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对啊?”韩怀易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玄铁虽然不算什么天材地宝,但也是可以炼制法宝的修真物品。在这个修道资源奇缺的年代,修真物品可都是稀罕得很,就算是放弃修道了,想转出手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为什么人家非要放到坊市上来摆摊出售呢?还正好让常兴给碰上了。坊市上的人可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了怎么最后还会落到常兴手里呢?

    “就一块玄铁而已,有什么不对的?”常兴毕竟没下过小世界,对修道物品的了解部来自修道典籍之中。修道典籍中介绍的,玄铁只是一种极为常见的炼器材料。却不知道,在如今这修道界,即便是最普通的炼器材料,都是非常罕见宝贵的。

    “我跟你说,这里面绝对有问题。这个小世界我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根据我多年的经验,玄铁不应该放在这里没人问,还能够拿钱买得到。”韩怀易说道。

    “那你不是也买到了一株碧根草么?”常兴说道。

    “我那是拿养气丹换的。不然你以为还能够拿钱买得到啊?”韩怀易说道。

    “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我什么都没给,他就把玄铁作为订金放到我这里了。”常兴将玄铁拿了出来。

    韩怀易将那块玄铁拿在手中,怪异地看了常兴一眼:“还真舍得下本钱。他们是看中你什么了?”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他们耍什么花样。”常兴说道。

    韩怀易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其实这样也不错,你想要的东西,他们直接给你送上门。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们直接接着便是。”

    常兴一下子对这小世界之中的一切兴趣索然,便想韩怀易说道:“韩师兄,其实这些天材地宝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可有可无。即便有一些用处,也不可能凑齐需要的天材地宝,何必在此浪费时间?走,我们回去吧。”

    韩怀易点点头:“也好。就拿这株碧根草来说,用处也不大,因为炼制筑基丹需要的天材地宝可不止是碧根草。你没炼制过筑基丹,炼制一次还未必能够炼成。就算找齐了天材地宝,也未必能够炼成筑基丹。既然这样,何必浪费这时间寻宝?”

    常兴回头往坊市里看了一眼:“本来我来这里,是想为师父寻个机缘。但是现在只能这么算了。”

    “师叔用养气丹便够用了。一旦炼成了炼精化炁,寿命又可以延长不少,将来你修为突破,说不定还能够让师叔有所突破。”韩怀易说道。

    “但愿吧。”常兴收回目光,与韩怀易一同往出去的方向走去。

    常兴与韩怀易在坊市里没有什么大动作,就突然要走,这有些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怎么人走了?”苏新福很是吃惊地说道。

    “不知道啊。刚刚还安排了柴师兄给他送玄铁。谁知道他突然走了。不会是对玄铁起了贪念之心了吧?拿着玄铁跑了?”樊明峰说道。

    “那不可能。这个常兴倒不是这样的人。”苏新福说道。

    “看来,还是看出了我们的安排了。”樊明峰说道。

    苏新福点点头:“他们来到小世界之后,对这里面的一切都很提防。柴本鑫冒然把玄铁轻易地压给他,让他发现了坊市这边完都是针对他的。他可够警觉的啊。”

    “现在他都已经提防我们了,以后想和他接触上可就不容易了。”樊明峰担心地说道。

    “没事。提防就提防。反正柴本鑫的玄铁已经到了他手上了。让柴本鑫出去再跟他去打交道。把关系修复起来。”苏新福说道。

    “柴本鑫,你过来!”樊明峰向柴本鑫招了招手。

    常兴与韩怀易在小世界里就待了一天多的时间,本来以为要在里面待至少一个星期的。没想到待了一天多,就彻底没有一点兴趣了。

    常青去上学去了,老道一个人在家里,闲得真是有些无聊,就觉得还是仙基桥好。香江这里很繁华,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但是到处好像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哪里有仙基桥好,走出大门,就有人上来说话走到谁家里,都会嘘寒问暖,热情地请喝酒吃饭。

    “等那臭小子回来,我就要跟他讲,我要会仙基桥了。”老道嘀咕了一句。

    “师父!你可跟我说好了,跟我们一起待在香江的。怎么才一个人在家里待了一天,就不想待这里了?”常兴一走进来就听到老道的嘀咕。

    “你来得正好。我这两天想来想去,我还是想回仙基桥去。常青在香江挺习惯的,有没有我在这里,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你就更不用说了,每天在外面忙。我在这里帮不上你什么忙,反而让你挂着。我要是在仙基桥,每天都有村里人照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情。”老道说道。

    “让你回去,一年到头在别人家吃饭的日子比在家吃饭的时候还多。你那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家里的东西几乎一年都没动。”常兴态度很坚决地说道。

    “臭小子,师父晓得你孝顺,可是师父待在香江这里当真是没劲啊。在仙基桥多好,成天可以跟老四、茂林他们一起聊天、喝酒。那日子过得多快活啊。在这里,陪喝酒的都没一个。你韩师兄虽然人好,但他毕竟也是比我年轻几十岁的人,他是因为照顾我才陪我玩的,其实我跟他也聊不到一块去,每天坐在这里,大部分时间,两个人都沉默着。”老道说道。

    常兴急了:“师父,你才来多久?你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就习惯这里的日子了。你要是走了,常青回来看不到你,肯定会不干。”

    “我反正已经想好了。我过些天就回仙基桥。你不送我回去,我就自己回去。”老道说道。

    “师父,你求你了。咱们是一家人。常青把你当爷爷一样的。你要是回仙基桥,他肯定会伤心。你没看到他每天回来,第一个就是要找你?”常兴说道。

    “这我知道。”老道说起常青也有些舍不得,“那我再待一段时间,让常青彻底适应了我就走。”

