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本来常兴只是准备杀鸡儆猴,没想到拔出萝卜带出了泥,为了让给自己减刑,周风来把村里那一伙损公肥私,挖公家墙角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给捅了出来。

    好家伙,仙基桥一下子捉进去十好几个。机械厂最多,机械厂的生产虽然是肖金林管着,但是机械厂的进货卖货是周风来一家子把着。周风来一家这些年从机械厂捞不不少钱。这些事情周风来当然一手遮不了天,一伙人分赃。周风来被常兴算进去了,周风来再把那一伙人给拉了进去。

    结果,仙基桥人突然发现。那一伙人是最近在村里闹着要搞承包的人。不仅是仙基桥,就连镇上、乡里的干部也有好几个牵扯了进去。仙基桥最近受到的压力,里面就有不少是来自这些被腐化的干部。

    当然,如果不是常兴给田道森打了一个电话,市纪委对仙基桥的窝案过问,也许不会牵扯这么多的人,更不可能牵扯到镇乡干部,甚至还有个别县里的干部。

    “常兴,多亏你们回来了。不然咱们仙基桥的事业毁在这群老鼠手里了。”周茂林庆幸地说道。

    “茂林叔,仙基桥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想管了。风来自己找死,非要送到我手上,我也不能不成了他。我户口都出去了,按说不该管仙基桥的事。仙基桥将来怎么样,横竖还得靠仙基桥人。我帮得了一次只有一次。这次之后,无论仙基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过问了。”常兴说道。

    周茂林点点头:“是福是祸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我之所以拖着没办退休,就是不想仙基桥毁在风来他们手里。现在好了,我该退下去了。金林、大雷他们心地没啥问题,就是主意少,但愿经历了这一次,他们能够聪明一些。”

    周茂林想将仙基桥交到肖金林与张大雷手里。肖金林是常兴的师弟,张大雷是常兴的发小,仙基桥由这两个人来掌舵,将来遇到什么困难,常兴也不会真的坐视不管。但是如果是其他人,常兴未必还会过问。

    常兴自然知道周茂林的打算,也没说什么。仙基桥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彻底不管不问的。毕竟这里是养大他的地方,永远都是他的家乡故土。而且,将来老道肯定一直都在这里的。

    “茂林啊。仙基桥有什么难处,常兴能帮帮一把是应该的,但是有些人不值得帮。你看看,仙基桥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常兴为仙基桥做得还不够?一出去,家里就跟抄了家一样。果园子里也差点被毁掉了。以后,我家的果园,谁都不准进去!”老道心里也是有气的。

    周茂林也是叹息不已:“当初咱们仙基桥穷成那个样子,村子里的东西摆在大路上都没人捡。现在倒好。家家户户富裕了,反而见不得东西了。也怪我,没把你家看好。”

    “这事不怪你。我们走的时候,也没锁门,心想后面果园的果子放在那里白白烂掉了,乖啊可惜。村子里谁想吃就去摘了吃。谁知道吃了果子还毁了树。顺便连我家的东西都给拿了。”老道说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猫与大黄回来之后,在仙基桥村子里到处跑。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猴王护卫回来之后,就进了山,好几天都未见回来。

    常兴没去管它们。

    过了几天,老猫回来了,似乎有些哀伤。回到家里,仍凭常兴与老道怎么唤都不理会。

    大黄回来了,情绪也很低落。

    “老猫跟大黄怎么了?”老道问道。

    “我也不知道。对了,回来这么久,一直都没看到大黑回来。”常兴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黑虽然比大黄与老猫都小,但是已经十几岁了。出去的时候,大黑就显得比老猫还老。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世上了。

    去周茂林家一问,果然听到周茂林说:“你们家的大黑去年上春天就不见了。估计是到大限了。本来想告诉你的,想了一下,还是算了。人都有这一遭,更何况是猫。”

    常兴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心里有些失落。大黑终究没有天赋,过不了生死关。任凭他当初给大黑吃了那么多的养气丹,也终究不能够让它脱圈凡胎。常兴心中突然开始深深担忧起来。师父年岁也高了,看着身体还算健壮,但是天命有尽头,谁能够看得清楚?如果不能够跨过炼精化炁这道坎,师父说不定哪天就离开了。

    常兴心里急得很,却也不敢向师父说起。上次寄希望于香江的那个小世界,但是那个小世界里也希望落空。现在就是去东海那个小世界,也未必能够得尝所愿。毕竟那个小世界已经被东海的修士光顾过了。现在修道界的资源如此匮乏,里面的天才地宝,他们怎么可能还留在那个小世界里。而且东海那个小世界的危险性可能比香江的还要高。

