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老鱼给各位支持本书的书友们拜年了!祝各位猪年大吉!万事如意,阖家欢乐!

    也幸亏常兴空间法宝里存放了一套阵基,否则,临时去赶制阵基,就散赶制出来,黄花菜都凉了。常兴不停不歇地连续一两个小时,便将阵法布置好,并且激活。

    刚刚开放没多久的阵法一下子被禁锢了起来,从小世界里散逸出来的灵气被积聚了起来。

    小世界的灵兽才刚从通道里冒出来,就被阵法困在通道口处。通道口的灵兽越聚越多,最后连通道都给堵上了。

    “吼!”通道口传来了一声惊心动魄的吼叫声,一听便知对面是一头实力强劲是的灵兽。

    “这个阵法维持不了太久,你们宗事局得快协商想办法,真要是有炼神还虚期的灵兽来收拾犯,这阵法是肯定扛不住是的。所以,你们得快些行动了。”常兴说道。

    “我已经跟总局联系上了,他们很快就会派人过来。”周绍楠手中拿着一个大块头移动电话,确实比较方便。

    常青这一趟跟过来,没发挥什么作用。龙鳞犬的作用似乎根本没有发挥出来。但是金陵皇宫的通道还是被人打开了。说明龙鳞犬只是对方的一种选择,对方并没有将所有的鸡蛋部放在一个篮子里。

    “爸,我们这就回去啊?”常青问道。

    “你还上学呢。都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你妈要是知道我把你带出来了,非要跟我拼命不可。”常青说道。

    “现在考那个大学有么子用?不是马上就要进入道法时代了么?上大学没有用啊!那个道法,用物理、化学都解释不清啊。将来最重要的肯定是修炼。我这个年龄就有这么高的修为,在修道界也应该是凤毛麟角。还用考大学来证明自己么?”常青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这么牛,回去自己跟老吴说啊!”常兴没好气地说道。

    “爸,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对付几头黑熊都还够呛,现在看到我这么厉害,是不是有些妒忌啊?”常青问道。

    常兴看了自家自恋的孩子一眼,这孩子怎么这么招打呢?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妒忌你。你想多了。你再厉害,不还是我儿子么?不是老子当年把你妈给追到了,有你在我面前炫耀的份么?我老婆当年可是咱们罗田县长得最漂亮的女知识青年。被我娶了当了婆娘,才生了你这个混小子。你这个层次根本不知道,炼炁化神才是真正的分水岭。你侥幸突破了炼精化炁,那都是我给你铺好的路。但是炼炁化神都靠你自己,突破不了这个层次,一切都是枉然。”

    “你看着吧,用不了一年半载的,我就能够突破炼炁化神阶段。”常青信心满满地说道。

    常兴并没有危言耸听,修炼的四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一道坎。炼精化炁其实是最容易突破的,只要有人辅助,很容易突破。当年老道之所以难以突破,原因是他的年纪实在太大了,若是放在老道年轻时候,无论老道的天赋如何,都是很容易突破的。但是炼炁化神,重要的是境界难以提升。境界的提升,只能靠自己。就算别人能够帮忙,也起不了主要作用。更别说炼神还虚与炼虚合道这两个更高的境界了,到了最后这两个境界,就是要走自己的路了。别人连指点都指点不上了,说不定还会误导。

    周绍楠与总局联系上之后,就没时间陪同常兴父子了。金陵皇宫通道的开启,让宗事局整个系统焦头烂额。各地大量的小通道打开,本来已经让宗事局左支右拙了,现在金陵皇宫主通道开启,让宗事局简直难以招架。他们一直想将局势牢牢地控制住,但是眼看这局势根本无法控制了。

    周绍楠看到金陵宗事局负责人付莽饶的时候,很是恼火“金陵皇宫通道的传送阵地图发过来这么多天,你们难道就没有派人来核实过么?”

