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城里来的电工师傅来到仙基桥装电线,一个个穿着蓝色咔叽布电工服,带着黄色塑料安帽,神气极了。村的人都来看稀罕。

    水电站发电量有限,必须力保障机械厂的供电,所以仙基桥大队虽然离得近,并没有计划给各家各户送电。要晓得,就算是太平桥镇现在都还没有面通电。只有工厂和单位才会通电。仙基桥小学接了电线,一便于夜校的开展。

    “常兴,你说我们大队什么时候能够跟城里一样,家家户户有电灯啊?”张喜来问道。

    电灯电话电视机早就课本里听说过了,可是对于仙基桥人来说,一切都如同空中楼阁,那么遥远。

    “新学堂都要通电了,仙基桥家家户户通电的日子也不远了。”常兴说道。

    “这倒是。等我们的果园办好了,赚了钱,给各家各户安电线。”张喜来说道。

    几天过后,周茂林站在水电站的水坝上,看着肖武喝肖银顺两个协力将闸门打开,水渠里的水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而出,冲下高坡。然后穿过发电机房,从出水孔冲出。

    水力发电机的机组开始在水的冲击之下开始转动,速度越来越快。机房里的电灯泡一闪一闪的,表明发电机组已经在开始发电了。发电厂突然变亮,如同夜空中突然出现的月亮一般。

    “通电了!”

    不晓得谁激动地大喊一声,彻底撕开了仙基桥夜空的沉寂。

    机械厂也突然亮了起来,厂房里面如同白天一般。

    赵建国激动地说道:“现在电力还没完是稳定下来,等电灯光芒不再闪的时候,我们立即准备开机。”

    周红兵与张大雷决定暂时叛出张喜来的园艺场,跑到机械厂来当学徒工,如果通过选拔,将会成为机械厂的工人。虽然仙基桥机械厂的工人,肯定与城里吃国家粮的工人有着极大的区别。但是工人两个字对于仙基桥农民的吸引力实在太强大了,以至于,无论张喜来如何瞪眼,都没办法将这两个人拉回来,甚至连张红兵都想撂挑子,跑到机械厂去当学徒。

    “喜来,你想去就去。园艺场总会有人来管。你上过高中,在仙基桥也算得上有文化的人。你进了机械厂,将来就完不一样了。”常兴说道。

    “我,我才不会当叛徒。”张喜来显然有些言不由衷。

    “想去就去呀,其实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机械厂也不是时时刻刻开工,你下了班还可以去照料园艺场啊。”常兴说道。

    如果有两其美的办法,张喜来自然是要去机械厂试一试的,万一能够成为工人呢?工人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囊括了仙基桥所有的后生伢子。

    “喜来,你怎么也来了?”张大雷看到喜来,极其意外。

    “我为什么不能来?”张喜来没好气地说道。

    “你之前还说我们呢,结果还不是自己也来了?”张大雷嘟哝了一声。

    “我跟你们不一样。”张喜来说道。

    “怎么不一样,还不是抵挡不住当工人的诱惑。一开始还说我们呢。现在自己还不是也过来了?”张大雷鄙视地看了张喜来一眼,因为来当机械厂的学徒,这几天没少被张喜来讥讽。

    “就是不一样,你们两个是叛徒,我虽然来这里了,我以后还要管着园艺场。”张喜来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么?你管着园艺场,我们能不管着么?怎么我们就成了叛徒了呢?”周红兵笑道。

    “反正你们两个就是叛徒,我和常兴以后决定不再理你们两个。”张喜来说道。

    “你不理就不理,你又代替不了常兴。”张大雷不以为然地说道。

    “反正我跟常兴说好了。”张喜来说道。

    “别吵了别吵了,马上就要试机了,影响到试机,你们负得责任吗?”周风来连忙说道。

    闹哄哄的厂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谁敢来承担这个责任啊?万一机器出啥子故障,岂不成了破坏分子了?

    张喜来几个也连忙闭上了嘴巴。

    机械厂其实现在也生产不了太负责的机器。现在主要是生产拖拉机的配件,将来可能会生产一些更加复杂的产品。比如插秧机、收割机什么的。

    赵建国是恨不得马上就把拖拉机、收割机、插秧机……一大堆的机械生产出来,早点让青年农场实现机械化。到那个时候,他赵建国怕是要上报纸了。赵建国追求的不是简简单单地回城,而是风风光光的回城。

    “电压稳了,准备试机!”赵建国见电灯已经不在闪烁,灯光也变得更亮了,看了一下仪器上的指针,已经指准的额定电压。

    这么关键的时刻,赵建国自然要亲自动手合上电闸,还让戴复东拿着他的相机在一旁拍照。为了让效果更好一点,赵建国微微侧身,不至于只拍下一个后脑勺。

    随着赵建国将闸门合上,机器立即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声。

    张大雷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的妈呀!房子要塌了!”