    香江的小世界里面只有一头灵兽,就差点让常兴遇到了危险,那东海的小世界里,说不定还会有修士。那危险性可比那头脑子不太灵光的灵兽大多了。

    常兴回到家里的时候,老道说道:“老猫去祖师庙了。我也准备住到祖师庙去。仙基桥跟以前不一样了,祖师庙应该还是老样子。出去了这么久,该去祖师庙陪陪祖师爷了。”

    “那横竖我在仙基桥也没什么事,我们一起去吧。常青也想去山里呢。”常兴说道。

    “也好,去祖师庙祭拜一下祖师爷,你跟常青就一起去东海吧。不能耽误了常青的学业。时代不一样了,常青该学好文化。”老道说道。

    “可是你一个人留在山里,我跟婉怡哪里放心得下?”常兴说道。

    “那你把你婆娘一个人留在东海你就放心?小心你婆娘跟别个跑了,后悔死你。”老道笑道。

    “婉怡不是那种人。”常兴笑道。

    “我知道婉怡不是。但是她妈是。婉怡怎么有那么一个妈?”老道有些想不清。

    到了山上,老猫没去祖师庙,而是守在谷仓边。常兴一去就知道了原因。原来大黑是在谷仓边离开的。大黑可能感觉到自己的大限已至,便上了山,来到它最熟悉的地方。常兴记得突然有一天老猫身边就多了一只小黑猫。也不知道小黑猫是不是老猫的种。当初小黑猫跟老猫在谷仓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可能大黑对这里记忆最深刻。它离开的时候,也许最想见的便是老猫。要是自己没把老猫带到香江去,或许老猫还能够与大黑道别。但是现在,这个遗憾要一直留存下去了。

    大黑的尸体已经在谷仓底下干枯了。常兴在谷仓旁边挖了一个洞将大黑埋了。老猫一直在谷仓边守着。任凭常兴怎么叫都叫不动它。

    “算了,你让它多陪陪大黑。等它想开了,自然会回去的。”老道看得很透。

    因为大黑的离去,常兴的情绪也低落了很多。自从下山之后,常兴对大黑的关注就变少了很多。大黑也没有开启灵智的天赋,到了山下之后,就跟村子里的家猫混在一起。这个世上真正关心大黑的恐怕只有老猫。

    “师父也会有这一天。哪天师父要是走了,你不要太伤心。师父肯定是去好地方了。咱们是修道之人,自然知道人最终都有去处。修道这条路,你走得通就走,走不通也不要勉强。将来婉怡要是走不了这条路,但愿到时候你能够看得透。”老道感慨万千。

    “师父,你可千万不要说这种话。只要我找好了灵药,就能够给你炼制出化炁丹。有了化炁丹,你肯定能够突破炼精化炁期,你的寿元就能够大幅度提升了。而且,过不了几年,我应该可以跨过炼神还虚这个坎,到那个时候,就算我没有灵药,也能够帮师父跨过炼精化炁的关。”常兴说道。

    “嘿嘿,师父等着。”老道笑了笑。老道不忍心让常兴那么心急如焚。他看得出来,大黑的离去对常兴刺激非常大。常兴从小无父无母,对自己非常依赖。哪天自己真的走了,常兴会伤心成什么样子,老道真的不忍心去想。

    祖师庙还是老样子,庙堂里非常明净,老道将准备好的三牲与香烛纸钱从竹篮里拿了出来,摆在香案上。

    “伏以起心动意,神圣皆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未先动兵先动粮,千千兵马降坛场。起眼观青天,祖师在眼前;起眼观青天,师父在身边。一观便到,一请便来……”

    许久没祭拜祖师,老道先在香案上摆好祭礼,把自己的祖师威灵符请出来,便开始念咒祭拜。

    这一拜拜下去,那香案就倒了。说来也奇怪,那个香案本来很结实,用杂木做的,非常沉,上面也没有一点虫眼。结果老道这么一拜,那香案竟然断掉,上面的东西倒了一地。

    “祖师爷见谅,不肖弟子多日不来祭拜,还请祖师爷不要见怪。”老道额头都不停地冒汗。心里也替常兴两父子担心。这两个家伙一个请了一桌的祖师,一个请了两桌祖师。这要是发起脾气来,祖师庙都得弄塌了不可。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