的影响。”常兴说道。

    “那你现在再给我看看,我的八字变没变?”肖红霞说道。

    常兴掐指算了算,然后说道:“八字没变,但是出现了一些细小的变化,你能不能梦想成真,就看这些变化对你是有利还是不利了。”

    “真的?”肖红霞问道。

    “我还会骗你不成?”常兴点点头。

    “嗯。”肖大江走到门口故意清了清喉咙。

    常兴连忙放开肖红霞的手。

    “爹,常兴哥给我看八字呢。说我以后还是能去城里读书。”肖红霞说道。

    肖大江笑了笑,这话你也信。当初我就是骗你娘看手相骗到手的。

    “师父,我送了一些菜下来。这一阵地里的瓜果结满了,根本吃不完,摘了一些下来给大伙尝尝。”常兴说道。

    “你这孩子,就是心热。你师娘马上就回来,待会吃了饭再走。刚刚你师娘还提起你,说你好久没我们家吃饭了。”肖大江说道。

    “不了。我跟喜来他们约好一起去玩呢。”常兴说道。

    常兴话刚说完,常兴就在远处大声呼喊了。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