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约在六百年前,包括悬天观在内的天下四大道家宗门发下宏愿,联手搜罗古往今来天上地下所有的道家典籍,历史五十年汇纂成书。因为最初分为三洞四辅十二门合计三千卷,故名三千道藏。

    其后五百余年,各家又不停补收修订,汇总的典籍早已超过五千卷。只是世人早已养成习惯,仍以三千道藏名之。

    三千道藏原本只有四部,由四大道家宗门各自珍藏。随着时光流逝,有各种各样的版本流落到民间,但多有缺失甚至谬误之处。

    陈斗鱼从四岁开始读经,只花了八年工夫便将三千道藏通读完成,过目不忘倒背如流,一时被同门师兄弟乃至尊长耆宿惊为天人。

    今天,在一座不知由来的山神庙外,居然有个十多岁的小子提出要和自己比试三千道藏。陈斗鱼瞧陆叶的眼光又加了几分煞气。

    她本打算不理,话到嘴边又忽然转念,微微冷笑道:“若是你输了怎么办?”

    “任你处置!”陆叶倒也干脆。

    陈斗鱼嘿了声道:“好,我若输了也是一样!”

    “等等!”邹妍暗暗埋怨陆叶不知天高地厚,和陈斗鱼比试三千道藏,那和作死有什么两样。她感念陆博的相助之恩,无论如何也不能教陆叶送上门去被人家欺负,急忙阻拦道:“小叶子,这事儿等陆先生回来再说。”

    “多嘴!”陈斗鱼左手五指迸立如刀,凌空一记虚劈打向邹妍。

    邹妍忙不迭闪身躲避,手一翻拔出柳叶刀护持身前如临大敌。

    “啵!”碧色的掌风掠过邹妍,击中她身后的一株古柏,如水银泻地般没入树干。

    参天高的古柏稍稍一颤,成百上千的树叶转瞬间焦黄枯萎,随即一条条树枝干裂碳化,跟着粗壮的树干里“噼啪”爆响生机断绝。

    邹妍倒抽一口冷气道:“一掌一枯荣!”

    陈斗鱼漠然道:“算你有点见识。方才只是一个小小警告,否则你此刻已经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干尸!”

    邹妍脸色难看,自己和陈斗鱼之间的差距这么大,还怎么打。她咬咬牙道:“有种你就杀了我,可别想动那孩子一根毫毛!”

    陆叶心下感动道:“邹姐姐人真好,可比这小道姑强了不知多少倍。我可不能让她吃亏。”

    当下他高声说道:“臭道姑你划下道来,本公子奉陪到底,保管打得你落花流水!”

    陈斗鱼也不含糊,应道:“我们一人出上句,另一人接下句。接不上来或者说错都算输。”

    陆叶眨眨眼道:“要不我们再加一点添头,除了能够接上下句之外,还要说出它的出处来历,你敢不敢?”

    “就这么办!”陈斗鱼不假思索颔首道。

    她知道自己赢定了,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比斗。五百多年的流传变异,民间版本中有太多的疏漏错谬,可谓漏洞百出。陆叶非是四大道家宗门弟子,决计不可能有正宗三千道藏。自己随便挑出一两处错漏,这小子就得傻乎乎地掉坑里,爬都别想爬出来。

    念及于此,她大方道:“你先来。”

    陆叶也不客气,张嘴念道:“易者,象也。悬象著明,莫大忽日月,穷神以知化,阳往则阴来,辐辏而轮转,出入更卷舒。”

    邹妍也是好奇,在一旁听得仔细,总觉得这段话非常耳熟,可一时半会又记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读过或听过。

    这边陆叶刚念完,陈斗鱼想也不想就接下道:“易有三百八十四爻,据爻摘符,符谓六十四卦……出自《参同契》日月悬象章。这是我五岁时候背的书。”

    “哦。我三岁的时候就会背了……娘亲教的,背错一个字就不给糖吃。”陆叶淡淡回了一句。

    邹妍突然觉得陆叶眼前的样子帅极了,不为别的,就为把陈斗鱼憋得说不出话来。

    陈斗鱼嫣红饱满的双唇动了动,最终化为低低一哼道:“是以一时之内,自有一阳来复之机。是机也,不在冬至,不在朔旦,亦不在子时。”

    邹妍闻言精神一振,心想这不是《性命圭旨》里的一段么?自己能够识得,想来陆叶肯定没问题。

    她却不晓得这是陈斗鱼故意下的钩,接下来的一句按流传民间版本中的记载多为:“非盛大天地阴阳、洞晓深重造化者,莫知活子时,如是也。”

    事实上悬天观的原版原文应为:“非深达天地阴阳、洞晓身中造化者,莫知活子时,如是其秘也。”

    一段话里错漏皆有,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她嘴角微含冷笑看着陆叶,等好戏上演。

    陆叶不慌不忙,回答道:“非深达天地阴阳、洞晓身中造化者,莫知活子时,如是其秘也……语出《性命圭旨》,民间版多有两处错漏,我娘亲有回和一位法师坐而论道时提起过。可那人反倒嘲笑我娘亲篡改道家经典。从此以后我娘亲就再也不和别人说起三千道藏里那些错漏之处。”

    陈斗鱼愣住了,眸中升起寒光道:“你娘亲是谁?”