    付莽饶很是尴尬“上次负责过来核实的修士彭盛已经被证实是邪修渗透过来的奸细。”

    周绍楠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派了一人过来核实?派的人员还不是可靠的人,老付啊,我真是服了你啊!”

    付莽饶很是尴尬,这种事情实在太丢面子了“这个彭盛在宗事局表现一直都很积极。”

    “常兴道友说过,这个阵法能够封锁通道一时,维持不了多少时间。现在通道口聚集了这么多的灵兽,一旦阵法破除了,金陵城是要生灵涂炭的!这个责任谁来负?”周绍楠很是恼火,说话的语气也是越来越重。

    “这个当然是由我来负责。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一只灵兽去危害社会。”付莽饶已经有了必死之心。

    “你负得起么?不是我轻看你们金陵宗事局。通道已经聚集起上百头灵兽了,其中炼炁化神期的灵兽不下十头。这事你们金陵宗事局抵挡得了的?这一次通道的打开,明显就是邪修盟一次有预谋的策划,如果这么容易让你老付化解得了,他们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周章了。”周绍楠说道。

    就在宗事局所有的关注点都在通道口的灵兽身上的时候,金陵皇宫出现了很多穿着黑色道服的人,他们都在以各种方式向通道口靠近,最后部被常兴布置的阵法阻挡在外围。

    “可恶!金陵宗事局什么时候多了如此厉害的阵法师了?”一个穿着金边黑色道服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可能?金陵宗事局我是知道的,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号人。应该是宗事总局派来的高手。”如果付莽饶在此,就可以认出说话的人,正是失踪不多久的彭盛。而彭盛身旁的这位金边黑色道服的人则是邪修盟的副盟主谭兆奇。

    “通道才打开,宗事总局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还这么及时布置好阵法?”谭兆奇很是不解。

    “对了,皇宫通道的消息是东海宗事局传过来的,莫非是东海宗事局来人了?”彭盛猜测道。

    “无论是从哪里来的,知不知道都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破坏阵法,尽快将被困的灵兽放出来,只有把整个金陵搅得天翻地覆,我们散修盟才会有机会。”谭兆奇说道。邪修盟自然不会称自己为邪修盟,他们号称散修盟。当然,散修盟里并不真的都是散修。散修盟其实是由几个邪修门派结盟而建的。为了吸纳更多的修士,他们号称散修联盟。实际上,里面的散修并不多。社会上大部分的散修早就被宗事局吸收,或者进入到宗事局监管的散修协会去了。散修协会是官方正版,而散修盟则是山寨仿冒,所以官方称之为邪修盟。

    邪修盟里也有精通阵法的,但是能力还不够看,来这看了常兴布置的阵法之后,连连摇头。

    “这阵法不仅非常复杂,在下自愧不如。”

    谭兆奇急了“现在不是让你来谦虚的,赶紧想办法把这阵法给破解了。”

    “谭盟主,这我可没办法啊。布置这个阵法的人不仅阵法方面非常高超,修为也是极高的。如此繁杂阵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布置完成,对方肯定是阵法与道术都是极其高超的,这种阵法,只怕炼神还虚期的高手都破不了。”

    谭兆奇脸色一变“照你这么说,这个通道就这么被封死了?”

    “那倒不是。阵法再厉害,也是有破解的办法的。不过这阵法闻所未闻,想用巧法是不成的。一力降十会,如果聚集起散修盟的高手持续攻击,总是可以慢慢消耗阵法的法力,法力一旦消耗干净,到时候阵法自然破除。”那名精通阵法的邪修说道。

    谭兆奇很是恼火,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按照这名精通阵法的邪修的办法去做。为了这次的事情,谭兆奇召集了邪修盟众多人马,这个时候正好可以来力攻击阵法。

    “轰!”

