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贺成煜自然不会带着常兴父子去看他卧病在床的父母,而是带着常兴父子在房屋里里里外外转了转,然后带着常兴父子进入给他们安排好的客房中。

    虽然是客房,里面的陈设可一点都不简陋。富丽堂皇的样子,跟常兴印象中的皇宫差不多。

    “条件简陋了一点,你们别在意。今天晚上暂时在我家住一晚,明天就带你去工作场所,已经你在香江的住处。”贺成煜说道。

    常兴临时在贺家住一晚上,能够体现贺成煜对常兴父子的重视,但是如果真让常兴这一段时间一直住在贺家,常兴父子会感觉别扭,贺家人也会觉得不自在。

    “贺老哥尽管安排。我是从农村里出来的,对住的吃的都不是很在意。不过贺老哥最好给我安排个可以自己弄吃的住处,我担心常青吃不惯香江的饭菜。”常兴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还想尝尝常老弟的手艺呢。能够让贤侄这么念念不忘的手艺,肯定极其难得。”贺成煜说道。

    “农村里的孩子,没见过世面,合他口味他就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了。”常兴笑道。

    “是啊,世界上哪里有比爸妈亲手做的菜更好吃的?我爸妈没生病的时候,最喜欢进厨房,亲手做饭菜给我们兄弟姐妹吃。在我的心目中,世界上最好的厨师做出来的饭菜也比不过我爸妈的手艺。”贺成煜说道。

    将贺成煜家里里外外转了一圈之后,常兴说道:“你家的风水局是有些问题。”

    贺成煜以为是遭人算计了,面色一冷,问道:“常老弟,是不是有人在风水上做了手脚?”

    “看起来不像是故意做的手脚。如果是故意做的手脚,那情况可比这个严重多了。我觉得应该是风水师做的风水局,跟这房屋的五行之气不配合。你这房屋是不是曾经做过改动?”常兴问道。

    “还真是,我在屋后面增加了一个游泳池。”贺成煜说道。

    “这就对了。之前的风水局虽然说不是尽善尽美,倒也不会有什么大灾大祸,不至于让家里人重病缠身。你这个泳池也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房子的风水与整体风水局有些格格不入。最后导致五行之气通行不畅。体弱之人容易患病。伯父伯母年高体弱,容易得病。嫂夫人体弱,也容易得病。”常兴说道。

    “原来是这样。都怪我,非要弄这个游泳池。我父母就是建好游泳池之后患病的。我妻子也是。当时我其实也问过风水师,问建这个泳池会不会有碍风水。可风水师说建个泳池,对风水有益。是聚财之局。”贺成煜说道。

    “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可是聚财是聚财。但是这泳池一建,却让五气运行不畅,气机淤塞,在这种环境中,不得病才怪呢。”常兴说道。

    “常老弟有没有办法将风水局改过来?要不我干脆把这个泳池填了算了。”贺成煜说道。

    “现在填泳池也于事无补。但是让五行之气通畅,还是有很多的办法的。容我想一想。”常兴说道。

    “那就拜托常老弟了。”贺成煜说道。

    常兴其实不需要怎么想,就能够拿出解决的办法,不过,贺家风水局本来问题不大,早一天晚一天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常兴也不急于将风水局的解决办法说出来。

    贺成煜专门请了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过来掌勺,使用的食材也都是通过特殊途径拿到的最优质最新鲜的食材。大厨的手艺确实比粤省招待所的大厨强了不少。做出来的食物花样多口味上佳,这一回总算让常青满意了。

    “贤侄,今天的菜还合你口味吧?比你爸爸的手艺好还是差?”贺成煜问道。

    “口味还不错,但是跟我爸爸的比起来,差远了。”常青说的是真心话,这个大厨的手艺当真是比爸爸的差得远。

    但贺成煜却以为常青是在为爸爸代言呢。哈哈大笑道:“看来常老弟的手艺真的是非同凡响。贤侄,你可知道,今天给我们做饭菜的这个大厨可是香江的金牌厨师。在香江饭店当总厨师。要不是我跟他私交不错,可请不到他。”

    “那又有什么?他就是皇宫里的御厨,手艺没我爸爸好就没我爸爸好。哼。”常青不屑地说道。

    常青是个小孩子,就算是大厨听到了也不会当回事。只会觉得这孩子淳朴,对爸爸的感情深。

    常兴没有表现很淡定,常青说什么,他没有呵斥,也没有赞同。一直带着笑容边吃边和贺成煜说着话。

    第二天一大早,常兴早早地在贺成煜家院子里转了一圈,对贺成煜家的风水局有了更详细的了解。一些细节部记在脑袋里。改动的方案也已经很具体了。

    贺成煜因为一直担心风水局的问题,一晚上没睡好。也早早地起了床,在园子里看到常兴,连忙问道:“常老弟,风水局的问题,有办法了么?昨天我听你说了之后,一晚上都睡不着。思前想后,发现家里的情况都如你所说。看来你还真是我的贵人,你一来,就能够解决我很多难题。”

    “刚刚我在园子里走了一圈。其实风水局一开始布置得也算可以。只是还有很多小地方做得不是很完善。我想来想去,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挖掉一些树木,有些地方栽一些,还有些树木的位置换一换。你去叫人来。最好是懂栽树的。”常兴说道。

    “这个容易。”贺成煜去打了一个电话,将一家园林公司的人叫了过来。这些人专门干这个,比常兴这个从农村里出来的人还更会栽树。

    常兴在贺成煜叫人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贺成煜家房子的布局画了出来,同时将在要移栽以及移除的树木上做了标记。上面写了要求。只要这些园林公司的人按照要求将园子重新布置一番。就可以将风水局慢慢扭转过来。

