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网游之至强剑士 爱搜书 网游之至强剑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这种话,你有考虑过那些担心你的人的心情吗?什么叫你不在乎,她没了,你就要这样把自己废掉吗?”

    “橘枳,收手吧,不要去碰触那不能碰的东西啊!”

    声嘶力竭,秦湘吼叫着,情绪疯狂宣泄着,而这对话也终于让柳青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不是谈情说爱,发好人卡吧,杀人?

    先是沉默,之后橘枳慢慢开口。

    “你别想阻止我。”

    表情凝住,言语最终化作白费唇舌的秦湘彻底炸了!

    “你这个傻瓜、白痴、笨蛋,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你这么傻的人,就算你把他杀了,苏以乐也不会回来了!你明白吗?她已经不可能回来啦!”

    “我求你啦,不要干傻事啊,不要因为这个就把自己毁掉,如果她还在,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况且……况且……你要是也出了事……你让我可怎么办啊——我喜欢你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的不得了,所以……求你……”

    “抱歉。”

    没让秦湘那声泪俱下的话说完,这样打断她的橘枳就把电话挂断,手机紧握在掌中,泪水不知何时已经流下来。

    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着斜上方,他眨眨眼,将情绪冻结,仇恨的寒意随之迸发,视线转回到电脑屏幕上,继续寻找艾德蒙可能的藏身位置。

    被橘枳挂了电话,身体在椅子上蜷缩起来的秦湘抱着手机嚎啕大哭,泪如泉涌,从小到大,真的第一次哭得如此伤心,不仅是因为无法阻止橘枳,还为了自己那收不回来的心……

    而躲在厨房门口听电话的柳青感觉五雷轰顶,端着的茶壶和茶杯都差点随着托盘的倾斜,落地,摔个粉碎!

    她听到什么了?

    她听到说苏以乐已经死了!

    少爷的未婚妻,苏小姐死了,而少爷为了报仇,要去杀人?

    这到底是怎么了?

    感觉整个人都懵了,柳青那颤抖的手将托盘放到厨房的餐桌上,然后转身到前面去,都出了这种事,还喝个锤子茶。

    一步一下挪到秦湘面前,俯身下去的柳青将双臂落在她双肩上,使劲摇晃,颤抖的嗓音问:“你告诉我,苏小姐是真出事了吗?”

    哭声收不住,甚至是没有抬头的秦湘只是点头。

    这让柳青的情绪躁动起来,摇晃着秦湘的双臂更加用力,她还冲着秦湘喊叫起来。

    “别哭了!如果你真的喜欢少爷的话,就拜托你一定要阻止他,千万不要让少爷干傻事啊!不然,少爷这辈子就毁了!”

    泪水糊成一片的脸抬起来对着柳青,秦湘大声喊:“我知道,我全知道,只是我现在真的找不到他,他也不听我的!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拜托我什么的,我真是做不到!”

    像是在比谁的嗓门大,柳青以更高分贝的声音盖过秦湘的吼叫,“那,我告诉你去什么地方打听少爷的行踪,你一定要阻止他,好不好?”

    她的话让秦湘停止哭泣,心中燃起一道火焰,“好!”

    一拍即合,松开手的柳青说:“我以前听少爷无意中说过他有一个好朋友,叫独狼!少爷的朋友一般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如果你能找到这个人,或许可以知道少爷现在的下落!”

    脑海中灵光一现,记忆跟着翻开,秦湘想起来这个独狼是谁,国内知名骇客之一,和富佬一起在华城。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找独狼!”

    说着,秦湘就站起来,已经准备跑出去。

    感觉她反应也太快了,柳青稍微一愣,然后就奇怪了,难道说她正好认识独狼,有这么巧吗?

    不管有没有这么巧,她也只能这样想,毕竟她只能指望秦湘阻止橘枳!

    “秦小姐,少爷就拜托你了!”

    点头,秦湘没有说什么,换好鞋,开门出去了。

    出来之后,她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给秦夜打电话,她确实认识独狼,但也只是认识而已,想要知道独狼的地址,要从秦夜那边获知。

    也是巧合到不行,她刚想给秦夜打电话,秦夜那边就打过来电话,这让秦湘一愣,然后马上点击接听。

    “是秦湘吗?”

    “是我!”

    “有关于橘枳的消息了,是富佬和独狼提供的。他们帮橘枳大概确定了艾德蒙可能的藏身位置,我已经先派人去那里了,你也过去吧,我马上把地址发给你!”

    被秦夜安排的妥妥的,秦湘没有任何意见,只要能尽快找到橘枳就好,过程可以无所谓。

    “好!”

    挂断电话后,秦湘就收到秦夜传过来的坐标,她就马上下楼去找车,然后赶到那边去。

    把秦湘送走了,深感事大的柳青不敢怠慢,等赶快通知夫人才行,就算这件事是假的,苏以乐根本没出事,也要从夫人那里确认才能安心。

    “柳姐,怎么了?”

    接通电话后,从方姿那沙哑的声音中听出可能哭过的味道,柳青心就凉了,看来这件事是真的,少夫人苏以乐真的已经没了……

    “夫人,我刚才听说了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

    即便是感觉这事已成定局,柳青还是不好问,想想也正常,哪有随便问其他人“你家的谁谁谁是不是死了”,要是在外面问这话,绝对会被其他人揍到死为止!

    已经知道柳青是什么意思,方姿也不隐瞒,话音更加悲恸,“嗯!小乐那孩子没了……”

    悲痛感顿时涌上心头,柳青感觉喉头哽住了。

    虽然是席家的保姆,但她在席家的时间长,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席家的孩子就像是她的孩子,而现在少爷橘枳的未婚妻没了,就像她的儿媳妇没了,能不伤感吗?

    调整情绪一会儿,她问:“夫人,那现在少爷怎么办,他好像执意要给苏小姐报仇,我怕他会做傻事!”

    这也是让方姿难受的事情,她之前也给橘枳打了电话,但橘枳那话音中的悲恸让她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止儿子,哀大莫过于心死,最喜欢的女孩子死了,她儿子的心也跟着沉沦了!

    本以为他们两个可以幸福地在一起,自己不久后就可以当奶奶,没想到只是初恋就把儿子伤得这么深!

百度搜索 网游之至强剑士 爱搜书 网游之至强剑士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网游之至强剑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右边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右边人并收藏网游之至强剑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