    邪修盟的同时力一击,整个金陵皇宫地动山摇。常兴布置的阵法受到了严重的冲击。阵法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但是能量损失了不少。毕竟,上百修士的力一击,也不是闹着玩的。

    “怎么回事?”周绍楠吃惊地问道。

    过了一会,金陵宗事局的修士迅速跑了过来“不好了,付局,邪修盟聚集皇宫,正在对大阵进行攻击。”

    “老付啊,你怎么回事?金陵的邪修盟都成这等气候了,你这个宗事局局长一点消息都没有。你干什么吃的?”周绍楠很不客气地指责道。

    付莽饶早已经是焦头烂额,这个时候更是没有了一点主张“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被转来转去了!亡羊补牢吧!赶紧着急你们宗事局的修士对邪修盟进行镇压!联系金陵相关部门,让他们立即介入协助!这已经不是你们宗事局一家的事情了!”周绍楠倒是还能够沉得住气。

    付莽饶这个识货已经六神无主,听到周绍楠的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吩咐人联络。自己又亲自带着人赶往外围。

    常兴与常青两个本来准备在金陵故宫参观一下之后,便动身会东海,根本没有想到金陵宗事局竟然糜烂到这个程度。邪修盟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纠集起来攻击他布置的阵法。刚才那地动山摇的一次攻击,差点一次性就将他布置的阵法给摧毁了。

    “有人在攻击阵法!”常兴大吃一惊。

    “爸,怎么了?我们要去帮忙么?”常青兴奋地问道。

    “帮什么帮?这事金陵宗事局的事情,我们管什么闲事?你赶紧离开这里,到酒店去等着我。我去将阵法稳定一下,随后我们就会东海。”常兴知道现在是多事之秋,金陵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东海那边未必不会出。吴婉怡才开始修炼没多久,连炼精化炁器都没有突破,真出了什么事情,吴婉怡连自保都无法做到。

    “爸爸,我跟你一起吧。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在你身边不是更安么?”常青说道。

    “好吧,你跟在我身边,千万别乱跑。金陵这边出大乱子了。竟然有人如此明目张胆地攻击我布置的阵法。看来金陵宗事局对金陵的局势已经完失控了。”常兴想想觉得常青说得很有道理。

    龙鳞犬很是紧张,紧紧地跟在常青的身边。

    邪修盟所有邪修奋力一击之后,发现大阵依然挺立,也是有些丧气。

    “快!恢复一下,准备第二次攻击!”谭兆奇连忙大声催促道。

    “谭盟主,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我们如果都把灵力耗尽了,待会宗事局的修士来了,我们可就没有招架之力了!”彭盛有些担心地说道。所有人都是力一击,一次攻击之后,身上的灵力消耗了至少三分之一。这样的攻击最多持续三次,就会面临灵力耗尽的危险。到时候,没有了灵力,所有的邪修们就都跟普通人一般了。就算是普通的专政机构都能够对付得了。

    “只要将这个阵法破了,我还怕他们?那些从通道里逃出来的灵兽就够它们喝一壶的。各位道友准备,再来一次,就能够将这个阵法给破了!”谭兆奇不屑地说道。谭兆奇再次挥动手中的黑色旗帜。

    “轰!”

    邪修盟所有的修士再一次力攻击,让阵法剧烈晃动。只是这一次,造成的影响似乎比上一次还要更小一点。

    “怎么回事?有谁出工不出力?”谭兆奇怒火直烧,怒目扫视着邪修盟的邪修们。

    “盟主!不好了!有人在操控阵法。让阵法更强大了!”邪修盟那个精通阵法的人慌慌张张地说道。

    “怎么?”谭兆奇怒道。

    “这阵法没人操控的时候,威力自然要小很多。一旦有人控制,他就可以根据攻击的情况,专门加强受攻击的地方,同样还是同一个阵法,防御力提升一倍不止。”

    “我!”谭兆奇心口一热,直接吐出一口精血出来。谋划了这么久,难道要功亏一篑么?

    。

百度搜索 我修非常道 爱搜书 我修非常道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修非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钓鱼1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钓鱼1哥并收藏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