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雪霁天晴朗,腊梅处处香;骑驴把桥过,铃儿响叮铛。响叮铛,响叮铛,响叮铛,响叮铛……好花采得瓶供养,伴我书声琴韵,共渡好时光——”

    一轮红日喷薄欲出,山林里晨曦初露飞鸟翱翔,大自然处处生机勃勃。

    陆叶和范高虎大手牵小手走在前头,兴高采烈地唱着歌。陆叶的嗓音清脆悠扬,配上范高虎很是捧场的破锣嗓别是一番风味在梢头。

    俞西柏眉目舒展神清气爽地负手走在两人的身后,好似一位乘兴而来的踏春文士。

    邹妍满眼敬畏地看着俞西柏,朱唇翕张欲言又止,乖巧得有如小儿女。

    “俞先生,我和虎哥……借住俞公祠几日,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如果你这一路上再少问我几个问题,那就更没问题了。”

    邹妍听得莞尔,胆子稍大了些,道:“虎哥性子有点混,万一说错话您千万别介意。”

    “我正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我准备出一趟远门,或许要个三五日,身边缺个长随。我想让高虎陪同前往,不知你是否乐意?”

    邹妍一听大喜过望,读书人什么都好,就是听他们说话太吃力。明明是想亲自指点范高虎三五日,却偏要说成出远门缺个长随。

    “乐意,当然乐意!”她忙不迭替范高虎应下,感激道:“俞先生,您对我们夫妻恩重如山,着实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俞西柏笑道:“回去后劝你爹往后少拿我吹牛就好。”

    邹妍掩嘴笑道:“这可比叫虎哥不吃肉更难。”

    她抬眼望向前头的范高虎,就见这家伙唱得兴起,一抄手将陆叶架到了自己肩膀上,一大一小玩得不亦乐乎。

    邹妍抿嘴一笑招手唤道:“虎哥,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范高虎停步回头,邹妍将俞西柏的安排说了。没想到范高虎想也不想,一口回道:“不成,你马上就要渡劫了。我要是和俞老先生都出远门了,谁来帮你护法。万一有点什么事儿,身边连个能帮忙的人都没有。不成,万万不成!”

    邹妍沉下脸道:“范高虎,你胆子大了,我的话也敢不听?不过三五日的工夫,能有什么事儿。白渊三熊那几个没胆色的家伙早被俞先生打得闻风丧胆不知躲哪儿去了,还敢回来自找苦吃?再说不是有小叶子和他爹爹么?俞先生对我们有大恩德,俞先生吩咐的事,你推三阻四的,还是不是汉子?”

    范高虎支吾道:“我、我不是怕你有事,不放心你嘛……”

    “范高虎,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范高虎看邹妍发怒,立刻没了主张服软讨饶:“去,我去不就成了么。娘子,你莫要生气,我听你的。”

    陆叶笑得肚皮抽筋,心想这世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以范高虎混不吝的性子,偏偏对邹妍俯首帖耳言听计从。俞伯伯也是厉害,看准了下手,算是拿住了范高虎的命门。

    这时众人已回到俞公祠,陆博早早地站在门外迎候。

    “爹爹!”陆叶从范高虎的肩膀上一跃而下,奔向陆博。

    陆博神色一动,按住儿子肩膀凝目打量片刻,当下什么话都不说朝俞西柏一躬到地。

    俞西柏却不敢受陆博如此大礼,赶忙侧身一旁,也是一揖到底。

    两人相视哈哈一笑各自起身。俞西柏将邹妍夫妇引荐给陆博道:“这两位是俞某的故人之后,要在俞公祠暂住些时日。”

    陆博道:“我本就准备向俞兄辞行,正好将祠堂让给二位贤伉俪。”

    陆叶愕然道:“爹,我们要走了?”心里涌起依依不舍之情。

    俞西柏沉吟须臾,道:“陆兄,我有个不情之请。今日我要带着高虎出一趟远门,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必定回返。能否耽搁陆兄几日行程,帮我照看此地?”

    陆博闻言毫不犹豫道:“俞兄只管放心,这里交给小弟便是。”

    俞西柏也不啰嗦,带上范高虎便扬长而去,将两个小童留下给陆博打杂使唤。

    范高虎眼泪汪汪一步三回头,走出多远又突然跑回来道:“娘子,镇上老钱家的蜜饯不错。我说难吃是骗你的,怕你吃得太多会变胖。我不在的日子,你要是嘴馋了,就到镇上买几大包,搁在祠堂里慢慢吃。”

    “滚,我又不是猪!”邹妍红着眼笑出了声,抬脚想踹范高虎终究舍不得,柔声提醒道:“一路之上你要乖乖听俞先生的话,要是由着性子乱来给先生招惹了麻烦,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范高虎连连点头,一溜烟去追已快走到山脚的俞西柏。

    当下小童引导邹妍到后堂歇息,陆叶问陆博道:“爹爹,今天我们还要去镇上摆摊么?”

