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见鬼!”

    商嘉禾飘立在波涛澎湃的海面上,望着不过三十丈外的浮羽岛,暗暗咬了咬牙。

    她从浮羽岛上空一路笔直往下飞降,结果莫名其妙地落在了海岛东南边的海面上,双脚连星点泥土都没能沾到。

    “浮羽岛上开启了护山法阵。”陆叶追到她身边说道,开始觉察到事情的确有些不寻常。

    “我知道!”商嘉禾五指捏攥成拳,冲着浮羽岛方向一拳轰出。

    “砰!”空气里响起一记低沉的爆响,前方的虚空猛然晃动鼓荡起来,像是一涟漪在剧烈的荡漾,不停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奇异光芒。

    陆叶凝目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道道阵法符纹。

    “嘭嘭嘭——”商嘉禾一口气又连砸三拳。

    她的每一拳击出俱都无影无形,却令得整座虚空动荡不安,海岛也随之摇晃震颤,可始终无法震碎法阵的防御。

    反而是护山法阵生出了感应,数十道雷光从岛上各处升起,此起彼伏轰向商嘉禾。

    商嘉禾的左手凭空一抹,眼前的虚空神奇地晃了晃,袭来的雷光骤然消失,就像是被她徒手在空中擦拭得一干二净。

    海岛上传来嬉笑声道“看那丫头片子在打铁,傻不傻呀,白费力气!”

    商嘉禾勃然大怒,朝陆叶喝道“把枪给我,看本仙子把这岛掀个底朝天!”

    “等等!”陆叶往上飞升数十丈,观察了一会儿岛上的情形。浮羽岛东西两面各有一座山峰,两山怀抱之间坐落着一座小湖泊,四海盛筵闭门议事的地方就在湖上的三层楼阁中。

    他手指东山半山腰的一座竹亭,对商嘉禾道“你对着它轰一拳试试看。”

    商嘉禾掠升到陆叶身旁,眺望东山小竹亭,忽然若有所悟,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学过奇门遁甲?”

    陆叶道“爹爹以前教过我一些,略懂皮毛而已。”

    商嘉禾点点头道“皮毛不要紧,管用就好,回头姐姐请你吃饭。”

    她所飘立的位置正对东山上的那座半山竹亭,两者之间相距大约百丈。对一般人而言,拳劲再厉害也不能隔空打出那么远,可商嘉禾不是一般人。

    她看准半山竹亭的方位,一拳平平打出。

    陆叶紧张地注视前方,他虽然对奇门遁甲之术有所涉猎,可毕竟是第一次实战运用,瞎猫能不能撞上死耗子心里着实没一点底。

    不过娘亲在的时候,曾经夸爹爹是洪荒天下的第一奇门遁甲宗师,即使放眼天界也能够跻身三甲。想来爹爹的儿子,总归不会差得太离谱。

    “砰!”爆响声如沉闷的滚雷,前方的虚空再度发生颤晃。然而这一次有点不一样,陆叶的肉眼可以清晰看见无形的虚空中赫然破开一条缝隙,隐隐闪烁着淡青色的光芒如同长虹贯日直射向半山竹亭。

    “轰!”半山竹亭炸开一团光火,整座亭子宛若琉璃灯般在狂暴的风雨里摇曳闪动忽明忽暗。

    岛上无数法阵符纹次第亮起流光溢彩,涌升出一蓬沛然莫御的天地之力,化作滚滚的罡流涌了过来,刚刚被拳劲轰开的那条缝隙又迅速合拢。

    “走!”商嘉禾抓起陆叶胳膊,闪身掠入淡青色缝隙中。

    陆叶眼前光影一晃,双脚已经站在了半山竹亭前。

    “唰唰唰——”三条身影从暗处掠出,趁陆叶和商嘉禾立足未稳包抄过来。

    这三人都是开府阶的高手,又占有天时地利的先机,联手突袭声势惊人。

    商嘉禾被护山法阵所阻,正憋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当下娇躯翩若惊鸿迎面冲进战团中。耳听“嘭嘭嘭”三声,三位护岛的开府阶高手被商嘉禾像栽树苗似的一个个插进半山竹亭下坚硬的山岩里,只露出半截肩膀和一颗脑袋。

    她用鞋尖抵住当中那个红脸老者的额头,余怒未消道“刚刚是不是你叫我丫头片子?”

    红脸老者挺硬气,两眼一瞪道“妖女,要杀便杀休得啰嗦!”

    “砰!”商嘉禾一脚把红脸老者的脑袋踩进山岩里,顺脚又将他的两个同伴踢晕。

    红脸老者的修为好生了得,整个人都被塞进了石头中,还在里头闷声怒骂道“妖女,有种放我出来,和老子真刀真枪再干一架!”

