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陆叶从养生主剑意中慢慢醒转过来,愕然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正眯着一双眼睛瞅着自己。假如不是意识恢复迅速,看到这张脸的主人顶着一头招摇的紫发,他的崖山桃晶剑多半就拍了上去。

    傅柔嘉和陈斗鱼在一旁默然无语,大雄宝殿一战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假如非说不可,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罗嘉梁被一剑砍了。

    刘八七领着群小兄弟在大殿外围观火山二女的尸体,一边看一边拿眼偷偷打量殿内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

    别的不提,一剑能把祥福寺上万斤纯铜佛像劈成两半的人……肯定不是人,难怪面对如此妖娆美丽的女子时毫无所觉辣手摧花

    游龙取出小酒壶递给陆叶,“要不要喝口酒回回神?”

    陆叶接过来往嘴里倒了一口,也尝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嗓子眼里辣的很,像有团火烧了起来。

    “妹夫,知道那个死人是谁么?”游龙搂住陆叶的肩膀,拽着他坐下。

    “罗嘉梁,天魔教教主罗华严的第九个儿子。”

    游龙点点头,凝目注视着陆叶道:“过了今晚,你将名动天下。来,让哥好好看看你。”

    “看什么?”

    “当然是看清楚你这张脸,回头画下来啊。一张画像十两银子,保管风靡九州赚个盆溢钵满。”

    陆叶没力气和游龙斗嘴,他的身心被部掏空,丹田气海里空荡荡的异常难受,像是有口锅在干烧。

    但是相较于收获,这点真元的损失实在是太值得了。

    他真正体会到了神仙剑意,尽管以往也能反复揣摩,但站在岸上看和跳进河里游,完是两种不可同日而语的体验。

    他从须弥空间里拿出一小葫芦的杨枝玉露,和着酒一小口一小口送进嘴里。

    游龙嬉皮笑脸道:“给我也来一口?”

    陆叶晓得这家伙看似没正形,其实一直寸步不离在为自己护法。

    他笑了笑,将小葫芦递过去。

    游龙没客气,接过来喝了一大口,长吐口气心满意足道:“赚了!”

    “什么赚了?”陈斗鱼问游龙。

    游龙嘿嘿一笑没应声,有些秘密,即使是陈斗鱼也不能透露。

    陈斗鱼不以为意,单刀直入道:“陆寻,我已在大雄宝殿里设下结界,不必担心有人偷听,你实话实说,罗嘉梁果真是你杀的?”

    陆叶筋疲力尽地靠在游龙的肩膀上,眼睛微张含着几分醉意道:“不是我。”

    大雄宝殿中的三人一怔,傅柔嘉沉下脸道:“陆公子,你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真的不是我,曾有一位仙长赠送给我三道剑意。罗嘉梁其实是死在其中一道剑意之下。这剑意,我如今手里还剩下两道。”

    陈斗鱼、游龙和傅柔嘉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眸中的惊讶之色。

    陈斗鱼肃容道:“陆寻,不管送你剑意的仙长是谁,但既然能够轻易击杀罗嘉梁,必定是天上神仙一流。这种秘密,其实应该说,是你保命的手段,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不可再随意告诉旁人。”

    陆叶微笑道:“我明白,我曾经被至亲之人出卖过,知道那种感觉。但你和游龙、傅真人,是和我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姐妹,如果连你们都不信,我还能相信谁?”

    陈斗鱼玉容上的冰霜缓缓融化,片刻后道:“难得天下还有像你这样天真的人,能活到现在,简直令人惊奇。”

    “是么,大少也说过同样的话……”

    “有件事情我想告诉大家,今日之事,唯有我们四人知情,若有人问,罗嘉梁是我陈斗鱼杀的,和陆寻无关,和傅师姐无关。”

    陈斗鱼一双明眸逼视游龙,沉声道:“游龙,你听清楚了?”

    游龙皱眉道:“你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罗嘉梁是谁?天魔教教主罗华严的儿子,归元阶的修为,除非是那些老头子,年青一辈里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嘿嘿,不是我自命不凡,除了本大少,谁还有能耐干掉他?我说诸位,这种露脸的事儿,都不必跟我抢了吧!”

