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本来吧,你们叶老师来这边教书这么多年了,以前以为在这里待上几年就可以回城。只是现在情况变了,在这里一下子也走不了。之前以为要回城,你叶老师一直都没有谈对象,现在年纪大了,想找也不太好找了。高不成低不就,合适的难找。前不久,石明本书记倒是给叶老师介绍了个,是石书记的哥哥石明原的儿子石宗林。石明原很早就死了,石明本把这侄子当亲生儿子似的。”金康和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石宗林人咋样?”周红兵问道。

    “废话,要是还过得去,叶老师还用这么头痛么?”常兴没好气地说道。

    “对。石宗林从小不学好,经常惹是生非,摔断了一条腿。是个瘸子。要光是瘸子还没这么麻烦。一身的坏毛病,原本结了婚,他把老婆折磨得呷了农药。这火坑,叶老师怎么能够跳进去?”金康和说道。

    “石明本也太不是东西了,他这么一个侄子,怎么有脸找叶老师?”张大雷怒道。

    “石明本自己没儿子,就石宗林这么一个侄子。将石宗林当亲儿子一样。要不是石明本这么宠溺,石宗林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金康和说道。

    “叶老师不答应就是,难道石明本还能够逼婚?”常兴问道。

    “逼婚倒是不至于。只是你叶老师家里的成分也不太好。到了大水中学差点就因为家庭成分的问题遭批斗。那个时候是石书记一力阻止的。但是如果叶老师不答应,石书记很有可能在这上面做文章。大水这地方,石书记一人说了算。这事难办啊。”金康和说道。

    “金校长,我去叶老师那里一下。”常兴说道。

    “我们也过去。”张大雷连忙说道。

    于是三个人连忙找到叶江薇。

    叶江薇现在变得有些憔悴,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没多久。

    “你们怎么来了?”叶江薇看到常兴几个,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们大队的橘子摘了,给大水中学送了一些橘子过来。还给你和金校长家里准备了一些橘子,一起放在金校长那里了。”常兴说道。

    “那谢谢你们了。”叶江薇说道。

    “叶老师,你的事,我们听金校长说了。千万别同意石明本的缺德要求,你别怕他!有我们呢!大不了,你直接去我们仙基桥大队去,看石明本能够拿你怎么样!”张大雷说道。

    “唉,你们仙基桥大队也还是大水的地盘啊。石明本是大水的土皇帝,在大水公社,谁能够奈何得了他?”叶江薇摇摇头。

    “叶老师,大水也在太平桥镇范围内哩,大水公社没人奈何得了石明本,难道太平桥镇还没人治得住他?我明天就去太平桥一趟,想办法把你调到镇上去。石明本就没办法对付你了。”常兴说道。

    “难!要去镇上,还得大水公社这边放人。石明本不会放我走的。”叶江薇说着,又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叶老师,你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不行的话,先拖着,总能够想到办法。”常兴说道。

    这个时候,一个一瘸一拐的男子来到了宿舍,往屋里看了一下,就往屋子里走。留着一个茶罐头,嘴唇上长着一颗大黑痣,三角眼,一副标准的贼眉鼠眼。

    常兴看了这人一眼,就大概知道此人是谁,难怪叶老师不会接受,就算没瘸,叶老师怎么可能同意呢?更何况还是一个有逼死婆娘前科的烂人。

    “你谁啊?进来干什么?”常兴一伸脚,挡在了门口。

    “让开!我是叶江薇男人!”来人正是石宗林。

    “你找死吧!死瘸子,信不信我弄死你!”张大雷跳起来,一把就将石宗林推翻在地。

    “兔崽子!敢动老子!你马上给老子跪地求饶,老子要是心情好,可以饶你一命!”石宗林被摔得不轻,爬都爬不起来。

    “你想清楚了再说话,你饶谁?”常兴走过去,一脚踩在石宗林身上,踩得石宗林连气都出不来。

    “轻点,轻点……”石宗林被踩得在地上手脚不停地乱舞。

    “常兴,被冲动!”叶江薇还真担心常兴把石宗林给踩死了。

    “叶老师,你别担心,这狗东西死不了。”常兴略微松了松脚。

    “叶江薇,你个臭婊子,竟然勾结奸夫,谋害亲夫。你迟早要被我叔浸猪笼。”石宗林还没从常兴脚底下逃脱,便又开始威胁常兴了。

    常兴便又加了点力,当即踩得石宗林没了音:“这畜生就是欠教训。叶老师,你别担心,这事我有办法应付。这一回,我们怎么也要帮你解决了这个麻烦才行。”