    倒是园林公司的人大惑不解:“贺先生,你家的园林树木长得很不错,这么移栽一下,对树木的损耗很大的,这个季节可不一定都能够成活。”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按照常上面的要求去做就是。如果不能够成活,你们以后再补栽。”贺成煜表现出不容怀疑的表情。

    那些园林公司的人可不敢得罪贺成煜,只能按照要求进行移栽。

    虽然只是进行一些调整,工作量也不少,因为其中还涉及几棵大树的移栽。那些大树体型太大,要用吊车才搬得动。

    常兴这个时候正在贺成煜家里,让贺成煜家的佣人在搬贺成煜家里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小的房屋结构方面的小改动。好在工程量并不大。

    不知所以的佣人们也有些怨声载道,都认为贺成煜是被常兴这个内地人给骗了。

    “老板不会被骗了吧?这人一来就里里外外闹腾。老板的房子的风水都是请的香江最出名的风水大师胡天机大师出手布置的。难道还不如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强?”

    “就是啊。老板肯定是被骗子骗了。”

    “要不我们去劝说一下老板吧?”

    “要去你去,我可不敢去。老板喊那个人喊常老弟,多亲切?老板都把那个人当兄弟了。我们才是外人。你说老板是相信兄弟,还是会相信我们这些外人?”

    “你们别瞎说。我觉得常先生未必就不是高人。他和老板说话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了一两句。觉得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一来就看出老板家里有亲人卧病在床。”

    “这又有什么难的?一走进屋子,就闻到一个药味,不难猜出老板家里有人生病。”

    “但是,他后面又说,老板家之所以是有人生病,是在老板对房屋做了改动之后。泳池就是后面建的,而且就是在泳池建好之后,老板的父母重病卧床了。这个说得很准啊!”

    “如果这个人是冲着老板来的,你说他会不提前把老板的情况打听清楚么?”

    “这就是你们想当然了。常先生是从内地来的。香江人能够问到老板的情况不难,但是内地人要想了解老板的情况,简直难于上天。而且,昨天从花城到深市的路上,我们遭遇了车匪路霸,向我们狮子大开口,结果被常先生一两句话就给师走了。”说话的是来时开车的司机。

    “不会是事先安排好的吧?”

    “怎么可能。我们一路从东海出发,他都没去过花城,怎么可能在花城到深市的路上提前设陷阱呢?”

    牢骚归牢骚,该做的事情,他们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去做。

    常兴虽然还听不懂粤语,但是他却从这些人的语调里,以及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常兴便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些什么。常兴根本就不在意。他们只是贺家的佣人而已。只要贺成煜不质疑,常兴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不重要的人。

    “贺老哥,你家里的风水局要想改过来,屋里屋外都必须按照我布置的去做。不出一个星期,风水局就能够完改过来。你放心,只要按照我布置的去做,那些花草树木一根都不会死。屋里的布置也要完按照我的要求摆放。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风水局又会回到原来的老样子。”常兴说道。

    “放心吧。常老弟,老哥百分百相信你。”贺成煜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常兴说道。

    “贤侄的家庭教师我已经联系好了。等你们去了新的住处,家庭教师就会上门。”贺成煜说道。

    贺成煜亲自带着常兴两父子去了常兴这一阵制作家具的工作场所。这个地方可不得了。有很多电动的工具。这里不像传统做家具的地方。这些工具都不是常兴熟悉的。但是常兴看得出来,这些工具,能够极大的提高生产效率。

    “我家以前搞家具的。贺氏家具行,就是贺氏发家的老本行。只是现在香江搞家具的越来越多,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利润反而越来越小。随着我们贺家的发展。家具便成了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后来,贺家开始搞拍卖行、房地产等等,产业越来越多,钱赚得也越来越多。家具行的规模一直都维持不变,后来索性把家具行给停了。不过厂房一直没舍得处理掉。一直锁在这里。”贺成煜说起贺家的发家史,感慨万千。

    “这些机器一直安排了老师傅进行保养,虽然跟现在的新型机器设备比起来,差了一大截。但是用起来没问题。”贺成煜接着说道。

    “地方够大,机器就算了,这些机械我不会用。”常兴说道。

    “常老弟,我跟你讲,内地的家具行业还处于初步阶段,将来的潜力巨大。你要学会使用机械才行。你光靠手工,一天能做几件家具?但是如果有机械,一个人一天能够做出几件几十件家具出来。”贺成煜说道。

    “贺老哥,如果机械真的这么好,你何必大老远把我叫过来呢?做手艺,很多事情机器是没法替代的。”常兴说道。

    “这倒是。你做的那些家具还真是机械做不出来的。”贺成煜说道。

    “材料什么时候能到?”常兴问道。

    “材料先不急,你先安顿一下。把贤侄的家庭教师安排好了,你那边再开工。我可不想看到你制作的时候,心里还担心着贤侄。”贺成煜说道。

    贺成煜安排常兴住在离旧家具工厂不远的一座居民楼中。这是一个一百多平的套房,房子装修得很精美,里面很干净。贺成煜又换上了新的生活用品。可比常兴一家在东海的住宿条件好多了。

    “条件有些简陋,常老弟要是不满意的话,再另外换个地方。”贺成煜说道。

    “不用,这个地方挺好。离老家具厂也近。我来回走路就行了。”常兴说道。

    “既然你不嫌弃,那就这么定下来了。家庭教师明天就会到。之后,我就会让人将那批金丝楠木送过来。”贺成煜说道。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