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傍晚时分六人穿过云海抵达上清阁。这时候有悬天观弟子来传观主口谕,请游龙、范高虎夫妇今夜在上清阁歇脚,萧墨长、李墨寂两位长老陪同陆叶太清宫相见。

    陆叶知道严墨禅要见自己,多半是想亲自问明傅柔嘉和陈法虎的事情,便请范高虎、邹妍夫妇暂留上清阁,自己随同两位长老前往太清宫拜见。

    游龙对见严墨禅没有兴趣,既然萧、李两位长老都陪陆叶见观主去了,他便打算待会儿就溜下玉清门去找陈斗鱼。

    于是陆叶和游龙、范高虎夫妇告别,继续往太清宫行去。

    穿过云海后,仙山灵气铺面而来异常充盈,陆叶即使是在赶路,体内的真元积聚也远胜平日。山上的雨到了晚间便停歇下来,湿润清醒的空气弥漫在山林中,说不出的舒爽。

    所谓山行本无雨,空翠湿人衣。

    李墨寂在前引路道:“陆公子,贫道和萧师兄私下商量,想请你顺着三清天梯走一遭,你可愿意?”

    陆叶好奇道:“李长老,这里头有什么说法么?”

    李墨寂笑道:“谈不上什么说法,无非是心诚则灵而已。”

    萧墨长解释道:“贵客登门鄙观,原本是可以御剑登顶的,但若能够诚心正意一步步从三清天梯而上,便会被视为对鄙观最大的敬意。除非观主闭关修炼又或不在门中,否则定当远迎到太清宫外。你和斗鱼、柔嘉同生共死,又代法虎传递血书,我们几个老家伙没有什么更多的报答,只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陆公子万勿见怪。”

    他一边说一边回头打量陆叶的反应。

    实际上他并没有把话说白说透,就看陆叶自个儿能否理解。

    悬天观观主在洪荒天下地位尊崇,如果能屈尊远迎一位少年,此事传开对陆叶的名望身价大有好处,往后有谁想打他的主意,也得掂量掂量悬天观的反应。

    总之,爬一回三清天梯最多费点体力,却是好处无穷。

    可年轻人未必有那么深的领悟,有个性倔强的还以为悬天观故意摆谱为难,存心折腾人,说不定还在心中存了怨怼之念。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少年人有志气有骨气是好的,但人情历练尘世沧桑不够,往往要吃过亏尝过苦,才能慢慢学会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

    李墨寂和萧墨长不说破,为的就是想考教陆叶一番。

    陆叶脑筋稍一转弯便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心里不由感激萧墨长和李墨寂的一番好意。

    他微笑道:“晚辈何德何能,劳烦两位长老如此煞费苦心。”

    萧、李二人心中欢喜,这少年聪明不外露,练达而沉稳,难怪庞天君另眼相看。虽然如今的修为稍嫌低微,但如得良师教导,必定有大放光彩的一天。

    遗憾的是这样的少年近在眼前,却不能收作悬天观弟子。

    三人边走边聊,渐渐行近峰顶。

    一轮弯月如钩将将升过云海,月色之下仙洞涌彩烟,灵岩叠翡翠,一派人间圣境。

    遥遥望去三清天梯的东面有一片红灿灿的桃花林,竟在冬日冰霜里开得艳红。林中有一处处道观若隐若现,风一吹过花雨缤纷洒落好似下了一场流光溢彩的小雪。

    萧墨长笑道:“那里便是十里桃花林,贫道和李师妹都在桃林中修行。另外还有一位唐墨问唐师兄,是我桃花林一脉中修为最高的,喜好四海云游常年不在山上。”

    经过桃花林,便是名闻九州八荒的万年古剑谭。

    萧、李二老特意带着陆叶绕了一小段山路来到古剑谭前。只见这座万年玄潭坐落在不起眼的一处小山坳里,占地不到方圆十丈,碧波荡漾灵气浓郁,不用功聚双目也能一眼望到底,却又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潭中并没有古剑,那柄传说中的剑现下正背在陈斗鱼的身上。

    虽然磐石古剑已经取走,但这座玄潭依旧是悬天观弟子的修炼圣地之一。为了保持潭中灵气充裕,每年能够入潭修行的弟子名额有限,需各脉首席长老具名推荐,经观主首肯后才有资格进入,即使陈斗鱼也不例外。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陆叶站在潭边感受了下,潭水的灵力尽管无法与杨枝玉露相提并论,但空灵圣洁的气息着实世间罕有,于修行大有裨益。