    商嘉禾轻笑道“有本事你不会自己蹦出来?劝你乖乖把嘴闭上。惹烦了我,这就叫小陆给你撒泡尿浇浇水。”

    此言一出胜过御旨纶音,石头里的人老老实实闭紧了嘴巴,再没有声音传出来。

    陆叶气得朝商嘉禾直翻眼。商嘉禾“啪”给他头上来了一记巴掌,说道“看我干嘛,赶紧找下山的路。”

    陆叶摸着被打疼的后脑勺,怒道“我还是小孩儿,只会随地撒尿不会破阵!”

    “嗯,说你胖你就喘……”商嘉禾笑眯眯揉了揉陆叶的后脑勺,算是为刚才的言行道歉,说道“这样好不好,姐姐今天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打我就往东打,你叫我朝西打我就朝西打。你要是想撒尿了,姐还能替你把门望风。”

    陆叶没辙,气鼓鼓打量周围的山林。经过方才一阵骚乱,四周重新变得寂静,只有雨点打在树上发出的噼啪噼啪脆响。

    浓重的雨雾在竹林里升腾弥漫,沿着半山竹亭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一边通向山顶,另一头直抵山脚。山脚的西面,便是那座小湖泊。

    陆叶观察山势,默默推演了片刻,捡起一块石头顺着山路往下滚。起初三五尺还正常,紧接着便出现匪夷所思的情景。

    拳头大小的石头渐渐凌空悬浮起来,离开山路围绕着四周的竹林不住转圈,圈子越绕越大,转眼工夫不知去了哪里。

    “跟着我!”陆叶沉声说道,不再去管那块不知所踪的石头,两步三步便迈出路边的山崖。

    “唿——”他的眼前霍然显现出一条青石阶梯铺成的小径,笔直向下通往湖边。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小径走下山,许是知道商嘉禾的拳头厉害,一路上再无护岛高手现身截杀。前方的景色豁然开朗,碧波荡漾的小湖上架起了四座浮桥,分从东南西北连接到湖中的三层楼阁。

    商嘉禾见楼阁在望,心情大好,笑道“小屁孩儿,有两手啊。”

    陆叶绷着脸道“谁是小屁孩儿,你再乱叫我立马走人。”

    商嘉禾歪着脑袋笑道“那我叫你什么……跟老三老四一样,叫你妹夫?”

    陆叶脚下踉跄差点一跟头栽进湖里,满脸通红道“我叫陆叶!”

    他定了定心神从须弥空间里掏出一张仙符,捏在手上运功点燃。

    仙符缓缓放出一团淡淡的白光,朝向四面扩散,像是为幽暗的湖山镀上了一层光晕。

    一刹那,眼前的景物天翻地覆,不见山不见湖不见竹林也不见楼阁,都在陆叶和商嘉禾的视野里化作一团团模模糊糊的五彩氤氲。

    氤氲若隐若现变幻莫测,在两人的周遭形成一座座绝杀之阵,一道道阴风杀气旋踵而至,吹得仙符上的光焰左右摇摆好像随时要熄灭。而原本感受不到的杀机与危险亦水落石出,从四面八方涌向两人,就像一张张血盆大口翘首以待。

    商嘉禾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一缕讥诮,显然不屑于法阵主人的诡谲手段。她左手轻揉右拳,催促道“看明白没,往哪儿打?”

    陆叶嘿道“除了打打杀杀,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他掣出崖山桃晶剑,左手食指中指并拢轻抚过剑刃,手指过处亮起了一串淡金色的符纹,嘴里轻轻念道“身在黑暗,我心光明。”

    “唿——”崖山桃晶剑向前虚点,宏大的佛光绽放,令五彩氤氲为之黯然失色。

    陆叶仗剑前行,雄浑的佛光禅意护持方圆三丈,一切邪魔外道阴煞秽物不得近身,脚下步罡踏斗不管是山岩湖水还是修竹尽皆视若无物如履平地。

    商嘉禾眨眨眼不去打扰陆叶,心里却对他满是讶异。

    当初俞西柏要她转赠天德八宝炉,还托她多方照应陆叶,要说商嘉禾心中对陆叶没一点怨气牢骚是不可能的,只是碍于俞西柏的面子这才勉强答应。

    结果两三年过去,陆叶居然和游龙称兄道弟起来,捎带着成了“妹夫”。

    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商嘉禾也不可能当真。但此时此刻,她却突然发觉前面开路的陆叶已有了昂藏少年的影子。

    或许再过几年,他真的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男子汉?

    嗯,再出色也没什么了不起,姐姐照样一拳把他轰进海里。

    有陆叶在前开道破阵,商嘉禾一时间变得无所事事起来,只管跟在后面闲庭信步。

    蓦地她灵台警兆突起,旋即念由心生侧身护住陆叶,一拳轰向右侧的五彩氤氲。

    “砰!”大团大团的氤氲四散奔离,显露出一角湖面和半截楼阁,又迅速被汩汩翻腾的五彩之气淹没。

    混乱中就听有人委委屈屈地叫道“小妹,你为什么打我?”

    胖妞儿胸前血迹斑斑,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身后是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肥猫阿宝。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