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常兴看了胡天机一眼“对不起,我教不了你。”

    “可是我布置的风水局让贺家发家了。怎么能说我布置的风水局不行呢?”胡天机不甘心地说道。

    “你布置的风水局差点让贺老哥的父母双亡、妻死子夭。”常兴说道。

    “生老病死,那能怪风水局?”说这句话胡天机有些心虚。

    “呵呵。”常兴只是笑了笑,没再理会胡天机,继续忙着手上的活。

    胡天机站在那里有些不甘心,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香江像你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你拍了那个炼丹炉,说不定已经让那些人注意上了。”胡天机突然说了一句。

    常兴停下受伤的活“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是什么人?”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风水术士。你跟我不一样。你们内地搞运动的时候,跑了很多人到香江来,其中有几批人很特别。我认识一个从内地跑过来的道士。他是正儿八经的道士。一来就从我手里抢了一笔大生意。霍家老太爷死了,要看坟地。以前香江的这种事都是找我。但是那个道士跟霍家主事人霍正祥认识。霍正祥直接就请那个道长看了坟地。但是我就想,强龙不压地头蛇,香江这一分三亩地是我胡天机的地盘啊,这老杂毛怎么一来就抢生意呢?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老杂毛也太欺人太甚。于是,我就去找那老杂毛的麻烦。结果搞得灰头土面。还好人家不跟我一般见识。”胡天机说道。

    “你认识的那个道长是哪一天来东海的?常兴问道。

    “就前两年。这个是来比较晚的一批。为了对付这个老杂毛,我动用了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本来我担心霍家会为老杂毛出头,谁知道老杂毛没让霍家出面,他自己找上门来了。”胡天机说到这里,就支支吾吾,没把内容说得太详细,可能是当初被弄得太没面子,现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常兴一听是前两年,立即想起一个人。常兴第一次去东海的时候,在城隍庙后门一带遇到的那个白发老道。时间带你差不多也能够对上。

    “那个道士多大年纪?”常兴问道。

    “看不大准,五十岁左右,但是我感觉这个人应该年纪很大。真是很奇怪。这个人,我一点都看不透。”胡天机想回想一下那个道长的样子,发现那个道长在他的记忆里竟然是模糊不清的。

    “不是白头发?”常兴问道。

    “不是,头发乌黑的。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人。但是我总感觉他像是老妖怪一样。”胡天机说道。

    常兴有些扫兴,看来这个道长并不是他在东海碰到的那位。那位道长有没有跑出来呢?

    “怎么?你认识这位?”胡天机问道。如果常兴与那个道长是同类人,也许相互之间认识。

    常兴摇摇头“不认识。对了,他把你怎么样了?”

    “那个道长找到我,让我以后别去打搅他。我当时自然是不服气,出言威胁他,结果直接被他封了口,还禁锢了我,让我站在原地动都不能动一下。走的时候,警告我,如果以后再去骚扰他,就让我不明不白地死掉。过了几个小时,我才恢复了,不过我浑身酸痛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完恢复。”胡天机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

    “你今天找上门来,也是为了来威胁我?”常兴问道。

    “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威胁你。我就是过来拜访一下。”胡天机可不敢造次。

    常兴笑了笑,从地上捡起一块木头,手一挥,那块木头就熊熊燃烧起来,片刻间就变成了灰烬,风一吹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只是在房子里留下一股淡淡的烟味而已。

    胡天机吓了一大跳,常兴要是在这里将他解决了,直接化成灰烬,别人一点痕迹都不可能找到。常兴这一手将胡天机吓惨了,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大师饶命,大师饶命。”

    “我刚才只是警告你。以后被来打搅我。不然你的下场比这块木头还要惨。”常兴警告道。

    “知道,知道。”胡天机连连点头。

    被常兴警告一番,胡天机心惊胆战地离开了。胡天机确认了常兴确实与那个道长是一类人,都是他惹不起的类型。好在人家并没有打算跟他抢生意。那个老道帮霍家看了一会坟地之后,就防辐射消失了一般,在香江的某个角落彻底蛰伏起来。

    常兴也是给贺家改了风水之后,便踏踏实实地干起木匠师傅的活来。并不是要抢胡天机的生意。胡天机倒是放下心来。他的生意并不差,经常会有一些狗大户送上门来。所以,胡天机也犯不着一定要去跟常兴过不去。

    贺成煜父母在服用了第二次药之后,身体的状况便开始发生根本的变化。已经可以自己下床出来活动活动了,吃喝拉撒也开始不完依赖于别人。贺成煜妻子也服用了养气丹,就连贺成煜自己也服用了一次。效果确实非常不错。

    贺成煜父亲起床之后,还在院子里的操坪上打了打太极拳。运动了一会,身上开始冒汗,这才往屋里走。

    “爸,你去搞锻炼了啊?”贺成煜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里很高兴。

    “对啊。长时间卧床,身上都发臭了。我出来运动运动才行。”贺成煜父亲贺鹏坤说道。

    “嗯。多亏了常老弟。他炼制的养气丹效果还真好。”贺成煜说道。

    “成煜,你这个常兄弟不是一般人。你要好好结交。千万别耍什么心机,这种人比你想象的要聪明,也比你想象还要恐怖。一定要待人以诚。”贺鹏坤说道。

    贺母李玉双也说道“你不是说请你的这个常兄弟来家里,让我们当面感谢的么?怎么现在还没请过来呢?”

