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映月水榭里一片哗然,各人的目光聚焦在那个身穿白衣的少年身上。

    如果说凌云空的死只是让他们稍感意外,紫袍老者的败亡却是骇人听闻。

    自问能让段仁德在一个回合里毙命的,恐怕在座无人能够做到!

    沈立德的脸终于真正变了色,双手握住栏杆几乎将坚硬的酸枣木抓成粉末,心里却悄然生出一丝惧意。

    这愣头青是打哪里冒出来的?沈立德百思不得其解,他始终不相信陆叶仅仅是为了给一个混码头的小子报仇,就一路冲进醉风楼来杀自己。

    一个是小混混,一个是北海天王府的公子,傻瓜才会选择替混混强出头。

    他不晓得,陆叶这个傻瓜,在来之前已经被游龙骂了个翻江倒海一往情深。

    其实他更不晓得,北海天王府的追杀在陆叶眼里根本不算什么,陆叶和他的爹娘,早就是天界缉拿多年的头号要犯!

    所以,北海天王府么,不过是北海老龙在陆上的一个傀儡而已。

    “剁了这小杂碎,为段老报仇!”映月水榭中涌出十数条身影,沈二公子手下的侍卫群情激奋气势汹汹杀向了陆叶。

    “哐!”当先杀到的是一名胖大和尚祭出的飞钹,明晃晃如一轮圆月透出阵阵杀气,朝陆叶的头顶当空击落。

    陆叶左手掐作剑诀,天玑飞剑破体而出银光如虹,一剑洞穿飞钹反杀胖大和尚。

    胖大和尚吓得横杖招架,旁边有个中年道士道:“看我收了这飞剑!”

    “唿——”他抬手祭起一只玉碗,白光绽放罩向天玑飞剑。

    天玑飞剑遽然变向避过白光,猛削中年道士的后脑。中年道士大吃一惊,忙不迭俯身闪躲。耳听“唰”的轻响,飞剑掠过连头皮带毛发削落一片,汩汩鲜血泉涌而出。

    与此同时,数名侍卫冲到湖面上,和水灵鞭战成一团。

    陆叶以一敌众愈战愈勇,他在行前既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想给风尘三侠讨回公道!

    即使这公道很贵,需要以热血为代价!

    此刻湖面上喊杀震天,映月水榭数十丈外的那座暖阁里却异常安静。

    白嫩嫩的胖子对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紫发少年,正一个劲地往嘴里倒酒。

    “你真忍心不出手帮他?”白嫩嫩的胖子笑眯眯地问紫发少年。

    紫发少年丢下酒坛,哼了声道:“沈老二算什么东西,他老子也不过是个二货。可这对二货父子后面是你二大爷,他们犯二,本大少可不能犯。”

    “聪明。”白嫩嫩的胖子像是松了口气,说道:“实话跟你讲啊三哥,刚才我已经通知了老二,估计他就快到了。”

    紫发少年缓缓放下正要打开的酒坛,猛然一拳砸在胖子的肉脸上。

    “砰!”胖子鼻血长流向后仰倒,又面带笑容慢慢坐直,若无其事地用丝帕擦了擦鼻血,道:“昨天那艘福船的事儿,你没忘吧?”

    紫发少年拳头不松,冷道:“要不要我再帮你长长记性?”

    胖子用酒漱了漱口,吐出一滩蓝色的血水,叹口气道:“牙齿都被你打松了,够意思吧。”

    “差远了。”

    胖子眨巴眨巴眼,无可奈何道:“我叫也叫了,老二他也快来了,你说怎么办?”

    紫发少年目光闪动,松开拳头拍开酒坛封泥嘿嘿一笑道:“接着喝,还能怎么办?”

    “对了,接着喝,去他妈的沈老二,他死不死跟咱们兄弟啥相干……哎,你那小兄弟可杀上岸了!”

    “废话,他当然……咦,你二大爷的谁那么不要脸!”

    说话间映月水榭前,一张灰蒙蒙的魔网张落,正罩住陆叶的身形。

    陆叶身淤血,左腿被一柄大锤砸中,右肩被一支飞剑打穿,虽然不致命,但挂了彩总是对战力有影响。

    好在他过去三年中几乎每日都用杨枝玉露淬体,伤势看起来吓人,恢复起来也极快。

    可惜此刻已没有工夫容他喘息,只是稍稍一不留神,整个人便被魔网罩住。

    魔网的主人站在二楼上,扶拦打量陆叶嘿然道:“小子,这回我看你往哪儿逃!”

    沈二公子大喜过望,赞道:“还是谢叔叔神功盖世手到擒来!”