    能够通晓三千道藏原本的,除天下四大观的嫡传弟子外绝无可能。

    “我娘亲就是我娘亲啊。”

    邹妍简直对陆叶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看似敦厚的小后生此刻一脸淡定,简直令人刮目相看。

    她忍笑暗暗对陆叶竖了记大拇指,出声帮腔道:“小叶子,该你出题了。”

    陆叶嘻嘻一笑道:“邹姐姐,能帮我砍条树枝么,不用长,有个一尺多就好。”

    邹妍不晓得陆叶想干什么,但自己照做准是没错,反正用柳叶刀砍柴也不是什么难事。

    陆叶接过邹妍用柳叶刀劈落的树枝道了声谢。他握紧树枝,沉吟须臾在地上写下“打破虚空”四个字。

    陈斗鱼怔了怔,犹疑道:“什么意思?”

    “请你接下句。”

    陈斗鱼峨眉如刀立起,怒视陆叶道:“你敢耍弄我?”

    陆叶摇头道:“只要你能说出三千道藏里一共记载了多少处‘打破虚空’四个字,各自的出处在哪儿,我立刻认输。”

    陈斗鱼凛然一惊,差点憋出内伤,徐徐问道:“这也是你三岁时娘亲教的?”

    陆叶又摇头道:“不对,这种水磨工我娘亲才没耐心。”

    “那又是谁?”

    “我爹……。他故意为难我,害我险些把三千道藏翻烂。最后合共找出一百六十八处。”陆叶看着陈斗鱼坦诚道:“没办法,不用这个法子赢不了你。但你输得不冤,譬如《阴符经》里有句话‘食其时,百骸理;盗其机,万化安。’在三千道藏中被引用过多少回?不多不少,六处!”

    陈斗鱼咬牙切齿道:“你爹,就喜欢和你玩这种无聊游戏?”

    “不无聊啊,”陆叶认真解释道:“难道你没发现三千道藏体系混乱,有许多典籍里的记载或可相互引用印证,但也有不少地方会彼此抵触解说不一。不一一融会贯通剖析比较清楚,谁知道自己囫囵吃到肚子里的到底是些什么?”

    “这话,也是我爹教我的。”

    邹妍忍了又忍,终于还是笑出声来。

    陈斗鱼木然道:“你是说,旁人读经的方法都是错的?”

    陆叶奇怪道:“我怎么晓得旁人是怎么读经的,反正我照娘亲和爹爹教的去做就对了。”

    “除了三千道藏,你还读过什么?”

    陆叶想了会儿,老老实实道:“不好说。”

    “说!”

    “儒家经史子集差不多读完,佛经我爹不喜欢所以读的少,大约只有两百多部吧。其他诸子百家的典籍只要能找到的,爹娘都要我记下。嗯,对了,还有些诗词歌赋大家经典,我娘亲喜欢看的各类笔札野史,戏本传奇,比如《会真记》、《老残鬼话》、《金雪瓶》——”

    陈斗鱼皱眉道:“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要你读?”

    “不读就没糖葫芦吃。”

    “你骗我。你才多大,能记下这许多书来?”

    陆叶见陈斗鱼的模样分明不信,只得道:“我读书的方式和旁人不同。”

    再多,他就不肯说了。

    陈斗鱼气息不定嗤之以鼻道:“胡言乱语,敢骗我!”

    她目光如电扫视四周,扬声道:“鬼鬼祟祟利用一个娃儿作法,以为我看不破?出来,你我掌下见真章!”

    她到底是不信陆叶的话,以为一定有人藏在暗处,用传音入密来教这小子戏弄自己。

    邹妍的目光也随着陈斗鱼移动场,觉得陈斗鱼的怀疑多少有些道理,否则陆叶岂非是个妖孽,实在没法用常理来解释。但不管怎样,现在她必须义无反顾站在陆叶身后撑这小家伙一把。

    于是她低低娇笑道:“有意思,鼎鼎大名的悬天观天才传人陈斗鱼居然也会耍赖。输了就是输了,干嘛疑神疑鬼虚张声势,连我一个不相干的外人都看不下去。”

    陈斗鱼恼怒至极,她绝不相信陆叶之言,再听邹妍冷嘲热讽哪里还能按耐得住,琼鼻冷嗤探手抓向陆叶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贫道面前搞鬼?!”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