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是怎么被冻在冰里面的?还有,你被冰冻住了,还能够活下来,可真是奇迹!”曾宗林说道。

    “没有啊。我要是被冻住了,还活得成?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常兴说道。

    “应该是弄错了,真要是被冻在冰里面,哪里还能够活到现在?”韩伊秦说道。

    范可欣背着包走在前面,被常兴突然一把抓住。

    “那边走不得。会陷下去的。”常兴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里会陷下去?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啊?”范可欣很不是不解地问道。

    “你是想跟我们范大美女套近乎吧?”曾宗林笑着往那边跨了一步,马上听到脚下咔嚓一声响,曾宗林心里一慌,就但是却已经无法回头,只能够听天由命地随着塌陷的冰雪开始自由落体运动。

    “小心!”韩伊秦急了,好不容易等到雾散了,本以为都能够活着回去。谁成想在这里出了事。

    “啊!”曾宗林发出一声惨呼。

    就在曾宗林快要掉落下去的时候,常兴一把拉住曾宗林的一只手,将曾宗林重新拉了上来。

    拉上来之后,曾宗林还在“啊”的喊个不停。

    “行了,你得久了,多亏了常兴同志,不然都不知道去哪给你收尸!刚才常兴同志明明说了那边很危险,可能会塌陷,你偏不信,要去试一下!要不是常兴同志反映快,你这一次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了。”韩伊秦没好气地说道。

    “就是啊。常兴同志刚刚还拉住我。不然我也跟你一样。可你怎么还往那边走啊?”范可欣不解地问道。

    “那边看起来没什么不同,我哪里想到常兴同志真的能够看得出来啊?”曾宗林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常兴同志,你是怎么看出来那边有可能会塌陷呢?”韩伊秦好奇地问道。

    “其实,只要你们仔细观察,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睥睨的。刚才我看到这边似乎沉下去很多,说明低下不实,要么是有空,要么就是可能会发生塌陷。”常兴说道。

    “常兴同志,你经验这么丰富,还是你来带头走在前面吧。我们跟在你背后。怎么样?”范可欣问道。

    常兴也不推辞“行,你们跟着我走就是。”

    以常兴如今的修为带着这几个人一起下山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如果他单独一个人走,也许下山的时间还会更短一些。现在遇上了范可欣这一队人,常兴既不能带着这几个人下山,也不能够丢下这几个,独自离开。

    常兴走在前面之后,推进的速度快了不少。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常兴停了下来“各位,就到这里吧。你们往前走不远,就可以下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跟外界说起。”

    “常兴同志,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出去呢?”范可欣问道。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韩伊秦一行对常兴有了依赖,也有了感情。此时要分别,还真是有些不舍。

    “以后有机会相见的。大家要是去东海,可以去我家找我,地址已经给你们了。”常兴说道。

    “好吧,那说好了,到时候我们去了东海,你可别躲着我们。”范可欣笑道。

    “肯定不会。我老婆可不是个小气的东海人,她很好客。”常兴笑道。

    “一路上就听你夸你老婆是怎么贤惠漂亮是,到了东海一定要看看。”范可欣说道。

    常兴看着韩伊秦一行往山下走,范可欣还不时地回头看。

    看着他们四个走出了雪山,到了大路上,常兴才往一旁走去。

    吴婉怡正在家里教训常青“你怎么那样说你外婆?你外婆虽然是势力了一点,可她对你还算不错吧。跟亲孙子也没好大区别。你那样说她她会伤心的。”

    “那我爸对她比别人对亲妈还好,她怎么就不怕我爸寒心呢?说到底还是她太势力。你跟我爸一直对她太过宽容,她才会变本加厉。”常青不服气。

    “你现在长本事了。我说你一句,你要回我十句了!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是不行的了!”吴婉怡生气地去房间拿家伙。

    常兴撒腿就跑,一把将门拉开,就冲了出去,结果像撞到一堵墙一样,弹了回来。跌倒在地上的常青看着从站在门口的那人说顿时张大了嘴巴。

    “妈!妈!妈!”常青连续喊了几声。

    “你这孩子,眼睛怎么不好使了呢?看见爸爸喊妈妈。儿子,你不是傻了吧?”常兴伸手将常青拉了起来。

    吴婉怡拿着一把布尺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着站在客厅里的常兴,顿时定在了原地,手中的尺子也跌落到地上,眼眶里的泪水就好似打开了龙头一般,不停地奔涌出来。

    “婉怡,我回来了!”常兴一把将常青拨到一边,往婆娘那边走去。

    常青本来还想跟老爸拥抱一下,结果,被拨到一边,顿时就愣了,这事见了婆娘,就忘了亲儿子啊!

    “你还知道回来啊?”吴婉怡呜呜地哭了起来,往常兴怀里一扑,两口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常青傻眼了,感觉自己好多余啊。

    “爸,妈,我外公家里了!去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常青说完就低着头往外走,好心酸的感觉。

    “去吧,去吧。你明天把外公一家请过来吃饭。”吴婉怡说道。意思是你晚上就住外公家算了,回来不方便。

    常青顺手把大门给关上,看着依稀路灯的街道,常青的心空落落的,我怎么像是捡来的?