    傅柔嘉固执道:“东海那条老龙扛不住罗华严,说不定还会亲手把你送给天魔教。事情由我而起,我不想连累任何人。”

    陆叶云淡风轻道:“你们干什么呢,不过是宰了个罗嘉梁而已。”

    “而已?”傅柔嘉情不自禁尖声叫道,话出口顿感自己失态,压低声音道:“他可是天魔教十二少主之一,沈立德那种酒囊饭袋根本不配和他比。一旦死讯传回天魔教,罗华严必会亲自出马为子复仇,除非有大罗金仙下凡搭救,普天下恐怕没谁还能护得你一世周。”

    陈斗鱼摇摇头,傅柔嘉的话不假,但说了等于白说。

    陆叶最可怕的仇家并不是罗华严,因为他的娘,卯上了天上地下四海八荒之中至强至高的仇敌。

    而在这少年的身后,若隐若现着一股隐藏在天界与人间的强大力量,或明或暗地在帮助他保护他,譬如曾为天君的俞西柏,譬如那位传他三道无敌剑意的人。

    所以,罗嘉梁的死,确实只是“而已”而已。

    瞧着陆叶满不在乎的样子,傅柔嘉欲言又止,反被游龙好奇问道:“傅真人,罗嘉梁为何要送人头给你?”

    傅柔嘉的神色微微黯淡,沉默须臾道:“他想逼我回去,我……其实是罗华严的女儿,排行第十三。”

    陆叶在来时路上已听傅柔嘉透露了原由,故而并不惊讶。

    但陈斗鱼和游龙难免大吃一惊。游龙看了眼罗嘉梁的尸首道:“你和他是兄妹?”

    傅柔嘉点点头道:“我三四岁的时候,有人将我从娘亲身边偷走,悄悄抱上了悬天观。那时候我还不怎么记事,只模模糊糊地有点儿印象,也不晓得抱走我的人是谁。后来师傅收我为徒,大家都当我是孤儿,十几二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我也把悬天观当成了自己的家。”

    游龙朝陈斗鱼看去,故意道:“你不会也是哪位宗主掌门家的千金吧?”

    陈斗鱼面色清冷道:“不好笑。”

    游龙咧了咧嘴,问道:“那天魔教如何知道,悬天观的傅柔嘉就是当年罗家丢失的女儿?”

    “我不知道。也许是罗家这许多年费尽心思终于找了我,也或许是有人泄露了此事……”

    陈斗鱼打断傅柔嘉道:“山上有谁晓得你的身世?”

    “我师傅和你师傅。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知晓,我就不清楚了。”

    她的师傅是十里桃花之一的李墨寂,而陈斗鱼的师傅则是悬天观观主严墨禅。

    假如说悬天观中谁最不可能勾结天魔教,那么这两人必定是毫无争议的人选。

    陈斗鱼当机立断道:“不必再争,就这么定了,罗嘉梁是我杀的。我和游龙留下来处理善后,将各位同门带回悬天观。陆寻,我有件极要紧的事拜托。请你陪同傅师姐立刻御剑赶回悬天观,将这里的事情禀报观主和萧师叔,请他们立即来接应我们。”

    游龙刚想表达反对意见,陈斗鱼一记冰凉眼刀狠狠劈过来,只得悻悻然闭了嘴。

    事已至此,罗嘉梁的死讯无论如何遮掩,都逃不过天魔教的眼线。而以罗华严的道行,恐怕业已感应到了亲儿子出事。

    傅柔嘉略作思忖,颔首应道:“陆公子,我与你前往悬天观报信。”

    陆叶隐约觉着这事情有哪里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

    游龙已经回过味儿来,陆叶和傅柔嘉一走,岂不剩下他与陈斗鱼正好双宿双飞?至于那五个不懂事的小鬼头,早早打发上床睡觉便是。

    于是他一拍陆叶肩膀,语重心长道:“妹夫,我可把傅真人交给你了啊。”

    陆叶哭笑不得,要不是拿陈斗鱼开玩笑太危险,他必定要原话奉还的。

    当下四个人计议已定,陈斗鱼打开结界,游龙将刘八七唤入,细细交代事项。

    陆叶和傅柔嘉避到后堂稍事歇息,待两人略作恢复便即启程。

    陈斗鱼先将同门的首级收殓了,又迅速返回流水人家,将五个孩子接到了祥福寺。

    祥福寺中的僧人早已尽数被罗嘉梁和风林火山四侍杀害,尸体扔在地窖里也被韩喇嘛带人找了出来。

    有衢州官府的衙役奉命前来查探,陈斗鱼亮出悬天观嫡传弟子的玉牌省去多少口舌。

    在世俗世界,像她这样大门大派的仙家子弟实是太多人想巴结。

    然而没等这边一切安稳,又出事了。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