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韩师兄,你爱吃,给你。”常兴顺手就递给了韩怀易。

    韩怀易傻眼了,掉地上的,我也不爱吃啊。虽然味道还真是很不错的。这猴子,忒坏。韩怀易将桃子拿在手里,准备拿回去给常青吃。

    “常师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挨着的桃子,早的早,迟的迟呢?”韩怀易往四周看了看,很是疑惑。

    “可能是阵法运行的时候造成的吧。”常兴说道。

    韩怀易特意跑到树下看了看,立即发现不对劲了。原来那些桃树下温度都不一样。难怪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呢。

    “常师弟,你过来看看。”韩怀易说道。

    常兴走过去,立即发现即便是相邻的两株桃树,因为阵法的隔开,导致两株桃树所处的位置,温度差异极大。难怪这些桃树开的开花,结的结果。有些还含苞待放。原来是由于它们各自处于不同的季节。

    阵法开启的时候,处于阵法之中的各种花草树木,都受到了阵法效应的影响。

    “这里真好。以后我住在这里面哪都不去了,就帮你一辈子守在这里。”韩怀易说道。

    “行,你自己说的。以后可不许反悔。”常兴说道。

    “常师弟,我跟你说。要是知道你这园子里灵气这么浓郁,外面那些修士,你让他们来当你仆人,他们都愿意。这样的好地方,谁来了都不肯走。”韩怀易是真的不想走了。他曾经去过一些小世界,但是那些小世界里面灵气还没有这里浓郁。

    “韩师兄,你应该看得出来的。虽然我勉强让师父跟着我们出来了,他其实还是舍不得仙基桥的。叶落归根。若不是为了我们,师父压根不愿意到香江来。过些年,等常青能够自己照顾自己,我以后还是要陪着师父回仙基桥的。”常兴说道。

    “张师叔其实也经常跟我说起仙基桥的事情,我自然知道张师叔是非常想念家乡的。不过,张师叔现在还很健旺,等常青长大了再回去不迟。张师叔要是不在这里,你怎么能够放心?弟妹现在又还在上大学,你要是陪着张师叔回老家,常青的书还要不要读?”韩怀易说道。

    常兴点点头,这事已经为难他很长时间了。

    两个人说话间,猴王护卫已经爬到了桃树上,摘了一个拳头大,顶上有像手指大的红点的桃子,它将桃子放在身上擦了擦,就咬了一大口。

    “哎,小猴子,给我再来一个桃。”韩怀易喊道。

    猴王护卫看了韩怀易一眼,三两口就把手中的桃子吃完,然后嗖地将桃核扔向了韩怀易。

    韩怀易连忙躲开。猴王护卫吱吱吱地叫得很欢,兴奋地在树上跳来跳去。

    常兴忍不住笑个不停。

    “这猴子越来越机灵了。”韩怀易说道。

    “你想骗他的桃子,可没这么容易。要是常青来了还差不多。”常兴说道。

    常兴的园子古怪不少,但香江人围观了几天,好奇心终于停歇了下来。园子外面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常兴收到的信函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香江修士界的修士写信给常兴,希望能够登门拜访。常兴每次都很客气的将对方给婉拒了。

    很快,香江修道界的修士们觉得信函可能意义不太大,所以,他们索性想办法与常兴偶遇。

    常兴送儿子去上学的路上,总要遇上一两个神经兮兮的人。

    “常先生,真巧,咱们在这里遇上了。我叫胡有为。”一个修士假装碰巧与常兴在常青他们小学门口偶遇。

    不过,常兴可没因为他说得这么客气,就会这么算了,冷冷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在这里上学的?”

    常兴的语气一下子变得肃杀起来。

    胡有为立即慌了:“我是从你们家跟过来的,我没有恶意。就是想跟常道友认识认识而已。”

    “你离我远点,别让我以后再看到你,否则有你好受的。”常兴警告道。

    “我,我这就离开,常道友,不要怪罪!”胡有为慌了。新派因为激怒了常兴,被常兴一怒之下灭了门。这消息可是传遍了香江的。现在谁敢轻易地去触碰常兴的逆鳞?

    “滚!”常兴厉声说道。常兴最不能容忍别人对常青抱有任何一丝幻想。

    胡有为仓皇跑开了,他可不想被常兴抬手给灭了。

    这条路走不通,香江修道界开始从常兴身边人下手。这一阵,莫名其妙出现,陪老人一起下棋的人多了不少。韩怀易身边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人。

    就连常青树身边的同学都越来越奇怪了。常青的同学多了好些个。这些小孩子一个个都跑过来特别与常青亲近。

    常兴倒也不好怎么下手,只能无奈地警告香江修道界。但是却给那些一次机会,跟他们见见面,当面对话。

    常兴将会面的地方安排在韩怀易以前的那幢别墅里。来的人越不是很多。都是一些修道门派里面的代表。

    “你们千方百计地过来找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常兴没和这些人拐弯抹角。

    “常道友。我们之所以想尽一切办法想与常道友沟通,只是想问一些事情。”胡有为说道。

    “要问什么就直说。以后不许再通过接近我的家人朋友来逼迫我见你们。否则后果自负!”常兴警告道。

    常兴的话让过来的人不免皱眉。常兴实在是太不客气了。

    胡有为也皱了皱眉头,但是他不敢跟常兴硬刚,只能硬着头皮问道:“常道友,前些天的香江的异常天象应该跟你有关吧?或者说跟你那个园子的阵法有很大的关系吧?”