    第二天,吴家家里上班的请了假,上学的也都旷了课,都积聚在常兴家里。

    “姐夫,你这些年去哪里了?怎么一点音讯都没有?”吴绪成很不恰当的见面就问。

    “到处走了走,都是荒郊野外,几乎没有停下来过,也没办法给家里寄信。”常兴说道。

    “你跟几年前出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老,我姐这几年可受了不少苦,都变成黄脸婆了。”吴绪成还没说完,大腿就给人掐了一把。

    吴婉怡瞪着眼睛看着吴绪成。

    “姐,你快松手。你从小就欺负我。我这是帮你的忙,你还掐我。你怎么不去掐姐夫呢?姐夫把你扔在家里当黄脸婆。我给你鸣不平,你还掐我。”吴绪成不满地说道。

    沈竹茹立即接着吴绪成的话说道“绪成说得没错。常兴,这些年你一点音讯都没有,婉怡在家里给你守着活寡。当初你跟婉怡结婚的时候,你说你会让婉怡幸福一辈子,你就是这样让婉怡幸福的?我不瞒你,这几年,我不止一次劝婉怡改嫁算了。都是因为你没把婉怡放心上。你若是把婉怡放心上,你会扔下老婆孩子一个人出去自由自在?你以前为婉怡付出了不少,我不否认,但是这几年,你做的事是很错误的。”

    沈竹茹才被外孙数落了一顿,现在总算是找着泄愤的目标了。

    常兴一直静静地听着沈竹茹说完,然后说道“这几年辛苦婉怡了,以后我会好好补偿她。出去之前,我跟婉怡好好商量过的。婉怡也非常理解支持我。出去这么长时间,确实亏欠婉怡很多。但是我必须走出去。”

    吴婉怡跟着说道“妈,常兴说得没错。常兴出去,是我的主意。之所以当时没跟你们说,是免得你们担心。这么多年了,咱们自家人应该都知道,常兴不是普通人。否则,像那些保健药也不可能弄得出来。现在常兴回来了,就不要去追究过去的事情了。”

    吴笃明也连忙说道“对对,我们一大家子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团团圆圆的,就不要去追究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常兴是个负责任的人,我相信以后他会肩负起家庭的责任。”

    沈竹茹虽然还想数落常兴,被吴笃明等人这么一搅,她也只好作罢。

    常兴回到东海没几天,消息灵通的周绍楠就赶了过来。

    “常道友,你这一次闭关,收获丰硕吧?”周绍楠看不清常兴的修为,但是感觉得到常兴的气质又发生变化了。修为肯定是精进了不少。

    “还行吧。”常兴点点头,然后向周绍楠道谢,“这些年,我家多承你照顾了。”

    “常道友说哪里话,你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这一点小事我要是做不了,我不成了白眼狼了?咱们修道之人最讲因果。我得了常道友你的恩惠,光是这些事情,根本不足以报答。但是我做事尽心尽力,将来也不担心因果循环。”周绍楠说道。

    常兴给了周绍楠一个保证“以后周道友有什么事情,我若是能够做得到的,肯定会尽力而为。”

    周绍楠闻言大喜“那我就多谢常道友了。”

    这就是周绍楠最希望听到的。常兴的修为如此之高,他的一个承诺,简直价值连城。

    “还有这么一个事情。城隍庙那里以前的主持是韩怀易道友。但是韩道友回内地之后,就一直在小世界中闭关。这城隍庙一直由我们宗事局监管着。但我们宗事局毕竟是官方机构,不便出来管来城隍庙。常道友有没有兴趣去城隍庙坐镇?”周绍楠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想送常兴一个顺水人情。

    当然,这城隍庙也是一个烫手山芋。这城隍庙原本是韩怀易的地盘,别的门派修士都不便接手。也不愿意得罪韩怀易。因为韩怀易的修为高深,一般修士哪里敢占他的后院。可是城隍庙是东海的一个重要人文景点,每天去城隍庙参观的旅客不少,可谓香火鼎盛,肥水也很丰富。

    “韩师兄回来怎么没把城隍庙接过来呢?”常兴问道。

    “当时他一回来,没过多久就闭关了。我们都没见着人,这城隍庙自然没交过去。”周绍楠说道。

    周绍楠这可没完说假话。韩怀易前些年特地回来准备接手城隍庙,可是周绍楠当时推三阻四的。让韩怀易没顺利接手,后来韩怀易索性闭关修炼去了。

    “那行,我就先替我师兄接收了这城隍庙吧,将来等我师兄回来,我再还给他。这城隍庙该怎么管,我也不是很清楚。”常兴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个常道友不用担心,就算常道友接手城隍庙,这里的管理人员还会继续在城隍庙里管事。以后由常道友统一管理。”周绍楠说道。

    城隍庙地方不小,离常兴家也非常之近,周围都是一些很古老的房屋,常兴住的地方其实也算是城隍庙这个区域里面的。

    常兴原来还以为城隍庙只有最里面的那一块,没想到周围还有不少地方。这城隍庙里香火鼎盛,但是里面却是很安静。这样的地方倒是很对常兴的胃口。

    为了和常兴拉近关系,周绍楠亲自陪同常兴去城隍庙转了一圈,把城隍庙的人部过了一遍,清楚了好些人手,总算是把城隍庙这里部梳理了一遍。

    周绍楠将城隍庙送到常兴手里,就是希望将常兴留在东海,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常兴留在东海,他总是最容易得到好处的。

    吴婉怡很支持常兴接手城隍庙“城隍庙地方很大,你若是怕管那等世俗琐事,你就交给我。你只管静心潜修便是。”

    “你这个傻子,我为什么要出去这几年?不就是为了让你能够跨过修炼的没道坎么?我不想当年师父的事情再次在我面前上演。”常兴说道。

    吴婉怡用力握住常兴的手“过去的事情,你别一直介怀于心。”

    “放心吧。如果放不下啊心里的包袱,我也不可能突破修为。”常兴说道。

    “那这个城隍庙你还打算接手么?”吴婉怡问道。

    “接手。这城隍庙地方够大,闹市中取一静。倒也适合修炼。我在城隍庙布置一下,我们也不用再跑到山里去了。不过,你不用去管。周绍楠会处理的。家具厂,你以后也别去管了,找个可靠的人接手。”常兴说道。

    “好。”吴婉怡很顺从地说道。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