    “这一阵,常兄弟都在家具厂里忙着呢。我去请过好几回,他都说等你们好利落了再说。现在你们真的好利落了,他怎么也该过来坐坐了。”贺成煜说道。

    贺成煜妻子谢文萱说道“常兄弟是带了孩子过来的,你也得多替常兄弟好好照顾一下。他每天不是只上两个小时的家教么?其他时间,可以带他到处去走走嘛。人家是第一次来香江,哪都没去过。很多好玩的也没玩过。我现在身体好了,也想出去走走,就由我带着他到处玩吧。”

    “嗯,这个办法不错。”贺鹏坤老两口也非常赞同,“我们也可以出去走走。”

    贺成煜笑道“行,我最近也将手头上的事情放一放,陪你们到处走走吧。”

    贺成煜再次邀请常兴去家里,常兴不好再推辞,毕竟兄弟的父母要见,再推辞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常兴晚上带着常青去了贺家。

    贺家现在的气氛与常兴第一次到和家属时已经完不一样。以前是冷冷清清的,现在则和气融融,屋子里不时地传出爽朗的笑声。

    “常兴,你的养气丹效果当真是太好了。我爸妈的身体已经完恢复。你嫂子的身体也恢复了。你看,他们现在的气色非常好。”贺成煜说道。

    常兴点点头“没什么,都是贺老哥的野山参起了大作用。”

    “对了,常老弟,内地又来了好消息,说是收到了几株野山参,过不久就能够送到香江。”贺成煜说道。

    “那太好了。有了野山参,伯父伯母可以延年益寿。”常兴说道。

    “常兴,我们一直想让成煜把你们两父子请到家里来坐一坐,好当面感谢你。可是这家伙一直说你忙。可把我气死了。你知道那些金丝楠木,成煜是准备用来做什么的么?是拿来给我们做棺材的。这家伙巴不得我们早点死了。你别急着做那些家具了。那套家具做出来,我们也不敢用,主要是心里不舒坦。想起那本来是我给我们做棺材的,现在做成家具,心里很别扭。所以,那套家具,还是卖掉算了。家里的家具还是得换一换,风水局改了,得换套好家具。成煜,你去搞一些紫檀、花梨木来。”贺鹏坤说道。

    “好,我马上就联系。”贺成煜一口答应了下来。

    “常兴,既然你是成煜的结拜兄弟,我这当伯父的不能不给你一份见面礼。那家具厂是我们贺家发家的产业,闲置在那里很多年了。以前家具厂出了写古怪的事情。但是我听成煜说,那里的古怪已经被你清理了。看来这个家具厂跟你有缘。我准备把这个家具厂送给你。这样,你以后在香江也有了自己的置业。常青也可以在香江这边接受教育。香江现在比国内情况好很多,对常青未来发展也好。当然,无论你将来是怎么打算的。这份礼物,你得收下。你对我们家的帮助绝对不是一个家具厂能够抵消得了的。”贺鹏坤当真是做过大事的人,出手不凡。

    “别别别,我来香江就是只是想帮贺老哥做一套古典家具而已。贺老哥在东海帮了我大忙,贺老哥的事情,我不能够袖手旁观。这家具厂是你们发家的产业,对贺家意义重大。我怎么能够收下?”常兴连忙婉拒。

    “常兴,你都喊我伯父了,怎么还这么见外呢?你的木匠手艺非常厉害。这个家具厂在你手里才能够发挥作用。成煜帮你的都是小忙,你帮我们贺家可都是大忙。要不是你,我们老两口只怕是熬不了多久了,还有你嫂子,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差。家里的小孩子一个个也是病蔫蔫的。现在都没事了,这是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我要是早知道是风水的问题。我早就把这宅子给扔了。都是胡天机那个大骗子害的。”贺鹏坤说道。

    谢文萱连忙说道“常老弟,既然父亲开口了,你再拒绝,那可伤了老人家的心了。你收下吧。将来我们还指着你帮我们炼制养气丹呢。”

    “对,常老弟,你就别推辞了。之前就跟你说了,既然来了香江,就别忙着走了。在东海的时候,我就打听到,你岳母娘因为你是农村里出来的嫌弃你,甚至要破坏你和弟妹的婚姻。现在你在香江有了置业,看谁配不上谁!真是的,我兄弟这么好的条件,天底下的任何女人没有能够配得上我兄弟的,竟然还有人狗眼看人低,真是气死我了。所以啊,这家具厂你一定得收下。家具厂那边还有块空地,你到时候在那里建一幢别墅,以后家搬到香江来居住。就再不用担心你那丈母娘了。”贺成煜说道。

    贺家一家人不停地劝说,生怕常兴推辞。常兴最后还是接受了下来。

    “常兄弟,还有一件事。常青侄儿来香江这么久了,一直关在屋子里。我听说他很想出去走走。你一直忙着帮你老哥做家具。没空陪常青玩。现在我们身体恢复了,闷在家里这么久,想出去走走,正好带着常青四处走走,不知你放心得下么?”谢文萱说道。

    “嫂子带常青出去玩,我哪里会不放心?就是常青有些顽皮。我担心他会给嫂子添麻烦。”常兴说道。

    “爸爸,我什么时候顽皮了?我每天被你关在屋子里,还不够听话啊?妈妈和爷爷都是说我是最听话的。”常青很是不满地说道。

    众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谢文萱笑得前俯后仰“我也觉得我这侄儿肯定是非常乖的。好侄儿,这几天就跟伯母到处去玩。香江可有好多好玩的地方。”

    那一套金丝楠木家具,常兴很快就快完工了。本来做完了这套家具,便准备带着常青回东海。但是现在事情又有了变化,接受了贺家的这个家具厂,而贺成煜又弄来了一批更好的木料。都是上佳的紫檀木、花梨木。都是最上乘的木料。一个木匠师傅看到这么好的料子,怎么可能不手痒!

    东海。

    常兴去了香江已经有一两个月了。吴婉怡自从常兴父子去了香江之后,便住进了学校的宿舍。周末偶尔会回吴家一趟。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