    仙基桥。

    机械厂又开始遇到新的难题,虽然机械厂改变了策略,根据市场来改变生产,在一段时间里,机械厂的生意越来越好。

    但是罗田县毕竟只是一个县,而且比较偏远贫穷。能够消化的产量毕竟有限。没过多久,罗田县的市场便已经饱和了。周茂林又让肖金林等人将产品向周边县市分销。让机械厂的日子慢慢红火起来。

    只是好景不长,马上就来了新问题。

    “茂林书记,原料供应不上了。原来县里有计划内指标,县里只有咱们一家机械厂,指标大部分给了咱们。可是现在县里到处搞建设,对钢材的需求越来越大。加上我们的产量增大了,对原材料的需求也同样增大了。这样一来,咱们的原料就不够用了。而且,我去县里跑材料的时候听说了,县里有意把咱们机械厂的原材料指标部砍掉。这可是要咱们机械厂的命了!”肖金林忧心忡忡地说道。

    周茂林吧嗒吧嗒抽着烟,不光是机械厂遇到了麻烦。就连果园都有麻烦了。主要是销路出了问题。原来仙基桥的各种水果都是县里的收购站负责收购销售到出去的。但是,这两年,很多大队学仙基桥,也搞起来了园艺场。虽然水果的品质不如仙基桥的,但是他们愿意降价给县里的收购站。县里的收购站就放出话了,你们仙基桥的水果想要送收购站的话,得跟别的大队一个价。这就卡住了仙基桥大队的脖子了。

    周茂林去县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田道森调到市里去了,后面上来的县长书记,把很多位置上都安排了自己人。原来田道森在位置上,田道森的人都很照顾仙基桥。新上来的可不一样了,有奶就是娘。有些大队向县里的收购站走了后门。

    “茂林书记,要不咱们也去县里跑跑关系。这么搞下去,咱们仙基桥大队彻底搞不下去了。”肖金林担心地说道。

    “要是常兴在大队,肯定会有办法。”周茂林往常兴家看了一眼。常兴连老道都接到香江去了,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给我师兄打电话啊!茂林书记,我们赶紧给我师兄拨个电话过去!走!去机械厂!”肖金林说道。

    肖金林与周茂林连忙赶到了机械厂。机械厂安了电话,常兴上一次回家,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还特意告诉肖金林怎么拨香江的电话。

    幸好常兴这个时候已经从小世界里回来了,正好在家里接到肖金林与周茂林的电话。

    “机械厂的事情其实也好办。田书记不是在市里么?你们去找一下他,或许他会有什么好办法。总比你们更容易想出好办法。至于水果,县里收购站不收咱们仙基桥的水果,你们不晓得自己卖到清水市或者是省城去?咱们大队以前还跟市里的鞋厂交易过物资呢。”常兴说道。

    周茂林眼睛一亮:“这是好办法。我怎么一时间没想起来呢?就想着收购站。”

    “茂林叔,我们的水果比别的大队的好吃。但是你就那么一篓一篓地卖出去,别人哪个晓得哪些水果是我们仙基桥大队的?香江这边的水果都是用纸箱子装好往外面卖的,中间还用纸隔着,这样运输的时候还不会撞坏。纸箱子外面贴一个商标,将来别人一看商标就晓得那是咱们仙基桥的水果。”常兴把他在香江水果市场里看到的情况说了说。

    水果包装的事情,电话里常兴也很难跟茂林书记说得很清楚。但是把水果送到城市里销售,周茂林算是听明白了。县里就有造纸厂、纸箱厂,购买纸箱也不是难事。将水果装箱之后,仙基桥自己就有汽车,一车一车往城里运就是。

    常兴随后便给田道森拨了一个电话,听说了罗田县的事情,田道森暴跳如雷。罗田县的干部当真是做得很过分,竟然人走茶凉。他走的时候,还特别嘱咐了让县里照顾一下仙基桥大队,哪知道,他前脚刚走,后任后脚就拿他以前提拔的干部开刀,同时也根本没把仙基桥大队的事情放在心上了,甚至还开始故意针对仙基桥大队。

    “这事我现在也不好插手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钢铁厂要的原料我可以帮忙解决一下。我可以给钢铁厂搞一些计划内的指标。这个也不算违反原则。”田道森毫不犹豫地答应帮忙。

    常兴这下终于放心了:“田大哥,这几天我为这事很担心,有你帮忙我总算是放心了。”

    “放心吧。仙基桥大队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罗田县的领导干部脑子有些问题啊。仙基桥这么一个好典型也不晓得树立。反而莫名巧妙地打压。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放心,水果销售的事情我也可以过问一下,问题应该不大。毕竟仙基桥的水果品质我是知道的。”田道森笑道。

    “那就麻烦田大哥了。等我回来,再来跟田大哥好好喝几杯。”常兴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田道森说道。

    老道一直在旁边侧着耳朵听着,等常兴挂上电话,连忙问道:“怎么?仙基桥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事情。都是生产上的小问题。我找田道森大哥帮忙解决了。”常兴说道。

    “田道森这个人也是个人精,不过这人有大智慧。也算是个干事的人。”老道说道。

    “那当然,人家现在是平步青云。以前搞运动,他是革委会主任。一点没受到运动的影响,运动搞完了,他成了干实事的代表。升得更快。”常兴说道。

    “真想回仙基桥看一下。咱们家的果园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老道说道。

    “师父,你放心,再等两年,等内地的情况稳定了,确定没什么问题了,我们就回去。你想仙基桥,我其实也想回仙基桥。”常兴说道。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