    常兴没打算隐瞒:“没错。”

    “常道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个阵法没控制下来,会给香江带来多大的灾难?”胡有为问道。

    “我不会去假设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们都是为了这件事情过来找我麻烦的?”常兴问道。

    胡有为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常道友你误会了。各位同道中人过来,只是想求常道友出手帮个忙。”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你们香江修道界那么多修士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一定能够办到呢?”常兴立即说道。

    “常道友,你那个阵法能够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可见阵法的威力十分惊人。说明常道友的阵法修为深不可测。我们也都亲身体会过你那个园子的阵法的威力,绝对不下于一处小世界的禁制的威力。所以,我们想请你帮忙将一个世界的禁制打开。”胡有为说道。

    常兴早就猜到他们这一次过来的目的:“上一次新派找我,也是想让我帮他们解除小世界的禁制。最后却想用下三滥的伎俩,你们准备怎么做?”

    胡有为连忙说道:“常道友,你放心,我们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常道友,你要是能够去就最好,实在不能去,我们也不会强求。只是如今修道界衰微,大家都是修士,如果能够携手共进,又何尝不能够再现修道盛世呢?”

    “那是你们的盛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跟你们修道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你们的事情不想管。”常兴说道。

    “常道友,我们是真心实意地来请你帮忙的。我知道你对阵法、炼丹类的书籍非常喜欢。我祖上曾经是非常了得的阵法师,另外还有一个祖师爷则是非常厉害的炼丹术。这些书是他们遗留下来的,把他们毕生的经验都写在里面了。你如果帮我们这忙,我们心甘情愿地把这两本书送诶你。”胡有为说道。

    “我这里还有一本炼器类的书籍,都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我也可以送给你!”另一个修士大声说道。

    “我这里有一本上乘的修炼法术。对你肯定非常有用。

    一个个为了让常兴出马,什么好东西都想要往常兴手里塞。常兴还真是有些动心。但是又有些顾虑。担心与香江修士圈子牵扯得太深。但是他们说的东西还真是常兴非常需要的。

    韩怀易将常兴拉到了一遍:“常师弟,你准备怎么选择呢?”

    “他们的那些东西对我还真是有用。这些香江修士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好东西?”常兴很是不解。

    “他们很多都是从内地过来的,手里有些好东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些东西,灵气充盈的时候,天材地宝不说遍地是,至少不难找。可以如今,到哪去找这些天材地宝?所以,他们拿在手里的这些东西根本不值什么钱。但是小世界可值钱了。没有人帮他们打开,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小世界。别以为那个小世界藏得多深。其实我是知道地方的。”韩怀易说道。

    “韩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常兴吃惊地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前几年我来香江的时候。新界那边出现了一次奇怪的塌陷。后来有人说那是挖阴沟的建筑工把管道给挖烂了。最后导致严重塌陷,幸运的是,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也有人说,那是阴沟里的瓦斯爆炸造成的。但是后来我通过一些调查以及一些朋友的佐证,发现根本没有塌陷,也没有爆炸。而是当时以新派为首的香江修道界在破除阵法时搞出的动静。”韩怀易说道。

    “也就是说,那个小世界就在新界。离我们这里也没有多远。”常兴说道。

    韩怀易点点头:“对,是没多远。你还准备跟他们交易么?”

    “当然不能够这么交易了。交易还是要交易的。不过,我不能够光要他们说的破铜烂铁。还要在小世界里占一成。”常兴说道。

    “一成虽然不算多,可是那一成可不是一个小数字。”韩怀易笑道。

    “看你这架势,这是要站在他们那边说话了?”常兴也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你好。”韩怀易说道。

    常兴与韩怀易一起走了出去。

    常兴没等香江修道界的人说话,便直接说道:“你们的请求我可以答应,不过需要满足几个条件。首先是你们承诺的东西必须部给我。其次,我还要分小世界一成的股份。否则,我懒得管你们收。你们的这些宝贝,离了灵气,你们的那些宝贝,根本都是垃圾。”

    这下让香江修道界的修士们皱眉头了。香江修道界各个势力刮分小世界,分到各门各派,最后一家连一成都未必能够分得到。

    胡有为为难地说道:“常道友。香江修道界有十几个比较有实力的门派。一个门派未必能够分到一成。你一个人生活占一成,其他人肯定会乱了套。”

    “这好办啊。你让他们自己去破除禁制,然后小世界随便他们刮分好了。”常兴说道。胡有为以及那些刚准备驳斥常兴的人一下子哑巴了。

    主动权根本就不再自己手里,常兴只问他们要一成,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你们赶紧做决定。”常兴说道。

    “我不反对!”胡有为说道。

    “你们呢?”常兴又看向四周。

    “我们也同意。只要常道友能够破除禁制,我们肯定说到做到。”

    常兴不管他们是不是用心险恶,笑着向那些人说道:“我不怕你们谁敢跟我玩阴的,别怪我到时候不客气。”

    常兴手往一个方向一指,一道剑气从他指尖飞出。

    “啪嗒!”

    摆在角落里的一个陶瓷罐击成碎片。

    韩怀易立即跑了出来:“你这家伙,拿我的家当吓人干嘛?你知道那个陶瓷罐多少钱吗?”

    常兴哪里知道!

    “我这是从拍卖会上买来的,花了我几十万。你就这么一下子把我的打碎了,你可要赔偿我的损失。”韩怀易说道。

    “我赔你一套别墅还不够?”常兴笑道。

    “那是早就答应了的好吧?现在欠的是新的。”韩怀易说道。

    这师兄弟闹得很欢,香江修道界的那些人一个个忧心忡忡地离开了,本来他们也有一些心思。想等常兴把小世界的禁制破除之后,他们就要过河拆桥的。那知道人家是的手段比他们多多了。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