    在陆叶身后的岸上与湖面上,或躺或漂或沉底,横七竖八都是北海天王府侍卫的尸体。

    假如不是魔网及时罩落,陆叶已然杀透重围冲进映月水榭!

    沈立德狞笑两声,纵声下令:“杀了他!”

    先前出手过的那名胖大和尚和那个中年道士,一人挥杖一人出剑齐齐杀向陆叶。

    陆叶被魔网困住难以动弹,硬生生捱了这一杖一剑,身躯踉跄几步却始终立而不倒。

    胖大和尚皱眉道:“不成,这小子的护身法宝太厉害!”

    沈立德气急败坏,叫道:“谢叔叔,快用你的五雷神咒轰死他!”

    话音未落,陆叶体内陡然喷发出一团绚烂的天德真火,灰色的网线如同春阳融雪寸寸焚化,弹指间被烧出一个大窟窿!

    魔网主人看得心疼不已,“小畜生,你死有余辜!”

    他口中念动真言,身红光朵朵向外焕放,头顶隐隐有雷鸣滚滚。

    陆叶不管不顾,如蛟龙出海推动身周天德真火反卷向胖大和尚和中年道士。

    胖大和尚只见到一团银色火焰在空中化作头身高三丈的巨熊朝自己扑来,哪还管得了自家主子扭头就跑。

    “啊——”中年道士动作稍慢,转瞬间被烈火吞没化作一堆焦骨。

    “轰隆隆!”晴空之上骤然雷声炸响,一团浑圆的金色雷光呼啸轰落,竟蕴藏着一缕仙家真髓大道至理。

    陆叶瞳孔收缩寒毛炸起,感应到强烈的危机,甚至超过了在船舱里被龙猫扑击的那一回。

    陆博曾经特意叮嘱过,娘亲炼制的这枚长生云纹佩可以无视归元阶下一切打击,可一旦面对地仙之上的攻击就只能起到缓冲作用。

    陆叶不确定魔网的主人是否已经跻身超凡脱俗的地仙一流,但这金色雷光里蕴含仙家真髓却是毋庸置疑。

    既然躲不掉,又该怎样才能扛得住?!

    陆叶心念急闪,从须弥空间中掣出崖山桃晶剑。

    剑在手,一股浩然禅意流入心底,令他的心神顿时宁静如镜,头顶金雷裹挟而至的威压亦随之大大减轻。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一瞬间陆叶莫名地晋入到物我两忘的空明境界,眼中只剩下那一点金色的雷光再无余物。

    他的丹田中天德八宝炉火光大放,从中托起一颗银红色的元石,包容着一缕逍遥游剑意喷薄升腾化为一束暖流直透身心。

    经过连日温养,元石比初始大了不少,状若婴儿拳头晶莹剔透。而同样的元石,陆叶已凝铸成功三颗。

    “轰——”真元灌注与崖山桃晶剑水乳交融,木色的剑身骤然焕发出道道佛光,剑中隐隐传来低沉禅唱,仿佛是道:“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陆叶宛若醍醐灌顶心放明光,身躯在佛光笼罩之下冉冉飘升迎向金雷。

    金雷乍遇澎湃佛光,立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暴虐翻滚向下威压,如同巨兽撞上了天敌。

    陆叶不为所动,心中无忧轻轻念道:“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曰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铿——”剑鸣清越压抑雷声,宏伟的佛光之中依稀浮现出一头金翅大鹏,双翼有若垂天之云背负青天长风万里,探爪拿住金雷内核。

    “咔啦啦——”金雷爆碎,刺眼的光芒在空中炸开,声传沧海震颤宁州。

    映月水榭如沙塔般坍塌崩裂,水榭中人忙不迭从中逃出,惊惧地望向天空。

    陆叶的身形被雷罡震飞,在金色的光海里穿行。

    “小贼哪里逃!”魔网主人飘立空中,双手捏印再催动神雷轰落。

    “轰隆隆——”地动山摇,青、紫、赤、白四团雷光以万钧之势破开苍穹砸落下来。

    陆叶体内气势攀升到巅峰,一颗元石所化的真元汹涌迸流驱动崖山桃晶剑斩妖除魔。

    任尔青紫赤白雷,我有一剑在手能破万法,且作逍遥游。

    只这一剑斩出,陆叶的心境与剑意便又有更深一层的明悟。

    “咔啦啦、咔啦啦——”电闪雷鸣中,五光十色的焰火漫天乱舞,激荡的罡风充斥虚空。

    无论风高浪急,那个小白点始终若隐若现载沉载浮!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