    陆博摇头道:“浮生偷得几日闲,我们就在俞公祠等你俞伯伯回来。趁这几天工夫,我刚好可以传你一套‘二十一经掌’。”

    “二十一经掌?太好了,爹爹终于可以教我掌法了!”

    陆博道:“这套掌法由你娘自创,并不曾在人前用过,旁人也不能借此看破你的身世。只是二十一经掌包括万象集百家诸圣之大成,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陆叶兴奋之极,他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父亲答应传授自己掌法,忙保证道:“爹爹放心,再累再苦我都不怕。”

    陆博摇头道:“身累体苦不算什么,真正的苦是心里的苦。你好不容易晋升筑基阶,前路漫漫,唯有自强不息。”

    陆叶点头,陆博言归正传继续介绍道:“这套掌法外练手眼身法步,内修二十一经脉。爹爹教过你,人体之中有十二正脉和奇经八脉,再加上灵台心脉合称二十一脉,这也是掌法的名称由来。你娘亲当初创出二十一经掌,并非一时兴起,而是要传给你一套独辟蹊径的筑基阶修炼法门。”

    “所谓筑基,简而言之就是锻铸经脉醍醐灌顶。如今你的丹田就像一座大湖,可经脉太过纤细柔弱,不堪洪涛宣泄。唯有通过筑基锻经,打通体内奇正二十脉,才能开源疏流运转大周天。到那时,你便能用内视之法看见身体里蕴藏的三百六十五处窍穴,宛若星辰列张遍布周天。当你能够通经活脉,就可以运转真气温养窍穴,将三百六十五颗周天星辰一一点亮,最终炼成心经筑基大成。”

    陆博深入浅出娓娓道来,教导儿子道:“仙家有百日筑基之说,有天赋异禀的甚或只需九九八十一天即可大功告成渡劫辟海。但你娘亲的这套二十一经掌却最讲究水磨工,若欲大成非得练上十万遍不可……”

    陆叶在心中迅速计算了下,说道:“如果我每天能练上一百遍,一年就是三万多遍。这样差不多是三年左右。爹爹,我们赶快开始吧!”

    “好!”陆博将儿子领到俞公祠旁的水池边,说道:“天将辰时,我便先教你一式足阳明胃经,也称胃经,起于承泣,终于厉兑,凡九十穴,其性属金。”

    他一边解说一边伸出手指按照经脉真气游走的顺序在陆叶的身上挪移指引。陆叶用心听讲,聚精会神地牢记经脉走向窍穴位置。

    陆博足足说了半个时辰才将一式足阳明胃经讲完,又让陆叶连续复述三遍没有差错才算过关。

    接下来便是真正的掌法口诀传授,二十一经掌重意不重形,重气不重掌,故而外人就算在旁偷学到掌法招式也无济于事。

    陆叶默记了口诀,在脑海里将真气游走的路线和各处要诀仔仔细细地推演复盘了三遍,当下学父亲的模样摆开门户,抱元守一气沉丹田。

    周围一下子变得万籁俱寂,陆叶完融入到自我天地里,即听不见风吹过祠堂惊鸟铃发出的叮当脆响声,也看不见面前那潭春水碧波荡漾涟漪阵阵。

    他集中心念凝注丹田,一片混沌里那尊红泥小炉宛若指路明灯散发出红色的光华。

    意念一动间,天地灵气聚来于一呼一吸之中凝练成一颗金津玉液含在喉舌。

    陆叶不敢有丝毫怠慢,神贯注引导金液灌注丹田,继而化为一缕真气运转至承泣穴略作贮藏,随后便顺流直下往四白穴游动。

    他一面运气,一面运掌举足,身形相和意气如一,手脚的动作却是慢到了极致。

    如此足足花了一炷香的工夫,陆叶才将这缕真气送到厉兑穴,收势还神轻吐口浊气。

    一愣神,父亲不知去了哪里,鼻尖却依稀闻道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气,令得神清气爽心平意宁,远离红尘间一切杂念纷扰。

    “哪里来的香气?”陆叶茫然左右顾盼,“难道是祠堂里有人在上香?”

    可是他仔细再闻,这香气醇和中正远非人间香火气息可以比拟,居然似是从自己丹田里的那尊红泥小火炉中幽幽升起。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