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刻,香江因为气象异常现象称为了世界的焦点。世界的电视报纸都在对出现在香江的天气异常现象进行报道。

    一个美利坚民众看着电视里香江的异常气象图片,立即惊呼起来:“世界末日就要降临了!”

    英伦报纸也纷纷对香江的情况进行报道,英伦人认为这是上帝对英伦准备归还香江的惩罚。

    东洋的小鬼子则幸灾乐祸,准备看香江的好戏。

    国内媒体也对香江的情况进行了报道,认为这是千年一遇的异常气象现象,对人类加深对自然现象的了解有着重要的意义。

    气象学家认为这种异常气象很有可能是特大飓风的先兆,建议香江政府最好尽快展开人员的撤离。这种建议自然得不到接受。香江那么多的企业,那么多的人员,一旦决定疏散,几乎可以肯定会对香江的经济造成重创。更何况现在谁都没法肯定一定会有特大飓风来临。因为香江之外的大海上到处都平静得很。

    韩怀易看着香江的报纸,不仅没有担心,反而哈哈大笑:“常师弟这一回,可把香江人的胆都吓破了。不过,我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修士都会跑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想必就是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吧?”

    老道点点头:“应该是这样。这孩子,怎么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难道真的要突破到炼神还虚的层次了?”

    韩怀易苦笑着摇摇头:“这家伙进度也太快了。这一下,又要甩开我几条大街了啊。唉,我这个当师兄的,惭愧啊!”

    老道也点点头:“你跟常兴比干什么?人与人是比不得的。天赋这东西是生下来就有的。”

    “张师叔,咱们能不说天赋的事么?”韩怀易问道。

    老道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我想说啊。我这一辈子,不也是吃了天赋的亏么?”

    “这倒是。”韩怀易这下心里舒服了不少。

    老猫与大黄两个一直就待在常兴布置的阵法里。这两个家伙拼命地将四周涌过来的灵气往身体里吸纳。一点也不怕身体了藏不住,把身体给撑爆了。

    猴王护卫则很害怕,抱着大黄的脖子,死都不肯放手。它还没有完开启灵识。虽然比一般的猴子聪明了很多,却还没有像大黄与老黑一样会主动地去吸纳灵气进行修炼。

    也就是大黄好脾气,随便猴王护卫怎么抱住,它也没一点脾气,要是老猫早就把猴王护卫给弄死了。喵爷我要是不提升修为,没几日好活了,你还来碍着我修炼,不是想我喵爷死么?

    喵爷修炼很有特色,它就是躺在地上,肚子朝天,四腿张开,嘴巴张得大大的,要不是嘴巴还不时地吞吐着,怎么看都像一只死猫。

    常兴在园子里不停地走动,随着他的走动,庄园竟然都跟着动起来,三座别墅仿佛是流沙里的三艘船一般,竟然也随着庄园地形的异动在缓慢地异动。人工湖的形状又开始变了,与之前相比,形状更加自然。更为神奇的是,河岸本来是混泥土结构。现在那些混泥土竟然变成了天然的石块。随着常兴的脚步移动,那些石块如同泥团一样,随意变幻着形状。

    常兴走着走着,园子里的一切已经变得面目非了。如果让霍正祥与贺成煜两个人进来,只怕也已经完不能够认识这个园子了。

    不光是人工湖堤岸,就连三栋别墅的材质在这一刻也在发生改变。本来是框架式的混泥土结构的别墅,加上压制转砌墙结构。现在房屋已经完美地融合成一体。房屋墙壁的结构都发生了改变。

    之前园子里的假山竟然变成一座座小石山,根本看不出一丝人工堆砌的痕迹。园子里的花草树木也部完美地融合到一起,仿佛从一开始就长在这里的一般。

    老猫突然觉得屁股下面硌得厉害,翻身一看,结果啪地从高高的假山上掉了下来。

    “喵!哪个短命鬼干的!想谋杀本喵啊!”老猫翻身起来,东张西望了一番。结果发现大黄晾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要不是猴王护卫死死地抱住了两条后腿,大黄早就从树上掉下来了。

    “喵!”老猫冲着大黄喊了一声。

    大黄睁开眼睛,发现有些不对劲,老猫怎么跑到头顶上去了。汪!不对啊,地怎么倒过来了?转身一看,我的汪啊!大黄慌忙死死的抱住了树枝。本汪不会爬树啊!扔条绳子上来,把本汪吊死算了。

    常兴突然就睁开了眼睛,推演来推演去,想好现在的结果已经是他目前能够推演出的最佳结果了。就这么一想,这种顿悟的状态立即停止了下来。常兴一看四周,咦?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又感觉好熟悉呢?这不就是我刚才推演出来的那个局么?我还没动手,怎么就出现了呢?

    很快,常兴就发现了老猫与大黄,还有猴王护卫。

    “大黄。你跑到树上干嘛?赶紧下来。”常兴说道。

    “汪!”大黄很委屈,不是我自己上来的。本汪不会爬树。

    “老猫!是不是你干的?”常兴问道。

    老猫当即怒了,喵的!喵爷摔得半死,还没找到凶手呢。这事也能怪我?倒是你自己嫌疑才大呢!要不是喵爷我打不过你,非把你按在地上揍一顿不可。

    “怎么?想咬我?”常兴一看老猫毛发竖起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心里想什么,嘿嘿一笑。老猫立即耷拉着脑袋。

    “是不是你干的?”常兴问道。

    老猫连忙摇头。

    常兴突然想起这院子里一切都变了样,感觉这始作俑者只怕是自己。于是腾空而且,从树上将大黄提了下来。猴王护卫也小心翼翼地从树上下来,它这一天可吓坏了。

    园子的动静停了下来,香江上空的奇异天象也慢慢地散开了,天空一丝云彩都没有,湛蓝湛蓝的,香江人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蓝天。