    他只逗留了这么一小会儿工夫,居然就凝练出了三颗小小的元石,不由得不啧啧称奇。

    如果他是游龙,不离十会厚着脸皮脱了衣物在潭里洗个澡。如果他是胖妞儿,十有七八表面若无其事,心里头已开始盘算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把这潭水搬回南海一人独享。

    但陆叶只稍作停留,说走就走。

    不为外物所役,不起贪婪之念,本心坚实如石清澈如潭,这便是萧、李二位长老对陆叶的断语。

    三人离开古剑谭原路返回,继续前行约莫三里多地,就看到一座雄伟的道观映入眼帘。

    道观的主要建筑坐北朝南,形成三路建筑格局。中路是道观的主体建筑太清宫,高达二十余丈分三层金碧辉煌灯火通明,仿似一颗镶嵌在峰顶的明珠闪耀。宫殿前方有两座塔楼如宝剑插云气势宏大,塔楼各有九层,每层都点着灯烛,远远瞧宛如火树银花,在黑夜里分外耀眼。

    绝顶之上,太清宫前百丈远处,有一位鹤发童颜的黑袍老道怀抱拂尘站在道边一株万年金桂树底下,衣袂飘飘道骨仙风,正是洪荒天下二十一宗门之一的悬天观观主严墨禅。

    陆叶三人来到近前,严墨禅稽首道:“陆公子远道而来,贫道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陆叶急忙俯身还礼道:“晚辈怎敢劳动观主出宫亲迎?”

    李墨寂道:“掌门师兄,陆公子,不如我们到观里坐下说话。”

    严墨禅微笑道:“陆公子,贫道想在这株金桂树下小坐片刻,你我闲聊几句如何?”

    萧墨长稍显讶异,金桂树下与观主坐而论道,对于悬天观来说,乃是隆重的待客礼遇。正因为隆重而难得,世人也因此知之甚少。严墨禅看似随意,可仙家规矩一向严谨,观主此举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这株金桂树来自天界,与云窦寺中的菩提树齐名。树高三丈,树干枝桠遍体金黄,树叶晶莹碧绿犹如翡翠,所结果实更是仙家珍品。

    萧墨长还真怕陆叶一口回绝,觉得深更半夜辛辛苦苦爬到山顶,结果严墨禅恁地小气,只和他在观外石头上坐坐,连太清宫的宫门都进不了,心里生出不满或当场变了脸色,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想来,严墨禅肯如此待这少年,看的是庞天君的面子。

    陆叶却是知道这颗金桂树来历的,微微一笑道:“长者赐,不敢辞。只是晚辈何德何能,诚惶诚恐,不敢比肩昔日谪仙人。”

    严墨禅哈哈大笑道:“陆公子年少有为,居然晓得这金桂树的典故,那就更该坐坐了。”

    四人在金桂树下席地而坐,有一位中年妇人霓裳飘逸从树后走出,奉上上四杯泡了金桂果实和花瓣的桂花茶。

    陆叶起身双手接过,蓦有所觉朝中年妇人躬身施礼道:“多谢金桂仙子。”

    这妇人正是金桂树的树灵,单论年岁只怕比严墨禅还要大几千岁。

    金桂仙子嫣然一笑道:“挺好的孩子,走时可摘下三朵桂花,当做本仙子送你的见面礼。”

    陆叶喜道:“多谢金桂仙子,晚辈却之不恭了。”

    金桂仙子含笑点头,一转身便隐入树后消逝不见。

    严墨禅喝了一口金桂花茶,说道:“陆公子不必拘束,虽然三年前庞天君和鄙观发生过一点小小的误会,但时过境迁况且与你无关。此次你手刃罗嘉梁,有大恩惠于我悬天观,却也由此与天魔教结怨,贫道甚是过意不去。”

    陆叶不言语,洗耳恭听。严墨禅连夜与自己相见,该不只是为了几句客气话憋在胸中不吐不快。

    果然严墨禅接着道:“你们一路之上发生的事情,贫道已然听闻。实不相瞒,对于你从黑石村前往宁州府之前的经历,贫道也曾心血来潮算过一卦,结果一无所得。既然陆公子是庞天君的螟蛉义子,那就难怪了。”

    他坦坦荡荡地说出自己对陆叶身世的怀疑,脸上丝毫没有透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目光柔和凝视少年道:“但不知陆公子的令尊与令堂是何方高人?”

    刹那间,山岚凝固月色如霜,六道视线齐齐聚焦在了陆叶的脸上。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