    看着张大雷的狼狈相,众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常兴一把将张大雷拉起来:“大雷,出息点,你要是这个样子,肯定不会被选上的。”

    这一次的竞争压力很大,村的20岁左右的都是一大群。机械厂没多大,最多需要十几个人,满打满算,收二十个学徒顶了天。知识青年那边会过来几个技术员,再有几个有一定工厂经验的人,算起来也是十来个人。差不多也能够将机械厂和水电站给撑起来了。

    张大雷连忙站了起来:“嘿嘿,刚才是脚下滑了,不小心才摔倒的。”

    常兴并不打算到厂里当工人,只是过来看热闹的。不够不参加学徒选拔,就进不了厂子,自然也看不到热闹,所以常兴索性也跟着张喜来他们几个进来了。

    赵建国早就准备好了材料,用来加工打谷机关键的齿轮,打谷机的齿轮很粗糙,只要强度够,齿轮的精度差一点,问题不大,而且齿轮是用在打谷机上的,承受的力度也不大,只要不用特别劣质的材质,加工得稍微细致一点,就能够在打谷机上坚持很长的时间。

    赵建国将原料铸铁圈固定在机床上,然后稳稳地进车……很快一个车好的打谷机大齿轮就完成了。

    周风来接过刚加工出来的齿轮,立即向赵建国伸出了大拇指:“这个厉害。加工得精致。比我们大队去街上买的那齿轮强多了。

    周风来满嘴赞颂之词,可是又没有说出具体的优点,你说好,那你说出究竟好在哪里?懂又不是很懂,却偏偏喜欢拍马屁,让张喜来很是不屑。

    “这个周风来就是一个马屁精。”张喜来小声说道。

    “他儿子也想进机械厂当学徒。本来想让茂林书记给内定的,但是赵建国解决要公平选拔,选择接受能力比较强的。他儿子那德行,怎么可能选得上?”周红兵知道一点内情。

    “所以人家想多巴结巴结知识青年呗。机械厂以后是赵建国主管,只要他答应了,就能够定。”张喜来说道。

    “赵建国人看起来还是蛮正派的,应该不会让周风来巴结两句就给他开后门。”周红兵说道。

    “红兵,你咋不去找茂林书记呢?他说话应该管用。”张喜来问道。

    “我才不去。丢不起那个人!”周红兵不屑地说道。

    “你们几个认真一点学,选上应该没问题。”常兴说道。

    “我只担心我自己。”张大雷苦着脸说道。

    张大雷吃亏吃在体型上啊!

    “大雷,你不用急,你力气大。机械厂说不定要个干杂活的,比如搬材料啊,都是力气活。”周红兵说道。

    “你才去干力气活,我是来当工人的。”张大雷嘟哝道。干力气活还不如去园艺场呢。

    “常兴,你过来帮下忙。”赵建国向常兴招招手。他没喊知识青年,而是直接喊人群中的常兴。

    常兴自己也很意外,没想到赵建国会喊他。

    “你来了就好了,我还怕你不来呢。”赵建国说高。

    “其实搞机械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在机械厂待一段时间,多留点心,技术是很容易练起来的。这一阵,你跟着我,我把一些技术教给你。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我。”赵建国一句接一句地说着,对常兴表现出超乎一般的热情。

    常兴几次都想说其实我是来看热闹的,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先把技术学会了,到时候好教那三个家伙。大雷那家伙估计一遍两遍不一定学得会,别人不一定有耐心教。

    “常兴这家伙,明明是来陪我们的,结果他都上了,我们还一点把握都没有。”张喜来抓了抓脑袋,把常兴拉过来真的是明智的么是?常兴去年救过知识青年,那一批的知识青年哪个不认得常兴?常兴进来了,他们不选常兴才怪呢。

    “你们至少还有机会,我只怕连当学徒的机会都没有。”张大雷担心地说道。

    “你们两个真傻啊?常兴跟赵建国他们这么熟,能把我们几个给淘汰了么?”周红兵将张大雷与张喜来拉到一边。

    张大雷与张喜来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