    常兴将石宗林翻过来,用手捏了一下石宗林的脖子,让石宗林自觉地张开了嘴巴,常兴立即将手中的一样东西拍入道石宗林的嘴中。

    石宗林睁大眼睛,这是要把我毒死么?但是那东西进了口,竟然还会爬。

    常兴将石宗林松开之后,石宗林连忙爬起来,用手扣着舌头,想将刚才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哇……吐。”一大堆恶心的东西从石宗林嘴里吐了出来,恶心得要死。

    “你,你刚才……”石宗林说说了三个字,便再也说不出下文了。

    “你把我……”石宗林急得直跳脚啊,瘸着一条腿,跳得挺欢的。

    “你瘸着一条腿,好好过日子比什么强不是?干什么老想着呷天鹅肉呢?回去跟你石明本好好讲讲,缺德事少做一点,免得以后断子绝孙。你看你,腿瘸了,婆娘死了,要是哪天断了根,那都是因为石明本做事做绝。对了,你当真是石明本的侄子?我看你面相,你父母应该健在啊。”常兴说道。

    “你胡说!我爹死了好多年了。我是遗腹子。”施石宗林说道。

    “那你有没有算过你爹死,到你出生,中间隔了好久?你算仔细了,看你娘怀你怀了多少个月?”常兴说道。

    石宗林数着手指头算了几遍,常兴发现石宗林还真是十个手指头不够数。原本常兴也不敢肯定,只是觉得石宗林的面相不是无父无母之相。而他腿瘸、死婆娘还真是报应之数。因此常兴觉得石宗林可能是石明本的亲生儿子,而不是侄儿。石明本跟嫂子之间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啊。

    石宗林数了几遍手指,便跌跌撞撞地一瘸一拐地走了。

    “常兴,你真算出来石宗林是石明本的亲生儿子?”张大雷说道。

    “我唬他的,这事千万别出去乱说,要出大事的。”常兴说道。

    “常兴,石宗林要是回去跟石明本说你打的事情,石明本会不会来找你的麻烦?”叶江薇担心地说道。

    “叶老师,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石明本有没有闲工夫来找我麻烦都难说。”常兴说道。

    “真没想到,来一回学校,竟然还能够看到这么有意思的故事。”周红兵笑道。

    “叶老师,你别担心,这事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张大雷说道。

    “明天我就去镇上一趟。争取尽快把你调到镇上去。只要你到了镇上,石明本就算腾出手来,也没办法对付你了。”常兴说道。

    却说石宗林一瘸一拐地赶到大水公社。

    石永德看到石宗林一身的泥土,连忙关切地问道:“宗林,你不是去大水中学,怎么搞成这样?不是想对叶老师动手动脚,被叶老师给揍了吧?”

    石宗林没好气地说道:“关你屁事!”

    石宗林说完便往石明本办公室走去。

    “嘿!这混小子!你叔叔石明本都不敢这么跟老子讲话,你竟然敢这么无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石永德气得直吹胡子瞪眼。

    石宗林瘸着腿,走到石明本办公室,砰的将办公室门推开。

    “宗林,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跟你讲。”石明本看到石宗林,脸上立即露出疼爱的表情。

    “石明本!你倒是跟我讲清楚,你跟我娘到底是咋回事?我爹是十一月死的,我是十月才生,你跟我讲讲,哪个家的遗腹子能怀十一个月,你们当真以为我傻啊?”石宗林大声吼道。

    “你这个混账东西!哪个跟你乱讲的?”石明本慌了,这事在大水大队不算什么秘密,谁都不糊涂,这么显眼的事情哪个不晓得?只是有些事情不能说破。

    “石明本,我之所以瘸了,还死了婆娘,都是被你害的,你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太多,报应都落到我头上了!我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做什么事都不顺。别个打多少架都不会断手断腿,我打别个,把自己弄成瘸子。大水大队哪个不打婆娘,我打一下,婆娘就呷了农药。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原来是在替你挡灾呢!”石宗林当真是满肚子的苦水啊。

    “畜生!你讲么子疯话?我干啥子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哪个给你灌了汤?”石明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石明本,你个老流氓,我爹刚死,你就打我娘主意。当真是缺德!”石宗林眼睛很空洞,什么话都一股脑地往外说。

    石明本慌了冲过去,狠狠地一巴掌,将石宗林掀翻在地。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