    除了修道界的人略微有所怀疑,可能是某个修士在做法。普通人都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奇异天象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消失的。

    韩怀易猛然站了起来,激动地向老道说道:“张师叔,看来常师弟已经顿悟结束了。这家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老道点点头:“走,去看看。不然待会常青回来,问起他爸爸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呢。”

    老道与韩怀易匆匆赶到那个园子,远远地就发现那个园子有些不对劲了。那个园子四周本来修建了高大的围墙的,可是现在一看,四周的围墙完变了,围墙依然还在,但是看起来却似乎是岩石长成的一般。比之前还高大了很多,与树木混成一体。看起来就像一幅画一般。

    “这这这,怎么做到的?”韩怀易显然没有想到常兴这一次悟道还能出现这样的效果。

    园子的大门也是敞开的,韩怀易走进园子,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灵气涌了过来。刚才韩怀易在门外的时候,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一丝灵气散逸出去。这园子的聚灵效果竟然会有如此神奇。

    老道走进园子,不解地问道:“小韩,咱们不是走错地方了吧?”

    韩怀易笑道:“常师弟不就在那边吗?”

    韩怀易大喊了一声:“常师弟!你出关了怎么不先过去通知咱们一下啊?看把师叔急的?”

    常兴一看到韩怀易与老道过来,就像飘一样,一下子来到韩怀易与老道面前。

    “师父,韩师兄,你们过来了啊?这一次顿悟,我的阵法修为提升了不少。竟然在顿悟过程中,无意中将这园子的风水阵彻底改造了一遍。改得面目非。不过这效果我倒是很喜欢。”常兴说道。

    “能不喜欢吗?要是让别的修士知道你这里的灵气这么浓郁,只怕削尖了脑袋也要往你这里钻。这事你得保密。只是,你这里可还有另外两家。他们要是住进来,这秘密怕是保不住。”韩怀易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管那么多。咱们之前畏手畏脚,有些人反而觉得我们软弱可欺。给他们一些警告,让他们付出了代价,我现在反而安静了许多。”常兴算是想明白了。

    韩怀易点点头:“这倒是,你现在阵法突破,修为也大增。只怕就算是炼神还虚期的修士到了这阵法里,你应该也能够应付得过来吧?”

    常兴摇摇头:“炼神还虚期的修为高到什么程度,根本不是现在的我能够估量的。即便阵法上有所突破,对于炼神还虚期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一个新的层次那是打开一扇新窗户,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没进去根本没法说清楚。也许这阵法在这个层次的修士眼里,根本就不堪一击呢。”

    韩怀易对常兴的话没有任何怀疑。还没入道的时候,对炼精化炁期也是一无所知。等到了这个境界,才发现自己当初真的是弱。现在自己虽然到了炼精化炁期巅峰,常兴在自己面前就仿佛一座高山一般。可见修道层次的差别,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老道也很是感叹:“都说修士有排山倒海的大能力,我以前都是不大相信的。没想到修士的修为上去了,还真是有可能做得到排山倒海的。”

    老道看了看四周,这个园子里的一切都彻底改变了。连那三幢别墅都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显然这一次在阵法之中,连同别墅都已经进行彻底的改造。房子、树木、花草与周围的一切都完美的融合到一起。

    “是啊。炼神还虚期的修士也许就能够做得到了。”韩怀易说道。

    老道马上想起了一事:“常兴,你赶紧去接常青回来。这一阵,他天天闹着要去找你。可这里我不敢带他过来。”

    “好,我这就去。”常兴也急了。

    好些天没见到常青,常兴也想得不得了。急急忙忙就跑了出去。到了路上,才发现自己这一身穿了好些天都不曾换过。到了路上也没法换,只能施展了一个祛尘术,让身上下的污垢尘埃一扫而空。这一身衣服虽然陈旧,但是穿在常兴身上却显得古朴自然。常兴走在路上,就如同融入到这天地之间一般。别人从他身边走过,往常兴身上看一眼,会感觉到常兴似乎很难看真切。

    常兴站在常青的校门口,还没到放学时间。但是校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了。

    常兴仔细一算,发现常青来这里上学这么久,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来这里等待过,为人父做得很失职。

    放学了,学校才开放让家长进去接孩子。学校的学生也不是很多,走进去也不是很拥挤。常兴走进去才想起,他根本不知道常青的教室在哪里。他从来没来接过常青,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哪里知道常青教室的位置?

    常兴只能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一般,向一个老师询问。

    “你是怎么做家长的?开学这么久,连孩子的教室都不知道?无论你工作有多忙,都不应该对孩子不闻不问。一年级的教室就在那边。”那个老师一点都不客气。

    常兴只能陪着笑,如释重负地走开了,修道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汗流浃背的紧张。

    班上的同学一个一个被家长接走,常青很是羡慕。常青很聪明,知道自己爸爸跟别的孩子的爸爸妈妈不一样。而妈妈则远在东海。

    “常青,你家里今天是谁来接你?”常青的老师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叫肖雨琪。对常青很喜爱,他比一般的孩子聪明懂事。

    常青说道:“可能还是我师祖吧。我爸爸最近很忙。”

    “爸爸妈妈可能有自己的难处,你也别怪爸爸妈妈。有机会老师跟你爸爸妈妈好好沟通一下。”肖雨琪说道。

    “老师,真对不起。我就是常青的爸爸。因为出了点事,这一阵一直都在外面。今天才回来。因为一些事情,最近对常青太忽略了,一直让他师祖管着他。以后我会多花点时间陪常青的。”常兴说道。

    肖雨琪点点头:“常青爸爸,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陪伴对于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